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十六章 血色东京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炸得好!哈哈!”

电视上,不论那个台,都在报导,日本金刚级驱逐舰173被炸后的相关新闻。每看一次,松岛总要兴奋的大叫炸得好。

奇怪的是,他用的是中文?

这得从他的身份说起。

松岛原本是中国人,二十多年前移民日本,在东京海关谋份差事,现已是一名股长,手下掌管着一百多号人。由于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偏见,华人要想在日本政府机关做到他这样的地步,几乎不可能。他的发迹还得益于他的另一个身份——海鲨组织日本堂堂主。

海鲨帮走私起家,经过多年发展俨然成为一个跨国走私集团。只要是世界上存在有的东西,只要肯花价钱,没有海鲨帮找不来的。为了方便走私,海鲨帮在世界各主要港口都有专门的负责人,海鲨帮所有出入日本水货都得经他之手。随着海鲨帮的生意越做越大,松岛所获取的利润也是惊人的,每年光电器一项,其个人所得就超过了三千万。依靠走私得来的钱,贿赂上司,为他晋升辅平了道路。

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在号称全球最高效最廉洁的日本海关中捣鬼,松岛何以二十年不倒?他将这原因归结于关帝爷的保佑,其在东京有多处住所,不论哪处住所,正堂当中总有关帝的神龛。每天三柱香,从不间断,如果自己不在,就叫佣人代上香。有一次,他发现,一处住所的香,佣人忘了上,结果被他暴打一顿,最后又装上麻袋扔进了海里。

松岛为了表明自己和日本人是一条心,白天上班时,处处表现得像个日本人。既使当天,日舰被海盗炸毁,他都强忍着没叫好,憋出一脸的热汉,陪着日本人一起“落泪”。再后来,当他看到,炸毁日舰的海盗船名为海鲨号时,松岛再也忍不住了,哈哈的狂笑起来。由于他一贯的表现,没人认为他是在幸灾乐祸,直当他气极而笑,盛赞他对日照大婶对天皇的忠诚。

白天在办公室里压抑得久了,就需要找个地方发泄,所以他一回到家中,便大笑起来,炸得好,哈哈……

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美慧子,见状惊呼:

“前辈!前辈?前辈……”

美慧子是东大学生,在松岛下面的检验课实习。按日本习惯,下属必须尽可能的处理好与前辈的关系,特别是这个前辈还是自己的上级,并且直接决定着自己的去留问题的关键性人物。为了处理好与上级的关系,下级必须做一切事。青春亮丽的美慧子不断在松岛面前晃动寻找机会,松岛在日本生活了二十多年,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一定是想与自己这位上级“外交”来了,好在毕业前找到一个接收单位。

东大作为世界名校,它的学生很受欢迎,尤其是在日本,东大的毕业生是各公司抢着要的,按理不愁找不到工作单位。但女生例外!日本的习俗,女人结婚之后,一般不工作,不管她的才华有多高,都不工作。这就意味着,女职员,随时都有可能因婚姻问题而辞职。用人单位必须另寻人才。为了避免麻烦,很多公司都限制召收女职员。哪怕是东大毕业的女生,也会面临就业难题。

原本,松岛想将美慧子再冷处理几天,再多给她一点脸色看,这样美慧子的“服务”将更加的尽心尽力,对自己会更加的感恩戴德。可是,今天她穿的那一身绣满樱花图案的和服太美了,松岛把握不住,只得缴钥匙“投降”,叫美慧子先行一步等自己。

注意到了美慧子如樱花般的脸,浑身散发出的青春活力,松岛狼心大动,口水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美慧子暗想,搞掂、前程无忧!从今天起,再也不会天天受上司的骂了……

不知不觉,美慧子露出得意的微笑。

微笑?

还带得意?

“八嘎!”

松岛人老成精,哪能看不明白美慧子的心思?甩手就是一个耳光,“啪——”,五个清晰的掌印出现在她粉嫩的脸上。

“前辈、前辈”美慧子急忙跪下,“美慧子知错了……”

“错在哪里?”

“对前辈服侍不周、用心不诚……”

“哟西!”

松岛满意的坐在沙发上,全身放松、躺下,两眼微闭,不再言语。

美慧子双手轻握于身前,躬身、低头、小步挪到松岛的沙发边上,轻声问道:“前辈,您需要美慧子做些什么?”

“还用问吗?你父亲没教过你怎么侍候男人吗?”

“嗨!”

在日本,男人回家,女人必须做好三件事,第一侍候好男人的胃,第二侍候好男人的身体,第三侍候好男人的心。松岛这样一说,美慧子明白了,照程序走就是。掂着小脚,熟练轻快,又不弄出一点声响,一桌精致的寿司很快就摆在松岛的面前。

“前辈请慢用。”

“嗯!”

松岛抓了一块寿司塞进嘴中,大口的吃了起来。原本吃不惯寿司,不过,在日本呆久了,不习惯也习惯了。美慧子绕到松岛的背后,轻轻的揉着他的肩膀,帮助他下食。

吃完寿司,松岛躺在美慧子为他准备的塌塌米上。这就意味着程序进入第二步,美慧子开始给他进行全身按摩。日式按摩是美慧子的家传精华,又是日本国粹,把松岛爽得骨头都要散了。

按摩完就是侍汤(陪浴),侍汤完毕之后便进入正题,正题之后还有更精彩的节目……“菜”一道道的上,松岛一道道的品尝,细细体会美慧子的“日本料理”与别的女下属的不同之处。

有人说,“日本料理”是细致活,这话说得不错,必须慢慢品尝,才能尝到那味。

不过,今晚,松岛的好兴致被打搅了,似乎上天也在嫉妒他的神仙生活。他的手机响了。

此刻美慧子的丰胸正与松岛的后背亲密摩擦:柔、暖、弹性十足,又带着点痒的感觉,让松岛飘飘欲仙,不断的发出快活的呻吟,既使电话来了,也不愿叫她暂停。

“喂?”

“鱼跃龙门之后变成了什么?”

“鲨鱼!海水会干吗?”

“会干!”

“干了之后还剩什么?”

“海沙!”

“大哥!”

“好兄弟!嘿嘿!”

“大哥,有什么事吗?”

“明天大鲨鱼进港!”

“真的?”松岛狂喜不已,大鲨鱼就是海鲨号的黑话。正是这艘快艇,炸毁了日舰。名动天下。

松岛和海鲨号打过多次交道,知道这船的特点,是走私船中的极品,天生的逃逸专家。如果是一般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用这船打掉日舰的,除非上面有非常之人,而这非常之人是谁呢?松岛搜遍自己每一处记忆,也想不出是谁。越是不知是谁,越是神秘,松岛的好奇心就越大。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海鲨号上去,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天大的本事?

早有听闻,帮里接了笔大生意,有大主顾要购买“工业母机”。三菱公司最新制造的“工业母机”的消息,正是松岛送回国内的。海鲨号的出动,原本是为了此事。但在路上又怎么会去攻击日舰呢?分析来龙去脉,松岛猜测海鲨号上的“高人”一定是“主顾”派来的。但这个“主顾”是谁呢?

照常理,作下大案之后,要消声隐匿很长一段时间,等风声过后再出来。身处东京的松岛短时间内,是见不到了,但老大一个电话,让他明天就可以见到,怎能不喜出望外?

“哈哈……”松岛又是一长串的大笑。

“前辈,您为什么笑?大鲨鱼是什么东西,是船吗?”美慧子好奇的问道,脸上的掌印仍在。

“别多问!”

松岛翻转过身,阴狠的扫了一眼美慧子,只见她肌肤如缎,吐气如兰,忙了那么久,身上香汉渗出,更添几分妩媚。

“你懂中文?”

“我的第二外语学的是中文,说得不好,请多关照!”

松岛暗道:“可惜一朵樱花了!”

随后,翻身上马,挺枪直刺。有要事在身,顾不得细细品味,狂抽一阵,将美慧子送上了欲望的高峰。

啊——

欢快之极的娇唱,震得门窗簌簌发抖。

“我去趟洗手间!”

美慧子想起身服侍,但身体哪还动得了?只得娇弱无力的躺着,两眼微闭,回味着刚才的余味。前辈就是前辈啊,雄壮有力,比起师弟小泉纯一郎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美慧子曾经在网络上看个一篇文章,《中日男人大比拼》其中有一句,日本男人有着中国男人绝对无法比拟的赚钱能力,然而上帝是公平的,中国男人也有一样,日本男人绝对无法比拟的能力——性能力。从前美慧子还不信,今天,在事实面前,不得不信。因为她知道前辈是华人。二十多年前,移民过来的。

正满脑子胡思乱想着,美慧子忽然感到有一俱男人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一定是前辈回来了,随后,又是持续数分钟的暴风雨。

啊——

又是一声充满诱惑力的娇呼震动了门窗。

上一个高潮还没散去,第二个高潮又起。一浪盖过一浪的快感,让美慧子浑身颤抖起来。

啊——

这是一声惨叫!

一把雪白的匕首刺进了美慧子雪白的胸部,她首先感到的是冰冷,然后是巨痛,巨痛过后什么感觉都没有。杏眼不可思议的圆睁,仿佛在问,为什么?

“对不起,谁叫你太聪明!”

松岛歉意的说道。如果有秘密被身边的女人听到了,松岛会毫不犹豫的做掉,在做掉之前,他总是极尽温柔,在女人欲仙欲死之时,让她死去。将女人痛苦减到最低。松岛相信这样做,女人死后魂魄不会缠着自己。

美慧子瞳孔开始扩散,脸上掌印越发的清晰。

松岛笑道:“如果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再次来我这吗?”

美慧子眼皮闭上,眼角有液体流出。

“嘿嘿,你这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

美慧子头偏到一边,身体渐渐冷去。

“可惜了,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松岛连连摇头叹惜。美慧子身上有松岛的印痕,不能留全尸,只能肢解了,扔到大海里去喂鱼。照日本的习俗,死后无全尸,见不了天照大婶,只能永远的呆在地狱。

可怜一个大美人,青春正盛,花开正艳,就凋零了。

如果要怪,只能怪她生在日本。如果不是日本,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女人,都不会那么轻易的拿身体换上司的欢心,也就不会听了不该听的秘密,遭飞来横祸。

处理一俱尸体,特别是自己家里的尸体,对于别人来讲,绝非易事,但作为海鲨帮东京堂来说,却很容易,一个电话,一辆面包车,二名帮众,几只垃圾袋,万事OK。

细心的清理完屋内的血迹,已到了旭日东升之时,东京从梦中醒来,汽车的轰鸣声是她的啊欠,弯曲的海浪线是她的懒腰,红通通的日头是她的媚脸,将整个东京都笼罩在她的血色之中……真美啊。只可惜这么美的地方,没有掌握在她该掌握的人手中。

今天的这个美好的东京早晨,注定是血色的。

繁忙的东京湾,巨轮如梭,一艘快艇飞快的犁过红色的海面,翻起血海波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