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祭 正文 第十六章 这是个圈套?

通吃小墨墨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6/


虽然相信长风用千里传音的功夫协助任天行,但是悦月对任天行不禁另眼想看。要知道会法术的人并不只是靠表面的功夫,就像是武术高手,如果没有内功,但会一些招式,再厉害也是有限的。

万宗归流,法术的道理也一样,而且要真的会法术,还需要一定的修炼。悦月很肯定这一点,不然的话,在美国,英国等国家的资料库里面有着中国最原始的修真手稿,至今为何没有人能研究出来。

任天行要是以前没有修炼过,就算会了招式,口诀,又怎么能使得出来。如今,任天行这个人,居然也成为了一个迷。

其实就算是任天行也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原因,要不是他腰间的那个叽咕借助他灵力,他嘴里念出来的咒语也没任何效果。

在军区了搜索的那三个小组纷纷汇报,还没有遇到僵尸,任天行凝思了一下,吩咐下去:“僵尸怕阳光,大家先从阴暗的地方找,搞定僵尸之后立即撤退,小心那些尸气!”

“那些尸气有问题?”

“嗯!”任天行点头说:“尸气有毒,各位兄弟小心了,记得闭气撤退。”

这僵尸跟任天行似乎很有缘,任天行刚刚放下对讲机,“呼”的一声,那奇怪的嗷叫再次从离这不远的一间仓库里响起,一个人的惨叫声紧跟着呼起,之后,渐渐的,声音慢慢落了下去,最后消失。

“还有幸存者?走!”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任天行背上了火焰枪,带着悦月朝那方向奔去。

腰间的叽咕在他进来的时候已经把他的感觉提高了许多倍,让他能感知僵尸所在的位置,这几个僵尸就在任天行附近的几个仓库里。

任天行得先把苏醒着的僵尸先干掉,说不定里面还有没有死的人。

仓库就在不远处,两人到那里了之后,任天行把火焰枪点燃。

“你在外面掩护我!”任天行凑过头在悦月的耳边低声的说,悦月身上的一股芳香倒是让他不能忘怀。

悦月心里一暖,知道他说的掩护,其实只是不想让自己冒险,转头拒绝。

一个凑着头在耳边,在享受着美女的体香,一个不经意转过头来,两唇偶然相碰,让两人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任天行两耳一红,转身一脚踹在门上,闯进了仓库。

闯进了仓库之后,一股凌厉的风从自己的侧面冲来,任天行感应到这一势的攻击,身子一侧,躲开这一击,扣动了手上的火焰枪。

一股火光在从枪口喷了出来,火舌拉的很长。

但是,意外的是居然不是僵尸,而是一个人。

那个人在火枪喷出火的时候,顺势倒在地上贴着地,然后一脚踢向火枪的枪管。任天行不妨,枪口被踢的往上喷,一人影从他身边溜了出去。门外一声娇喝,悦月手上的散弹抢轰的响起。

这居然不是僵尸,是人!

任天行知道是人,自然而然的不会追击,跟着追了出去。见悦月举枪楞在那里,前面一团白色的烟雾在扩散。

“那人呢!”

悦月用枪指那团雾,一步一步走过去:“什么人,出来!”

烟雾形成一团,渐渐扩散,任天行和悦月紧紧的盯着雾团,渐渐的,烟雾散去,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悦月惊讶的望了任天行一眼,走到那里蹲下来看一下。

地上一滩血迹和一个星状的东西。

任天行走了过去,用手蘸了一下血,放在鼻子旁闻了闻,这血是新鲜的。目光落在那星形的东西上,拿了起来一看,失声说:“五行镖,忍者。”

任天行急忙起身,把身上的火焰枪解了下来,四周看了一眼,见到一人影,嘴里谩骂道:“操!看你往哪跑!”

任天行拔腿就追,嘴里留下一句话:“自己小心。”

悦月拿着散弹抢,警惕着看了四周,跑的这人是谁,是否还有同伙,这不得而知。

仓库的门开着,悦月端着枪慢慢的走了进去,这仓库真大,放的是一些物资,成箱成箱的堆积着。

悦月手指抹了一下集装箱,积压了很厚的灰尘,这仓库的东西看来长久不移动。

在仓库的一个角落,悦月终于看到了僵尸~!

这具穿着明朝衣饰僵尸,被两条铁链扣着手,分别绑在两个窗口上,额头上贴了一道黄色的符咒,低垂着头,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悦月站住了脚,举枪瞄准不动。一边用手摸着自己的手表在按了几下,这手表看来是一个微型的照相机。

她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身为SUPPER组织的人,经常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打交道,如果没有经过一番的训练,是胜任不了这工作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知道潜在的对手在哪里,最好的办法,就是静观其变。

一人一尸,就这么对着,悦月绷紧了神经,注视着僵尸两旁的动静,如果那人有同伙,一定会躲起来。

果然,僵尸旁边的一个集装箱后面,有悉索的动静。

悦月把枪口对准了那个方向,迈开了第一步,两眼注视者丝毫不放松。

躲在集装箱后面的是什么呢?是僵尸?还是人?

如果是前者,悦月还不至于这么紧张,但是如果是后者,这人是什么人,这可是湘西的军事基地,如果是基地的人,没必要这么躲躲藏藏。

往往,人比任何东西都恐怖。悦月终于体会到这一点,额头不禁香汗直冒!走近的时候,悦月瞟了一眼被挂住的僵尸,那僵尸的头是低着的,仔细一看,那僵尸的左边脸露出森森的白骨,旁边的皮被挂破一个口,几乎可以看到贴着骨头的那层黑色干瘪的血管。

僵尸的衣服显得比较华丽,丝绸的布料,想来生前出身一定不凡,但是她的脸是怎么回事?

悦月一边警惕着,一边不忘记的拍照,背后的集装箱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走进僵尸之前,悦月感到了一丝寒气,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集装箱后面一奇怪的声音传了出来,是轻微的跳动声音,有节奏的一跳一跳。

悦月紧张的后退了几步,举枪顶着出来的东西,见到那东西的时候,她吸了口冷气。

居然是一个小僵尸!

这僵尸不像旁边的僵尸那样,穿戴非常的奇怪,看不出是什么年代的,头上大部分光着,后脑部分留着一坨长辫子,嘴角露出一口长牙,眼睛发白。

见到悦月之后,它鼻子一皱,从嘴角处吐出一口白气,两手直楞楞的对准悦月,眼睛发出寒光,之后仰天长啸。远处立即一声长啸也应和着。

悦月脸色一边,它居然在招呼同伴,一定要先解决他。

散弹枪是军用级别的散弹枪,大石头一发就能把挂着的僵尸半腊身子打断,起威力可想而知,但是悦月连续两枪打在这小僵尸身上的时候,小僵尸倒地之后,又挺了起来,倒地之后又再次挺了起来。

小僵尸身上的衣服被散弹枪一枪打的破碎,露出一身古黑色的肉体,而且,他的身上居然长毛,红色的毛。

这具红毛僵尸居然刀枪不入,悦月虚汗直下。小僵尸被枪打中了两下,似乎很气愤,咧开牙齿吼了一声之后,一蹦一跳攻击向悦月。

悦月再一次开枪之后,小僵尸没有倒地,而是往后直飞了几步,又跳了过来。

旁边被绑着的僵尸额头上的符咒突然间自燃,被绑着的僵尸苏醒了,缓缓的抬起头。

那半边烂开的脸抬了起来,从里面掉出了一块东西,悦月见了之后,胃部一翻,捂住嘴忍住呕吐。

掉出来的居然是一块长的肉块,一边大一边尖,这是舌头!连根带肉的舌头,只是这舌头变成了黑色,干瘪着,但是依稀能看出上门的青筋。

这大僵尸抬起头之后,两眼寒光只射向悦月,左右手用力一扯,扣在僵尸手上有一手指粗的铁链被活活的扯断。悦月心里一凉之后,面对着两具僵尸,她已经毫无主意,四处看了一眼,根本没有能躲的地方。

两僵尸相互看了一眼之后,盯着悦月蹦跳的攻向悦月。


任天行看出来是忍者,起身看了四周,在远处一条人影闪过。他急忙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想着,这忍者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那忍者穿着一身的黑衣,瘦小的身子一爬一跃的往山上跑,六米多高的墙壁,一下就跃了过去,任天行也不赖,紧紧的追着他,丝毫没有放下,而且逐渐追近了,两人一翻一跃的,一个动如脱兔,一个身手灵活敏捷。

越过那道墙之后,任天行加快了脚步,一心想抓着这家伙,刚刚转过一棵树,呼的一声,头上几道破风的声音急速飞来。任天行活生生的用脚勾住旁边的书,一个赖驴打滚,刚刚一低腰,几道寒光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

闪过的一个八角的暗器,薄薄的一片插如树干中。

“八角菱!”任天行惊呼,想不到居然是这暗器。任天行咬着牙,两眼里射出从未有过的恨意。爬了起来,不在理会身边的荆棘,以最短的路线,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这“八角菱”的暗器,纯钢打造,利如刀,薄如纸,大小不过两寸,散射出来如漫天花雨,且喂有剧毒,传说明朝中原武林曾出现过一次,当时伤人无数,正好有个史官遇到,记载在史册里。

这“八角菱”的使用者恶名昭彰,几乎可以说是中华武林的731部队,在清末到民国初期的时候,中国大批的练武之人几乎在一段时间里遭到暗算,死在“八角菱”暗器下的宗师不计其数,使得中华武林元气大伤,从而导致众多的珍贵典籍遗失海外。

有人曾经组织过人追查这“八角菱”的来历,好让众人报仇,但是那时候“八角菱”从没出现在江湖过。

任天行并不因为之前的暗器而落远了,反而越追越近,那忍者回头看了一眼任天行之后,腰间摸出一样东西,往后面一扔。

任天行闪身一躲,一团绿色的烟雾从爆炸处然了起来,逐渐散开。

任天行捂住鼻子,穿过烟雾继续追去。

“站住,你跑不了了!”

那忍者见没上到任天行,一边跑嘴里一边操着不纯正的中国话喊:“你别追来,你再追我就不客气!”

“客气?!什么时候见到你客气过!”任天行嘴里恨恨的吐出几个字,说:“看我等会怎么拔你的皮!妈的个巴子!”

“你拨不了我的皮,我能拨你的皮!妈的个九子!”他以为任天行骂的是“妈的个八子”,自己便改口骂个“九字”,比任天行多出一就更加厉害。

任天行冷冷的哼了一下,手里摸出了了一个手雷,毫不客气的扔了过去。

那忍者知道厉害,怪叫一声之后急忙躲到一边,手雷落地之后轰然巨响,把附近的两颗树给炸断了。

那忍者起身之后,手上也多了几个暗器,一把飞向任天行。任天行利用身边的树枝作掩护,一个躲闪闪开了攻击来的暗器。

任天行心里冷笑着,这小子的手腕没有劲力,不然这暗器也没这么慢。这玩意,自己十一岁的时候玩的暗器都比他好。

那忍者见不凑效,从怀里掏出了两道符咒,立于自己的额头中,嘴里念念有词,然后两道符咒摆成了一个十字形,遥遥一指,符咒自燃了之后,他就转身急忙走。

“符咒?”这忍者居然会用符咒?要不是亲眼见到,根本无法想象。

任天行踏步前追,前面突然间一片迷茫,就像是深入浓雾中。这浓雾绝对不是真的雾,这是术士常用的逃生伎俩。

迈开脚步往前面走,但是这浓雾是越来越浓,前面那忍者好像停止脚步对他讥笑:“支那人,就是猪猡!不知好歹!慢慢玩,哟西哟西!”说完这人就离去。

任天行知道自己被对方的法术捆住了,在浓雾中打转,眼见这人就要从自己手上逃脱,心里不禁一急。

不经意间,手碰倒了腰间的那把枪,任天行突然灵光一闪。对,完颜长风!

任天行干脆盘膝坐下,静下心来,凝聚自己的精神,照着之前的咒语,嘴里念道::“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替我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