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祭 正文 第十七章 对手

通吃小墨墨 收藏 0 0
导读:活祭 正文 第十七章 对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6/


想不到这法子真有效,浓雾一下子全消失了,任天行拔出腰部的那把枪,在枪身上猛亲了几下,喜道:“嘿!全靠你!”

他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含义,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出自道家还是佛家或者还有更加神秘的第三方,但是长风教他的这两句话,居然非常实用,刚刚念完,从腰部那把枪上传出一股冰凉的神秘力量,好似对这咒语起反应,破解了这忍者的法咒。

任天行本想追上那忍者,如今改变了注意。

这忍者看来只是一个小兵,不知道他的上头是谁。还有就是,他在军区有什么目的?为何被人见到之后要逃走?

一个忍者居然会在中国出现,而进入这里的军区,这表示什么?

还有就是,他跟“八角菱”居然有关系。看他装扮,像是忍者,但是他的身手却不像纯正的忍者,而他居然会法术。

这人实在太神秘了!

任天行暗自决定,先把背后主使人给纠出来,暂时不动他。

尽可能的保持五十米的差距,任天行做的非常小心,以他的能力,要跟踪一个人不让人家知道,这简直就是小儿科。

更何况,这个人还自以为把他给封住了,正得意洋洋的赶路,丝毫没有注意后面有人跟踪。

那家伙吹着口哨,心情似乎不错,听到山下响起几下爆炸声,似乎让他更加高兴。他转头往山下往,一脸的傲气,嘴里用日语大声说:“低下民族,这样死还便宜你们了,你们应该感谢我!”

任天行双手抓的紧紧的,正想过去狠狠揍他一顿,看哪个低下民族。听他这意思,难不成他跟那些僵尸有什么关系?

难道。。。。。。

任天行意识到这问题的重要性,要是真跟这次的僵尸事件有联系,那么,他们的目的在哪?

那忍者加快了脚步,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步行,然后来回的这附近绕来绕去的,最后在的一个木屋里,他停了下来。

在他绕这路的第二次的时候,任天行就知道了这附近9成就是他的目的地,找了一地方果然藏了起来。

那忍者果然有耐心,故意在附近绕了好大几个圈之后,突然转身往一颗大树上爬,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然后在居高临下,监视着附近的动静。

这手段,要不是任天行经验老套,一定会被他发现,只可惜,任天行就是任天行,再狡猾的耗子也逃不出猫的掌心。

那忍者在树上整整呆了将近半个小时,一动不动,这让躲在暗处的任天行不由的大叫吃不消,两脚隐隐发麻。

要跟忍者比忍功,任天行自认为还没有这个能力,能跟这类人比忍术的话,除了能一心向佛的真和尚,估计他的禅功能跟忍术有的比。

幸运的是,这忍者也只呆了快半个小时,然后像猫一样,窜下树之后,往一个小木屋里跑。

任天行紧紧跟着,但是又不能跟着太近,只要耳朵的听力范围没有离开就行。

那忍者在门口有规律的敲了几下之后,就开门进去了。

任天行扒在地上,耳朵贴着地面,细听他们的对话。

屋里似乎没人,但是,任天行听到一声轻微的脚步。要不是鞋子踩到一小石子上,很难听到这种声音。

忍者似乎对这人很尊敬,进去之后低头不语,等待里面的人问话。

一中年男人操着一口日语说道:“丰臣季男君,为何这么久才回来,任务是否完成?”

原来那忍者叫“丰臣季男”,任天行心里暗暗记住。

丰臣季男低头应和了一声,说:“丰臣季男该死,没有完成任务!”

问话那人惊疑了看了他一下,似乎不太相信。

丰臣季男解释说:“就在我们正准备动手的时候,有人闯了进来!破坏我们神圣的事。”他紧接着解释说:“那个支那人追着我,被我困在烟雾阵里面,不出十分钟就会昏迷不醒。”

里面那人叭叭的给丰臣季男两巴掌,嘴里骂了一声:“八嘎!”然后气愤说道:“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作不好!简直丢我们大和民族的脸。”

他说的这话理直气壮,似乎入军区的时候被别人逮住就不丢大和民族一般。

丰臣季男羞愧的低着头,那里面的人骂了一阵之后,怒气消了不少,之后走到丰臣季男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说:“上面对你最近的表现相当满意,这次只是意外。不要放在心上。”

丰臣季男抬起头,感激的向那人鞠个躬,那人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说:“咱们第一步已经成功,接下来的计划,会更加刺激。”

那人解释说:“这军区是了三千多人,这么大的事情,如果在国际社会知道,一定会引起轰动。”

那人继续说:“这支那政府是非常腐败的政府,每个人都很自私自利。他们的所有媒体都会未政府服务,这消息一定会被封锁,你去把这信息散播出去,一定要快。”

把一样东西递给丰臣季男,里面有很多的图片和资料,还有一张光盘。丰臣季男看着光盘,不知道这人给他这个是干什么。

那人指着光盘说:“这是湘西军区三千多人被僵尸杀害的过程,我们都有详细的录像,你要把他放到互联网去,一定要引起大家的关注。”

“把他们播放出来,让世界各国给他们点压力!”那人说了一下之后,干笑了几声,拍了拍丰臣季男的肩膀说:“你在我面前不用这么正式,随便一定会更加好。”

丰臣季男嘿了一声,问:“咱们要不要把僵尸都招出来,把刚刚进军区来的人都解决掉。”

“等天黑,天黑之后,我让这个凤凰县变成一个坟地!”那人阴阴的笑了起来。

丰臣季男也赔笑附和说:“那是,那是,德川先生的才智天下第一,只稍微用一点计谋,就能让那些支那人只有等死的份,听樱子小姐说,里面有个叫任天行的很厉害,我看跟德川先生比起来,那是一个天一个地,支那人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里去。”

他得意的笑了笑,眼角瞟了一下德川,说:“我看樱子他们是能力太弱,所以才被一个叫任天行的猪猡打败。三组的山本武设这么简单的计谋让他们把僵尸弄到军区,最后他们还是中计了。”

丰臣季男越说越激动,激动的喊道:“德川先生智勇双全,只有德川先生才佩领导我们大和民族走向繁荣。这次在凤凰县只是小时牛刀,过不了多久,咱们就能控制整个东南亚。”

德川欣慰的点了点头,一幅孺子可教的神态。

任天行听了之后,心里大为震撼道:想不到这些僵尸会杀人,居然是他们搞的鬼。似乎这个叫德川的人,是幕后主使人。

更让他惊愕的是,自己从踏入湘西的第一步,就被人算计了,自己居然还不知道。

任天行仔细的分析着进入湘西的前前后后,看看是哪里有问题,在茶馆,然后遇到小菡,然后进入黑屋,最后到军区这整条线索。

反复的推敲了几次,终于有点不对劲了,高,实在是高。任天行心里赞了一下,所有的一切安排,都这么的顺理成章,要不是小菡的出现,恐怕这点破绽完全看不出来。

任天行就在抬头的那一刻,他不禁愣住了,丰臣季男和德川不知道何时,居然出现在他身边。

明明还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但是,人却在他眼前,没有任何预兆。

任天行吸了一口气,知道这两人不简单,特别是眼前这个叫德川的中年男人。这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德川的脸色从轻蔑的眼神一下变的惊疑起来,眼前的这人居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而不安。

任天行是个老狐狸,这个方面的经验可算是十足,就算这次大意了,甚至技不如人,但是却沉着应战,不露出丝毫不安。

也只有冷静,才是最佳的办法。

看着德川和丰臣季男,任天行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笑意,这个时候,他居然还能笑的出来。

不只是能笑,而且还笑的特别的开心,眼睛盯着丰臣季男,投出一股感激的目光,微微向他点了点头。

“八嘎,没想到你这猪猡居然能逃了出来,来了就不让你走。”丰臣季男从一旁突然间偷袭任天行。

任天行早就做好了准备,哪能让他如意,要是比拳脚功夫,这丰臣季男根本不是任天行的对手。

但是任天行却不还手,闪过之后,开口笑了笑说:“丰臣兄,既然让这老家伙发现了,咱们不如联手把他给干了,一了百了,回头樱子那边一定会全力助你,让你如愿。”

丰臣季男一时之间不明白任天行说什么,愕然的愣了一下,等他明白了过来,看到德川脸色不对劲,不禁哇哇叫,嘴里紧张的喊着:“中国人,乱说话!”

任天行看时机一到,不理会丰臣季男,反而出手偷袭德川,攻他腹部。同时嘴里还说了一句:“上!”

德川脸色变了又变,一脸的阴沉转而含有了笑意,问:“有点意思”

左右手交叉挡住任天行,两人相互一碰,任天行被一股力量反弹,被逼退后了几步。

丰臣季男铁青着脸,瞪着两目,掏出两把飞镖,正打算攻向任天行,一股热浪朝自己胸膛冲来。丰臣季男不相信的看着德川,张口惨叫。

轰的一声,丰臣季男整个甚至就像是被焚化一样,整个身子冒火,不到一会,烧成灰炭,尸体滚到一边。

德川一脸笑意,自己跟樱子和山本武,表面是合作关系,但是樱子背后有右翼的人撑腰,山本武也有很大来历,一向以来他们都看不起自己。

任天行也没想到这德川居然先向自己同伙下手,不知道这德川是傻子还是别有用意,自己的离间之计只是要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而并非真的想离间他们,这么弱智的方法,他根本没想过能成功。

只是德川攻击丰臣季男的那一章,让任天行心里一阵冰凉,这一章下去直接把一个人给焚烧成碳,可见它的威力。

“恕不奉陪,后会有期!”任天行虽然自信,自大,但是却不傻,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二话不说,赶紧脚底抹油,赶紧开溜。

任天行专挑小路,散腿就跑,转眼间人已经跑到,德川冷冷一喝,说:“想跑!哪这么容易?”

这丰臣季男的法术,似乎是跟德川学来的,德川居然也用同样的手段把任天行给困住了。

任天行被德川施法困在浓雾中,浓雾中似乎还拌着雷鸣。比起之前遇到的,要凶险百倍。

“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替我破!”

任天行再次念起咒法,一股白光就像刀一样,从浓雾中劈出,任天行沿着那道白光狂奔。这德川的法术比起丰臣秀男要厉害很多,但是这浓雾,只能用法咒劈出一道裂缝,而不能全部破解。

德川对任天行能破解他的阵势感到惊讶,这人居然能破自己的阵势,不可思议。盘膝坐了下来,德川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手帕,三根蜡烛,在地上做法。

之后手里急忙捏了一个手印,往任天行打了过去,嘴里喃喃有词。

任天行背一股力在自己背后疯狂的推了一下,嘴里一甜,吐出了一口鲜红的血,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咬了咬牙,任天行掏出了那把枪防身。

等他仔细看的时候,周围全部都变了,自己陷在了一个阵势中。

突然空中一阵阴风吹来,任天行抬头一看,居然是那飞僵俯冲而来。

任天行眼看躲避不及了,一个前空腾提,跳了起来用脚劲把僵尸给踢走。

只听清脆的一阵骨头断裂声,任天行惨叫了一声,他的腿踢在僵尸的胸膛处,就像踢在铁板上,把自己使出去的力气都反弹回来,自己也摔在地上。

任天行顾不得疼痛,急忙翻身,但是右脚完全麻木,那僵尸已经在自己面前,两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就像一铁闸一样。

渐渐的,任天行手软了下来,神智逐渐的模糊。

他听到了自己喉结断裂的声音,丝丝入耳,那种又脆又响的声音,特别的清晰。

脖子处一股黏黏的东西流了出来,这是自己的血,还冒着丝丝的热气。

任天行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低垂的脑袋看着自己的身子,眼前那飞僵身上的那股浓厚的尸气味非常的浓。

任天行尽量的集中精神,用尽最后的力挤出了几个字:“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替我破!破!”

突然脖子一松,任天行感觉他手上的那把枪向这僵尸冲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这力量直接把僵尸撞的往后飞了几十米,背后的几棵打算断裂倒下。

这一击终于让自己轻松了许多,但是任天行知道,自己已经受了重伤,腿部和脖子部分几乎除了痛,没有任何感觉,而且呼吸逐渐的感觉费力。

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哀怨声。

“下来吧!跟我下来吧!”

一阵声音从地下传来,两只手破地而出。

任天行低垂的头正好扫过地面,两只黑乎乎的手破地而出,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往地下拉。

两只手、三只手、四只手。。。。

眨眼功夫,那往下拉的手越来越多,自己的身子渐渐的陷进了地下,到最后一刻,任天行看到,一只血淋淋的,能看到里面骨头,粘着黑土的手抓在自己的脸上,把自己的头也拉入地下。

德川在上面的冷笑声和狂笑声,渐渐的听不到。

任天行心里明白,自己完了。

也就这个时候,任天行反而感觉了宁静,听着德川张狂的笑声,任天行也微微露出了笑容,手上最后一道力气,他拉开了自己身上的手雷引线。

笑吧,就算死,也不能这么轻易的死。

迟早是要死的,半个小时之前,江国华也是这么死的。

不知道自己的尸体是否能像江国华一样,能剩一半。也许,自己一点都不胜吧,都是肉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