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三章 璞玉浑金(下)

绿城一剑 收藏 17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章 璞玉浑金(下)


这时候,一个四岁多的小女孩跟着一位妇女走进小院子。那是胡大海的爱人陈丽梅和女儿胡小静。头上用红细绳扎着两根“向天冲”小辫子的胡小静天真活泼,一跳一蹦地欢叫着“爸爸、爸爸”,窜到胡大海的身旁,撒娇地爬上他的大腿上坐着。陈丽梅和老毕师傅礼节性的打过招呼,便独自上二楼去了。

之后,老毕师傅继续和胡大海商量着孩子们的事情。那胡小静依偎在胡大海的怀里,两只小手还在抚弄着爸爸的大手玩。她不时地抬起头来,用她那一双水汪汪而清澈的大眼睛瞄上一眼对面站着的三个陌生男孩。

谢天谢地,两个大人终于把这件事情谈妥了。五天之后,正是民间说的所谓“黄道吉日”,可举行拜师仪式。到了那天下午,三个男孩放学后便直奔胡大海家。胡大海在家里早已摆放好了祖牌、香案,拜祀完祖牌,三个男孩各自轮流给胡大海磕了三个响头,上前叫了一声“师傅”,就算是行完了拜师的礼节。

自古以来,按民间武行的说法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当晚,胡大海让三个男孩子留下来,在小院子的石桌上和他一家四口一起同桌入席,吃了一餐颇为丰盛的饭菜,承认三个小徒弟进了胡家大门。席间,那小姑娘胡小静可是乐癫了。这一下子有了大哥哥,二哥哥,小哥哥,让她着实在欢天喜地,一边嚷着这个哥哥,一边叫着那个哥哥。这会儿饭刚吃到一半,她就搁下碗筷从椅子蹦着跳下来,凑上前来摸摸毕自强,拉拉陈佳林,瞅瞅田志雄,然后又窜回到座位上,捧着个小脸蛋,咧着个小嘴儿,冲着三个大男孩嘻嘻哈哈地笑着……

这以后,每逢一、三、五、日的晚上,三个男孩子就会结伴来到胡大海家的后院练拳习武,每晚三个小时,竟是风雨无阻。三人按年龄来排:外号“大眼仔”的毕自强是大师兄,外号“小麻子”的陈佳林是二师兄,外号“蛮牛”的田志雄年龄最小是三师弟,胡大海那四岁多的女儿胡小静,自然就是他们的小师妹了。

拜师习武,武德为先。师傅胡大海教诲三个小徒弟首先学会讲究礼仪,让他们懂得尊老爱幼,遇事不轻意与人动手,但路见不平也要勇于拔刀相助。之后,胡大海才开始向三个小徒弟教授祖传下来的南拳功夫。

这天晚上,在胡家院子里葡萄架前的空地上,三个小徒弟一字排开,首先练习最基本的武术功夫——弓步和马步站桩。说到南拳功夫的特点,大多讲究技击时站桩的扎实,出手之时下盘稳如泰山,腾挪之中双拳能打方寸之地。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虽然三个男孩在一起跟着师傅胡大海习武练拳,但各人自有长处和特点。说到日后三人谁的拳脚功夫最好,若认真地细论起来,还真的不好评说呢!

毕自强练起拳脚来,招法有板有眼,不仅精准狠,而且讲究速度和力量,出手的一招一式,特别注重攻击和防守的实用性。他在习武达程中爱动脑筋,经常琢磨着那些招式的用途和反击方法,即如何将对手的攻击招式化解开来,并演变出自已的有效攻击。总的来说,他拳法功夫比较全面扎实,对掌握各种不同兵器的招法都有相当深厚的研究。

陈佳林头脑机灵,善于模仿,是一块习武的好材料。他对师傅的招式和动作往往是一学就会,一套拳法中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动作,但只要师傅出手示范演练上一、两趟,这些招式的技击要领,他看着就能记住八九不离十。他的功夫可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出手的拳脚架式又快又好看,就是攻击中的瞬间爆发力总欠火候。三个徒弟中,陈佳林的个子最矮小,身体也略显单薄,加上他平时疏于力量练习,攻击力量比起师兄弟也差一截,故不免显得有些花拳绣腿。虽说拳脚上他老是打不赢师兄师弟,可别人想要把他打趴放倒,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腾挪躲闪的功夫倒也学得真不赖,打不赢还可以逃跑呀。

田志雄在三个徒弟中个子最高,长得虎头虎脑,壮实得像头小牛犊。他习武时脑子是有些不够使唤,领悟迟缓一些,但他刻苦用功。他练拳脚套路时虽有一些蛮劲,但动作往往笨拙而不得要领,一套拳法练着练着就走了模样,常让众人啼笑皆非。太多的兵器功夫他也学不来,可使棍棒的招法和挥舞板凳的功夫却是他的两手绝活。他虽说对那些学过的拳法、兵器套路,大都是前面的招式练得熟后面的记不住,但在出手技击上却充分体现出他力沉凶猛的一面,一般人可架不住他那不要命的狠劲头。

时光如箭飞逝。三个小徒弟在师傅的用心调教和反复指导下,一个个进步都很快。习武之人虽不主张轻意与他人动拳脚比试技艺,但实战的经验必不可少,一定要经过长时间的实战磨练才能成为武林之中的高手。每当学会一新招法,他们就要相互比试一下,经常地进行一对一、一对二的拳脚对打实战练习。枪棒出手,拳脚无情。有时候一不小心,出手也会伤着对方。三个人虽然都经常“挂彩”,但拳脚的实战本领却也日久见长。

在三年多的时间里,跟着胡大海师傅习武练艺,三个半拉大的男孩终于长成了一身武艺的大小伙子。

转眼之间,来到了一九七七年的秋天。九月份一开学,毕自强就要上初三了。陈佳林跟着奶奶长大,因无人管教,在十三、四岁时就开始混迹于社会上了。田志雄脑子笨拙,对读书没多大兴趣,刚上初二的时候就自动退学。为了生活,他跟着叔叔每天去拉板车干搬运工,凭一份力气挣饭钱。

这一天,是胡大海的四十岁生日,恰巧又是星期六。三个徒弟过了中午就先后来到了师傅的家里,为准备师傅的晚餐寿宴忙乎着。先来的陈佳林,笑嘻嘻地拎来了一条三斤多重的大草鱼。不一会儿,毕自强也赶来了,乐呵呵地拎来了两瓶桂林“三花”酒。后到的田志雄也没肯空手,提着半斤猪肉和二斤多“猪下水”大大咧咧地进来了。

整个下午,徒弟三个在厨房里给师母陈丽梅帮忙,杀鸡的拔毛,拿刀的切肉,用盆的洗菜,烧火的添柴,忙乎了好一阵子。到了傍晚五点多钟,胡大海下班回来了。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毕自强早已摆上了喝功夫茶的器具,三个徒弟手上的活儿忙完了,便走过来陪着师傅品茶闲扯。

这时,胡小静肩膀上背着小书包,嘴里高兴地哼着歌曲,一跳一蹦地放学回来了。她晃到胡大海面前“嘿嘿”地一笑,抬腿跪在圆石凳上,把书包往石桌上一搁,就往外掏作业薄和铅笔。她才上小学一年级,没想到还有家庭作业呢。遇到不懂的问题了,她便拉扯着身旁的老爸东问西问。很快,胡大海就被他这宝贝女儿问得晕头转向了。他放下手中的小瓷杯,向着向女儿努努嘴、使使眼色,示意她去找毕自强请教这些问题。胡小静也不含糊,突然从石凳上跳下来,嘴里叫着“大哥哥”, 跑进厨房把毕自强从里面生拉硬拽出来,让他帮看她的作业题,当她的“家庭老师”……

准备开饭了。胡大海一家四口和三个徒弟围在院子里葡萄架下的石桌旁,大家面对着满桌的菜肴。徒弟三个一同站起来先给胡阿婆敬酒,继而又一个个地给师傅胡大海、师母陈丽梅敬酒。之后,大家才一起动筷子,品尝着一家人欢聚一堂的喜悦和欢乐。

天黑了,满天的星星探出头来闪烁着。胡小静跑到墙角边,拉亮了挂在葡萄架上的白炽灯。席间,徒弟三个人各自出手走了一路拳脚助兴,胡大海也趁着酒兴为众徒弟表演了一套“地滚拳”。最后,胡小静自告奋勇地上场,有模有样地表演了近于她自创的“擒拿手”招法,赢得了大家的一片欢笑和掌声。在这天晚上,师傅胡大海宣布:从今日起,你们师兄弟三个算是满师出门了。

翌年,毕自强考上了高中。自从他心里树立了考大学的目标以后,用在学习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到胡大海家中习武的日子也越来越少,每个月也只是来两、三个晚上看望一下师傅和师弟妹们。每当临近考试的月份,他把习武的事情就完全搁了下来。时下,胡大海也很赞赏毕自强要考上大学的志向,说做人就要有出人头地的信心和决心,还引用了“书上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句名言来鼓励他用功读书,争取“金榜提名”,考上大学。

在读高中的两年时间里,毕自强全力以赴,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与此同时,他还结交了同桌叶丛文,与廖明超、刘云锋、何秋霖等同窗学友建立起了兄弟般的情谊。如此一来,毕自强与早就混迹于社会上的二师弟陈佳林和早年辍学打工的三师弟田志雄能够凑在一起的时候就很少了。有时候,一、两个月他们师兄弟都难得见着一面。

俗话说:“人算不如天意”。 毕自强全力以赴地用功苦读了两年高中,当年竟然没能如愿考上大学。如今,他高中时代的同学毕业后大都散尽,各奔前程去了。而他也因为家里生活困难的缘故,不得不接替父亲退休的岗位,进南疆机械厂当了一名学徒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