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九十六章凶残的狙击手

ddtt 收藏 4 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医院现在的职责可不是救死扶伤,好多国家的医院都转成企业,要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要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所以企业的味道比事业单位的味道要浓一些,很多医生的工资是根据医生所治疗的病人多少和好坏决定,医院的效益也是靠病人多少来决定。

所以来一个病人谁希望他马上走?都想让他对住几天,管你大病小病有病没病,都给你用药用最贵的要,多多的用,用药多了医院的利润就大,所以看病贵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就是医院不是想把你看好,而是想让你一直看,恨不能你一辈子住在这里,好慢慢的让他们把你的血抽干了。

过去的医院可不是这样,过去的大夫是固定工资,最多忙死了给点奖金,现在是按劳动强度决定,过去你当大夫,每天坐班,有人没人你都拿很多钱,那是国家根据医生的职业水平定的工资,没人看病大夫也是国家养的,根本饿不死,所以那年头看病没现在贵。

现在是能给你开一百的药把你吃好,他给你开一万的药,药开的多了吃不了才好,反正大夫有提成,管你吃不起吃不起,他先把提成给你赚了。


许睿来的这倒霉医院是市第一医院,看起来是国家的医院,是国有的,其实这是企业,他就碰破点皮消毒,大夫就满眼冒金子,一看来的人是国家安全局的,那可是一线铁衙门,待遇比公安局好,一般因公受伤国家都要百分百报销,花多少钱国家都愿意,现在来的不是警察,是他妈的财神爷,是大财神爷。

医生消毒完了以后,打了几个消炎针,然后就给办了住院,可把许睿折磨坏,因为他是个闲不住的人,躺在着输液,不等于要他的命么?

把他安排到病房里,他一脸不高兴的躺在床上,护士边准备给他输液,边观察他的脸色,看他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就说:“怎么不想住呀?多少人指望着得病发财呢,再说了医药费单位给你报销,你痛苦啥呢。”

“我不是心疼国家的几个钱,是心疼我自己被困在这里,你说也没用,反正门口没看门的,输液完了就走,我可不想在这里跟你们浪费时间。”许睿看着戴口罩的女护士走了,十分不痛快的“哼”了一声。


雷雨田帮他交了钱,然后先回单位去报告情况,看看那里还有什么事做,许睿就躺在那晾一会,反正死不了。

他开车给田再标打电话,田再标还在住宅小区内,他已经找到狙击手呆的房子,也找到了房东,房东是个老太太,听说出了这种事,吓的话也不会说了。田再标站在房间里,看着地面上的两枚子弹壳,他听到手机响,接起来问:“是我。”

“田队,他住医院,我正往回走,现在我去那?”雷雨田不知道队长是在现场还是在办公室。

“我在开枪现场,你进来吧,外边还有两个现场,有不少自己人,你就顺路往里找吧。”田再标说完挂了电话,看着拉着半个窗帘的窗户发呆。


雷雨田的车开到小区门口,现在门口的保安已经去接受调查去了,门口拉起了警戒线,他把车停好,就往里走,大门口值勤的警察也都认识他,知道他是个爷爷,是被特招进来的,拿的不是铁饭碗,人家自己家有金饭碗,一周上班都不带开重样车的(都是借许睿的车,他的钱弄了公务舱飞机了),每天吃饭都是叫大酒店的外卖,不过他不小气也不客气,你不跟他说他也不请你吃东西,你要说能请我吃么,他绝对说可以,一来二去全局都认识他。

雷雨田边走边往身上戴证件,免得有不认识自己的东问西问的耽误时间,走过值勤警察的身边,警察说:“顺路往里走,一个小孩子被摩托车撞了,现在正勘察呢,你先进去看看吧。”

雷雨田没吭声,低头走到侦察人员里边,走到小孩尸体前,看尸体周围已经画了白线,照相摄像的正在忙碌,当他看到小孩的尸体的时候,不由心里一惊,他心想这家伙肯定受过训练,撞死个小孩子这么痛快,自己杀了这么多年人,也杀过不少了,可是他不杀无过之人,他倒好,来个挡我者死。

你要不种鸦片,不贩卖这东西,雷雨田绝对不杀,他只杀有错的人,这样的人分两种,一是违反现在法律的人,二是企图谋害他的人,除这两类人以外他一个都不杀。


他以前杀掉毒枭的家属的时候,看到妇女儿童一般都愿意高高手放一条生路,比如毒枭的夫人小老婆等,他都一般不杀,部下反正知道他不杀一般都拿去卖到泰国妓院去了,反正等于变相软禁吧,这些人别拿枪跳出来杀他就行,他也不杀女的,小孩子他也不杀,一般抓住仇人的毒枭的孩子,他都愿意放了,弄到泰国的孤儿院,只要这些人当时被抓的时候不当刺儿头他就不杀。

除非毒枭的儿子眼里冒出复仇的凶光,或者说‘我以后杀了你给我爸报仇’这样的话,他才杀,一般他不愿意杀弱者,既然他比你弱,弄死他干嘛?能显得你英雄?能显得你伟大,他可没欺负弱小的爱好,不到万不得以就不杀弱者,可这杀手到倒好,连个刹车都没有,直接把人撞死,太过了吧?

这小孩他爹把杀手他爹给杀了?还是有啥深仇大恨?无怨无仇就把人撞死,有点不太合适吧,这可不是正常人做的,反正雷雨田把自己当成了正常人,反正地球上两手粘血的‘正常人’没几个。


看到小孩子的尸体,雷雨田什么话也没说,自己往里走,反正他的心练的很硬,不会因为点小事而影响自己的情绪,他看到前边还有一群自己的同事,就大步走过去,进去一看,楼道也是犯罪现场。

一个老太太从楼梯上掉下来,摔的骨断筋折,摔的颅骨骨折,摔的脑袋都破了,血把脑袋都给染了色了,看上去跟个血葫芦似的,他看外边知道是狙击手飞车撤离的时候撞死个人,这老太太是怎么死的?

估计是狙击手从房间里出来,飞一样的往楼下跑,因为这个楼在院子最里边,离大门最远,想躲避警察,必须跑的快点,时间要以秒来计算,这小子收起枪从房间里往出跑,肯定是撞到老太太身上,因为他速度快力气大,加上他是往下跑,把老太太是撞倒在地,因为撞击过于猛烈,把老太太从刚上来的一节楼梯上撞了下去,才摔死的。他妈的,为了逃跑杀了两人,这家伙简直不是人。


雷雨田站在楼梯里看着现场正发呆,楼上下来一个同事,“队长叫你,快上去吧。”

雷雨田点点头,从老太太的尸体旁边走过去,上了顶楼,进了一间住宅,里边也是一大群的同事,出出进进的很忙碌,田再标已经拿镊子把子弹壳装到塑料袋里边,地上落过子弹壳的地方被粉笔画了两个圈。

“你看一下是什么型号的子弹。”田再标问。

雷雨田一看,认识,自己以前在刚果时候也玩过几天专业狙击步枪,这是M-40/M-24都可以用的一种子弹,以前自己也打过,而且还是达姆弹。

“狙击手用的是M-24,因为M-40没有消音器,他开枪的时候我们谁也没听见,肯定是M-24,如果他拿的是M-21,恐怕我们就见不到你,他拉枪栓退子弹耽误了不少时间,其实如果他使用M-21,连续开几枪,可以把你们俩全击毙,然后他悄悄的离开,可他选错的武器,两枪全打中,可没伤到你,为咱们追他留下了机会,他可真笨。”雷雨田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狙击手比较笨。


“我们怎么找到他?”田再标最关心的是抓人。

“M-24拆开放也需要个盒子,也需要体积比较大的包,现在必须通知公安帮忙,检查所有出城人员的车和包,我想他不会很快就走的,他还没确认目标是否死亡,查查他的摩托车吧,另外还要查诊所,我们三个人开了十几枪,凭我们三人的枪法,难道能一枪没打中?肯定他受了伤。”雷雨田说完往外走。

“你去那?”田再标问。

“去大门口五十米的地方,看看有没有他的血迹,我赶肯定,他肯定受伤了。”雷雨田匆忙离开这里,他担心血迹会干,然后变的不好找。


到了大门外,他顺着摩托车走过的地方仔细看着地面,的确发现距离大门五十米的地方,地上有一个黑点,他熟悉这个颜色,这就是风干的血迹,他肯定受伤了,他继续往前走几步,发现还有一滴血迹,现在雷雨田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三个人开了十几枪,每人的枪法都不错,也不知道谁打中的,可惜没打死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