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县中医院在对王朝珍的诊治过程中存在着医疗过失……由中医院赔偿王朝珍69845.99元”,看着这张等了8年的判决书,周泽桂和妻子王朝珍禁不住抱头痛哭,感到从未有过的兴奋,毕竟8年辛苦没有白费,终于讨回了公道.


农民周泽桂怎样打赢了这场官司?原来,为了这场官司,周泽桂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够格的“专家”。一是成为医药方面的专家。8年来,贫穷的他上百次到重庆和周边区县的书店悄悄抄医书,熟读78本医书和20多本法律书籍,记笔记近十万字。仅有初中文化的他还自己写出一份“医疗事故鉴定报告”,这份报告让司法部的医学专家也称奇,不相信这出自一个农民之手。同时他也成为有关法律方面的专家。2001年,周泽桂凭自己掌握的医学知识向忠县人民法院起诉,状告县中医院手术中存在过错,造成妻子残疾,法院判决他败诉。周泽桂不服上诉,二审维持原判。两次败诉让周泽桂明白了另外一件事,就是光有医学知识还不行,还必须懂法。周泽桂开始学法律,他买来《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等法律书,又到书店抄了二十多本相关书籍,刻苦钻研。每天中午守着家里那台老式黑白电视,雷打不动看《今日说法》,晚上看《焦点访谈》和《拍案说法》,并记下了200多篇法律笔记。


农民变成专家,这样的典型够感动人的。但是,面对这样的典型,我们没有任何喜悦,只有深深的悲哀。第一,他变成专家不是自己喜欢学习医学和法律,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得已而采取的措施,这是他本人的悲剧。人生有多少个8年?他却花去了人生中最宝贵的生命,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讨一个公道。第二,他变成专家是社会的悲哀。一个法治社会,公民的权利应该得到法律的维护,但是,不成为专家,就受到欺负,就不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样的社会谈什么法治,又谈什么公平?


然而,把公民逼成专家的事,正在我们的生活的各个领域上演着,有的政府部门经常提醒消费者怎样识别注水的肉?哪是敌敌畏浸制的火腿?哪是含吊白块的面粉?哪是抛过光、涂过油的大米?哪是服过避孕药的黄鳝?哪是牛血、洗衣粉兑成的鸭血?哪是工业酒精加水兑成的白酒?劳动部门也提醒打工者,注意签定合同,认真学习劳动法,为自己维权等等。甚至长久的拖欠工资,也培养出了一批专门帮民工讨要工资的“讨薪专家”。西安的三轮车夫吕福山,因为三轮车常常被交警没收,他就想向交警部门讨个说法。吕福山便挤出时间把有关的法律法规都啃了个遍,终于利用自学的法律知识打赢了官司。


在一个法治完善的社会,公民自身权益得到保护,与自己的水平应该毫无关系。他是一个专家固然可以维护自己的权利,他就是一个白痴、“二百五”,其合法权益也不应该被侵害。因为政府就应该保证所有公民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