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三部:凶 兆 第三八回、仓皇出逃欧佩德公路上一刀殒命黄雀在后陶西茜豪车内无辜被掠

科学教育出版社 收藏 0 13
导读: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三部:凶 兆 第三八回、仓皇出逃欧佩德公路上一刀殒命黄雀在后陶西茜豪车内无辜被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8/


■第三十八回、仓皇出逃欧佩德公路上一刀殒命

黄雀在后陶西茜豪车内无辜被掠


一开始,陶西茜并不知欧家父子在谈论什么。但她看到欧佩德的表情越来越严肃,而且还带有一些慌乱的神色,不由得也坐过来准备细听端详。就在此时,欧佩德将电话递给了她:“爸爸找你讲话。”“喂,是茜茜吗?我是欧伯伯。”陶西茜叫了一声:“欧伯伯,您好。有什么事情您请说。”

那边又传来欧从度有些沙哑的声音:“小茜呀,今天股市上的款子打到小罗奇那里去了吗?”陶西茜回答:“是的,欧伯伯,我已经全部转到了美国的账号上,明天小罗奇就会全部购入石油期货。这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好,好,好,我看明天的台湾股市局势要起很大的变化,随之而来的将是政局大震荡。我要你们今天晚上直飞美国,打理好那里的资产。这里就由我收拾残局。你和佩德马上去桃园机场,我己经为你们订好了两张直飞旧金山的头等舱机票。听我的话,什么都不要问了,要快!”不等陶西茜放下电话,那边欧从度就先挂上了话机。

看见陶西茜若有所思地放下电话,还在稀里糊涂中的欧佩德问陶西茜:“茜茜,爸爸为什么让我们马上去美国?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陶西茜略带掩饰地回答:“没有什么大事,欧伯伯是让我到美国处理一下石油期货的问题,说你学校在暑假期间,正好陪我到美国一起转一转。”

“这真是个好主意,我也一直想到美国各大博物馆去查找一些中国古代文学史料的真迹,那咱们什么时间出发呢?”欧佩德追问。“欧伯伯让我们今晚就走,他已经订好了飞机票。”陶西茜也忽然觉得心里没了底气,想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陶西茜马上给自己家中打了个电话:“妈妈,您对爸爸讲一下,我的银行里有紧急业务要到美国处理,马上就直飞旧金山。您放心,佩德陪我一同赴美,我就不回去看你们了。等从美国回来我和佩德一起回家看你们去。拜!”陶西茜放下了电话,马上收拾物品,两个人只拿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就相随着走到了地下车库,欧佩德发动了他那台新近购置的凌志豪华轿车。

发动机轰响着,从近二十度的地下车库坡道上像一匹名马式地轻松地窜上了公寓小区的道路,拐了两个弯就开出了小区大门。向黑沉沉夏夜中疾驰而去。欧佩德与陶西茜并没有注意到,从昨日一直停在小区外面道路上的一辆军用悍马在他们驶出小区后也立即发动,一路尾随着他们的凌志车后高速前进。

在台北市通往桃园国际机场开阔而平展的高速路上已经不象白日里那么拥挤。由于车辆稀少,车子以一百三十公里的速度前进,路灯在车窗外面飞速地向后退去。香车美女、风驰电掣也是男人一种非常美好的享受,欧佩德与陶西茜两个人的心情也开朗起来。

忽然左侧传来一阵“轰!轰!”的发动机轰油声,一辆悍马军车从左侧超车道上加速驶来。台湾开车的人一听就知道这是经过重新配置、加大了发动机马力的悍马改装车。在台湾开这种悍马改装车的飚车一族都不是什么善茬,他们专以在路上高速行驶、戏弄其他车辆为乐趣,经常造成他人车毁人亡的悲剧。

如果是陶西茜开车,依据她那种争强斗狠的性格也许会依然全速行驶不去避让而一直开到桃园机场。那样,她与欧佩德就会躲过这个生死之劫。可是现在掌握着驾驶权却是性格稍嫌懦弱的欧佩德,他拘于常理放慢了速度以放后面的车先走免招惹事非。欧佩德的这个决定造成了注定要发生的悲剧。

后面的悍马刚超越了凌志半个车身,就开始向右打轮去别凌志的车头。欧佩德认为他们这是在耍弄自己,于是无可奈何地也向右打轮并轻踩了一下刹车避让了一下。没想到的是,悍马车“滋!”的一声尖叫也踏了一脚刹车,依然以半个车头向右边压着凌志。

悍马内坐着四、五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他们一个个头剃板寸、光身穿着那种草绿色上面满是各式衣兜的马甲,露出了肌肉发达并有各式刺青的手臂。他们不停地哈哈大笑着,嘴里还不停地高叫着:“哥们儿,把你的小妞借给弟兄们玩玩,噢!小妞,别不好意思,弟兄们包你满意,噢!”就这样三别两别,凌志车就被压向了高速路右侧的围栏。

欧佩德紧踏了一脚,在急刹车的尖叫中,凌志被悍马与高速路右侧的围栏夹在当中。欧佩德一下拉开了车门,跳下车来准备与悍马车上的歹徒们理论一番。没想到那些人像是受过专门训练似的,没等欧佩德动手,已经有两个人动作极快拿刀抵住了欧佩德的咽喉,将他压在开启的驾驶员车门上。

另外两个歹徒从右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伸手就往外强拽还没反应到出了什么事情的陶西茜。用匕首抵住欧佩德咽喉右侧的那个高个歹徒低声而凶狠地警告:“兄弟,识相点!我们是奉命带这个女人办点业务。你如果听话就不要动,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性命!”陶西茜一边挣扎一边在车里尖声叫着:“佩德救我!佩德救我!”高速路上的车辆还在不断地急驶而过,但没有任何人停下来过问一下。

眼看着陶西茜被两个歹徒横拖竖拽地强拉出了车门,她的上衣也被扯破,露出了淡绿色的文胸。陶西茜拚命向后坐住身体,但哪里抵得住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壮汉,所以还是被一步步向悍马拖去。一路上她向欧佩德求救声已经变得嘶哑与力竭。这种情况下,即使是个懦夫,也要为自己的女人拚命了!欧佩德身大力不亏,他猛地大吼一声,用双手拚命地推开了逼住自己的两个歹徒。他回身抽出方向盘锁棍向那个高个歹徒狠狠砸下去,只听“哎哟”一声,那个歹徒弯腰蹲了下去。

可是在这里欧佩德又做了一个致命的选择,如果他是砸向矮些的匪徒,也许高个的匪徒只是将他击昏而不会取他的性命。因为即使是匪徒也有守道与不守道之分。说时迟,那时快。没等欧佩德转身,左边那个更加凶恶的歹徒用手中的尖刀从欧佩德右肋下方狠命向上一捅,军用八寸利刃一下贯通腹腔、胸膛至右肺大叶。

此人凶残之极,他不肯就此收刀,而是右腕使劲一拧,尖刀在欧佩德的胸中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圈,这一下绞烂了右肺并划破了肺动脉,而且他还猛然抽出了刀子让血快些流出来。这一串熟练而凶残无比的动作一下将欧佩德送上了黄泉路。

动脉的压力使鲜血一下子从刀口猛啧出来,欧佩德的双手下意识地捂在腹部伤口之上。体内巨大的创伤使周身的血液快速流失,他此时已无痛感。欧佩德的感觉是身体在一点点的融化,他还忽然感到些许心有不甘,但他己经不能判断是为什么不甘心。

欧佩德此时已记不起他的父母,记不起生活中曾经有过的一切……在挣扎中的陶西茜看到欧佩德的脸色已似灰土。欧佩德拚挣着、聚集起生命中最后的一点能量,张开满是血沫的口微弱地喊了一声:“茜……”然后他就仰倚在车门之上。就在这一刻,欧佩德与这个世界有关的一切交流全部停止了。他失去了呼吸、心跳等一切的生命体征。随后就像一个无骨的皮张软软地滑落在路面之上……任何没经历过死亡的人都不会想到,一个人的生命竟是脆弱得这么不堪一击。两个歹徒一见杀死了人,赶紧一头一脚抬起了欧佩德,将他胡乱塞入车内,随后“嘭!”地一声用力关上了凌志的车门。一个鲜活的生命、一个三十年父精母血辛勤教养的娇儿、一个有着超乎常人聪明智慧的才俊青年,就这样在一个社会渣子随机而起的杀性中毫无价值地的殒灭了。

原本,在一个正常的社会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可黎沃生上台后一系列冒天下之大不讳的台独动作己使台湾产生危象,政府的公信力与对社会的控制能力急剧下降!历史无数次的证明:乱世是一切为非作歹之徒的天堂,因为他们知道这时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尽情作恶,而不用担心社会公共权力对他们的严厉惩罚。此时不论是台湾还是大陆的歹人,他们的一致判断就是台湾乱世己经成形、他们的天堂就要来到。

而同样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一个将来可以成为一代国际金融大师的陶西茜却被用绳索背绑双手与双脚,嘴上封上速粘胶带,双眼套上黑布罩扔在汽车的后座上。悍马车像发了疯似地向台湾南部疾驰而去。作为一个无助女人的屈辱已经开始降临在陶西茜的身上。

那个刺死欧佩德的歹徒就坐在陶西茜的脚下,车子一开动,他就偷偷地对她动手动脚。先是在她的腿上摸索不停,接着一只手就向女人身体的私密地方侵犯,另一只手伸到了文胸之下。陶西茜此时悲愤欲绝,爱人的惨死已经让她万念俱灰,个人的耻辱更让她无法忍受!那是三十年欲在新婚之夜奉献于夫婿的清白之身啊!怎容这个下贱无比的人渣侵犯!无奈身手被绑,她只能声嘶力竭地呼喊,但嘴上的封胶使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挨了欧佩德一锁棍的高个歹徒坐在陶西茜的头边,他终于注意到了陶西茜不断扭动与呜鸣的原因。他狠狠地冲凌辱陶西茜的歹徒当胸一拳,怒瞪着双眼喝道:“这是曹先生要的女人!你他妈的不要命了?”陶西茜作梦也不会知道,她在金融界的呼风唤雨早己被一个秘密人物所注意。这次她的被掳,是因为这个秘密人物把她当做了一个更大金融阴谋中不可或缺的工具!欧佩德被刺身亡只是一种巧合,原因是这两日他总与陶西茜形影不离,因而成了这个大阴谋中一个环节上的偶然牺牲品……

一辆高档而崭新的凌志静静地停在高速公路的围栏边,没有开亮前灯、尾灯,也未摆出危险的标志,这终于引起了一个过路驾车者的注意。幸好这个人又是一个有社会责任心的好人。是他用手机拨通了台北市交通部门的电话。第一个赶到出事地点的警察是防暴特警队季旺科队长。

本来他奉命率队在证券管理局门前进行弹压,由于新闻媒体的报导,台北市当局迫于压力换上了普通警察而撤出了防暴特警队。这样一来,台北市的警力捉襟见肘,人力奇缺。所以当高速路上有人报案时,李旺科就在撤回队部的半路上被上司直接派到了现场,过了一回刑警瘾。不过他还算是有自知之明,当率队到了出事地点并发现了车内的尸体后,他立即命令部下拉起警戒线。

这时天空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驾驶室侧车门外的大滩鲜血很快就被冲得很淡很淡,然后顺着雨水流去。橙色的路灯在雨雾中形成了一个个圆形的光环,也许是雨天电压不稳的缘故,光环不断随着灯光闪烁着。台湾夏日雨夜的气氛本会让人感到静谧而舒适,但看着眼前满身是血、横卧在驾驶室的年轻人,李旺科怎样也舒适不起来。

第二时间赶到的是台北市警察局刑侦技术人员,他们下了车马上开始了取证。例行调查是一种繁琐费时且需要高度责任心的工作,任何稍许的疏忽都可能会丢掉关键的证据,为了取得一个证据,他们毫不犹豫地爬伏在雨地上像女人绣花那样仔细琢磨……对于一切有疑问的痕迹他们都不放过,那种认真严谨的态度让只懂安全防暴的李旺科心中十分敬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