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八章:狼行双 七

杨景标 收藏 0 19
导读:热血男儿★与狼共舞:祖上光荣 第八章:狼行双 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28.html


苦心经营起来的队伍一夜之间就没了,太爷爷也从一支赫赫有名的“忠侠军”头领,差不多退步为了一个普通百姓,这心里的落差委实太大了。太爷爷时常就一个人坐在西间的屋子里发呆,嘴里还总自言自语地说胡话,柱子跟他说话,他有时有反应,但有时也像没听见似的,柱子看在眼里就很难过。有一次,柱子就抓着太爷爷的手哭着说:“大哥,你别这样,咱还可以拉起队伍,东山再起!”太爷爷就那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嘴里重复着:“东山再起,东山再起……”

那样的状态大约持续了十多天左右,太爷爷才逐渐好转起来,这时他的腿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他就非要走,可柱子却还让他再住几天,等全好利索了再走,太爷爷就忽然像想起了什么,对柱子说:“对了柱子,你再去县城的表叔家看一趟,你嫂子和小月可能都在那儿了!”柱子担心太爷爷会仍下他一个人走,就不想去,太爷爷就笑了:“放心,你是俺的好兄弟,俺不会扔下你的!”柱子这才放心地走了。可柱子走了没多大会儿,太爷爷就简单收拾了一下也走了,他实在不想再拖累柱子。

太爷爷临离开柱子的哥嫂家时,把身上的大洋掏出一大半来,给他们扔下了,他本打算骑着柱子买来的那匹马走的,可他把马牵出来时,柱子的嫂子就贪婪地盯着它,不愿把眼睛挪开,太爷爷就明白了,笑了笑,索性把马也留给了他们,他就那样肩上挎着个包袱,包袱里面藏着他的两只盒子炮,徒步踏上了去吉林核桃沟的路。

柱子到了县城翠花的表叔家,没看见潘大姑娘和小月,但知道她们已来过了,她们知道了他和太爷爷还活着,但猜测太爷爷可能去吉林找翠花了,就又告辞走了,说也去吉林。不管咋说,也得知了潘大姑娘和小月确实没事,柱子很高兴,他就那样高兴地返回来,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太爷爷,可他一进了哥嫂家的门,得知太爷爷已走了,就傻眼了,一脸委屈地骑上那匹马往北追。柱子一直追到了天黑,追出了好远,也没见太爷爷的身影,就只好打马又回了哥嫂家。

长合了的腿伤已不妨碍走路,何况一想到能见到翠花和儿子,太爷爷就兴奋得不得了,脚步就迈得虎虎生风。可他也不得不小心,毕竟身上的明显特征已被日伪军掌握,所以他尽量躲开人多的地方长,专捡僻静的山路走,也因此太爷爷就再次见到“他娘”。他是在一条山路上走得口渴时,好不容易看见了一条小溪,就跑了过去,猛捧起一捧水喝了,然后又洗了两把脸,忽然就有一个黑影从他的身旁窜了过去,吓了他一跳,等他起身看时,就看见“他娘”在不远处蹲着,也正看着他呢。

当时太爷爷的眼睛就湿润,他不知道上天怎样安排了他和“他娘”的缘份,安排着他救了“他娘”的孩子,又安排着“他娘”对他不离不弃。太爷爷现在已没了那众多的弟兄,也变得形单影只了,他觉得自己和“他娘”又亲近了一步。太爷爷继续往北走着,“他娘”就那样时隐时现地陪伴着他,倒也驱散了他旅途的孤单与寂寞。太爷爷赶到核桃沟时,已是春意盎然的四月天了,有了上次的经验,他就避开了那条河上的关长,绕道赶来的核桃沟,但他没想到,他热切的期望又落了空。

太爷爷仍没见到翠花,却见到了那个远房亲戚,远房亲戚告诉他,,前几天来了个骑马的女孩,来翠花的家里找他,可见他没来又走了,女孩走的第二天,翠花就抱着孩子,和爹娘一起赶着牛车,急急地也走了,说是去了辽宁县城的表叔家。根据远房亲戚的描述,太爷爷知道他说的那个女孩是小月,他也就知道了潘大姑娘还没事,这心里也就安稳了许多,可他也很懊恼,翠花怎么就不好好等他呢?偏偏他来了她又回了辽宁,难道是潘大姑娘授意她走的?难道潘大姑娘还不知道他的生死?太爷爷胡乱猜测着,就觉得自己活得很悲哀,好像冥冥中有人在故意耍弄他一样,让他尝遍生离死别的痛苦——那么多好兄弟,就一夜之间都死了,而还活着的妻儿骨肉,他却生生不能相见。

潘大姑娘并没有授意翠花回辽宁,她只是让小月留了话给翠花:“如果见到杨玉红,就告诉他潘大姑娘在马架山附近的开原村,住在一个叫李雲生的地主家里!”那个地主家就是潘大姑娘以前藏身的所在,为了替地主保密,她当太爷爷的弟兄提地主的时候,都略去了具体地址和姓名,不过她好像跟太爷爷实打实地提过,只是太爷爷当时没用心,一听一过也就忘了。

潘大姑娘和小月去了翠花表叔家,得知太爷爷和柱子还活着,他就想太爷爷很可能会去吉林找翠花,她就想带着小月也赶了去,可走了不远她又改了主意,一来已奔波好多天了,再长途跋涉,她会吃不消,毕竟怀着身孕呢;二来太爷爷若真在翠花那儿,人家是久别重逢,正亲热着,她去了多煞风景啊。所以她决定自己先去地主家栖身,让小月跑一趟,如太爷爷在,就告诉他她在地主家,若太爷爷还没去,就给翠花留个话儿,还吩咐小月快去快回,免得她惦记。

谁知小月来了核桃沟,没见到太爷爷走后,翠花就也守不住了,知道太爷爷他们出了事,她就很担心,另外,她也有点不相信小月的话:“你就等吧,姐夫他肯定会来的!”她盼了快两年了,也没盼来与太爷爷见上一面,甚至就伤心地觉得太爷爷是个负心汉,她嫁错了人,这回她真就能盼来?再说,有一次倒是来了,可就是过不来桥上鬼子设的卡子,这次他若真的来了,就能过来?人的想法一旦进了死胡同,就很难再转过弯儿来,比如,太爷爷过不了关卡,他不会绕着走啊?翠花就没这么想过。翠花那样越想越着急,就想回辽宁的表叔家,那儿毕竟离太爷爷近,不怕见不着太爷爷……女人若心急起来,有时会很误事。

没办法,太爷爷只好离开核桃沟往回走,他可以去表叔家找翠花和儿子,他也知道了潘大姑娘的落脚点,所以她也可以去找潘大姑娘,可走了不远,太爷爷却忽然不走了,他想起了彭亮在树林里跟他的那句话:“对了老杨,你要是能跑出去,就去找周保中将军!”彭亮和那十几个弟兄为了掩护他,八成都死在了鬼子的枪下,他却还活着,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辜负彭亮的临终交代。他知道周保中的队伍在黑龙江的中苏边境,而他此时身在吉林,离黑龙江已经不远了,要是先回辽宁见翠花或潘大姑娘,再拐回来去黑龙江,那不知道得折腾到啥时候?于是太爷爷思前想后,还是掉头,继续北上。

太爷爷到达绥芬河中苏边境时,已快立夏了,他是一路打听着去了那儿的,他也不敢确定,周保中的抗联队伍是不是在那儿。其实当时周保中已带着队伍退进苏联境内了,后来部队还改编为东北教导旅,太爷爷就是找准了地方也见不到他们。太爷爷在绥芬河一带追寻了两三天,也没打探到关于抗联的任何消息,他虽然很不甘心,但也只好放弃,又踏上了南下的路,这时他身上的钱已不多,就想着路上抢个大户弄点钱,

太爷爷没走多远,过一个山口时却出了意外。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