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八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18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八章 作者 荆洚晓

第十八章


A局!阿尔法出来的人组成的A局杀手!A局的杀手绝对不会这么弱的,阿尔法和SAS、D孩儿这一类是同一水准的,而阿尔法是前苏联就存在部队,据说前苏联的训练方法,比起英美更加恐惧。


如果来的是阿尔法出来的人,A局的杀手,那一定是高手,一定没有这么轻松的解决掉,并且A局里,不可能都是亚洲人。来的这些不是A局,不是陈小三来示警说的A局的人!白墨慢慢地穿起衣服,把刀鞘牵在腰带上。


他给彭力挂了个电话道:“我这里有客人来了,是,六位,很热情的客人,不过,我已经招待了他们了,他们还在这里,嗯,你过来一下吧,我不方便也不想去提供什么狗屁证词,就这样了吧。”


白墨收拾了一下东西,快速地从阳台爬了下去,他连那辆法拉利都不敢去开,谁知道里面是不是装了炸药?或是有没有一个狙击手正在高倍狙击镜里盯着他呢?所以,白墨快速的撤退,他必须是猎人,而不猎物,无论多强的猎物,它总会倒在猎人跟前,区别只在于,是哪一个猎人的跟前,所以白墨选择了先撤离,先消失,这不是勇敢不勇敢的问题,是有没有脑子的关系。


到了酒店,白墨第一时间就用酒店的电话拔打了龚自强的手机,电话刚刚接通,白墨就破口骂道:“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把我研究的课目透露给其他人!你居然派让人来暗杀我,这太无耻了!你害死了我的助手!你,你这种人,我再也不要和你合作了!我要中止合同,马上中止!我的律师告诉我,你这种企图谋杀研究伙伴,把成果据为已有的行为,我绝对有权力中止合同!我一定要告你!一定要!”


白墨当然知道不关龚自强的事,谁想杀他也不会是龚自强想杀他,就算龚自强识穿了这个骗局,第一步当然也是要向白墨索讨回被骗的钱,毕竟三十万美元,放在国内,对于黑帮来说,也不是一笔随便可舍弃的数目。


所以白墨知道不关龚自强的事,但一个骗局,总不会百分百在计划之内,如果百分百按计划进行,要不就是对方已认破了,准备在最后给你致命一击,要不然,那就只能是编好的剧本了。因此,一个好的骗子,要学习把一个层面的失败转变成为另一个层面的成功。


白墨现在打的这个电话,就是为了这个事。他的住所被攻击了,警察去了,这事态就掩蔽不下来,必定会被人知道,何况,那个地方,还是龚自强的地盘。所以,隐藏起这件事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


不一会,房间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白墨一听是龚自强的声音,大吼一声:“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你洗干净屁股等着坐牢吧!”一下子就把电话挂上了,白墨知道在电话里不能多说,这是作为骗子的原则,用电话行骗,太初级了,只能骗骗涉世未深的少年或是老迷糊的老人。正常一个上完大学的人,只要冷静下来,被不会被用电话行骗的骗子骗到。因为电话给了目标太大的空间了。


不一会,门铃就响了,白墨在猫眼里望了一下,就隔着门怒吼一声:“滚!”他不开门,这里仍是龚自强的地盘,如果他没法子进来的话,那么他基本不可能是这边城区的黑帮大哥了。白墨故意把房间里弄得很乱。


果然不一会,不出白墨所料的,服务生打开了门,推着一只餐车进来,没等白墨说什么,黄毛强和姓吴的心腹冲进来硬把白墨按坐在椅子上,龚自强挥了挥手,示意那服务生可以离开了,他抛着手里开门的磁卡道:“放开白博士。”


“博士,你看,如果我要杀你,是多么的简单?”龚自强笑着把那个房间匙卡抛在台面上,拿起餐车上冰桶里的酒,倒了两杯,推了一杯的白墨面前,望着似乎笑道:“博士,不用害怕,我并不想伤害你,相反,我会派出人手保护我,我可不想你有事。”


白墨七情上面,活脱脱一副书呆的嘴脸:“是,是,是不是真的?不是你要杀我?那么,那么是谁,谁要杀我呢?我只是一个数学博士!天啊,我又不是地质学家,可以发现哪里有石油,他们为什么要杀我?”


龚自强望着白墨过了好一会,才苦笑道:“一百多万美元的奖金,足够让不少人动心了……”可是白墨挥了挥手,打断了龚自强的话,他皱着眉头站了起来,在房间踱来踱去,过了好一会,似乎他才下定了决心。


他抬起头说:“但是,但是我为什么得要那奖金?你记得那个俄罗斯人吗?你不是知道是谁?不不,你不用知道他是谁,总之他拒绝了领奖,他说过一句很有道理的话,我证明出来,任谁都知道我证明出来,我根本不需要去让一个机构评定我是不是真的证明出来,我的论文就在那里,看过的人都知道,我证明了。”


龚自强不听则已,一听吓了一大跳,他和白墨那个合约,只确定了如果发表这方面的论文,白墨就要给他第二署名人的权利,至于奖金,当时出于贪心,并没有写明哪个奖项,只是含糊说白墨因为这个课题,领到的奖金得分他五成。


他连忙出了房间,在走廊上打了汪丽的电话,他急急地问汪丽道:“白博士说,有个俄罗斯人拒领了奖金?这是怎么一回事?”身为数学圈子里的汪丽,当然知道俄罗斯的佩雷尔曼拒领Fields奖的故事。


当打完电话回到房间里时,龚自强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白墨装成很奇怪地问他:“你鞋有刺啊?”龚自强哭笑不得地挥挥手,连回答他都没有兴趣了,三十万美金,近三百万人民币啊!


要是白墨不去领奖的话,他不就打水漂了?但他又决不能强逼白墨去领奖吧?他总不能从白墨的脑子里把东西弄出来吧?所以他现在是一个很无奈的地步,这么搞下去不是法子,退又不甘心!明明是可以名利双收,流芳千古的事啊。他又如何甘心就这么算数?


想了又想,他终于决定了,他转身对白墨道:“白博士,我想是不是这样,我拿出这么多钱来投入科研,奖金方面,你要不拿的话,我不是亏损了很大一笔钱啊!这,这不太好吧?我们还是拿吧?”


白墨装成不明白地道:“啥?你们当时不是说对数学很有兴趣吗?还说怎么也得给华人争口气,在国际上不要让人瞧扁了我们华人吗?所以才投这笔钱,我也答应了,一旦结论出来,我保证你第二署名权!我明白,你不就是爱名吗?爱名可以理解,的确这个论文一出,你如果就是求名的话,那绝对几百年内,玩数学的都会记得你,但当时你没有说,一定要拿奖金啊,只是说,我要是拿到多少钱,我就和你平分。”


他这不说还好,一说之下,更把龚自强搔得心痒难耐,几百年内,玩数学的,都会把自己记住,也就是说,就算他龚某人做尽坏事,以后他的子孙,怎么着,因着这事,也能沾光!也能光耀门庭。


龚自强那心里的痛苦,是绝对的到了顶峰,他都快要活活把自己的心肝撕成两半了,不过有一件事他可以确定,那就是不能对白墨用强,就算三十万美金打水漂,起码还能光宗耀祖,起码还能让子孙后代沾光!


要是对白墨用强了,人家连奖金都不想要了,万一搞到他不爽,不弄了,那自己可就什么都没有了。龚自强想到这里,一咬牙,豁出去了,不就二百多万人民币吗?钱,赚就有了,这个名,可比去建山区小学实在多了,捐钱不过把名留在石头上,这事成了,这名,可就刻在青史了!


龚自强一拍大腿道:“好!听你的,白博士,我们不要拿钱就不要!我豁出去了!”白墨没什么表情,想了想摇了摇头。龚自强还没说话,那姓吴的心腹都苦着脸道:“白博士,白老大,白爷爷,你又怎么了?”


“没,这钱,我想我们还是得要,我们国家有不少山区小孩没学上,我们可以把这钱捐出去!对,就这么搞,没必要为了个清名,而不干实事,那叫钩名钓誉!当然,你那份钱啊,你爱捐不捐,那随你。”白墨一脸凝重地侧着头这么说。


龚自强一听,还好他身体算是强健,要不得心脏病发作了,不过他发现白墨正盯着他,他忙道:“我也捐一点,捐一点,除了本金,我全捐,白博士,我没你高尚,但怎么着我也附着弄点名,不然以后人家提起来,说第一作者全捐了,第二作者都进腰包,我也太没面子了。”


白墨点点头道:“对了,这个进度,要赶快,我知道法国有个家伙也在搞,你在网上查不到了,这是圈子里的消息,懂不懂?总之,我们一定要加紧研究的进度,不能落人家后面!一定要捉紧的搞!”


“对、对!”龚自强心想你最好明天就弄出来,急道:“白博士,你说,要我帮什么忙吧!反正,你一句话,要多少兄弟,我叫到来帮手就是了。”白墨听着一脸发傻地望着他,仿佛看着一个外星怪物。


白墨冷冷道:“你睡醒了没?啊?打架啊?我要的数学人才!前提还要他不能出卖我们!要不他把这核心的东西泄漏出去,我们就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你叫你的兄弟来有什么用?他们能在Introduction部分对牛顿提出批评?还是能在Conclusion部分对爱因斯坦进行总结?还是可以Reference部分列出Paper?”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