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女孩不愿做小姐被挑断脚筋 夜弃戈壁滩(图)

核心提示:


被强迫做“小姐”不从后,20岁的小梅(化名)被挑断双脚脚筋弃于乌拉泊一处荒凉的戈壁滩上——这是12月5日凌晨发生的一起暴力事件。


当日凌晨,凭着强烈的求生欲望,小梅在漆黑冰冷的雪地里一点一点爬到了附近的公路上,后被路过的司机救起。交警总队高等级公路交警支队乌拉泊大队民警将其送到了医院。


12月5日上午,小梅在首府乌鲁木齐某医院接受了手术,记者在病房里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小梅额头上还有被打后鼓起的包,露在被子外的胳膊上有明显的青紫伤痕。


据她的妈妈介绍,他们家在乌鲁木齐县,小梅16岁初中毕业后就在乌鲁木齐市打工了,今年才20岁。目前在碱泉街租房居住。


"朋友"相邀


女孩难却“盛情”赴宴


据小梅介绍,她所遭遇的噩梦缘于4日晚一位“朋友”的宴请。


4日17时许,小梅接到一年前认识的一个18岁女孩兰兰打来的电话。“好长时间没见面了,我们到幸福路吃个饭吧!”兰兰热情相邀。当时小梅在出租房睡觉表示不想去。18时兰兰又打了次电话,20时30分兰兰第3次打来电话邀请小梅,小梅不好意思再拒绝。


小梅赶到幸福路某饭馆后看到,在座的还有一个二十五六岁,留着小平头的男子。兰兰介绍说是她的朋友。吃饭过半后兰兰称有事要离开,小梅说:“我们一起走吧!”但兰兰说她一会儿还会回来。


吃完饭后兰兰还没回来,小梅说要回去了,“小平头”则让小梅和他一起去找兰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梅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她脱下的长靴上留下了斑斑血迹。

逼做"小姐"


不从被挑断脚筋


走出店门,“小平头”将小梅拉向了一辆白色轿车。小梅以为是“小平头”的车,便坐到了后排座位上。但上车后她发现车里还有两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小梅上车没多久,3名男子问她愿不愿意做“小姐”,小梅回答说不干。3名男子立刻露出了凶相,并对她拳打脚踢。


“小平头”恐吓道:“不愿意就把你拉到东山公墓活埋了!”开车的男子威胁说:“把你拉到乌拉泊把脚筋挑了,能跑回来就跑回来,跑不回来就冻死你!”但小梅仍表示不愿意做“小姐”。


随后,3人开车把小梅拉到了乌拉泊一处戈壁滩。“小平头”和另一名男子拿出了刀就要挑她的脚筋。小梅苦苦哀求但无济于事。


“小平头”脱掉小梅的靴子残忍地挑断了她两只脚的跟腱,然后又给她穿上了袜子和靴子。之后“小平头”还“建议”把她的衣服扒光后扔在戈壁滩上。不过另一男子说:“不用了,这么冷的天,冻也冻死了!”


夜弃戈壁


女孩爬上公路求救


3人驾车离去后,小梅被扔在了乌拉泊附近的戈壁滩上。当时她的手机也找不到了,无法打电话求救,也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她只能凭着记忆往来时的方向爬去。


爬到了一条公路边上,她拼命挥手向过往司机求救,


一个多小时后,一位好心的大货车司机看到她并将她救起。


当这辆挂吉A牌照的货车因为核载3人而拉了4个人,在路过乌拉泊收费站时引起了公安厅交警总队高等级公路交警支队乌拉泊大队民警的注意。


据高支队乌拉泊大队民警张兆杰介绍,货车司机封玉军下车后一脸无辜地对民警说,车上的一名女子是他在二专公路(连接吐乌大高等级公路和乌奎高速路之间的一条二级汽车专用道)上救下的。


“当我们打开车门看到那名女孩时,她的腿部基本看不出受了伤,也没有喊疼。女孩告诉我们,她被朋友的朋友挑断了脚筋后扔到了戈壁滩上,她爬到公路上后遇到好心的司机救了她。”张兆杰说,“担心女孩伤势过重会危及生命,我们赶快把她送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距离乌拉泊收费站约20公里),同时通知了她的家人。到医院时大约6点了。”


救治及时


女孩行走将无大碍


张兆杰介绍说,小梅被送到医院,当医生脱掉她的靴子和袜子时,看到约3厘米深的伤口,她突然大哭起来,“哭得很伤心,一直喊着怕自己永远也站不起来了。”张兆杰感慨地说:“我们常接触交通事故,看到过很多伤势很重的伤者,但这样人为造成的惨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的很可怜。”


得知女儿出了事,小梅的父母于7时30分左右急匆匆赶到了医院。近12时,小梅做完了跟腱接合手术。主治医生赵之颢告诉小梅的父母,“手术很成功,她还很年轻,如果恢复得好,跟腱功能能恢复到九成,不影响正常行走。”


另据了解,警方已对此案介入调查。


□讲述


受害者:“我很害怕,拼命地爬”



“当时我很害怕,凭着记忆往来时的方向爬。在地上跪一会儿爬一会儿,爬了好长一段路。几次我的手和腿都木了,也爬不动了,但是我很害怕,就拼命地爬,拼命地爬。”小梅说。


爬到一条公路边上后,小梅已被冻得有些僵硬了,但为了让来往的车辆能看到自己,她用尽全身的力气跪着挺直了身子,向来往的车辆拼命挥手。“第一辆车看到我后,司机好像害怕没有停。后面又来了一辆大货车,那位好心的司机(封玉军)下车把我救了!”小梅一脸感激地说。


救助者:“我以为是迷路的孩子”


据司机封玉军介绍,当晚他驾车行驶到二专公路时,发现在左侧公路边有个人在向他招手,“我想可能是个迷路的孩子,这么冷的天,我怕她冻着,就下车去。等走过去才看到她大概有个十七八岁,一个人跪在路边。看到我后,她大声哭喊着,‘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等我过去想把她拉起来时,她才说她站不起来。于是我赶快叫车上的朋友一起扶她上车,准备再通知警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