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五章 初发芙蓉(下)

绿城一剑 收藏 16 30
导读:《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五章 初发芙蓉(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五章 初发芙蓉(下)


“你放心吧,我带够钱带了。你看你,天天都穿着这身工作服。呵,我帮你作一回主,买一件衣服过新年。”

“不好,让你掏钱帮我买衣服?”毕自强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他的脸一下子涨红了,说道:“这多不好意思,我一个大男人花你的钱,这真的不行。”

“你先试穿一下嘛,”秦玉琴劝着他,一跺脚,背过身去,丢下一句话:“不然,我生气啦。”

毕自强参加工作快半年了,还真的没有掏过钱为自己买过一件衣服。他的大部分工资交了家里的伙食费,每月只有五元零用钱,尽管已经很节省,除了买一些必需的学习参考书和烟酒钱,常常是所剩无几。他的经济状况,她当然知道得一清二楚。单就家境而言,毕自强是没法跟秦玉琴比的。

好说歹说了一番后,毕自强才勉强脱下工装,试着穿上那件衣服,然后拉了拉秦玉琴衣服背后的边角。这时,她扭过头看到毕自强已换好了衣服,方才转怒为喜。

“很帅气,挺好的。”秦玉琴上下瞧着他的样子,对女售货员说道:“这件衣服要了,请你帮开票交钱好了。”

秦玉琴去交了钱后,不让他脱下这件新上衣。毕自强只好把那件旧衣服塞进袋子里拎着,又跟着她来到女式服装柜台前。

“自强,这件好看吗?”秦玉琴拿着一件白底花格的衣服在自已的身上比量着,问道:“这件是不是合适我穿?”

“嗯,挺好的,是不是贵了点呀?”毕自强专门瞅了瞅衣服上挂的价格牌,忍不住地问道:“你哪来这么多钱呀?”

“嘻,我存的呀,”秦玉琴笑了,乐呵呵地对他说道:“你不用这么紧张呀,我当然是带够钱来的嘛。”

“嘿嘿,”毕自强搓搓双手,显得更不好意思了,笑道:“我又不是那意思嘛。”

秦玉琴让女售货员包好这件衣服,毕自强去帮秦玉琴交了钱,拿着票据和找补的零钱回来了。

不远处,一个中年妇女领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正在专柜前挑选衣服。忽见一个左胳膊上搭着一件旧上衣的小伙子,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贴近了那个专心为女儿挑选衣服的中年妇女身旁。那小伙子伸出来的右手上,拇指与食指间夹着一把锋利的刀片,一下子就划开了那中年妇女的皮包底部。眼见一个黄色信封的东西掉下来,瞬间被那小伙子抓到手里,迅速揣入自己的裤袋里。就在那小伙子转身准备离开时,中年妇女忽然发觉自已的挎包里空荡荡的,钱包已不见了。

“肯定是你偷了我的钱包,”中年妇女不禁喊叫起来,直觉让她怀疑身旁的这个小伙子就是贼。她伸手想抓住他,没想到扑了个空,只好不顾一切地喊道:“——捉住他,他是小偷,别让他跑了。”

那小偷此时慌了手脚,猛然推开扑过来的中年妇女,夺路而逃。可服装商场内人多拥挤,左右腾挪,还是没有逃离现场的速度。巧的是,那小偷跑过毕自强身边时,没想到他会猛然转身使出了一个绊脚,继而一个闪电般的擒拿手,一下子就拧住了小偷的胳膊。那小偷冷不丁地被身手敏捷的毕自强按倒在地下,动弹不得。这时,毕自强定神一看那小偷的脸,却不禁傻傻地愣呆了。

这小偷不是别人,正是毕自强少年时代的好友,一起习武多年的二师弟陈佳林。

一见小偷被人捉住了,周围的群众“哗啦”一下子全都围拢了过来。

“打他!打他!打死他!”人群中有人喊了起来。

这一喊可不得了,四围愤怒的人们都往前挤,无数拳脚像雨点般地暴打在陈佳林的身上。他只好双手紧抱头部,躺在地上身体如虾米似的蜷缩成一团。他“哎唷哎唷”地发出惨叫,在地上灵巧地打着翻滚儿,尽可能地躲闪着群众的拳打脚踢。那个时候,人们恨小偷恨得咬牙切齿,都快到要生吞活剥的份上了。小偷在公共场所被捉而没人出面拦挡,被群众活活打死或者打成残废的事件,时有发生。

“别打了,别打了,”看到陈佳林被群众不分轻重的死揍狠踹,毕自强急了,扑上去用自己的整个身子护住陈佳林,对众人大声地喊道:“再打就要打死人了,出了人命谁负责?”

“小偷打死活该,打呀!——”人群中有人还在鼓动地叫喊着。

毕自强劝阻和拦挡着愤怒的群众。混乱中,他也着实误挨了不少的拳脚。好在人群中有不少人证实是他捉住的小偷,不然,怕他也会被当成是小偷同伙,把他也往死里揍呢!这时候,从人群中挤进来了两个穿白色警服的民警。一个民警解下了陈佳林的裤腰带,反绑着他的双手,把他押走了。另一个高个子民警正向周围的群众了解情况,叫上毕自强和被盗的中年妇女带上她的女儿,让他们也一起到派出所去说明事情的经过。

毕自强走进派出所的大门,就看见陈佳林被铐在院子角落里的窗台下。陈佳林蹲在那儿,见没其他人在场,便示意毕自强走上前,似乎想说什么。毕自强也没多想,径直地向陈佳林走过去。

“老二,对不起了,”毕自强走过来蹲在他面前,一脸歉意的表情,说道:“没想到这么巧,我竟让你栽进来了。”

“唉,今天的日子可能不太吉利吧,该轮着我倒霉,” 陈佳林有点哭笑不得,说道:“哎,谁让我遇着师兄您呀,哼,不然他们还真别想逮住我呢。”

“看你刚才被打得满地滚,叫得那么凄惨,我心都凉了。”毕自强觉得这事自己有责任,非常关切地问道:“没伤着你吧?”

“嘿嘿,叫得越惨越没事,” 陈佳林显得一副并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师兄你放心吧,我好好的呢。又不是没挨过打,这哪伤得了我呀。”

“唉,老二,你这么靠偷窃过日子也不是办法呀,”毕自强不禁黯然伤感。他点燃一支烟,递到陈佳林嘴边,问道:“对了,现在我怎么样才能帮你出去?”

“算了,你甭管我了,越帮越忙。跟‘老派’装蒜我还是会的。”陈佳林抽着烟,想了想,说道:“记住,别说我们认识,那样会让他们认为你是我的同伙。”

“哦,我知道了。”事到如今,毕自强也没什么办法搭救他,只好说道:“那我先进去了。”

在问讯室,高个子民警向毕自强了解当时的情况并作了笔录后,并亲自送毕自强走出派出所大门,却看见了站在街边等候着的秦玉琴。

“玉琴,你怎么来了,”高个子民警走到秦玉琴面前,问道:“有什么事吗?”

“哥,我不是来找你的,”秦玉琴指着站在一旁的毕自强,说道:“他是我同学,我们今天出来逛街买衣服。”

“原来是这样,”高个子民警笑了,拍了拍毕自强的肩膀,说道:“小伙子,好样的。”

毕自强有点腼腆地笑了笑。

“这是我哥,秦晓勇。”秦玉琴把高个子民警介绍给毕自强后,说道:“哥,如果没啥事情了,那我们走了。”

秦晓勇返回派出所里,去审讯和处理扒手陈佳林了。

毕自强和秦玉琴离开朝阳派出所,俩人并肩走在街边。她发觉他搭拉着个脑袋不吭声,似乎心情不太好。

“你怎么了?是不是刚才挨了不少拳头,伤在哪儿了,”秦玉琴端详着毕自强的脸,发现他右眼框上方有一小块青紫,关切地问道:“让我看看,痛不痛呀?”

“没事,一点皮外伤,回去擦点药酒就好了。”

“你干吗要这么拚命地护着那小偷呀,”秦玉琴不禁埋怨着他,说道:“小偷是可恨,挨打活该。”

“小偷也是人呀。算了,不说他了。”毕自强挥挥手,似乎要赶走那些烦恼。因为和秦玉琴无法解释他和那小偷的关系,他只好换了一个话题,说道:“没想到你哥是警察呀,挺神气的哟。”

“我哥比我大五岁,插过两年队,当过三年兵,”秦玉琴摇晃着提着的袋子,介绍着她哥哥的情况,说道:“他半年前复员回来,被安排进了公安局。”

“你哥当过兵?”毕自强好奇地问道。

“是呀,”秦玉琴谈起自已的哥哥,脸上浮现出一种自豪感,说道:“我哥是侦察兵,七九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他还上过战场,立过一次三等功。听我哥说,他们部队后来一直打到了谅山。呵,我挺崇拜我哥的。”

“是啊,挺让人羡慕的。”毕自强扭过脸看着她,笑道:“我小时候的最大理想,就是当一名解放军战士,扛枪保卫祖国。”

“那现在呢?”

“现在我一心一意就想考上大学,用知识一样报效国家。”

毕自强和秦玉琴边走边聊着,经过七一广场花园。在这喧哗热闹的市中心,这里树木成荫,可供市民进来观赏小憩,是名符其实的城市花园。进门处,有一棵已有几百年历史的大榕树,它舒展着巨大的树冠,枝叶茂盛无比。大榕树的底部相当粗大,要四个人手拉手才能把树围成一圈。花园里修建有一片绿茵茵的草坪,四处摆放着盛开着各种颜色花朵的盆景。园艺工人把这些花盆精心拼摆出各种几何图案,煞是好看。

“我们进去看看吧?”秦玉琴提议道。

当毕自强和秦玉琴走进花园门口的时候,一个胸前挂着照像机、手里拿着价目表的中年妇女,面带微笑朝他俩迎面走来。她不停地问他俩要不要照一张像片留念。毕自强随便地问了一下价钱,觉得拍张像片八角钱也不算太贵,便用征求意见的目光望着秦玉琴,见她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便掏钱给了那位中年妇女。

在中年妇女选好的取景处,毕自强和秦玉琴俩人肩并肩站一起。秦玉琴换上了刚买的白底花格的新上衣,显得更青春,更靓丽了。毕自强一件崭新的中山装在身上,看上去英俊帅气。

“靠近些,男的再靠近些,”中年妇女低着头看着取像框,指导着他俩摆出的身体姿势,说道:“哎,这样才像一对情侣嘛。别动了,照啦。”

毕自强和秦玉琴在园林里说说笑笑,悠闲地转了一圈。走累了,俩人就在一棵荔枝树下的长椅上挨着坐下休息。在那一刻,他们彼此注视着对方,都不约而同地笑了。

在春天即将来到时,这里已是繁花似锦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