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一部 走进社会 第八章 陷身囹圄(三)

绿城一剑 收藏 9 1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八章 陷身囹圄(三)


“是吗,会下棋也能挣得到钱吗?” 毕自强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

“那当然啦,”韦富贵身子向后挪动着,肩膀靠在墙壁上,伸直双腿,使他在床上的姿势更舒服一些,说道:“在大街上摆棋摊子,拉过路人下赌棋,我保你能挣到钱。”

“说到棋艺,那可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呀,”毕自强当然有自知之明了,他耸耸双肩,自嘲地说道:“‘半仙’,你也别蒙我玩啦。我这下棋水平,到大街上去摆棋摊?这不是扯蛋吗,你不会是想我到时候把裤衩都输给人家吧。”

“嘿嘿,你说的不错。”韦富贵不以为然,笑嘻嘻地说道:“象棋很多会下,而且街上那些自认为是高手的人也很多呀。正是因为这样,你才有从他们身上挣钱的机会呀。”

“‘半仙’,这我就听不太懂了。”毕自强让他说得有点转不过弯来了。他百思不得其解,问道:“你告诉我,那我凭什么能挣到别人的钱?”

“教你一手?”韦富贵非常狡诈地一笑,从容地说道:“告诉你吧,我可以教你一些象棋的残局谱。就凭这,不论走到那里,你都能‘江湖’救急,挣到吃饭钱。”

“你就吹吧。”毕自强哈哈一笑。他转念一想,半信半疑地问道:“真的有这个可能吗?”

“只要你有记住了残棋的本事,那肯定就没问题。残棋一摆,跟谁下棋都能保你只赢不输,最差劲也能下成平局。”

“在大街上摆残棋挣钱?呵,这我以前是听别人说过,”可这也有让毕自强迷惑不解的问题呀。于是,他问道:“可是,我不太明白的是,如果别人明知道是要输棋或者赢不了你的,谁这么笨呀,怎么还可能上你的圈套,一定会把钱输给你呢?”

“这就是功夫要在棋外了。”韦富贵每当说到事情的关键处,他的神色总是显得那么眉飞色舞。他停顿了一下,说道:“首先,摆出的残局,看上去当然是有机会让对方赢的啦。让对方觉得他能赢,这是肯定要的。另外,你要知道,任何圈套都是要利用他人本身具有的弱点,才能得已使其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

“我还是听得不太明白,”毕自强脸上露出一副将信将疑的神色,问道:“会有人这么容易上当吗?”

“这样说吧,对方如果认为他能赢,这是他的第一个弱点。他认为你的钱也是钱,这是他的第二个弱点。如此情况下,才会有来‘赌一把’的可能性。为了加大让对方下注的可能性,还要抓住他心理上的第三个弱点:就是他一定经受不起旁人的游说和鼓动。比如,你要是有同伙事先说好,让你的同伙在一旁鼓励或嘲笑他,最后还坚持跟他站在一边一起下注,这就会促使他下决心把钱送给你啦。”

韦富贵几乎是一口气地把他如何行事的方法讲了出来。

“哦,我好像有点明白了。”毕自强脑子飞转,一边思考着假设中的整个过程,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么说,还得事先准备好,要找人先设计好一个托盘,才能把他装进套子里面哟。”

“对了。能否诱惑别人你下赌棋,是要看你设圈套的本领的。不过,下棋有下棋的规则,赌棋自有赌棋的说法。一般来说,愿赌的人都会认帐给钱的,这倒不必担心他耍赖的。”

“你的意思是说教我下残棋,”毕自强这下有点兴趣来了。他坐直起来,问道:“而且,你还能保证我能赢?”

“那当然。我以前读过几本象棋残局的古谱书,”韦富贵随手将身旁的象棋盘拉过来,靠记忆将棋子一一摆上,说道:“你来看看这局棋。这局棋是古代象棋残棋中四大名局之首,素有‘残棋之王’的称谓,因为红、黑双方各有七子,故以‘七星聚会’为名。”

毕自强低下头来,仔细地瞅着双方棋子摆出来的位置。乍一看红方几步便可取胜。他拿起红棋子下起来,移动了一步后,示意韦富贵接招。两人又你一步我一招地比拼起来。没想到的是,韦富贵很快竟将他凶悍的攻势化解于盘面之上。——咦?毕自强这时兴趣更大了,与韦富贵你来我往的反复拆解此局。不停地复盘,毕自强这才知道变化下去复杂错综,其着法细致绵密,胜负常常系于一招之中,谁稍为一步不慎,则势必先败北。

在以后的整整一个星期里,毕自强干活、吃饭、睡觉都跟往常一样,可他的脑子里却总是“七星聚会”这一象棋残局招数的无穷变化。他本来就是个善于动脑筋琢磨事的人,每每思考到新的走法,便找韦富贵摆上棋子来印证对错。不过,虽然绞尽脑汁,他却始终没法子赢下这局棋来。

“天下竟还有如此精妙的棋局构想,”毕自强与韦富贵拆解完这棋局的许多变化后,终才罢手。他不禁叹道:“鬼斧神工呀。我从小就会下象棋,自认为下得还不错了,如今没想到却成了井底之蛙,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呀。”

“呵,知道这局棋给我的感觉是什么吗?”韦富贵听了这话,却不以为然地一笑,说道:“一局棋的设计,如此滴水不漏,竟能让红棋看着赢面如此之大而着实赢不了,可见前人的谋略和智慧之高。说真的,认识和了解古人这种做棋局的思路方法,才是真正值得学习的地方。”

“哦?你的意思是说,”毕自强闻言后为之一震。他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韦富贵的笑脸,停了一会儿,一字一句地说道:“不论做什么事情,首先要精心地设想,不仅要考虑方方面面,想的要周全,而且还要能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嗯,就是要有一种缜密的思维方法。对吗?”

“行,我还真没看出来,凭你现在这样的年龄,竟能有如此高的悟性,”韦富贵内心不禁有些震惊。他竖起右手大拇指,表现出一种十分赞赏的态度,接着说道:“呵,强哥,你以后保准会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呀。”

听完韦富贵说这句话,在一瞬间,毕自强感到背上一阵子地发凉,一种恐惧感直袭骨髓。当一个青春年华、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能够意识到了还有可以让他感到害怕的人和事,他此刻正在经历着思想上的磨难和走向一种思维方式的跨越。这一直视韦富贵的内心世界,毕自强从他的话语中深深地感到了一种深不可测的东西存在。为了掩饰自己在情绪上的变化,毕自强很快地把自己的思绪拉回来,与韦富贵继续谈论着象棋残局之事。

“除了这一局残棋外,”毕自强手里摆弄着数枚棋子,问道:“你还能再教我一局新的吗,怎么样?”

“哈,没问题,”韦富贵很爽快地答应了。他熟悉地又摆出一局攻守,指点着说道:“这局棋叫‘鸿雁双飞’。你乍一看,好像可以连将三军后,弃二炮一车,四步之内终成杀局,但事实并非如此。往下的变化很多,实为大斗炮兵之局,你来试试?”

毕自强很快沉溺于这一棋局招式之中。他以其显得十分有限的象棋智力与对残棋谱能倒背如流的陈富贵拚杀,斗智斗勇,虽屡败而不愿轻意放弃思索。

在以后的这几个月里,毕自强在劳改农场里几乎成了一名棋痴。他不论做什么事都是机械性的动作反应,满脑子装着驰骋纵横的车马炮卒将,想象着对手的凶险招数,一一地沉着应对,解杀还杀。就这样,毕自强只要一有空闲,就缠住韦富贵锤练残棋功夫,硬是从韦富贵那儿学到了近五、六十局高水准的残局摆法,并将学到手的棋谱滚瓜烂熟于胸中。

毕自强出于极大的兴趣,将自己象棋水平提高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象棋残局中内涵的谋略思想和人类智慧,让他感悟到了世上的很多道理。比如,规律性的东西放之诸事中皆为技巧和方法。这种把一种事物由联想而引申运用于其它事物上的创造思维能力,既有先天的,也有来源于后天的努力。不过,毕自强在思想深处也没有完全意识到,诸如此类的学习结果,对于他的整个思维方式已带来了一种深层次的彻底改变,让他对人对事的思考和处理方式,变得有充分的理由和异常沉稳的态度了。他已经开始习惯于,从最好和最坏的方式去看待事物而做出某种恰如其分的择选。他对于事物之间因果关系的认识,也有了一种理性上的范畴。实际上,这就是一个人在认识某些事物规律性后,结果对其思维方式起着引领作用的一种表现形式。

这以后更多的时候,毕自强与韦富贵聊天似乎变得有某种确定的目的。只要一有空闲,毕自强就会虚心地向韦富贵请教一些诸如为人处世的问题,并抓住自己不甚明了的地方引发他继续讨论下去,从而学到了不少在书本上没有的知识。

在毕自强人生世界观形成的过程中,韦富贵实际上用言传身教给他注入了一种思想意识上的血液。一个人的成长过程,起决定作用的因素更多地取决于其所处的生存环境。童年、少年、青年阶段所处的环境、所接触的人际关系,对于其自身思想意识中的变化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在牢狱中,毕自强从韦富贵身上所学到的东西,远比他自认为的那些看得见的知识要多得多。换另一个角度来说,韦富贵在牢狱中那种为去改善生存环境和加强人际关系而不懈努力的诸多行事办法,也影响着毕自强的不断成熟和趋于老练。更重要的是,在韦富贵身上体现出来的那种“精于处世,攻于谋略”的行为方式,也已深深地扎根于毕自强大脑的潜意识中。

这天,毕自强又向满腹经纶的韦富贵询问起看相识人的门道,两人闲聊起来。

“俗话说:算命靠耳,相面凭眼。”在这无所作为的牢狱里,提到自己的那点看家本事,韦富贵便又来了精神气,说道:“算命,是从‘八字’上推测一个人的富贵贫贱;相面,则是根据人的五官、气色、骨骼、纹理来断定人的荣枯得失。”

“从一个人的面貌上、五官上,来断定人有休咎、祸福和命运,” 毕自强略有所思后,不禁地问道:“这不是有些胡说八道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比如说,一个瓜的好、坏、生、熟、苦、甜,看看它的形状与色泽就知道了;一匹马力气大小,走得快慢,看看它各个部位是否匀称,毛色、神态与气息如何,就知道它是良骥,还是驽骀了。一个高明了得的相命先生,能从你的相貌、气色、风度、言谈、举止、衣着,一眼就能瞧出你的职业和其它的情况。当然了,这种识人入木三分的眼力,需要有生活阅历,需要见多识广,才能历练出来。”

还真的别不服气,韦富贵那一张“铁嘴”,说起话来真是滴水不漏呢。

“呵,那你给说说看,”毕自强抓住韦富贵的话题顺势而下,继续地问道:“相面识人都有哪些依据,这又有什么说法呢?”

“据说,最早的星相家是周朝一个名叫叔服的官吏。春秋时期,晋国的姑布子卿的人,战国时期梁国的唐举,都是有名的“相士”和“星相家”。汉代以后,有人把这些关于相面的经验编辑成书,如《麻衣相法》、《柳庄相法》,清代又出现了《相理衡真》等等,相面识人术这才得以流传下来了,至到今天。”

韦富贵这方面知识的渊博,犹如一个饱学之士,谈古论今,引经据典,说得头头是道。

“相面先生是根据相书上的‘脸型’、‘宫格’、‘纹路’等等来说命的。” 韦富贵习惯地扳数着手指头,如冲堤之洪水似的一五一十地数论起来,说道:“‘脸型’是怎么回事呢?就是把人的脸型按长相划分为:‘由’、‘甲’、‘申’、‘田’、‘同’、‘王’‘圆’、‘目’、‘用’、‘风’这十种字图的脸型。”

说话时,韦富贵一边在毕自强面前用手指比划着这十种脸形的图样,一边不停地地逐个作一番详尽的解释。

“哦,原来如此。”毕自强越听越觉得有滋味了,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什么是‘宫格’呢?”

“宫格,就是把人的面部划分成‘十二宫’、‘十三部’。”陈富贵说到得意处来了精神,不禁摇头晃脑起来,如数家珍,口若悬河地说道:“所谓的‘十二宫’,就是依据脸的各部位分为:印堂为‘命宫’,鼻为‘财帛宫’,眉为‘兄弟宫’,眼为‘田宅宫’,泪堂为‘男女宫’,地阁为‘奴仆宫’,奸门为‘妻妾宫’,山根为“疾厄宫”,天仓为‘迁移宫’,中正为‘官禄宫’,仓库为‘福德宫’,二角为‘父母宫’,共十二个区域。所谓‘十三部’就是把人的脸型划分为天中、天庭、中正、司空、印堂、山根、年上、寿上、准头、人中、正口、承浆、地阁等十三个部位。此外,相书还在脸上详细分出了一百二十个小部位来说运气。”

这一番娓娓道来的言语,完全体现出了韦富贵昔日惯于识人看相而善于博闻强记的功夫。

“哗,这么多的说法呀,”毕自强听得头脑有些眩晕,问道:“那不是要一个一个都记住才行吗?”

“那是当然喽。不仅如此,有的算命先生还要在脸上排八卦,立干支,分出什么三停、三才、五官、五星、五岳、六府、六曜等等,这可都要一一地记住才行的喽。”

“给人论相说命,这其中又有什么玄机呢?”

“那当然有喽,给人看相说命的江湖相士有‘观、听、套、问、蒙、机、定’的七字口诀,还有十二字‘真言’,这就是:解忧愁、消逆志、捧高兴、定人心。”

毕自强把左手掌伸出来,笑着对韦富贵说道:“要不,你也给我看看手相?”

“好哇。这看手相,要先看八卦,次察五行。”韦富贵如老和尚念经一般,摇头晃脑,说道:“每个人的手掌按部位,都可分为八卦十二宫。人的掌纹,纵横交错地穿插其间,这叫‘纹路’。掌纹最主要的是三大纹,上纹应天,象君象父,定一人之贵贱;中纹应人,象贤相愚,定一人之贫富;下纹应地,象臣象母,定一人之寿夭。从这三大纹的无穷变化,就可看出各人的祸福休咎来。”

“别老排干支推五行,尽说虚的,”毕自强听得不耐烦,便用言语讥笑他,说道:“你就不能来点大白话什么的吗?”

“不瞒你说,给人看相算卦,‘骂老、捧少、哄中年’这是手法,”韦富贵紧握着毕自强的手腕,非常仔细地瞅着,又反复端详后,这才缓缓道来:“大白话不是没有呀。强哥,你今青春年少正当时,可别说我捧你高兴。从你的手相来看,你是木形人却长了金形人之手,这是个奇异之相。嗯,相书上曰:‘甲坚而大者,志高胆大,诸事敢为。’你的指甲正是坚硬而宽大,说明你是一个有远大志向、有超人胆气和拚搏精神的人。再看你的掌纹,你的根基纹路自坎宫而起不断向上延伸,这是‘平地起雷,白手起家’之命。观你掌中气色,相书上曰:‘掌中巽血,衣禄自得。’你手心气色红润,正是日后不愁吃穿的富贵之相。虽然你出身贫寒,前半生有点坎坷辛苦,‘一旦厄运过,财富不愁挂’,等你到了中年,便可干出一番大事业来,钱财随之滚滚而来。信不信,就由你了。”

毕自强对这些东西是有清醒认识的。说到江湖上的算命看相、算卦测字,那是绝不可信的,全是牵强附会的说法,一派胡言乱语。不过,要说对一个人的相貌、言行、风范进行一番观察和总结,从而认识和看透对方身上所具有的一些内在的东西,这也还算是一种处世识人的本领呀。

“呵,好话中听,”毕自强显得心情愉快,却根本不当一回事。他对韦富贵拱拱双手,开玩笑地说道:“谢了,先生。借你的吉言,哪一天我出了这牢狱,一定努力,争取做一个大富大贵之人。”

两人相视,哈哈而笑。

白天,犯人们都要老老实实地去干活。晚上,牢房里那种百无聊赖的时光,不是一般人能真切感受到的。犯人们没事的时候,也经常仨人一堆、五人一伙地聚在一起,瞎调侃胡吹牛,嘻嘻哈哈。他们谈论的大都是男女之事,要不就是在外面时如何能耐、如何风光的自吹自擂。社会经验和人生阅历都很少的毕自强,每每喜欢静静地坐在一旁听别犯人们吹牛扯皮。这也是一件让他很长见识的事情。

赌博,是监舍里最能提起犯人们精气神的事了。大到晚上吃的饭菜,小到一支烟卷,只要你身上有的而别人能用的东西,都能拿来赌一把。赌博的方式很多,比如最简单的就是猜“单双”。抓一把火柴枝或是一堆小石子,两人点清楚数字就见输赢了。当然,带着消磨时间和娱乐性质的赌博游戏,更多的是玩扑克牌。扑克牌可以有多种赌法,南方人喜好玩“三公”、“四张”、“十三张”等等,这些都是看牌大小定输赢的玩法。

“我玩牌从不做手脚,你们谁要看出门道,谁就是我的老大,”杜云彪总是在众犯人面前吹嘘着:“赌博赌博,赌的就是命,博的就是运气呀。”

说到用扑克牌赌博,杜云彪绝对是众犯人之中的高手。话说那扑克牌到他手里,洗一洗、倒一倒,折腾这么三五下,他就保准能拿到比你大的牌。别看杜云彪平时在众犯人面前横行霸道惯了,蛮不讲理,但只要是一沾上“赌”字,就是打死他也要讲规矩的,而且还童叟无欺,从不赖帐。他有一句口头禅:愿赌服输,输不起你别赌呀。若赌他叫你“爷爷”,只要是他赌输了,是绝不含糊的。杜云彪在外面的时候,就靠这一手玩“扑克牌”的技巧,纵横江湖,十赌九赢。据说,他那些狐朋狗友不知从那弄来的钱财,在赌桌上常转眼就被他占为已有了,这可是平常事。

众人下注玩扑克牌时,毕自强要是没事也会坐在一旁观战。他见识过杜云彪与别人玩扑克牌的运气和赌技手法。毕自强总是百思不得其解,杜云彪为什么最后总是能赢呢。毕自强看多了,虽然弄不明白其中的窍门儿,但还是觉得杜云彪两手洗牌换牌的姿势与众不同,有些特别。

这一天中午,毕自强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把大铁锁。在监舍里,他拎着它在众人中找一个外号叫“飞贼”的犯人。“飞贼”的真名叫马俊宁,二十岁出头,他入狱前曾是一个流窜的惯偷。在牢里,毕自强听说过马俊宁昔日行窃的一些小故事。他作案时十分机警狡滑,“掏包”有高超技巧,行窃后的脱身犹如泥鳅戏水,来无影去无踪,无人能比。别看马俊宁只有一米六八的个子,身体也不十分壮实,但他不时地吹嘘,说自己行窃时可以徒手从一楼阳台攀爬到六楼阳台,比那猴儿的身手还敏捷,绝对不带喘气的。“飞贼”吴俊宁偷窃的本事确实不小,可真正说起来,他的拿手绝活,却是什么样的锁头他都能撬开。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