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9/


一开始,谁也没有意识到裕人倭皇已经中了铊剧毒。

当晚,李向阳回来后,秘密向刘云汇报:“哥,小鸟(暗杀裕人倭皇的刺客)已经得手,并安全回巢。”

“好!其他的人呢?”

"其他的卧虎也已经就地潜伏."

"小鸟是怎么回来的?"刘云不放心,还是追问道.

“他到安全岛后,换上我们的军服,再到指定地点与掩护小队汇合,一起到横滨的一家博物馆转了一圈,现在回到了军营。我问过了,小鸟的R本衣服已经烧了,灰烬也掩埋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好."刘云松了口气.又命令道"一切按计划行事。”


第二天,麦克阿色听说裕人生病了,就打电话给R本首相币原喜重狼:“听说天皇生病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陛下从横滨回来后,就感到恶心,呕吐,时时有腹部绞痛的感觉,而且还厌食。已经请御医诊断过了,怀疑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导致的。”“请转告裕人天皇,就说我十分关心他的身体,并希望他能最快的好起来。要知道,昨天天皇的表现十分令我满意,而且各国的代表都看的很清楚,R本人民很爱戴他们的天皇,所以希望他尽快好起来,再接着去R本的其他地区巡幸,明白吗?”

“是,我一定会将总司令的话转告给陛下的,请放心吧。”币原喜重狼恭恭敬敬的回答.

"现在S联等四个国家已经提出了抗议,其他国家还在观望当中,正是关键时刻,半点马虎不得."麦克阿色再三叮嘱.


这样风平浪静的过了两天。裕人倭皇的病情突然恶化。御医们发现:他的肾脏和骨髓受损,不断呕吐,头发也已掉光,还出现心慌、憋气、头晕、视物模糊、视物旋转等症状,御医们会诊后怀疑天皇是中了巨毒,但是无法确定是什么毒.这个消息币原喜重狼紧急报告了麦克阿色。

麦克阿色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下令:“封锁关于天皇中毒的一切消息。”并找来国际间谍局局长塞利留斯少将,让他暗中调查此事。


(国内已经有好几起铊中毒的案例了,给大家讲一下相关的知识:

【中毒原因】铊的毒性高于铅和汞。铊化合物广泛应用于工业生产中。另外在生产鞭炮(花炮)的原料中往往也含有高量的铊,其副产品氯化钠(非食用盐)中同样被污染,当人体食用了这种非食用盐(常有不法分子将此种盐贩卖)后,而引起中毒。相关研究机构和一些大学实验室有高纯度的铊,更加危险.

【中毒表现】轻者恶心、呕吐、腹部绞痛、腹泻等,严重者有肠道出血,继而出现四肢感觉过敏、针刺感,下肢无力,脚跟疼痛,甚至瘫痪。中枢神经受损时,可出现神志不清、谵语、抽搐、休克等,中毒者多因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

【预防措施】生产鞭炮的副产品氯化钠(非食用盐)往往带有红色,注意不买,不食带有红色的盐,在实验室内要注意安全事项.

【特效药】普鲁士蓝. 一种工业染料,很便宜,只要50元人民币左右 )


裕人倭皇的病情不断恶化:5天后出现多发性颅神经和周围神经损害,又过了两天,出现感觉障碍及上行性肌麻痹,又过了几天裕人转入嗜睡状态,并出现中枢性呼吸障碍。2月7日,裕人被转入ICU(重症病房),靠呼吸机维持生命。2月8日,裕人陷入了长达5个多月的深度昏迷.而日本的御医们和美国的专家们还毫无头绪,束手无策.


国内,经过原M国参谋长马歇尔将军的调解和艰苦的谈判,国民党和G产党终于达成了停战协议,国内各个党派随后在重庆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乐观的人们认为在M国的帮助下,建立多党联合政府在望,国内和平的呼声又高涨起来。


停战协议一达成,刘云就趁这个机会去见麦克阿色,希望他派飞机运送一批国宝回中国。麦克阿色正烦着呢,见这么个小小要求,不疑有它,就同意了。

别的国家都有自己的飞机军舰在R本,但是中国的飞机军舰都在国内忙着运兵打内战,刘云在R本就几辆小汽车卡车,这都还是商Zhen从国内带来的.所以刘云要飞机军舰用都去向麦克阿色要,本来这种小事也不用找最高总司令,但是刘云也正是在这种小事情上显示对麦克阿色的尊敬和巴结.

第二天,曹振,李向阳和一小队人马(小鸟也在其中),押运一批珍贵的国宝乘做M国的飞机回国。


重庆云岫楼官邸办公室,蒋丘石由机要秘书陈布雷陪同,接见了曹振和李向阳.曹振和李向阳两人可是经过了严格的安全检查,旁边还有两个侍卫跟着.李向阳可以感觉到:这两个其貌不扬的侍卫可不是善茬.


李向阳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是在R本找回的最珍贵的国宝之一一个玉如意,和一封刘云写给蒋丘石的密信。曹振将信递交了陈布雷.陈布雷再转交给了蒋丘石.

蒋丘石看信的时候,李向阳按照刘云的吩咐,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个中国名义上的最高元首,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委员长蒋丘石.


蒋丘石身高一米七五的样子,年纪有五十几岁,胡子刮的很干净,相貌也不怎么出奇,最显眼的就是一个光头.

蒋丘石看完了信,信的内容是刘云发誓要效忠国家云云(刘云这封信是曹振帮忙写的,刘云修改后又秘密发给中G中央,经周副主席过目同意后,再带回国的.在这方面,刘云的胆子可不大啊.)。又看了看礼单,温言说道:“好,刘云将军还是爱国的,你回去转告刘云,就说让他专心在R本协助商Zhen团长搞好东京审判,审判好了也是大功一件,国家定不会亏待他的."说的是浙江味的官话.蒋丘石见这个刘云识时务,见国共和谈结束就跑来输诚,心里也是高兴,有了这封信,那好处就多了.


本来刘云在挑选国宝时,看到了从R本京都一个私人博物馆搜出来的春秋时期的编钟,很想把这个送给蒋光头的,但是他也知道这只是个玩笑,还是换了个文物学家们一致认定的青铜方樽和玉如意。

曹振李向阳见蒋丘石的任务就是送信和送些国宝,听了蒋丘石说了几句勉励的话,也收下了国宝,就告辞出来了.


刘云并没有将所有的国宝都给中央政府,而是专门挑了些让曹振给国防部的各个手握实权的大员们送礼。要知道在这些人眼里,刘云可算是抓了个肥差,以战胜国的名义驻军R本,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刘云肯定捞了不少好处,所以刘云让曹振给国内上下打点,免得那些高官们没事找中国驻R军的茬.


(刘云并不怕这些国宝会流失,将来解放了,再全部收出来,刘云那里有目录记载.)

毕竟曹振以前在傅做义那里,就是专门负责联络各方事务的,对这些事情做起来是轻车熟路.用不了十天半月就全部搞定.曹振也不回R本,直接回去北平傅做义那里,李向阳则回R本交差.

当然刘云的这些活动全部被中统的人报告给了蒋丘石.但是他们不知道小鸟留在了国内,又换了个兄弟回到R本.


东京,这天很奇怪,刘云也被邀请参加联席会议.

开会前,麦克阿色先念了一首诗歌“战后R本苦思索,最难办是寡妇多。寡妇思君又想汉,泪湿枕头没干过,感谢最高总司令,带来这多外国兵。共枕相爱一世恩,得为寡妇分忧心。”

念完后,麦克阿色又说道:"这首诗歌是普通R本小学生们唱的。尤其是‘得为寡妇分忧心’一句,向我们敲起警钟。我责成国际间谍局负责进行调查。下面,请国际间谍局局长塞利留斯先生报告他们的侦察情况。”

顿时,除了刘云和没有直属军队的索普以外,其他军事代表团团长都变得紧张起来。

年约四十的塞利留斯,有着一对与职业相关、电光火石般的眼睛。他起身说:

“遵照麦克阿色最高总司令的叮嘱,我率领一批特工人员,化装在东京各条小巷弄里进行十八天侦察和调查。结果,发现除中国军事代表团以外的九国军事代表团和驻R本的美军,都有官兵与R本寡妇有性行为。其中H兰团最少,为八人;M军最多,为四十五人,总共为三百二十四人。这些官兵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只被寡妇缠住,被迫下水一次,有四人每间两天或三天,就与固定的寡妇鬼混一次,经请示最高总司令部批准,我们将四名寡妇拘留审查。审查的重点,是被她们拉下水的官兵为她们分了哪些忧心。”


听到这里,商Zhen暗暗松了口气:刘云的部队虽然军纪不怎么好,动不动就拆人房子,抢人金银珠宝,但是在管理下身这方面还是很严格的.


塞利留斯接着介绍说,"M军少校基德尔被寡妇静子拉下水之后,从静子的姐姐菊子手中接过两根金条和一条二十克的金项链,买通巢鸭监狱第十五号狱室监护员、M国宪兵沃尔特,让菊子的丈夫,原R军第四十九师团长竹元三郎于一天深夜回家四个小时,将一批犯罪证据烧毁。Y国少校奥利弗、F国上尉查尔斯分别与寡妇秋子、映子多次发生性行为之后,先后用金钱买通沃尔特和第二十号狱室监护、M国宪兵埃德温,让在押的原R军第八十四旅团长中尾小禄、原R军第九旅团长的野先三郎于深夜回家一次,同样都烧毁了一批罪证。"


塞利留斯本来是在暗中调查裕人倭皇中毒事件,很快就确定是有人在横滨假借给天皇送茶的名义下毒暗杀,但是由于横滨当地的R本警察早已解散了,单靠美国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查清暗杀者的身份背景,只知道送茶的是个R本人.只得回来告诉麦克阿色,麦克阿色怀疑有外国势力在幕后操纵,就再令塞利留斯监视调查各国代表团的驻军防地和半月楼.结果塞利留斯凶手没有抓到,奸夫淫妇倒抓了不少.


塞利留斯说到这里,麦克阿色说:“请诸位记住竹元三郎、中尾小禄、的野先三郎这三个名字,这三个人不管由哪国引渡审判,都必须罪加一等!”

塞利留斯又接着说:“F律宾中尉保罗廷成了寡妇美佳子的情人之后,美佳子给他五根金条,要他送给巢鸭监狱典狱长阿尼斯,让她在押的父亲、原R军第十五军司令官片村四八深夜逃跑,但被阿尼斯拒绝了。”

总参谋长萨塞兰插言:“事情发生之后两个小时,阿尼斯将情况报告给我。我马上报告给最高总司令。这是五天前的事。”


“军法难容!”麦克阿瑟疾言厉色,“基德尔、沃尔特和埃德温三人已被逮捕,我已批准处以极刑,将于今天下午押到静子家门口处决!这里说明一句,四个寡妇认罪态度较好,已于昨天下午释放回家。”

他用愤怒的眼光环视一周:“奥利弗、查尔斯和保罗廷怎么处理,请巴特斯克、勒克莱、阿基诺三位将军酌定。”


Y国代表团团长巴特斯克脸一阵发烧,心里痛骂手下糊涂害自己丢脸,他表态说:“散会后,我们就逮捕奥利弗,同样将他押到秋子家门口处决!我们一定从中吸取教训,向中国军事代表团学习,严肃军纪,保证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F国的勒克菜和F律宾的阿基诺也作了同样的表示。


本来,各国的将军刚开始对中国的刘云上将还是很感兴趣的,可是刘云来R本后,对最高总司令麦克阿色溜须拍马,对其他国家的将军爱理不理,将军们早就对刘云很鄙视了,想不到这次刘云的部下倒是给他长了回脸。心里也是不服气的。

散会后,商Zhen刘云见各国将军的脸色都不愉,也不好说什么,就散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裕人天皇中毒昏迷的消息很快也被S联的迪利比扬格知道了.裕人天皇只巡视了一天,就收场了,他还以为是各国抗议的结果,谁知情报局送来的消息却是天皇重病.迪利比扬格马上行动起来,告知了各国代表团.各国代表团都通知了国内,开始盘算R本的局势来.


刘云暗地里和商Zhen也讨论过:R本在裕人天皇"万一死掉"后的局势,刘云专门分析了麦克阿色的可能做法。然后由商Zhen出面和S联的迪利比扬格“探讨”。迪利比扬格再和其他国家的代表“探讨”,交换意见,统一立场。

刘云防的就是麦克阿色可能会再找一个R本人做天皇,延续天皇制,这样M国人就可以控制R本。毕竟独裁的政府比民主的政府要好控制的多.


中国,S联,A大利亚,X西兰,F律宾是想要定裕人的罪,要裕人的命,起初大家还以为裕人生病又是一个阴谋,后来经多方面的消息证实:确实裕人被人下了毒,于是立场改变了:"这次听说是R本人刺杀天皇,这也说明天皇不得人心.我们可以不追究裕人天皇的战争罪行,但是R本的天皇制度一定要废除,R本军国主义生存的土壤一定要铲除."


Y国的代表团团长巴特斯克的观点很具有代表性:“我们Y国支持君主立宪制度,但是这个君主也不能是个白痴啊,被人利用就不好了。再说了,现在R本皇室除了裕人,就没有人了,裕人要是死了,R本要是随便找个人来做天皇,我们Y国坚决不同意!”F国,J拿大,Y度和H兰等国持同样的观点:R本皇室也是自做孽不可活,干脆将天皇制废除算了.


见形势越来越超出了以前的计划,麦克阿色赶紧向杜鲁门总统汇报,也一致认为:再立一个新天皇的风险太大,名不正言不顺.如果裕人挂了,天皇制度只能作罢。要控制R本只能退而求其次了.现在只能尽全力救活裕人天皇,同时追查出凶手,揪出幕后指使者.



首先,一种谣言在R本民间传播开来。

"天皇陛下遇刺重伤了。”

很快这个消息得到了皇宫里的R本侍卫和御医的证实。一般谣言的开头部分都是真实的.天皇病危的消息一传出,顿时R本开始躁动不安起来。普通的R本人只是悲伤,给天皇祈祷,希望天皇早日康复.而那些极右势力却在暗中活动起来.

可是"谁是凶手呢?"

"谁是凶手呢?"普通的R本人都在问.

于是关于谁是凶手的谣言开始漫天飞舞.和古今中外历史上大多数暴乱一样,R本的暴乱也是开始于谣言。

“肯定是R本G产党那帮狗杂种干的!”在知道行刺的人是R本人后,一些R本人这样认为.M国人也是这样想的.

“鬼话,R本G产党还没有这个实力,我想一定是M国人干的!”M国在R本丢了两颗原子弹,长期的大轰炸杀死了多少R本人?整个大东亚战事,要不是M国人,R本根本不会战败.M国人还要大R本的女人做慰安妇,在R本做了多少坏事?所以有很多R本人十分仇视M国人.

“我说不是M国人,是S联人干的.”极度反G的R本人这样认为,"R本G产党都是些S联G产党的傀儡."

“说不定,又是朝鲜人干的。”也有一些R本人怀疑是朝鲜人干的,毕竟朝鲜人也干了不少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国内的南京就是朝鲜人杀死了几乎全部皇室成员.

“杀死一切侵略者!”最后搞不清楚真凶的R本人,疯狂了,红着眼睛,拿着武士刀,叫嚣着."杀,杀,杀!"

由于极右势力的看法不统一,所以攻击的目标也不统一。所有驻R盟军包括在R本的朝鲜人都遭到了攻击。

R本陷入了暴乱中.史称"二月暴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