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四.现在就准备. 72.江南视察[上]

7821144 收藏 9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听了曾国藩对特谴队的详细叙说,我相当满意.禁卫师和左宗棠的部下在桐城至舒城一线和太平军打地有声有色,认真惯彻了游击战正规战相结合的方针,部队忽聚忽散,大范围穿插扯动,不争一线一地得失,在运动中胜敌,加上协同作战的五千友军,以一万七千之众,和四万太平军打成平手.但特种部队表现更好,而且越打越有经验,越得心应手.夺粮草,烧敌营,抓舌头,偷情报,细述起来,三天三夜说不完.反正曾国藩真切得看到特种部队在战争中的巨大影响,命令周盛传在江南军队中选一千人出来训练了,将来好留给江南战区一个特种兵大队.

桐城离安庆不过百十里路,我想就去看看部队,曾国藩不同意,非拉着我谈论更大得事.也好,离春节只有几天了,我却正懒得回京城过年.除了几个心腹,群臣对监国王的认同感越来越少,见面虚情假意,互相敷衍.王八蛋们只要不插手军队,随他们......哎,一时也没办法不让人狂妄.

与曾国藩畅谈着天下大势,不扯什么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只说如何翻天覆地.经过上次到安庆四十余天的磨练,老曾也不怕我嘴里怎么大逆不道了.逼着他说说心里对我的感想,曾国藩竟坦言道:"天下本在监国王万岁手中,您自己无所谓,愿意分权出来,微臣照着干就是了."

我一通大笑.天下,谁能一手抓住?可封建官吏习惯这么说,习惯为知己者卖命.我啊,还非得按着时代习惯来.

在曾国藩带领下,用三天时间,先去看看钢铁厂的建设情况,不懂不懂,我就是去给工人工程师们打气,问问他们有何需求,资金够不够,有没有来捣乱地?哈哈,挺好,曾国藩很上心,对两江属下管地很严,没谁敢找死.

接着跑到特种部队训练营,百十个老兵正满脸怨气得折磨新兵.为什么对自己人也一脸煞气?老兵们理直气壮得给出俩理由.第一,是您监国王万岁亲口说地,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摔打新兵是为他们好.第二,我们都是最优秀得特种兵,却给留下来当教官,听着战友们在前线立功,心里烦得慌.

第三天,来到龙狮桥附近的新学校.哈,不愧是留学生出身,这学校外围风格主要是西方开放式传统,除了一个中式风格的大门,没有围墙,只是新栽了几排树木.但就这样,校园内看不到闲杂人等.百姓对知识的尊重远超想象.我到时大慨十一点左右,距放学不远,但来接孩子的家长没一个靠近任何一间教室五十米内,更没人暄哗.自觉性在二十一世纪很多国内家长以上.看来,封建社会将士子阶层定为特别得高尚阶级,也不全是坏处.

制止了派人去通知校方,就在周围转了转,反正是第二次到安庆,没必要穿着龙袍表明身份,一身贵公子装束,又得意又方便.

不久后,放学了,一群群青年和孩子涌出学校,大慨一千五百人左右.青年中,少数是小学生,大多是初级技术学校的学生,教师是从军械所调来地技师或能工巧匠.

顺人流而上时,容闳率几个教师接了出来.我哪认识容闳先生,但我看到一个穿西装的人.安庆在开明的曾国藩治理之下,又有我拼命得添油加醋,风气相当开放,只是因生活习惯所致,穿西装的还是第一次见.

"容先生要跪迎本王,你们就拉住他,听到没有!"我低声命令身周几人后,举步迎向那位近代史上的名人.接到命令的几人紧紧跟上,几步之后就超过了我.如果不是脸上的笑容很真诚,简直......简直就像黑社会找人麻烦.

容闳果然是聪明人,虽没当官,但参拜时,嘴里的话声很小,只是要跪拜时被人架住后满脸惊诧,他身后所有人都被架住身体,的确像黑社会绑票,很好笑.

我不愿为礼节问题拉扯,直接前行,到了校长办公室前,有人把监国王万岁的习惯跟容闳等人讲清了.回眼间,我从容闳眼中看到了激动与憧憬.憧憬什么?未来吗?

"我们的未来是美好得.容先生,你的理想一定能够实现,现在,你专心办好教育,五年后,最多七年,我们要派出大批留学生,货币政策,银行,经济,等等,我们都要跟人学习,那时就靠容先生操劳了,不过不见得是派孩子留学."

"草......属下定将竭尽全力,不负监国王万岁厚望."

"哈哈,容先生,不要称属下,你就自称名号好了,呵呵,曾帅总也不习惯.容先生乃留洋归来,应该没什么不适应吧!"

"......怎敢如此!"

"我从来不在乎这个,就这么定了,余话少说,还是谈教育要紧."

我定下话题,自然无人反对.军事,工业,教育,前两项是当务之急,但教育才是基础啊!

话题展开后,容闳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监国王万岁怎么对教育的认识如此之深,还严密照顾到了传统文化的保护.只要照监国王的建议办教育,根本无需到西方取经.难怪监国王嘴里的留学只是学习特定应用知识.

容闳心中念念不忘得少年留学计划竟渐渐淡了起来.呵呵,我本想令容闳从近代留学生之父的名头改为现代教育之父.只是没想到,他对我半瓶醋教育学知识评价那么高.

简单得便饭后,容闳找来学校正在使用地临时教材请我指正.先问了一下学科设置,结果很满意,小学有语文,数学,简要自然,历史,地理.中学安排了物理,化学,生物等课程.我只提了一个意见,不能故意引导,但允许学生偏科.有学生天生爱物理,只要语文和数学两门基础不错,其它成绩烂成一锅粥都行.众陪同人员的惊异于监国王竟如此教学生,但我自己清楚,我上学时,什么都要学好,致使许多单科天才不能上大学,本人又少了点毅力,活活被浪费了.俺现在有权力制订教育政策,还能走那条路?

说到教材修改,我又让容闳狠狠得钦佩了一回,这次他可把钦佩之情说出来了.

首先,我定下了先易后难的标准.古代文盲无数的原因之一就是死记硬背吧!先生教一无所知得学生,虽然也是先易后难,却没一点灵活方法.所以,一千个学生,九百九十个只能照本宣科,然后教出千篇一律的学生.有几个成才得都是天才式人物,要不古代天才传说怎那么多,后世却显少呢.因为后世教育是全面发展,成才率比古代高得多,所以显不出天才来.而且古代的所谓有文化主要是写文章作诗,而后世的文化二字所涵范围广泛得多.古代十分不重视得科学,后世重视之极.事实上也是,科学家对社会的推动力远大于文学家艺术家.把苏东坡和祖冲之两人让后世人选择,只能选其一,估计要苏东坡的不到百分之十.

怎么先易后难,提出建议后,是教育工作者的事了,俺又管不上了.但我突然间想起了汉语拼音,哈哈,正好容闳是从M国回来的,哈哈,俺念小学时,成绩特好.刚上学,对学习又有感情,汉语拼音学地叫一个扎实,啊,哦,鹅,之,吃,狮,声磨,韵母,一个都没忘,上网打字,都是用拼音的.于是,一下午,就干这活了.容先生天才啊,很快就学会了.

教完了拼音,想接头儿让人佩服一下,哎,标点符号什么的,容先生都懂,没显摆着.哦,没什么,反正俺令人佩服得方面太多了,不缺这仨俩的.只要求,所有科学得,简便易学得,都要用上,而且要让学习有趣味性,决不让学生天天摇头晃脑背古文,多少人上几年学就上烦了!是他们不知道知识的重要性吗?不是,是念死书太累.

对了,还要提倡白话文,教育是面向大众的.

这一下午,我把肚子里关于教育学上的认识倒了九成出来,不是要留点儿,而是想不起来啊!疯子才会藏私.

"学校尚在建设,匆匆开学,肯请监国王万岁给学校命名题字!"正事谈地差不多,正没话题时,容闳找到了习惯性事务----沽名钓誉.

其实我不反对这个,只要不太浪费时间钱财,可......可俺的字怎么拿地出手啊!

"这等风雅之事,自然要曾帅手笔最好.我嘛,哈哈,还是不丢丑得好."

"微臣怎能争监国王万岁之荣."曾国藩赶忙推辞.

"曾帅,你是非要我丢丑啊!"

"不敢!"

"我小小年纪,就是勤练书法,功底总是不够得,何况从来就没认真练过,容先生和曾帅让我捏毛笔,还不是想看我丢丑么!"

"哈哈,监国王万岁总是如此,行就行,不行就不行.那好,微臣簪越了,就来题这个字,但命名之责却非监国王万岁莫属了."

"嗯,我看这校名吗,简单易记最好,小学就叫安庆第一小学,中学就叫第一中学,大学直接叫安庆大学,各位看可好?"

后世,安庆大学似乎是2004年才正式建成,没想到,我转世重生一回,竟使安庆有了国家第一所现代大学.算来算去,还是拖曾国藩的福,没他在安庆建近代工业,打下了一定基础,我的眼睛不会看到这里.所以,由曾国藩题字,最是实至名归.

有人取来纸墨笔砚,曾国藩持大笔,蘸浓墨,一挥而就.周围人齐声喝彩,晚清文化大家果真名不虚传,就是俺看不懂书法好坏.

命人带曾国藩题字去装裱篆刻后,容闳又找了个事,请监国王万岁示下校训.他话音刚落,曾国藩已再次提起了笔.

想起了西点军校的著名校训,可西点成立六七十年了吧,这可没法抄袭,但那表意简单明了得六个字很想学习.思考良久,说出六个字-----热情,热血,尊严.

不论是普通学校,还是军校,都能适用得校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