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一部 走进社会 第八章 陷身囹圄(二)

绿城一剑 收藏 10 124
导读:《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一部 走进社会 第八章 陷身囹圄(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八章 陷身囹圄(二)


在众犯人当中,与毕自强接触最多的要算韦富贵了。由于毕自强和韦富贵平时要结伴在一起干活,彼此之间需要相互关照和帮助,时间一长,两人也变得亲近起来。韦富贵的床铺在毕自强的斜对面,没事时,他经常主动过来找毕自强闲聊。

韦富贵比毕自强早入狱七个月。他原来是南疆市郊区石岭公社第三生产大队的农民,家住新村。因家庭出身是富农,他在村里属于“黑五类”子女而受到管教和歧视。在改革开放以后,国家政策有了松动,他不安心待在家里务农,于是,不满现状的他流窜到南疆市里来谋求生计。他先是捡破烂,也给人做过木工活、干过搬运工等等。后来改了行当,他专门在西平桥附近装瞎子给人算命看相。有时候,他也伙同其他人在大街小巷上设圈套、演“双簧”一类的把戏诈骗行路人的钱财。孰料东窗事发,韦富贵被一同伙揭发出来,由于在性质上属于诈骗惯犯,才锒铛入狱,被判了六年徒刑。

实际上,韦富贵是一个头脑活络、处世老练、八面玲珑之人。他不但善于察言观色,而且能说会道,为人处事稳重圆滑,凡事都做得滴水不漏。在管教干部眼里,他遵守监舍各项规定从不违反惹事,而且勤于汇报思想改造,劳动表现积极,十分配合管教干部的工作。在众犯人的眼里,许多人对他在管教干部面前好表现都看不惯,对他是心怀愤恨和不满。但是,韦富贵也很聪明,他私下里也是极力讨好“牢头”杜云彪的,从而使众犯人也不敢拿他怎样。不用说,韦富贵心里当然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又要讨好管教干部,又想不得罪众犯人,这种矛盾无形中使他陷入一种充满险恶的生存环境。韦富贵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犹如杂耍演员走钢丝索那样,在诸多不稳定的因素中,极力寻求着最大系数的生存平衡条件。

毕自强入狱那天,以其凶残的暴力行为震摄住了所有犯人。这使得韦富贵不禁眼前一亮,心里有了一个主意。韦富贵寻思着:练武之人多讲江湖义气。若能与毕自强结交为友,便有了消除众犯人对他充满敌意的有生力量,能使他在犯人中处于被孤立的状况得以改观。这样,一旦有毕自强站在他身后,韦富贵也就可以省去很多在生活中与众犯人之间的磨擦和麻烦事情,故而他是有意识地要接近毕自强的。而此时的毕自强处世尚浅,城府不深。虽说毕自强并不知韦富贵心里所盘算的小九九,但他对于韦富贵所表现出来的诚挚情意还是心存感激的,故也愿意和韦富贵结为牢狱中的朋友。

冬夜,天寒气冷,实在是冻得让人睡不着。毕自强和韦富贵挤在一张床上曲着腿半躺着。两人都把身子蜷缩在棉被里,一边吸着烟卷,一边闲聊着。

“我说‘半仙’,你不是会算命吗,”毕自强想起了韦富贵擅长的本领,于是颇有兴趣地说道:“不妨说来听听,让我长长见识,你给人算命看相,有什么诀窍吗?”

“嘿嘿嘿,”韦富贵笑嘻嘻地反问道:“你信命吗?”

“他*的扯蛋,”毕自强进牢房三个多月了,也学会放开嗓门儿讲一、两句粗话了。他一抬手扔掉烟头,说道:“信命?老子才不信这唬人蒙人的把戏呢!”

“强哥,你还年轻,无知无畏呀,”韦富贵这时摆出一副长者的样子,似有开导毕自强之意,语气调侃地说道:“可不少上了年纪的人,嘿,都很信命呀,不然,算命看相的那还不早饿死了嘛。”

“这样吧,”毕自强用胳膊碰了碰韦富贵,说道:“我虽然不信命,不过,也让你给我算算看。”

韦富贵问过毕自强的生辰八字,然后煞有介事的在那儿数着手指头,他那金鱼泡似的双眼紧盯着毕自强的脸,嘴里“劈哩叭啦”地说了一通话,听得毕自强似懂非懂的直在那儿发楞呢。只是当韦富贵说到毕自强日后必定会大富大贵时,毕自强这才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挥着手打断韦富贵的话,说道:“呵呵,你可真能瞎扯呢,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在蹲大牢呢,你懂不懂呀,你*的,说你‘半仙’你就成神仙了,你还真敢蒙我玩呀。”

“嘿嘿嘿,我们做算命先生这一行,首先得会‘捧’,用我们的行话来说这叫‘捧高兴’。”韦富贵侧着脸瞅了瞅毕自强,一本正经地说道:“强哥,不瞒你说,呵呵,‘哄你不脸红,蒙你没商量’,这可是我们算命先生要具备的基本功夫哟。”

“好嘛,算命先生不对人说一番好话怕是捞不到钱吧,对不?”毕自强被韦富贵逗乐了,接着说道:“得,你还是先跟我说说,给人算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

“给人算命嘛,主要是根据一个人的生辰八字来说前生后世的,所以这也叫批‘八字’或掐‘八字’。”韦富贵这时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一口,嘴里吐着丝丝烟雾,慢条斯理地说道:“什么是人的‘生辰八字’呢?我国古代记载年、月、日、时,是用天干、地支搭配来代表时间的,年、月、日、时各用两个字,加在一起就是八个字,故而人的生日时辰也叫‘生辰八字’。那什么是古人纪年用的‘天干’、‘地支’呢?甲、乙、丙、丁、戊、已、庚、辛、壬、癸,这十个字叫‘天干’;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这十二个字叫做‘地支’。天干的‘甲’和地支的‘子’搭配起来称为‘甲子’,再把天干的‘乙’和地支的‘丑’配合起来,就叫‘乙丑’,这样顺着次序相配,一直到‘癸亥’共六十组,总起来可以管六十年,故叫做‘六十年花甲子’。这六十个花甲子,不仅可以代表年份,还可以代表月份,日子和时辰。如甲子年,乙丑月、丙寅日、丁卯时,等等。比如说,今年是一九八一年,按农历算就是‘辛酉’年。这就是‘干支纪年法’。”

“嗯,以前学过历史,六十年花甲子,干支纪年法,知道,”毕自强一边表示能听懂韦富贵说的话,一边说道:“你接着往下说。”

“算命先生首先要熟背万年历,就像你们习武之人首先要练站桩蹲桩一样,这是算命先生的又一基本功夫呀!”韦富贵话闸子一打开,变得侃侃而谈:“只要来算命的人报出生辰八字,算命先生就能说出他的岁数、生他那年有没有闰月,如果有是闰几月,他出生的那个月是大尽、小尽,生日前后有没有月蚀,生日离哪个气节最近,等等。如此一来,你还用不着跟算命的人说事情,就先给他来个前知百年事的印象,让他信服你的真本事。”

“哈哈,这倒也是一个蛮不赖的技巧嘛,”毕自强听到这儿,不禁笑了起来,又问道:“不过,光说什么闰月、气节的,怕这样也唬不住找你算命的人吧?”

“嘻嘻,光说这些那当然不行喽,”韦富贵这时在床上坐直了身子,摆出先生讲课般的架势,文绉绉地说道:“我国古代有一本书叫《周易》,它的内容包括‘经’和‘传’两部分。‘经’主要是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每个都有说明作为占卜之用的。世间万物以阴阳为本,组成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等八种基本图形,象征天、地、雷、风、水、火、山、泽,故称之为‘八卦’。再由这八卦两两相重,即成‘六十四卦’,以此来给人算凶或吉的命运。后来,古代的算命先生根据需要,又衍变出一套阴阳五行学说的理论。这就是给干支中的每个字戴上了五行属性,比如说:东方甲乙木,西方庚辛金,南方丙丁火,北方壬癸水,中央戊已土。这样,也就有了后来算命的‘阴阳五行相生相克’之说法。五行相生:水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五行相克: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

毕自强很有兴趣地听着,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给人算命,其实说白了,无非就是用‘九星高命’、‘十二宫神压串宫’、‘十二生肖相生相克’等等这些说法来唬人蒙人的。不过,话也要先说回头,就这些东西,算命先生得背得滚瓜烂熟才行呀,”韦富贵越说越来劲了,如数家珍,一二三地摊开,说道:“‘九星照命’,就是拿‘太阳星’、‘太阴星’、‘罗候星’、‘计都星’‘白虎星’等九个星宿来给人说命,这九个星宿有吉有凶,如‘太阳星属吉’、‘白虎星属凶’等等。每人每年都有一个‘星宿’来照着命运的,如果遇上‘吉星’,称之为‘吉星高照’,一切顺顺当当,百事如意;如果碰上‘凶星’,就是晦气倒霉,生灾害病,处处不吉利。”

“那什么是‘十二神压运串宫’呢?” 毕自强不解地追问道。

“‘十二神压运串宫’,说的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大耗’、‘小耗’等所谓的‘神’,每人每年都有一个神来压串宫,比如说‘青龙压运,朱雀串宫’啊,‘白虎压运,丧门串宫’啊,等等。这诸神中有吉有凶,若遇‘吉神’来‘来压串宫’,就会一顺百顺;若遇‘恶神’来‘来压串宫’,就要出事倒霉。”

“那什么又是‘十二生肖相生相克’呢?”毕自强又提了另外一个不太明白的问题。

“刚才说到的‘干支纪年法’,以十二生肖来代表十二地支,这在算命里叫‘属相’,”韦富贵讲到这里,又习惯地数起手指来,说道:“就是: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已—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这十二生肖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呵呵,我是属兔的。”毕自强自言自语地插了这么一句话。

“算命里说的‘命相’,就是用‘五行’的金、木、水、火、土跟‘六十花甲子’相配,一共得出三十个口诀,可将十二生肖的人分别属于金命、木命、水命、火命、土命,这些可是要死记硬背下来才行的。”韦富贵见毕自强听得入神,便举出例子来说明问题,说道:“比如,‘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炉中火’,等等。说的就是,凡是在甲子年和乙丑年出生的人都是‘海中金’,即‘金命’;凡是丙寅和丁卯处出生的人都是‘炉中火’,所谓的‘火命’。 这样,依据‘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于是变化出‘十二生肖相生相克’的说法……”

“你先等等,我这跟听老师讲课似的,让你说得我呆楞呆楞的,”毕自强打断韦富贵的话。他有点惊讶地盯着韦富贵的宽额头,接着说道:“我看还真不愧别人喊你‘半仙’,给人算命还真有两把刷子。嗯,有学问。”

“强哥,你就别笑话我了,”韦富贵显出一副自谦的样子,摆了摆手,说道:“当年我家里穷的叮当响,我没念完了初中就回家务农了,哪来的什么学问呀。”

“是吗,可你真的是懂得不少嘛,”毕自强十分好奇韦富贵哪来的这些知识,于是他问道:“哎,我不明白了,你这是从哪学来的本事呀?”

“唉,说来话长。我大伯是我们村里唯一的清末秀才,他幼时读过许多圣贤之书,虽说后来功不成名不就,却也通晓了一些术数星相。”韦富贵越说越兴奋,脸上不禁地流露出一种得意,说道:“解放前,我大伯就是给人算命看相、算卦测字为生计的,在附近的十里八乡得了个‘赛神仙’的雅号。我小的时候,就是我大伯教我读书识字的,还常教导我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硬逼着我背了不少古书。记得上初中二年级那会儿,大伯病重,去世前把我叫到跟前,说我自小天资聪慧,他家里留下来的那些古书统统给了我,嘱咐我好好读这些书,还说了一番‘人要多学一点本事,技多不压身’的道理。大伯逝去后,我也缀学在家务农了。农闲时,我便在家里经常翻看这些古书。这日子一长,便也慢慢地懂了不少。”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说起来一套一套的。”此时,毕自强对韦富贵不禁刮目相看,又问道:“那你说说看,进来以前,在西平桥是怎么装瞎子给人算命的?”

“算命看相,这里面唬人蒙人的学问大了去了。唉,我读过一些古书,只是知道一点皮毛罢了。”韦贵富先自谦了两句,接着便讲起他算命的那些招数来:“算命先生有句行话,叫‘听声音知贵贱’。我开始出来混饭吃的时候便先装起了瞎子,这样能更好得锤练自已的本领。算命书上有‘粘’‘套’‘哄’‘捧’四字法,说的是算命先生要善套口风,懂顺蔓摸瓜,会随机应变,能见机行事。后来我给人算命的经验多了,自已也总结出一套‘等、要、飞、簧、诈、闪、展、腾、挪、拣’的十字算命法。”

“哦,说来听听。”

“‘等’,就是看对方的问题,‘要’,就是打探对方的情况,‘飞’,就是先说上这么一点事实,稳住对方,让他端出我想要的情况。‘簧’就是要对症下药。如果等、要、飞、簧这样还达不到目的,就得‘诈’他,硬说他有什么事逼他说来。这叫:能唬就唬,能蒙就蒙。这前五个字说的是手段,后五个字那则是圈套了。闪,就是察言观色,随机应变,避实就虚。展,就是看人下菜碟,又哄又捧,引他入圈套。腾、挪,就是说话不能说死,要两头堵窟窿,全是活络话。至于‘拣’,就是拣剩话,用那些对方认可的事实来重复说事。这叫:该哄则哄,该捧则捧。”

“对了,我还有一点不太明白,”毕自强表现出虚心好学的态度来。他接过韦富贵的话题,问道:“什么叫‘活络话’?”

“活络话就是说算命先生讲出来的话,既可以让你去这么理解,也可以让你去那么理解,反正他就是不把话说得太明白了。”韦富贵见毕自强听着有些迷惑的样子,便笑着说道:“比如说,‘父在母先亡’。可以这么理解:‘父在,母先亡’。也可以解释为:‘母在,父已亡’。这‘父在母先亡’就是活络话,可以根据需要来解释它。”

“啊,原来还可以这样蒙人的呀。”毕自强让韦富贵说得有些开窍了,反复地寻思着,又问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招数呢?”

“嘿嘿嘿,我再举一个例子来说吧。”韦富贵这时讲起故事来:“古时有三秀才进京赶考,路遇一高僧,便问此行三人的前程如何。高僧对三人只伸出一指,三秀才不解其意,欲再问,答曰:‘天机不可泄漏’。这‘一’指的说法可解释为:三人中有一人中举,或三人中有一人不中举,或三人一起中举,要不就是三人都一起不中举。这将来不论三秀才考出什么样的结果来,高僧这‘一’指的说法都能对得上号,这就是算命招式上的活络话。”

“哈哈哈,真是有意思,”毕自强似开玩笑的给韦富贵盖棺定论,说道:“看来这算命先生还不是一般的能骗人。呵呵,‘半仙’呀,我看把你逮进来判了六年,真的是一点不冤枉你呀。”

“唉,这说起来那是倒霉了,活该我流年不利。”韦富贵的思绪一下子被扯回到现实中来,不无叹息地说道:“我是不明不白地让别人给‘黑’了,这才进来的嘛。”

毕自强与韦富贵胡侃了大半夜,这才各自睡觉去了。

说一句实话,劳改农场这里犯人的伙食也实在太差了。吃的都是用“三号米”(注:陈粮)蒸出来的米饭,还有那水煮的瓜菜汤。猪肉是很少能吃到的,约每星期有两、三餐饭菜能吃到有一、两片肥猪肉吧,至于鸡、鱼、蛋等肉食品那是想都甭想了。这样一来,人人胃里都缺油水,这使每个犯人的饭量一下子都变得特别地大。

劳改农场的劳动强度本身就很大,犯人要想积极表现并争取减刑,干活是绝不能偷懒的。在牢狱中,定量的米饭和缺油水的瓜菜汤,对于正在长身体的毕自强来说,其营养能量的补充显然是远远不够的,这让他越来越咀嚼到饥饿的滋味。从前在家里虽然吃得饭菜不算太好,但终究也还能吃饱肚子。而在这牢里,他从来没对饥饿的折磨有过这样深刻的感受。

毕自强入狱半年后的一天下午,管教干部第一次来通知他说,他家里有人来了等着要接见。毕自强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怀着一种复杂而说不出来的心情,跟在管教干部的身后往外走去。

劳改农场的会客室要比普通的房间宽大一些,有两个不同方向的门口可以出入。会客室内,用竖着的铁栏杆加上一米高的水泥墙从中间隔开,将这里的空间一分为二,划分为在押犯人区和外来家属区。室内的墙边都有一些可以搬动的椅子。毕自强从这边的门口走进去时,已经看到了隔着铁栏杆出现在那边的人——来的那是他的哥哥毕胜利。

毕胜利从南疆市远道而来探望弟弟毕自强,显得一身风尘仆仆。他刚下的长途汽车,现在正坐在那儿,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疲惫。他不时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在眨巴眨巴着往里面望去,竟是那么地期待着毕自强身影的出现。

毕自强从另一个门口走进会客室。此时,兄弟隔栏相见,亲情犹如跳动不止的脉搏,加速地让血管里的血无声地汹涌着……

“小强,呵,你还好吗?”还是哥哥毕胜利先开口。他笑起来时露出嘴巴显得很大,抑制不住的激动心情使他的声音听起来微微有些颤抖,说道:“爸、妈让我来看看你。”

“哥,你来了,”毕自强不禁地走上前两步,两手抓紧铁栏杆,面对着哥哥毕胜利,欲语时泪已流下,说道:“哥,跑这么大老远来看我,我……”

“哭了?这可不像是你的性格呀。”毕胜利长得其貌不扬,但他脸上却露出安慰和鼓励毕自强的笑容,说道:“呵,说什么呢,咱们兄弟俩,不说那见外的话。小强,人活着就是再难也要坚强些,别这么孬种呀。”

“哥,我这是高兴呀,”毕自强侧过脸抹去面颊上的泪痕,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语调已渐渐地恢复常态,说道:“爸、妈还好吗?我真的很想他们。”

“爸是想要来看看你的,可是要坐六、七个小时的汽车,山路这么远又不太好走,我没让他来,”毕胜利有着一张削瘦的脸,单眼皮的眼睛显得有些太小了,但他的目光中却透着一种亲切和柔情,说道:“妈也挺好,就是她老念叨着你。”

“哥,我对不起老爸、老妈呀,”毕自强感到一阵子地揪心和痛楚,他非常内疚地说道:“家里全靠你多照顾了。”

“放心吧,还有你哥我撑着呢。”毕胜利个子不高,看上去体形瘦弱。他话锋一转,说道:“说点高兴的事情吧,今年春节的时候,我结婚了。”

“是吗,哥,恭喜你了。”

“她以前也来过家里,你见过她的,”毕胜利说起新婚不久的妻子来,脸上浮现着一种幸福的笑容,说道:“就是当年跟我一块插过队的陈素英。”

“哦,是英姐呀,我看她一直都对你挺好的嘛,”毕自强也显得很高兴,由衷地说道:“祝福你们,希望你们幸福美满。”

毕胜利傻傻地笑了,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哥,你工作怎么样了,”毕自强非常担心家里的生活情况,开口问道:“你还摆地摊修车吗?”

“是呀,还干这个。我现在领了营业执照,算个体户了。”毕胜利说话的声音里有一种自我宽慰的感觉,毕竟他的生活也算安定下来了。他接着详细地介绍着自己的情况,说道:“我现在租了一个门铺,不算大,有九个平方米的地方,工具什么的不用搬来搬去了,也不怕日晒风吹雨淋了。不像摆地摊那样提心吊胆了,做贼似地给人修车。现在是光明正大的修理店,没人敢再来赶我了。呵,生意也不错,爸有时候也来帮帮忙。你哥我是真正凭手艺挣钱,还算是挺好的。”

“哥,都怪我不争气,”毕自强听完他说的话,十分抱歉地说道:“不但没给家里帮上忙,还拖累你们了。”

“小强,别想得太多了,你在这里要好好改造,”毕胜利少不了对毕自强又是一番安慰和嘱咐的话,说道:“别再跟人打架了,要听管教干部的话,争取减刑,早日出来。”

“嗯,哥,我知道了。”

规定的接见时间三十分钟就要到了。

“我给你带了一些吃的东西,还有香烟,”毕胜利手里举着一些塑料袋子,说道:“等一会儿让管教干部检查完后再转交给你。你在这里需要什么,给家里写信,我会想办法给你寄来的。”

“嗯,那我先走了。”毕自强说着转身离去,但只走了两、三步又恋恋不舍地回过头来,说道:“哥,你自己也要多保重呀。”

“去吧,哥过一段时间再来看你。”

自从哥哥毕胜利来劳改农场探望过他以后,毕自强知道家里的一切情况都还尚好,他郁闷不乐的心情也渐渐变得开朗了许多。

在监舍里,犯人们空闲时打打扑克、下下象棋是最常见的娱乐活动。在众犯人里,毕自强是象棋下得好的一个。他不论和谁下棋,大部分时候都是赢多输少。所以,平时爱下赌棋和怕输的那些犯人,大多数都不敢主动地找毕自强下象棋。

那一天晚饭后,韦富贵闲得无聊,他便主动过来找毕自强摆开“楚汉”战场。初次交锋,韦富贵显示出的棋力还真的不错,毕自强想赢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两人你车来我马跳,激战多时,胜负对双方来说都已无望。这一盘棋成了平局。

两人不下棋了,围观的那两、三个犯人也各自散开了。剩下韦富贵和毕自强还靠坐在床上那儿,棋盘棋子搁在一边都懒得捡整齐,两人就开始抽烟闲聊起来了。

“你棋下得不错,”韦富贵玩弄着手里的一枚棋子,好象是想起什么似的,他嘻笑着说道:“强哥,你想过没有,如果有一天你出去了,那怕是身无分文,就是靠会下棋就可以谋生呀。”

韦富贵每每说话时,在他的思想意识深处,似乎说什么事情永远都要跟如何生存联系到一起来。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