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兵王》 第二章 一场没有胜负的演习 第十五节

潭轩 收藏 21 1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0/


“我X你妈!你他妈是到底谁?使诡计,冒充导演部的人来骗老子!你敢不敢告诉我你的真名!听见了吗?有本事你别走,走了你就不是个男人……”武登屹像发了疯似的骂起了大街,声音大的似乎盖过了整个营房。他不顾胳膊快要被身后两个人拧断的现实,拼命向假参谋冲去,可以看出为了这个目的他连性命都甘愿舍弃。他身后的两个人看到他这样这样,为了不伤到他,手不禁都软了下来,就这样三个人开始慢慢向武登屹所期望的方向移动着。

贾参谋似乎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扭过身,皱着眉头又走了回来。“武登屹对吧?”也不等回答他开始背诵武登屹的个人简历,背完后像是作起思想工作:“看到了?你可以说这是诡计,但我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的。你和鸿飞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所以你的判断力和主见相对薄弱,当然这和你在小组中担当的位置有很大关系,毕竟是偏重技术口的嘛。给你个忠告,特种兵仅仅靠钢铁般的意志是远远不够的,试想导演部的人怎么会让你们达成这样的交易呢?”说完又想起了什么,对杨参谋嘱咐道:“哦,对了。我给得他是圆珠笔,橡胶垫子上应该有痕迹,把他整理出来交给咱们的破译人员。他没用专门的编码器,所以这密码应该不会很复杂。这东西对咱们太重要了,破译工作要进行到最后一刻,即使有一丝的机会我们也要争取。”

武登屹听到他这么说羞愧得简直无地自容,他真没想到这个假参谋居然心细如发、机关算尽到这种程度。眼看着杨参谋答应完,两个人就就要分手离开了。武登屹赶忙说:“等一等,你还没说你是谁呢?”

“哦,差点忘了,下次见面叫我小潭或者潭教员就行了。你应该听说过我,我就是那个被从陆院借调来的潭轩。”

武登屹真没想到眼前这个人就是潭轩,他就是叫这个家伙給耍了。有些黔驴技穷的他不无愤恨的说:“好潭轩,今天的事儿咱完不了,我早晚要到导演部告你们。”

他的话把潭轩逗乐了,“告我?呵呵,告我什么?对付特种兵就是要用些特别的方法,再说你自己不也违反了演戏规定了吗,咱们就算撤平了。况且我还提醒过你好几次,是你自己不听劝阻罢了。放心,这件事儿我一定会如实写到报告里的。”

潭轩的话传到武登屹耳朵里,一字一句都像是尖刀在削自己的面皮,在挖自己的心。此时此刻他真希望地上能有个缝,让自己钻进去,他实在是没脸见人了。他的这种近乎万念俱灰的心境让潭轩观察到了。潭轩流露出一丝不忍,他知道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战士意味着什么,尽管这也是他们应该经受的考验。也许是年龄的关系,对潭轩来说武登屹与其说是对手,还不如说更像是自己的学生。出于对他的关爱,潭轩忍不住对武登屹多加了一句:“如果你现在无法面对你的战友,我可以给你单独找个帐篷。”

武登屹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跟着押送他的人离开了。

潭轩叫来一名战士,“和看守的人说,多留意那个新来的,别叫他作出什么傻事儿来。”看着战士离开,潭轩才略微送了一口气。

“是良心发现?还是爱心泛滥?”看到他刚才有些紧张的样子,杨中队开玩笑道。

“哎,不管怎么说还只不过是个孩子,在第一道审讯关的时候,他的表现就已经很不错了。我都不能为自己教出的学生打这个保票说,人人都能过得了第一关。”潭轩没有回答更没有反击,而是若有所思地说。

杨中队没想到潭轩会这么想,一下子得胜的喜悦被冲淡了不少。潭轩的这份感慨,叫他心里也说不出别扭,本想安慰一下他的,可又一想,我这自己身上有虱子,还忙着帮别人挠痒痒?

武登屹回到自己的战友身边,但却没有一丝的喜悦。大家看他神情不对忙问长问短,他也一概不回答,一个人低着头蹲在角落里想心事。大家知道武登屹的个性也没想到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会出这么多事儿,所以都没再去打搅他,各自睡下了。

可武登屹哪睡得着啊?听着队友发出的轻鼾,武登屹羞愧极了,他甚至都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难道真的是自己泄露了一切?他闭上眼把从自己被带走到最后得知真相的过程在脑中又回想了一遍。真的,一切都是真的,想到此他的眼泪再也克制不住,一滴滴的流了下来。他害怕自己的哭声会惊醒队友,他们问起来自己该如何回答呢?他又该怎么面对他们呢?他想叫自己冷静下来,就算避免这样的质疑也是好啊,可是没用,一切都好像失控了,他的心里难受极了,眼泪比刚才流得更多了,哽咽声也渐渐大了。混沌的大脑此时只有一个意志: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也不知道是哪来的灵感,武登屹拼命把衣服胡乱往嘴里塞,根本不顾得上面沾着的泥沙。

但这细微的声响还是把别人吵醒了,“冬冬你这是干什么。”大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缓过神,忙把他口中的衣服扣了出来。“刚才发什么事儿了?难道说他们欺负你了?跟我说,我找他们去。”

大李温暖的话攻破了武登屹最后的心理防线,武登屹就觉得自己再也支撑不住了,哇的一声,心中的委屈、不平、怨恨像决了堤的洪水统统喷涌而出。

“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可把我们急死了。”刚才那动静都能把大李吵醒,他这一哭还能有人不知道?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追问下,武登屹第一句话就是:“我成叛徒了,我把所有秘密都说了。”这叫大家都吃惊不小,叛徒?这也太夸张了吧,大家想笑可看到武登屹的样子又强忍住了。大家费力的听着武登屹一边哭,一边原原本本的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

大家听完之后都挺惊讶的,真没想到这个潭轩会如此工于心计。愤怒之情溢于言表,一张嘴就把平生最得意的脏话都抖落出来,这下潭轩一家上上下下、在世不在世的好几代人都被他们关照了个遍。就在大伙儿骂得正带劲儿的时候,帐篷帘撩起,门口的哨兵走了进来:“大半夜不睡觉,瞎吵吵什么?我们潭教员已经够不错的了,他要是在加加火儿什么得不到,你们都是特种兵,不会不知道心理防线被击溃的后果吧。人家那是用智慧,才不会去沾着个便宜。”

他在此时说这话无疑暗合了布莱德利的一句名言:我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同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因此,其结果也就注定是单言难抵众口,最后只得灰溜溜的退出去。

不过叫他这么一打岔,大家也都没了兴致。,开始冷静的思考事情的经过。不得不承认,这一手潭轩玩得确实漂亮,不仅套走了通讯频率,还为密码破译提供了基础。想到此,真有心踹武登屹两脚,你怎么就这么傻呢,可看到他那个可怜的样子,有心安慰两句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这时候就听武登屹哭着说:“而且我怀疑那张地图也是假的,我成三国里的蒋干了。”

是啊,武登屹说的没错,大家很快就反映过来,这个人既然如此细致一定不会把真地图给东东看的。“那你发了什么情报出去了?”

“我说这里就他们的总部,因为地图上这里画了一个大大的蓝色圆圈。而且,而且……”他本想把自己当初的想法都说出来,但想到这根本就是个骗局,气得他再也说不下去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又涌了出来。

“奶奶个熊,还哭?哭又有个屁用!”说话那人伏下身子,压低了声音说:“咱们跑出去一个人回去报信,让林大赶紧更换密码和频率,还要警告这里是个陷阱。”

“这难道不违反演习规定?”一个成熟点的战友明显有顾虑。

“是他们先违反的,我们还在乎什么?”提议者立刻反驳道。

他的话很有鼓动性,包括武登屹在内有三个人支持这种方案。提出异议的那人也并不很坚定,既然都多数通过了,也就没再坚持,就在大家开始小声盘算着如何出逃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大家很机警的同时停下来,看着帐篷帘。

近来两个人,一胖一瘦,瘦者先,胖者后。当先者笑着对身后那人说:“没想到还真叫你猜对了,这几个家伙没一个睡着的。”说着走到帐篷中央,把灯打开,递给他们一个小本本。“我是导演部的参谋,这是我的军官证里面还有一封军区盖章的介绍信以证明我的身份。刚才发生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我会如实向导演部汇报这件事,所以这件事儿暂时就算过去了,最终的判决要由导演部决定。我这次来的目的是要告诉你们,你们现在已经在我这里登过记了,也就是说,从现在起我都要为你们任何行为负责,所以我要提醒诸位,在这期间不要给我惹麻烦,谁要再破坏演习规定就是跟我过不去;让我过不去,我也不会让他好过。听明白了吗?”参谋用极其锐利的眼睛扫过每一个人,似乎他们刚才的预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他之所以不捅破是不想过份让他们在对手面前丢第二次脸,毕竟作为B大队的战士被击毙就已经很不光彩了。

几个人看了一眼他拿出的材料,又相互对视一下,表示没问题,才把东西还回去。在听了他的话之后,大家都有点丧气,孙子云:兵者,诡道也。戏法提前被人看穿本就有点沮丧,再加上刚刚受了一肚子窝囊气现在又被导演部的人束缚住了手脚,这滋味可真难受得紧咧!

看到几个人都有点像霜打得茄子一样,导演部的参谋点点头,对身后的胖子说:“这回你放心了吧?”

胖子一脸横肉,露出奸商一般令人厌恶的笑容。“B大队可是尊大佛,我们这里庙小,您看是不是明天我就给您准备车子?”

导演部参谋很快就明白他的意思了,笑着指点着说:“你呀,真是比猴子还精,好,明天一早我们就走,这回放心了?”

“那太谢谢您了。走,到我那儿喝茶去。”胖子热情的拉着参谋离开了,帐篷帘又重新落了下来。就听胖子传来的声音:“你们就别在这儿站着了,没听到贾参谋说都由他负责吗?明天还有任务,赶紧睡觉去。”

“是。”哨兵很愉快地答应离开了。

此时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潭教员告诉你个好消息……”

还没等说完就被打断了,“没看到我正和贾参谋说话呢吗?没礼貌,有什么事儿不能回去说?”

“哈哈,你有事儿你们谈,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回去睡觉了,你的茶我回来再喝。”参谋非常知趣的离开了。

声音越来越远,也越来越不清楚,最后模模糊糊听得只言片语:“以后有什么事儿到屋里说,这人多嘴杂……真的?太好了!……”

没想到分管这里的参谋真的姓贾,更没想到的是刚才那人就是潭轩?怎么和武登屹表述得一点都不一样呢?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这个潭轩可真厉害,不仅事前预料到他们的打算,先一步出手,还把连导演部的参谋都利用上了,他们心有不甘,但又无计可施。就在几个人对视着难以入眠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声巨响……

3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