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血色谎言 第一章 落日 第十一章 突破2 下

gaoxiang61 收藏 14 26
导读:1937血色谎言 第一章 落日 第十一章 突破2 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6/


跟随李丹桂出击的唐帝国空军战机共计148架,在数量上就占有优势,加上占有了有利的高度,第一次俯冲攻击就给井本带来了恶梦。幼隼战机居高临下俯冲,30mm机炮喷吐着火舌,打得一架接一架的日机凌空爆炸,其中的飞行员连跳伞的机会都没有。

井本瞪着血红的眼睛,拼命地操纵着自己的飞机。凭借着良好的飞行技术和运气,他的战机躲过了唐军的第一次攻击,跃升到了4000米的高度。轰的一声,一架日机就在他的右前方被唐军机炮击中,冒着黑烟翻转着向下坠去。“八格,武田君。”井本认出了那是自己手下的中队长,武田上尉的座机,怒火霎时冲到了脑门。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战机,单机向着方才击落武田的那架唐军战机冲了过去,一个点射,将一串25mm机炮的炮弹打在了这架战机座舱上面,唐军的战机一头向下栽去。井本甚至看到了那名飞行员的头被自己打碎了,白花花的脑浆喷得整个驾驶舱都是。

李丹桂此时已经一口气击落了3架日机,他拉起了机头,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当即用自己的瞄准器所定了井本的战机。井本此时也发现了李丹桂的战机跟在了自己的后面,他急忙一压操纵杆,战机猛的向下俯冲,跟着他又拼命的将机头拉起,试图转到李丹桂战机的后方。李丹桂则驾驶着自己的战机,死死地咬住井本的战机不放。两架战机在天空中翻滚,纠缠在一起。

双方都是驾驶技术优异的特级飞行员,两架飞机足足纠缠了15分钟,此时天空中日军的战机已经基本看不到了。井本也查觉了这个情况,四周的空域都已经被敌机占领了,自己就是摆脱了背后这架战机的纠缠,也绝对冲不出敌机的层层重围。他一咬牙,驾着自己的战机对准了一架唐军的战机猛扑上去,用瞄准镜锁住了那架飞机的尾翼。就在他的手指要按下机炮的发射开关的时候,轰的一声巨响,座机猛地一颤,跟着便向地面栽去。李丹桂先于他开炮,将其击落了。

在下坠的时候,井本中佐的意识是清醒的,他可以跳伞,下面是日军的阵地,只要能安全落地,获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井本中佐却没有跳伞,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的电台竟然还可以使用,他冲着话筒大声喊道:“村田,你这头蠢猪,我的机群完了,你等着上军事法庭吧,哈哈哈……”轰,战机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摔得粉碎,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

李丹桂指挥自己的战机编组,开始返航。这次空战,史称清川江空战。日本帝国投入96架战机,唐帝国投入了148架战机,空战结果是日本帝国的村田联队覆灭,96架战机全部被击落。唐帝国损失战机32架,多数是被井本留在高空的山口中队的飞机击落的,这一点李丹桂也没有料到。双方战机战损比例为3比1,更加要命的是,村田联队被歼之后,整个的高丽上空,竟然没有一架可以升空作战的日军飞机了。

李丹桂返航降落之后,在机场受到了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参谋长郭汝瑰为首的军政要员的隆重欢迎。郭汝瑰亲自捧着酒杯,上前为李丹桂敬酒。李丹桂接过了酒杯,将酒杯高高的举起,大声道:“兄弟们,我们取得了作战的胜利,夺取了高丽半岛上空的制空权,但是我们也有近百名兄弟永远地回不来了,现在我们庆祝胜利,这第一杯酒就先祭奠我们这些为国捐躯的兄弟们吧。”说着,他的手腕一抖,将杯中酒撒向了长空。

村田大佐接到了井本最后的信息,呆呆地跌坐在地上。他就是再糊涂也明白听筒中最后传出的声音代表着什么。唐帝国的空军有这么厉害,整整一个联队的战机出动,竟然连一架都没有飞回来?他不死心,直到下午2点,西方的天边仍然没有出现自己的战机的影子。村田知道,即使有战机逃脱了唐帝国空军的纠缠,此时油料也已经耗尽了,没有任何指望了。

他颓然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副官走了进来:“报告,大佐先生,本庄司令官急电。”

村田看了副官手中的电报一眼,他知道电文的内容是什么,当下有气无力地道:“放在桌上,你们下去吧。”副官看了看他无神的双眼,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立正敬了一个军礼,离开了房间。房门在身后关闭了,跟着屋中传出了一声清脆的枪声。

清川江空战的结果第一时间就惊动了身在汉城的本庄繁,得知自己手中最后的空中力量在一次空战当中消耗殆尽,本庄繁气得昏死过去。在被副官和参谋救醒之后,他立刻向釜山的村田发出了措辞严厉的电文,要求他对这次空战的结果做出相应的解释,但是一直没有回音。本庄繁有连续三次发出了电报,下午两点之后,釜山方面传来了消息,村田联队长饮弹自杀了。

本庄繁得知村田已死,心中的怒气小了一点,当下继续调整部署,毕竟只靠飞机,唐帝国占领不了高丽,最后的较量还是得回到地面上。

就在井本率领的村田联队在清川江上空覆灭的时候,程佩瑶指挥着第十装甲骑兵团向义府发动了总攻。两个炮兵营的72门88mm火炮向着义府小城不间断的轰击,在炮火的掩护下,三个重型坦克营从东、南、两面向着义府城进行突击。

朴永树躲在自己师部的地下室里,垂头丧气,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所属的第28师已经被整个的打散了,义府外围的所有部队都联系不上了,目前自己能够指挥的部队,只剩下了师部教导团等直属部队,守卫在义府城内。义府外围,原本最为安全的东面现在却成了唐军的主攻方向,在鹤岗的皇军第21旅团竟然不到3小时就被唐军全歼了,面对着这样的对手,自己的这点部队如何守得住啊!

虽然明知道守不住,但是朴永树依然没有考虑投降。自己的家人都在汉城,等于是在日本人手里的人质。再说,自己这些年来一直追随着日本人,屠杀了无数朝鲜的仁人志士,双手之上染满了鲜血,自己就是投降,同样也免不了一死,还不如在这里与唐军拼了,保全自己的家人。

义府小城不大,修筑有永久性的工事,整个小城就如同一座战争堡垒。在小城的西面的正面防御阵地上,甚至安排了4门233mm的轨道炮来封锁道路,对唐军的威胁是现实的。但是程佩瑶的第十装甲骑兵团的主攻方向却是东面,也就是说传统意义上的背后。按道理说那是最不需要防守的方向,现在却变得十分的脆弱了。轨道炮是固定在铁轨上面使用的,想要调转方向根本不可能,阵地上其他的炮火就只有50mm反坦克炮对唐军的装甲部队有一点威胁了,但是在唐军血狮坦克的攻击之下很快的就败下阵来。第一坦克营在义府东面的第一次突击就楔入了义府守军的阵地,而自己才损失了三辆坦克。

随后,唐军的进攻停了下来,天空中再次出现了成群的飞机,而这一次出动的全部是轰炸机。成吨成吨的炸弹落在了义府守军的头顶上,四门轨道炮全部被炸毁在了炮位上面。小城的地面剧烈的摇晃着,到处都是飞溅的瓦砾。

轰炸一停,唐军的坦克又隆隆地冲了上来,侥幸躲过了方才的轰炸,此时仍然晕头转向的高丽士兵,枪都拿不稳了,还谈什么抵抗。唐军两路冲入城中,并在十字街会师,义府城的防御土崩瓦解,守军高丽第28师教导团等部队2000余人大部被歼,少数作了俘虏,师长朴永树自杀。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