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二十一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十一章


因为汪丽读出白墨话里的骨头来了。也就是说,。如果她答应拿了钱和欠条走,表面上是和她没有关系,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如果她这么做了,就只有一个可能,无论白墨是否得手。如果白墨得手了,那他将会远走高飞,白墨有这个能力,让龚自强找不到他,但汪丽知道,她没有这个能力;而如果白墨没有得手,那么他有可能会供出这一切,那么等着她的,是比欠龚自强二十万更可怕的事。


所以她只要一个选择,加入白墨,这样如果白墨得手了,就有义务去帮她离开龚自强的势力范围,这才是唯一她可以选择的路。当然,她现在也可以把这一切告诉龚自强,但她不能做,因为这么做以后,她将回到认识白墨以前时的处境。


那就是欠龚自强的钱。那怕是一分钱,龚自强也有法子慢慢把它滚到让汪丽永远还不起的地步。如果她想摆脱这种情,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加入白墨他们。所以她望着白墨,她很认真地望着白墨,毕竟这不是一个很好决定的事。


“我的父亲。”汪丽开口了,她只说了这么四个字。这符合她的个性,她本来就是一个搞数学的人,她本来就不愿去了解社交人情之类的。幸好,白墨倒是一下子就了解她的问题,汪丽无非就是要求,把她的父亲送走。


白墨点点头,对她说:“行,你去把你的父亲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什么的,一古脑全收过来,现在你出去,对他说你要回家拿一些工具书好了。他可能会派人跟着你,那就要瞧你自己了,如果你这一关都过不了,你不配做我的搭档,而如果你不是我的搭档,我不会管任何事。”


汪丽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白墨的意思是提醒她,不能在这个过程中,让龚自强的人发现什么问题,她点了点头。白墨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可以进去了,但在她走到门口又叫住她说:“半小时。半小时内你必须回来,不要和我说出现什么情况,我只能给你半小时。对了,把你的发夹留下。”


在汪丽离开以后,白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彭力在电话那头有点兴趣地说:“你小子下手很毒啊!六个全给你干掉了!利害利害!我算是服了,我一直对你的传说不太相信,现在我才知道你的身手……”


“行了。”白墨淡淡地说:“我只是自卫,对了,你是不是该来向我问一些情况?记住,死的六个人里,有两个是我的保镖,我只是一个搞数字的家伙,报道什么的,得按这个去说,明白吧?二十分钟,你最好快点,我不等你。”


彭力苦笑道:“不是吧?我还要帮你当骗子?老兄,你自己爱当骗子,只要不触犯法律,我也就睁只眼闭着眼就好了,你还要拖我下水,这没天理啊,绝对不行,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必须对市民负责……”


“我不是要你帮我,你要弄清楚这一点,这是,交易。”白墨说罢就挂了电话,他不想多说一句话。他知道彭力一定会来,因为他知道彭力喜欢什么。彭力人称警界铁汉,他是大丈夫,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他爱当官,而又偏偏不愿送礼,那么他就必须有过人的战绩。而白墨说了交易,就一定有东西给他,所以白墨知道,他必定会来,还会很快就来。


此时在警局里,彭力按掉电话的扩音键,对边上的政委道:“都听到了?你的意见?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你们说的恶魔,但我知道他是九纹龙。”政委沉思起来,因为这个代价其实不小的,他知道了,出事了他必须负责,所以他要考虑。


过了好一会,政委点了点头道:“去吧老彭,不论他是九纹龙还是恶魔都好,我想,他敢说是交易,一定值得,这种级数的人,不可能乱吹牛的。你去瞧瞧怎么样吧,反正主动权在我们手上……对了,九纹龙可能是白墨的事,不要向第三人说起,毕竟一旦没有实据,我们很可能被扣上破坏英烈名声的罪名,得罪国安的人,那不是好玩的事。”


彭力苦笑着心想,我还怕你嚷嚷呢!他心里本就信得白墨,叫他过去自然就有便宜,但毕竟官做到这份上,意见不合他敢争,他敢拂袖离席。但这种有关原则的东西,他却再也不敢有半点冲动,总得逼政委表个态,否则的话,有什么闪失,就后悔莫及了。


但白墨到底能给彭力什么呢?彭力在政委的示意下,回拔了电话,他说:“你能拿出什么?”


“不要问我能拿出什么作为报酬。只要你想得到,我就能做到,当然,是否值得我去这么做,是另外的事情了。”白墨在电话那头笑道:“只要你二十分钟内能过来,就算你要我给你铲平本市两大黑帮也没问题。当然,我不是指用血流成河的方式。计时开始。”


放下电话,彭力和政委相视苦笑,这人说起话来也太过没边了吧,本市两大黑帮,早就企业化了,要捉住他们的小尾巴,哪有这么容易的事?警察局基本上大部分的资源,就盯着这两大黑帮势力,但始终也只是小打小闹,敲打一些很边角的东西。


政委苦笑道:“他不会以为让陈纬峰来指证陈老刀,就在于算把陈老刀干倒了吧?别说陈纬峰还没来,就算他来了,他所能指认的,也就是陈老刀偷税漏的问题,是否能从日常经营找到蛛丝马迹,还有大量工作要做呢,因为陈老刀早就企业化了,各种事务由不同的人负责,除非,能让他三个儿女全站出来指认他,那还差不多。”


彭力苦笑道:“他还偏偏要说,不是用血流成河的方式,难道我们这班警察全是笨蛋?好歹我们本市警察局,近年也出过个二级英模,还有特警小组,犯罪心理专家等等,难道就真的比不上他一个人?瞧他那样子,还似乎就是玩玩,没认真呢!”


“老彭,你这么说,成神话了。”政委笑道:“他就一个人,再能,也有个限度对不对?别神话了,当然,我不反对,他手上有东西,足够我们帮他的代价,比如陈纬峰,只要真的如他所说,来向我们自首,就足够了,老彭,不要抱着太不合实际的希望,想着一下子摆平本市两大黑帮,那不科学,不过,九纹龙的确非同凡响,你还是快去,力争多让他帮我们一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