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九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79

第十九章


龚自强完全给白墨砸傻了,这些玩意别说他一个流氓出身的人,就是读文科的也不定能明白,当然,要是理科出身稍有点心思读书,那就算三流大学出来也能听出白墨在漫天吹牛,本身白墨不也就是三流大学出来的理科生嘛!


不过白墨并没有就这么放过他,站起来用手指捅着龚自强冷冷地道:“你知道我们要发表的论文是什么样的?你以为发在国内的那些玩意?我告诉你,全英文的!你快去取去英文名吧!不然到时你都不知道怎么署名!我们发的论文,那都是要发表在《Science》和《Nature》上面的那种,明白不?只是在abstract部分,abstract部分明白不?就这一部分,不怕和你说,十几个公式最少,你说吧,你叫一万个兄弟有什么用?有什么用?你要没睡醒快回家去睡,论文发表以后,如果开记者会,还是有人采访你,你最好一句话也不要说,你啊,就你?我告诉你,我要想坑你的话,只要让你开口,一开口,别人一听就知道你是挂名的!”


龚自强一路被白墨从房间里捅出门口了,他就连一点反抗的心里也没有生出,因为白墨一连续的名词,都把他砸得不知所以然了,哪里还有空去考虑,白墨是不是在吹牛?这么大的信息量,他的大脑一下子还没处理过来呢!


“我们也有搞数字的人!”那姓吴的在边上见自己老板被逼成这样,突然生出急智,连忙道:“不是搞数字,搞数学,白博士,你放心,我们能给你找到一个人来,不会泄露出去的,就那天来的那个女孩子!”


白墨把手插在裤兜里,想了想附到龚自强耳边说了几句,龚自强听了脸色一变,对黄毛强和姓吴的道:“行了,你们都出去,我有话要对白博士说。你们在门外等我吧。”黄毛强和姓吴的应不疑有他,应了一句就出门去了。


白墨在椅子上坐下,指了指另外一张椅子示意龚自强也坐下,对他道:“你如果不想我们俩什么都没有的话,你最好快去查查你的手下,那天从我那里出去以后,都去了哪里了!要不然怎么会走漏消息?”


龚自强一听,那埋藏在心里的戾气顿时涌上脸来,一张苍白的脸胀得通红,那阴阳人一样的嗓门儿此时也恢复正常了,只听他骂道:“娘卖逼的,要让老子查出来,不把那王八蛋砍死才怪!我这就去办!”


白墨叫住就要走出去的龚自强道:“等等,那个女孩,你也查查!对了,那女孩长得还行,要是你查了没问题的话,能叫她过来帮手,就让她过来帮手,进度也就快一点了。行了行了,就这样吧,走吧走吧,不会在这里发呆了。”


龚自强一出门就狠狠盯了黄毛强和姓吴的一眼,对他们说:“你们都他妈的给我守在这里,要是有人来搞白博士,不论如何给我挡住,黄毛强,你叫点兄弟过来。对了,那天我让你送那汪丽回家,你送了没有?送了?行,就这样吧,你们就在这守着好了。”


白墨坐在房间里,脸上阴睛不定的,他在检讨自己的失误。尽管他把这次被偷袭 ,在龚自强面前演绎到极度完美,但他自己知道,这是自己的问题才导致了这次被偷袭。那就是他的预备队和他距离过远!


他不是没有预备队,杨文焕和娃娃都已经在待命了,问题是离得太远,根本来不及支援他。白墨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以后必须记得的问题,不能太过托大了,并且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不打算用武力,不表示对手也就不打算用武力!


这时已经过了不少时间,龚自强已然回来,白墨在房间里只听到外面一声惨叫,他连忙打开门,却见那姓吴的一只手已经血肉迷糊,在地上惨叫着,龚自强铁青着脸,扛着一根八磅锤道:“我叫你坏事!”


白墨急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他连忙把龚自强拖进房里,这时龚自强带来的小弟早已把那姓吴的家伙拖开了,那只血肉迷糊的手在腥红的地毯上,带出一道湿润的轨迹,却显不出,半分的血色。


“我觉得你这手下,可能你错怪他了,真的。”白墨扔了支烟给龚自强,摇头道:“你想想,他要想出卖你的话,根本就不用介绍你来找我,他不介绍给你,你也不知道我这边的研究吧?我倒觉得那黄毛小子……”


“白博士,你这就外行了,你搞数学行,我们道上混的,你不懂。”龚自强点上烟道:“黄毛强没问题的,他送汪丽回去,汪丽家门口的保安可以作证,按小区门口的录像,他用了十多分钟就到了,他不可能去别的地方,汪丽到现在也没离开家,他们没问题!倒是这个姓吴的小子,和我回去以后,就鬼鬼祟祟的,帐号上又莫明其妙多了二十万……”


“混不混我不懂。”白墨阴着脸道:“我只知道,要找人来杀掉我,弄走手稿,只要打个电话就行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想你还是把那女孩弄过来陪我,起码我看住她还好点,你把那个黄毛弄得离我远点,我可害怕了。”


说罢白墨就进了房间,留下龚自强在那里发呆,这本来就是白墨他们合计好的方案,本来的方案是说一部分手稿给小偷偷了,然后给姓吴的帐口存上点钱,让黄毛强处于一种随时都可以被人见到的情况,从而来让龚自强对姓吴的失去信任。并且,也因此,让龚自强的对可以解开难题的信任度增加。


但现在根本不用了,因为有人真的去袭击了白墨,所以不用了,一切都是真的,连假戏也不用做了。龚自强头脑里乱成一团浆糊,他不知道到底是白墨说得对,还是自己的初衷是对的?但无论如何,他现在谁也不信了。


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他让黄毛强进来,然后对黄毛强说:“公司你去一趟,坐镇在那里,有什么不明白的你打我手机,姓吴的小子,要没死的话送他的去医院吧,就这样了,快点去吧,总不能公司里连一个能决定事的人都没有。”


黄毛强正中下怀,心想白大哥还是算无遗策,这都能让他算中了,真是神了。不过他脸上可是不敢露出丝毫马脚,急道:“大哥,那你不是说白博士的安全要我和弟兄们来搞保全吗?我要是走了……”


“你他妈的是白痴啊?我不在这里吗?”龚自强愤懑地道:“你当老子的地盘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啊?不全都是一刀一枪干回来的?行了,你去公司里坐镇着,这里有我在就行了,门外那些兄弟留下就行了。去,把汪丽弄过来,白博士毕竟也是年轻人,博士也有需求,哈哈,懂不懂?去!”


黄毛强见状便跟着淫笑着点头,急急就下楼去了,其实这就是这个骗局中关键的一步!要知道,三十万美金,会让龚自强大出血,但不会抽空他,也不能抽空他,如果到了要他倾家荡产来换取名声的时候,白墨觉得,按龚自强这人的性格,他一定不玩下去。


毕竟他不是真的好名,毕竟龚自强是发财以后,想立品的流氓。若是他败光家底,他一定会有所警觉,所以绝对不能在这一件事上抽光他,不是不想抽,是抽不空。所以到了这一步,骗局的重点就来到黄毛强身上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