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三章 璞玉浑金(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章:璞玉浑金(上)


说到毕自强曾练武学艺的事,这可有些来历。

七十年代初,每隔一段时间的周末,南疆市机械厂的职工们都能看上一次电影。这在厂里篮球场上看不花钱的露天电影,正是那个年代里人们在生活中最快乐的一种娱乐享受了。

还没等到的太阳落山,七、八岁的毕自强早早就扛着小板凳冲出了家门,和一些小伙伴们屁颠屁颠地来到篮球场上摆好一长串的小板凳,争抢着霸占“有利地形”。那时,只有《南征北战》、《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等几部影片是允许长年累月放映的。

铁杆影迷毕自强和那些同时代的男孩们一样,永远是重放影片的最忠实观众。虽然,他每部影片都已看过N遍了,甚至有些台词大段大段地都能倒背如流了,但逢场必看,从不漏过。每当放映机把影像投射向那横挂在半空中的白色银幕时,他和那些半拉大男孩们便欢呼雀跃起来。也许是因为对该电影太熟悉的缘故,通常,在影片放映的过程中,一大群男孩总是在放映场里奔来跑去,在人群中穿梭不停,到处打闹、嬉戏、冲杀,到了电影中开始有那激烈的战斗场面时,才吸引他们的眼球和耳朵,让他们终于安静下来这么几分钟。毕自强和那个时代的男孩们,正是深受这几部国产战斗故事片的影响而不断成长起来,从而在他们的内心深处烙下了革命英雄主义的情结。

上小学时,毕自强与同班的同学陈佳林、田志雄玩得最好。这三个小家伙都属于那种生性顽皮、不服管教的小祖宗。他们平时只要凑在一块就无端地惹事生非,弄出不少麻烦事。有时实在是百无聊赖了,他们就去用石块砸别人家的玻璃窗听清脆,用自制的弹弓比赛谁先把高挂着的路灯打碎,为摸几个鸟蛋不要小命地爬上高高的桉树顶,偷着到学校附近的池塘里游泳、摸鱼,简直就没有他们不敢去干的事情。每当这三个小家伙和别人打完架后,毕自强经常是抱着被扯烂的小书包,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回家,还少不了挨父亲一顿狠揍,说不准晚上还得饿肚子呢。

毕自强从小脑瓜子聪明、理解能力强。他读书其实是不太用功,但学习成绩也还算不错。陈佳林、田志雄两人的作业全是照抄毕自强的,有时干脆还由毕自强直接代笔。这三个小家伙也经常在学校里恶搞和闯祸,给年轻的女班主任带来一件件头痛不止的麻烦事。不过,毕自强他们也有一项最为愉快的课外活动,那就是三人在放学后一起步行十多几钟,到北宁街上一家叫“连环画之家”的租借店去看小人书。

这家小人书租借店,有两间各十几平方米的屋子相通。在店门口,通常放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店主人就坐在那儿。他背后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很大的纸板,那上面都是介绍最近新出版或者内容火爆吸引眼球的连环画书。只要给店主人一分钱,他就会拿来你指定要看的那本小人书。店内的布置很简陋,四面墙壁上张贴着各种各类精彩连环画的封面,那些花花绿绿的封面各有巴掌那么大,你挨我挤地在那墙壁上排着一行行队伍,让人瞧着都觉得眼花潦乱。靠墙边都固定着没靠背的长条木凳,屋中央到处摆放着小板凳。有时候,来看书的人实在太多了,屋里挤得连站脚的地方也没有了,那么,还可以拎着小板凳到店外面,坐在附近街道旁,在店主人视线范围之内看书。平时来店里看连环画的,大多是街道上文化水平不高的年青人和中学生。每天到了放学时间,特别是星期天,小学生一下子就成了租借店里看小人书的“主力军”。

毕自强、陈佳林、田志雄都是家境贫寒的孩子。为了看连环画,他们便去靠捡纸皮、收集破铜烂铁,换来一角几分钱,然后一起共同分享着看连环画带来的那份简单的快乐。就是口袋里没钱的时候,他们也不嫌路远地跑来店里逛一逛,到处寻找着看书人身边的空座位,好过去挨着坐,“蹭”看几眼别人手上的连环画。唉,真是可怜了这一代人的童年。

毕自强最喜欢看的是《三国演义》、《水浒》、、《岳飞传》、《杨家将》等这类小人书了。他崇尚那些名扬四海的英雄人物,而他们身上那种耿直豪爽、嫉恶如仇、不倔不挠的性格,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少年的毕自强,心中期待着有朝一日,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武艺高强的人物。

一九七四年,十二岁的毕自强读小学四年级。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打探到,市里南国街上有一个习武之人叫胡大海。那天,他找来陈佳林和田志雄,偷偷地商量着要去拜师习武。最后,三个男孩不知天高地厚,竟结伴而去,莽撞而勇敢地闯入胡家。不料刚一进门,他们便让胡大海吹胡子、瞪眼睛地驱逐了出来。三个男孩并不死心,在门外待了一会儿,就又壮着胆子走进来,死磨硬泡地把好话说了一箩筐,还硬是赖在人家里不肯走。可胡大海不吃这一套,挥动着长扫帚吓唬着他们,后来干脆把这三个男孩扫地出门。没有办法,他们只好拖拉着小书包离开,还蹲在离胡大海家对街的不远处,寻思着别的主意。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毕自强的父亲出于对儿子的疼爱和无奈,只好亲自和这三个男孩去找胡大海,要为孩子们拜师习武的事登门帮着说情。老毕师傅让毕自强提着两瓶桂林“三花”酒,陈佳林怀抱两条“大前门”牌子的平装香烟,田志雄手里拎着一网袋柑果。三个男孩欢天喜地领着老毕师傅一路前往,他们的脸上都挂着灿烂无比的笑容。就这样,一老三少的身影出现在南国街上。

南国街是市内一条颇有商业气息的老街道,它的房屋建筑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街道的两旁,大都是那种南方人称之为“骑楼”(注:就是最下面一层有宽敞走廊的一种旧式楼房)的两层楼房。据老一代人说,这些房屋大都是一百多年前按“法国式房屋建筑”的样式建造的。在并排而相对着的楼房之间,夹着一条不太宽敞的街道。这里所有底层的房屋门口,不论建筑物的方位如何,每家每户的大门都是冲着街面方向开的。整条街上的小店铺很多,有百货店、小吃店、杂货店、修鞋店、凉茶店等等,人来人往,故而这里是市内最为喧闹的主要街道之一。

前面是三个小男孩领着路,后面跟一个大人。不一会儿,一行四人到了胡大海的家门口。胡家门牌是南国街36号,一个摆卖凉茶、酸嘢的店铺。

或许是因为南方天气炎热、环境潮湿的关系,南方人一年四季都喜欢喝口凉茶。“酸嘢”,是南方人的一种很流行的口语称谓,说的是用米醋腌制成的各种各样的小食品。木制的长形柜台上,摆放着十几个透明的大玻璃瓶,里面各自装着酸萝卜块、酸木瓜片、酸豆角束、长条的酸黄瓜、整个的酸青椒……酸制品种还真不少,算起来不下几十种呢。旁边,摆着一排排盖着玻璃片的凉茶杯子,里面装满了各种颜色的凉茶,什么淡黑色的王老吉、罗汉果,淡黄色的生地、雷公根、菊花茶,等等。在这二十多平方米简陋的屋子里,还提供有一些圆桌方凳,供客人们歇坐休息。整个七十年代,这儿的东西卖得不贵:玻璃杯凉茶,一分钱一杯;腌制小食品,一分钱一块(件)。在街上或“骑楼”下往来的行人,常常会有停下脚步进店里来“帮衬”的,不过,这的顾客多以女性和孩子们为主。店铺的柜台后,端坐着一位手摇大葵扇的阿婆在收钱,那正是胡大海的母亲胡阿婆。就这么个不起眼的凉茶、酸嘢小店,当时在名义上还是属于街道集体所有制(联营)的性质。

因为有大人领着孩子们前来的缘故,这次,老毕师傅和那三个半拉大的男孩被胡大海十分客气地礼让进了家门。

胡大海,一米七二的个头,三十六、七岁的样子,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由于长年习武练身,他的体格显得特别强健结实。他是物资回收公司收购废品站的一名职工,每天的工作就是骑着一辆旧三轮车走大街穿小巷,吆喝着收一些酒瓶子和废报纸等废品什么的。他的父亲在解放前就是走南闯北的江湖镖师,故他自幼跟着父亲学习南派拳脚。老父亲去世后,他又四处拜访名师学艺,吸取众家之长,铁骨铮铮地练就了一身硬功夫。过了三十多岁,他才得以结婚生子。爱人叫陈丽梅,是街道一家福利厂的一名女工,他们夫妻俩有一个一九七零年出生的女儿,名叫胡小静。

老毕师傅和三个男孩子跟着胡大海走进店铺的后门。店铺上面二楼的那两间房子,就是胡大海一家人的住所。眼前,是比较宽敞的一块空地围成的家庭式后院。院子里,四处靠墙壁的地方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瓦缸,它们都是用来腌制小食品的。院子深处,竟有一处别开生面的景色:一个用木桩和竹竿搭建成的凉棚,上面爬满了漆黑色的葡萄老藤和那青青的葡萄叶子。凉棚下,是一张圆石桌,周围侍候着四个圆柱般的石凳。

胡大海招呼着老毕师傅坐下后,拿了五、六个小瓷杯摆在石桌上,又沏了一壶绿茶,让那三个男孩子也过来喝了口茶解渴。胡大海和老毕师傅在凉棚下的石凳上相向而坐,开始谈论着这三个孩子想学拜师学武的事情。离此不远处,三个男孩犹如三个小木桩似的并排站在一旁,他们的两只小手却停不下来,各自不时地捋头发、扳手指、卷衣角,彼此之间眨巴着眼晴交流着各自的心思,心急如焚地等待着两个大人洽谈的结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