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六章 要命足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第六章 要命足球

独孤雄回屋后就叫小二端来笔墨纸张,然后关上门把苦菜花的藏宝图临摹下来,一口气摹了十几张。原来独孤雄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刚刚临摹完毕,就听见有人敲门,独孤雄以为苦菜花发现了他,赶紧把画好的“藏宝图”藏好然后嬉皮笑脸地去开门。打开门看时,却是刘方,刘方看他一脸坏笑,吓了一跳,说道:“你到哪里去风流?我可是来了好几回了。”独孤雄收起笑脸问道:“什么事情?”刘方严肃道:“我爹让我告诉你,请独孤大侠不要嗜酒贪杯,明天赶路要紧!”独孤雄答应一声,各自歇息。

却说苦菜花听到窗外有动静,飞身跃起一脚踢开窗子出去看时,独孤雄早已不见了身影。苦菜花四下搜寻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迹象,于是重新回屋,叮嘱财主们早早歇息,明天回城取银子置办好东西马上北上雁门关挖宝。财主们答应着各自去开房睡觉。苦菜花让小二送上几样小菜和一小坛羊羔儿酒,自斟自饮到半夜,喝得半醉,方才脱衣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四海客栈楼下就吵成一片。正在睡梦中的苦菜花被吵醒,她急忙穿好衣服跑出去看。楼下已经乱成一锅粥,人们正在哄抢一张图纸,抢来抢去,被一人抢过去高喊道:“发财了,我发财了!”众人围住他嚷成一团,嘴里喊道:“我先看到的。”“是我先看到的,我清早起来撒尿时看到的!”“我天还没亮就看见了!”我半夜起来拉屎的时候就看见了!”

突然一个如雷般喝道:“老子昨天就看到了!”只见有个身高力壮的大汉猛然伸手夺过图纸喊道:“是我先看到的你们谁都不许看!”有个年老的道:“凭什么?上面又没有写你的名字。谁先看到就是谁的?照你的意思,我比你早出世几十年,是我先看到了天空、大地、汴河还有东京城,我就可以不准许你在东京城里活下去!什么狗屁逻辑!”大汉理亏,哑口无言。苦菜花正在莫名其妙,突然看见独孤雄从客栈外面走进来笑嘻嘻说道:“争什么争?外面多的是,发财大家都有份!”

众人不信道:“天下没有这样的事情,藏宝图又不是什么卫生纸广告,满大街拿去张贴,谁又不是蠢猪!”独孤雄笑道:“你们不相信,我现在就把藏宝图上写的字念给你们听!”只见他来回度走几步缓缓吟道:“各位朋友,快快加入苦菜花的雁门关寻宝合家欢。我们的口号是:辛苦一阵子,享受八辈子!现在开始投资,多寡不拘。投入多多,回报多多。越多越好,多多益善。欢乐多多,机会多多!”这些话是昨天晚上独孤雄偷听苦菜花她们谈话时记下来写在图纸上的,只不过写的时候多加了“朋友”“雁门关”几个字而已。

一人听后喊道:“这张图纸是我先看到的,我记得上面就是怎么写的!”大汉紧攥住藏宝图不松手。众人焦急道:“快快打开来看,是不是和他说的!”大汉打开图纸左看右看然后瞪着众人吞吞吐吐道:“我……我不认得字哎!”一个机灵些的突然跳起抓过道:“不认得字还好意思把着茅坑不拉屎!”把图纸摊开对着众人高声念道:“各位,快快加入苦菜花的雁门关寻宝合家欢。我们的口号是:辛苦一阵子,享受八辈子!现在开始投资,多寡不拘。投入多多,回报多多。越多越好,多多益善。欢乐多多,机会多多!”

众人听后“轰”地跑了出去,只听外面杂沓的脚步声过后,便有不同的声音从客栈的不同角落里传来:

“柳树上有一张……‘快快加入苦菜花的雁门关寻宝合家欢’……”

“马屁股上有一张……‘欢乐多多,机会多多!’……”

“哎,茅厕里也有一张——”

苦菜花脑袋“嗡”地一声,差点晕倒。心想:“ 我昨天晚上才对财主们宣布的事情,再没有别人知道,怎么今天早上就满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莫非财主里面出了内奸不成?”越想越发觉得是财主里面出了叛徒,心里的怒火“噌”地一下窜上脑门,转身就要去找财主们算帐,岂料财主们也已经被吵醒,早已听到多时,都又气又急地跑来找苦菜花要个说法。苦菜花和才财主们一碰面,立刻瞪着眼睛指对方道:“你、你、你……”双方都有满腹疑问,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双方正在对峙,突见刚才跑出去的人跑进来把那十几张“藏宝图”揉成一团撒得漫天飞舞,嘴里欢呼道:“来呀,苦菜花的雁门关藏宝图,三个大子一张,欢乐多多,机会多多!”客栈里的人轰笑不绝。

苦菜花虽说是个泼皮,但是始终是女子,见自己的名字被那么多人当作笑料传扬,而且只值三个大子!顿时羞惭得汗流浃背,悲怒得差点吐血!恨不得立刻找出那个捉弄她的人咬上几口!

一个财主伸手去抓住一张打开和其他人看了看说道:“和昨天晚上我们看到的分毫不差!”众财主嘴里喊着“上当了、上当了”立刻把苦菜花团团围住大骂:“根本就没有藏宝图,全都是假的!还什么共同投资,什么辛苦一下子,享受八辈子。什么欢乐多多,机会多多!”

有两个越说越气,上去採住苦菜花的衣服喝问道:“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把我们大老远的骗出东京城消遣我们是咋地?”苦菜花虽然觉得理亏,但是脸上依然嬉笑道:“干什么,干什么。大清早想非礼轮奸是咋地?竟敢对我六姐动手动脚,是不是不想在汴京城混了?”胆小的吓了一跳,急忙松手。围住苦菜花的财主“哄”地一声跑开,女泼皮他们可得罪不起!胆大的依然揪住不放,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道:“我呸,也不看看你长的苦菜花样子!倒贴我钱我还不上呢,还强奸?做梦吧你!动你又咋了?他妈的没人要的男人婆!”

苦菜花平生最听不得别人骂他男人婆!当下气得脸色变绿,闪电提膝在揪住她不放的那个财主胯间猛顶一下,财主杀猪般惨叫着捂住裆部在地上只打滚。忽听有人在下面捧腹大笑,声音异常刺耳、与众不同。

苦菜花循声望去,笑得最欢的正是和她从小一齐光屁股长大一起喝酒打架斗殴的独孤雄!苦菜花立刻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头顶上男女风骚淫荡的做爱声似乎很是耳熟,还有窗子外面的猫叫声!突然眼前一亮,顿时恍然大悟!心想:“这一切肯定都是这个促狭鬼干的!”于是转身回屋。

此时刘方父子已经起床,听见喧闹,也走出房门来看热闹。

众财主见苦菜花走开了,就上去问那个裆部被袭、满地打滚的人道:“老兄,先检查检查自己兄弟撞碎了没有?没有就上不了女人,只能进宫当太监了!”那人急忙风急火燎地把手探进去摸了一把随后惊喜欢呼道:“我还可以嫖!我还可以浪!我不用蹲在地上撒尿进宫当太监!”马上就把疼痛都忘记了!”

突见苦菜花换了一身打扮走出房门,双手后背度到楼下,走到独孤雄面前蜜甜地笑着亲热地喊了一声:“兄弟,你怎么也在这里?”独孤雄直起腰看见是苦菜花,立刻停住笑。装模做样惊喜道:“六姐,怎么你也在这里?”苦菜花目光闪闪地盯着独孤雄笑问:“兄弟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一直都躲在城里睡大觉么?”独孤雄咳嗽两声道:“我想到北方学人家做做皮货生意,眼看入了冬就要过年了,北风又吹,雪花又飘的,没几个银子委实不好过!”

苦菜花奇怪道:“兄弟刚才为什么笑得如此开心?”独孤雄急忙避开苦菜花的目光道:“也没什么,我只是在笑个傻子。”苦菜花立刻拉长了脸沉声道:“是在笑我这个傻子吧?”独孤雄有些慌乱道:“怎么可能,以我们多年的交情,再怎么着也不能拿六姐你开涮是不是?”

六姐痛心疾首地喝斥道:“枉我平时对你那么好,你去偷人家老婆叫我把风;你喝醉了是我扛你回家;你赌光了钱是老娘送银子养活你!想不到你今天竟然在后面拆我的台戏弄我,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东西。今天让你尝尝六姐的厉害!”说罢后背的双手向前一送,只见一个闪着金色鲤鱼鳞甲光芒、饱胀胀的圆球出现在独孤雄面前。独孤雄脸色大变,嘴里道:“不好,苦菜花要发飚,安全第一,跑为上策!”转身夺门就跑。

六姐早一脚把球踢出,独孤雄屁股上早中了一击。站立不稳,往前扑了一交跌了个狗吃屎。客栈里的人突然惊笑不已,原来球竟然把独孤雄的裤子击穿了个窟窿,要不是他穿得厚,屁股就要暴光!独孤雄急忙站起来,跑出客栈。

金色的圆球击中独孤雄屁股之后,又弹回六姐身上,六姐用膝盖接住球,一路颠着追了出去。

她的球乃是用龙下颌的逆鳞皮所制。原来天下的龙都长有逆鳞,而且逆鳞是不能碰的,碰到逆鳞,即使再温顺的龙也会发飙,性情暴怒、难于控制,势必要上天入地,搅得世界不得安宁。龙皮乃是高丽国所出,被苦菜花的老爹高价买得一段,于是就把龙皮制成球。他老爹又是东京城专门制造足球的顶级高手,做出来的球自然非同一般。

此球看上去和平常的球没什么两样,只是在一踢之下,便会陡然间立起无数寸把来长、密密麻麻、无比锋利的龙鳞击向对手,遇花花折,遇木木碎,非同小可。此球是苦菜花的秘密武器,名字叫龙鳞旋风球,平时轻易不舍得拿出来示人,今天被独孤雄戏弄得怒火烧天,于是就破例取出要教训教训这个促狭小子!

独孤雄跑到客栈外那棵三人合抱不拢的大松树下站定,松树下铺了一层厚厚的金黄色松针,广有十来亩面积,正是个天然难得的踢球场呢!

独孤雄朝六姐招手道:“来来来。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本少爷不是怕你,有种的尽管放马过来!”苦菜花大怒,跳出客栈大门把球抛起,觑准角度,朝独孤雄身上连续闪身上前踢射,客栈里的人“呼啦”一声都跑出来看热闹。看见这样的阵势都惊异非常道:“江湖上就没有见过用足球当兵器的!”

其实那时踢球是一项大众娱乐,不但东京城里踢球高手层出不穷,而且天下有一半大宋人会踢球,独孤雄也是个玩球高手,见球“腾”地飞过来,使出个十字拐送了回去。接下来那球就一刻不歇地频频向独孤雄飞来。

独孤雄不慌不躁,沉着应战。见球来得高,就使花肩、和肩、偷背肩;见球来得深,就使正骑、背骑、斜飞骑;见球来得低,就使虚蹬蹑蹬。肩膀就象两手中提着重物,步活眼亲,在肩使肩,在膝使膝,是搭使搭,当肷即肷,看得客栈外百十人眼花缭乱,喝彩声动如雷!

不料苦菜花比他技高一筹,那龙鳞旋风球就象是膘胶一样粘在苦菜花身上,任凭独孤雄踢向何处,苦菜花都能接住。二人你踢过去,他打回来。独孤雄渐渐处了下风。可惜就算独孤雄的球技再怎么好,都拿满身是刺猬毛的旋风龙鳞球没办法,用膝颠,膝盖处的衣服破,挺胸停,胸布的皮肉被刮破;用脚踢,鞋子被刮碎。

只听“梆、梆、梆”声不绝,那球像是长了眼睛。球球都打在独孤雄身上,不容独孤雄有任何喘息的机会。让独孤雄躲无可躲、避无可避。这叫作连环神仙脚,是苦菜花六姐的独门绝技,非同小可。

你道苦菜花也和独孤雄一样的接球踢球,为何她身上却不被龙鳞旋风球刮破呢?原来苦菜花身上凡是要和球接触的地方比如胸部、膝盖、肩膀、足面、后背的衣服都用龙皮缝补龙鳞球碰到了龙皮上就象是到家了一样,当然不会有丝毫损伤。

独孤雄见苦菜花把球连环踢射,球越踢越近,打在身上也越来越痛。膝、肩、背、胸部位衣服已经刮破,皮肉刮碎开来,如火燎般疼痛。 每接踢一次球,身上的衣服被旋转的龙鳞刮碎一片,原本穿得好好的衣服现在就象是乞丐的破烂衣服又被狗咬过一般,玎玲打拽。鞋子衣服快要掉下来穿不住了!

独孤雄眼看自己就要赤身裸体、春光暴露在众人目光之下。嘴里大叫不好,踢还一球,管他三七二十一,转身就逃。还没跑出几步,耳听身后风声响起,知道那该死的龙鳞球又朝自己打来,看见地上有个尿桶,急忙抓在手中转身往那球套去,套住后就丢手。龙鳞球在尿桶里“磁磁”响个不停,瞬间就把尿桶钻出个窟窿滚落在地上。六姐飞跑上来,看见自己心爱的龙鳞球浸了尿液,污秽不堪,又气又怒,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愣在当地。

独孤雄转身对六姐挥手嬉笑道:“本少爷没有工夫陪你玩耍,我要去雁门关挖宝去罗!”说完包拢身上衣服钻进松树林里,一溜不见了踪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