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薪民工的离奇嫖娼经历

lijun8886 收藏 0 273

他,声称每月都要嫖娼。

说工友的女朋友,一次50元

如果出2000元,朋友的老婆就可以“转让”。

他......

是一个讨薪民工,我们的兄弟!游移在每一座城市,守望低矮而又遥远的幸福,偶尔有梦,常常惊惶



前几天,中央电视台播了一个“60万买来的离婚”的片子,讲的是一个有关财产分割的离婚官司。之所以存在争执,是因为夫妻双方都掌握了对方有第三者的证据。留守农村的妻子红杏出墙,出外打工的丈夫另结新欢。其实蛮俗的一个故事,甚至有些稀松平常。农村人口大面积的向城市流动,为城市创造大量财富的同时,无可避免要带来很多的社会问题。有些问题可以摊到桌面上讨论,比如欠薪、比如工伤、比如超时劳动、比如医疗保障,可以等待政府边拖延边研究边解决;而有的问题则藏在角落、在边缘、在人们的视野之外,似乎难登大雅,但确确实实,这些问题在困扰、在影响、甚至在改变着很多人。


有报告指出,农民工已经成为爱滋病、性病等性传播疾病的高危群体,肌体的病毒也许可以预防,但灵魂挣扎的痛苦,是否也能靠那些冰冷的体制机器?


谁来满足农民工的性需求?


无独有偶,我在在某媒体供职的朋友曾晓真,前几天接访了一个讨薪民工的求助,一了解,发现假币发工资是误会,嫖娼受骗是真相。再深入聊下去,不禁对这个民工的嫖娼经历感到惊讶,月月嫖娼不说,个别嫖宿对象匪夷所思,简直令人目瞪口呆!


我在朋友供职的媒体上读到过这则新闻,可惜只报道了假币发工资,嫖娼受骗那前半部分,技术性省略了后半部分。而我认为,被处理掉的后半部分,恰恰是建设和谐社会无法忽略的部分,忽视它,那么它迟早有一天会变成整个社会无法跨越的鸿沟!


到时候,谁又来为心灵扭曲、价值沦丧、伦理失常埋单呢?


现实是一堵无声的墙,道德的说教往往苍白。我把原文转到这里,抛砖引玉,与更多的朋友交流。



访谈实录:

记者:你是哪里人?几岁?找我们什么事?

民工:我是贵州德江人。36岁,我想向你们投诉包工头用假币给我发工资。


记者:包工头什么时候用假币给你发工资,你有证据吗?

民工:去年四月开始,我到海沧一个工地做工,做到年底,扣除我平时借的生活费,我计算的结果是还剩5000来块钱,但包工头只给了我2350元。并且后来我才发现这钱竟是假币。我认为包工头发假币给我,最主要是因为他知道我不认识假币,所以直到大年三十晚上才给我算工钱,并且我一进他的门,他就把门关上,和他老婆陪我喝酒,等我喝得差不多了后再把钱给我。这么迟发钱给我,最主要是他怕我发现他发给我的是假币,因为第二天是大年初一,我又没办法把这钱存银行,也没办法寄回去,否则如果他一发假钱给我,我去银行存钱和邮局汇钱时,马上就会发现。


记者:我想问你一下,你拿到工资后去嫖娼了吗?请你如实回答。

民工:(愣了一下,红了脸)去过。你为什么这样问?


记者:因为前不久我刚刚采写过类似你这样的案例,当时公安局告诉过我,他们经常接到你这样的报警,结果发现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发了工资后去嫖娼,都是后来发现工资都成了假币。我再问一下,你什么时候去的,花了多少钱?

民工:拿到工资的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我去同安找老乡时,顺便在路上找了一个站街招嫖的小姐。当时,我们谈好的价格是20块钱。


记者:20块钱?你和她做过那种事吗?

民工:做过。


记者:嫖一次20元?这么便宜!是不是有病的或者很老很丑的?

民工:不会的,很年轻,只有20来岁。我现在每个月都去嫖娼,从来没有得病(指性病)。


记者:不好意思,我觉得你的假币,更大的可能是你去嫖娼时工资被小姐掉包了。

民工:(惊讶)我也有点怀疑。但当时我认为更大的可能是包工头发假币给我。现在你这样一说,倒是提醒了我,我觉得的确有这种可能。


记者:为什么现在觉得有可能,有什么疑点吗?

民工:当时房间里有块帘布,我的衣服裤子的确是放在帘布外面。当时是有个男的站在外面。


记者:就是了,我听公安局的讲过,这种情况下,那个男的很可能是小姐的同伙。他乘你们在行事的时候,悄悄地偷你的东西。噢,我再问一下,你们进门后,门关了吗?

民工:关了,但是门上有洞,外面手可以伸进来把门打开。


记者:难怪!肯定没错,就是他们干的!不过,我再问你一下,你和那个小姐进去行事后,小姐就没有离开过你吧?你们在里面呆了多久。

民工:是,没有离开过,我们在里面呆的不久,最多十几分钟。当时她还叫我闭上眼睛,她说我很少享受,闭上眼睛更舒服,当时她还用手给我的眼睛按摩。现在想起来,当时她真的是为了挡住我的视线。并且,我们做完那事,那个小姐很紧张,马上穿好衣服冲出来,然后那个男的冲进来,说我既然做完了,就赶快走,他是这房子的房东,要来收房租。


记者:还有什么疑点吗?再回想一下。

民工:噢,还有一个,当时包工头发给我的工资是2350元,而第二天我发现的假币是2800元,等于说钱多了500元出来。


记者:基本可以肯定了,就是在你和小姐做那种事时,那个男的在外面,把你的钱包掉包了。并且,他们因为慌张,还多塞了几张给你!我再问你一下,当时发现这些假币后,你心里是如何想的。

民工:当时心里很难过,几天几夜都不会睡,一直在流泪,都有点想死了。


记者:这件事给你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对你也算是个教训,这件事之后,你应该没有再去嫖娼了吧?

民工:(尴尬,有点不好意思)有,又去十来次。


记者:又去了?十来次?也就是说平均每个月去一次左右?

民工:(尴尬)对,不过,我也知道嫖娼不好。但是,我36岁了,还没有结婚。


记者:你为什么不结婚?

民工:找不到。


记者:为什么找不到?

民工:因为穷。还有就是,我们工地上没有女孩子,有也是一起打工的人的老婆。我又没地方去找。因为我每天都在干12个小时左右,每天收工后,就是吃吃饭,看看电视。然后就是睡觉,根本没地方去认识女孩子。


记者:你什么时候开始嫖娼的?

民工:去年9月的时候,当时是包工头带我去的。


记者:你每次去嫖娼要花多少钱?

民工:一般是二三十块,多的四十。还有一次最多的是给了50块钱。


记者:为什么那次会出到50块钱。

民工:其实花50块钱嫖的不是那种真正的鸡。那个女的是我工友的女朋友。我这个工友18岁,也是贵州人,和我不同一个县的,他那个女朋友15岁,是他从老家带出来的。他不太喜欢她,经常会打她。我和他们的床只隔一米左右。有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我那个工友把我叫醒,说给他50块钱,他的老婆(其实是女朋友)就让我搞一次。


记者:你给了没有?

民工:给了。


记者:你也和他女朋友做那种事了?

民工:对,和他做了。我当时给了他100块钱。


记者:100块钱?不是说50块钱吗?

民工:我搞了她两次,当天晚上一次,后来又搞了一次。


记者:这100块钱,你是给你那个工友,还是给他女朋友。

民工:当然是我那个工友。当时我知道他没有钱。同时,他女朋友才15岁,这么年轻,所以我就多给了,就相当于帮工友一个忙吧。当时,他还说,如果给他2000块钱,就把这个女朋友转让给我。


记者:把女朋友转让给你?女的不同意怎么办?

民工:如果不同意,就慢慢说服她吧。不过,估计不会不同意,一是她很怕我这个工友,有一次我这个工友发脾气,就把菜刀架到她脖子上,当时她吓得要死。二是她对我的印象好象也还可以。


记者:那你为什么没有把他女朋友买来?

民工:因为我没有钱,因为包工头都是年底才给我们算帐的。我当时说,能不能从我的工资里扣,到年底的时候从老板那边统一扣给他,但他不肯。


记者:这个女孩子太可怜了,她现在还在同安吗?

民工:刚刚十几天天回去了,我这个工友带她回去了。我听说她的爸爸60多岁了,妈妈是个哑吧,家里非常穷。这样家庭有什么办法。


记者:你这个工友为什么要带她回去?

民工:他们是同一个县的,我这个工友不喜欢这个女的,现在好象有别的女孩子追求他了,所以他就带她回去。


记者:听你这样讲,你这个工友根本就没把他女朋友当人看,这个女孩子太可怜了。那么,当时你为什么没想过把这个女孩子的偷偷带走?

民工:我没有机会,因为他们两个天天在一起,我不敢插手。


记者: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民工:我一是希望自己的病能好,我的腰和屁股经常会很酸痛,我8年前就到广东打工,每年赚的钱扣除生活费就是用来看病,但都没有看好,并且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病,医生有的说我是腰肌劳损,有的说我是风湿。二是希望能找个老婆。如果有了老婆,我肯定就不会去嫖娼了。


记者:你找老婆,有什么要求吗?

民工:没有什么要求,离过婚的,有小孩的也行,但力也行,但必须是属羊和的属鸡的。


记者:为什么必须是属羊的和属鸡的?

民工:因为我去算过命,说我的老婆要找属羊的和属鸡的。


记者:你为什么这么迷信?难道除了属鸡的和属羊的,你都不要吗?

民工:不是我迷信,而是我家里就是这样,我母亲死得很早,他就是和我爸爸生肖不合,我为了避了这个。不过,属其它的也行,只要不是属猴的就行。


记者:为什么对属猴的这么排斥?

民工:因为算命的说我绝对不能找属猴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