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二十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0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二十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二十章


黄毛强出了酒店并没有按龚自强说的,直接去他们那个公司,而是直奔酒店的后巷,那个倒垃圾的地方,他在那里找到了混身血淋淋的姓吴的家伙。黄毛强带着两个手下,不顾那垃圾冲天的臭气,把那姓吴的家伙硬从里面扒了出来。


“阿强!我,我想不到给他姓龚的卖了半辈子命……”在开车去医院时,那姓吴的半躺在后座,泣不成声地道:“我吴河给他卖了半辈子的命,怎么就落得这么个下场啊!天啊,这些年来我鞍前马后,他怎么就一点也不念旧啊!”


黄毛强开着车,头也不回地道:“吴哥,你别说了,我跟你讲,龚老大说了,要你死了,那就不用说了,要还没死,唉,我也就不说了,我可是求了他半天,就是没松口。兄弟我实在是敬佩你,这次是豁了出去了,吴大哥,你以后要怎么样,还是好好打算吧。”他这话并没有说死,这是白墨教他的原则,不要生造一些话出来骗,最好每句话都是真的。


黄毛强这话里,没一句是假的。只是他把每句话的语气和前后弄了个乾坤大挪移,当然,他的目的达到了,他刚一说完,吴河就愤然冷笑道:“要没死一定就叫你做了我吧!他妈的,我知道他太多事了!哼!我一定要让他后悔的!”


而此时陈老刀再次接到“恶魔”,没得对方开口,陈老刀他就坚定地说:“好,依你,三成……”没等他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恶魔的声音:“我没空陪你玩,二十万美金,今天之内你转到我在欧洲的帐上,三天后,我给你一个地址见面。事成以后三成照旧。做不做你自己考虑,反正今天之内我收不到二十万美金,这件事我没有兴趣了。”


“等等!”陈老刀急了,他怒道:“为什么会这样?上次不是说好三成的吗?怎么又一下子要先给你二十万美金?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啊!这么做完全没有道理可言!我提议,还是照原来的三成……”


“因为你太喜欢提议了。否则就不用二十万美金,对于喜欢提议的客户,总要比其他付出多一点,就这样吧。”没有等陈老刀反应过来,对方报了一个帐号,重复了两次,也不管陈老刀是不是听到了,就直接挂了电话了。


陈老刀愤怒地又把一个电话机砸了个稀巴烂,他把烟斗抽得通红,过了好一会,他才平息下来,按铃让财务进来,把刚才那个帐号记在纸上递给财务说:“给他转二十万美金,今天要保证到帐。”


“陈总,之前我们走了一笔钱去俄罗斯,因为我们美金有点紧张,您瞧能不能再推……”财务有点为难,因为他并不知道来龙去脉,之前划去俄罗斯的,那是给A局的杀手三十万美金,这些帮派分子,表面上很有钱,其实他们马上可以用到的流动资金,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大。


陈老刀无力地摇了摇头,冲他财务摆了摆手,这钱还是得给,不给的话,陈老刀不敢想像后果,因为陈芸和陈小三的决绝,使他要起码有三成毒品销售的钱收不回来,因为那些瘾君子,得靠混混去拖出来。但现在街头混混不听招呼,这三成就很难弄回来。


而且刚走了三十万美金请A局的杀手去干掉白墨,那么他的流动资金,就不足于月底和金三角那边结帐了。当然,陈老刀还是有一个希望,就是如果那些棒子能搞定白墨,就不用A局动手了,如果不用动手,A局会退八成回来。


而白墨,陈老刀觉得一定要干掉不可的,否则的话,他等于丢弃了那几十条街的地盘,那可是他陈老刀起家时就一刀一枪拼回来基础,要这么就没有,他委实不甘心啊。所以白墨非杀不可,不然的话,不单是不甘心,他的毒品也没地方卖啊!


所以白墨非除不可!这笔钱一定要花,节源不如开流更加实在,所以陈老刀就把希望寄予“恶魔”身上,恶魔出道,向无失手。只要他能弄到那批珠宝,陈老刀就不怕了,他和金三角结帐时,用珠宝的话,可以抵到六七成的价啊,完全不是道上的四五成。


陈老刀当然不知道,在他的财务转了帐以后半小时,白墨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杨文焕在电话那头道:“头,钱收到了,二十万美金。”白墨笑了起来,对杨文焕说:“一分不留,提现,全部提现。问一下娃娃的事弄得怎么样了?她弄好了?马上启动我们的第二个方案。”


白墨挂了电话以后,招手让边上的汪丽过来。汪丽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她从小到在都是老老实实地做人,做过的所谓坏事,最多不过考试让同学抄一下答案;或是在楼下和拍拖的男友亲一下嘴。


这没什么好惊奇的,好人家的女孩,都是这样,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在国人的血管中,还仍是有一些残存的威力,并不是所有的女孩子,上中学就会和男友去开房的;也并不是每个女孩都想找一张长期饭票。


所以汪丽有点茫茫然,因为她也不是笨蛋,笨蛋搞不了数学,搞学术的人有点不通人情世故,只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去懂,不愿意花精力在这方面上,而不是说他们就算尽了全力,自理和社交能力就一定很差。


而汪丽现在不得不把精力集中在这件事上,如同在进行一个数学课题。因为她知道这个事不简单,绝对不简单,这不是她的家庭背景可以玩得起的事情,尽管她不知道白墨刚刚刮了龚自强拿了三十万美金,但凭着女人敏锐的直觉,她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玩的事。


白墨见她在那里发呆,只好自己走了过去,把她轻轻按在椅子上,笑道:“我知道你明白了,听着小丽,你已经被卷进来了,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帮你从龚自强的手里弄回欠条,我再给你二十万人民币,然后你马上带你父亲离开这个城市。”


二十万?还是弄回欠条?这让汪丽有点惊愕,不过她并不怀疑白墨的话,因为那天在会所里,白墨就无缘无故地,“输”给了她一万多美金,她知道白墨有钱,她也知道白墨出得起这钱,但她迷惑不解的是:白墨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没有开口,但她那大眼睛已经在诉说这个问题了,白墨闭上眼睛,并不是每个女孩的眼睛都很大;并不是每个大眼睛的女孩,都能让眼睛说话,否则就没有眼大无神的说法了;并不是每个能用眼睛说话的女孩,都在数学上有汪丽这么深的造诣,并且那眼神如汪丽这么有内涵、这么理性。


白墨睁开眼睛,他摇了摇头,他决定总还要试试,因为毫无疑问,他找对人了,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汪丽,几乎就是一个天生的骗子!一个能用眼睛说话的女孩,只要不太丑,当和目标相处三分钟以上,基本就可以得到目标的信任了,而汪丽相对于颜茹妍和萧筱湘来说,或者谈不上漂亮,但放在那里,也绝对和丑字无缘,并且她很可爱。


而且汪丽理性,当她现在处于一个完全不同时她平时生活的环境时,她并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利欲熏心,她会去考虑,她很快捉到问题在于中心,那就是白墨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帮她?而不是傻乎乎的去想白墨能帮她什么。这,已经足够可以成为一个骗子了,更别提,她还有很不错的数学学识。


并且,她是一个绝佳的拍档,她善良,当白墨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尽管自己有很多问题,但她在白墨要帮助她时,她担心的是白墨的安危。这是一个不容轻视的问题,因为白墨他们不是军队,军队讲究为了完成目标,就算付出多大的代价,就算你的战友死光了,或是拖着半截肠子在地上呻吟,作为士兵也必须绝不迟疑的去完全任务。


白墨他们是骗子,骗子讲究的全身而退,所以搭档如果和军人一样,就比较麻烦,因为往往这种士兵习惯性的思维,会导致到了最后,骗是骗到了,自己的损失无法估计。所以说,要出来骗人,一个善良的搭档,是必须,这可以保证,在面临完成骗局或让大家安全的选择时,这名搭档会让大家全身而退。


所以白墨没有回避汪丽的眼光,他真诚地说:“听着,因为你是我们要找的拍档。简单的说,我们需要你来一起工作。所以,第二个选择,就是你加入我们,而我会保证你父亲的安全,你觉得怎么样?但如果你加入,你必须对我完全的服从,你只能信任我,而不可能有什么前提的假设,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当然,有一点我可以承诺,那就是我决不让我的拍档,去出卖身体,来完成工作,不论以任何籍口。你考虑一下吧。”


汪丽并没有笑,也没有喜悦,因为她是一个聪明人。她一听就明白了白墨的意思,给她二十万,加上欠条,不要管白墨怎么做到,反正她知道白墨可以做到,然后她和她的父亲离开这座城市,脱离这件事。


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绝好的主意,因为她不用冒险,白墨可能的失败也和她无关了,这是一个好主意,不是吗?大部分的人都会做这个选择。但理性的人不会,一个搞数学的人,不可能不理性,所以汪丽不觉得这一个好主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