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祭 正文 第十五章 灭尸行动

通吃小墨墨 收藏 0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6/


第十五章 灭尸行动

走,就要出去,出去就意味着要冒很大的风险。虽然见到任天行他们从外面来没有遇到僵尸,但是你能保证你运气比他好?再说,两个小时,天黑之后怎么办,能走多远?

不走,呆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人的身体是需要补充的,难不成要吃人肉喝人血来维持?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既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那就只能拼了。

这应了一句话:最佳的防守就是攻击。

众人商讨了一阵之后,终于同意任天行的方法,看来,也就只有孤独一郑。

要说博学多才,没有人比的上贺老和老刘他们这几位大师级的专家,但是要说调兵遣将,非任天行莫属了。

顺理成章的,任天行成了众人的指挥官,所有人加起来,凑够两个排的人,但是这两个排的人,要面对的是将近二十五具僵尸。

前面的九具僵尸,被众人用手雷给炸成了碎片。还以为僵尸是不死之身呢,看来手雷有效果,他们也有点安心了。

“悦月小姐,我派个人用车以最快速度安排你离开凤凰县!”

“我不走!”悦月一脸不满,一口拒绝。不管怎么样,能亲眼见到传说中的僵尸,她有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离开呢。这丫头心里打定主意,想趁乱搞个僵尸回自己基地去研究一番,看看僵尸是怎样练成的。

“你想不想成为他们其中的一个?”任天行指着前方躺在地上的那些人,见到悦月没有丝毫惧意,想到她是SUPPER组织的人,要是没点斤两又怎么能混到这个份上。

任天行硬的不行来软的,盯着她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如果,万一,假如不小心被僵尸在脸上咬了一口,脸上的肉会马上腐烂掉,到时候,你那嫩白的脸,嘿嘿”他不言而喻。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女人。任天行用死人来吓唬她,效果甚微,但是换一个方式来吓唬她,倒是凑效,不过效果并不大。

悦月摸了一下脸蛋,想到要是自己的脸被咬了之后腐烂掉怎么办,见任天行眼含笑意,心里明白任天行这是吓唬自己来的,脸上镇定的说:“哼,要真这样我也认了,就算是为了六十万的凤凰县百姓吧。”

“那随便你吧,爱听不听!”任天行才不相信这丫头有这么好心,是为了凤凰县百姓,她那点心思,随便猜都能猜得到,不再理他。

悦月嘴巴撅了一下,瞪了任天行一个白眼,自己去挑武器去了,嘴里故意嚷嚷一句话:youdon’tbirdme,Idon’tbirdyou!who怕who!(你不鸟我,我不鸟你,谁怕谁的意思。)

慕辰看到任天行的时候,瞪大的眼睛看着她们,他终于知道任天行所谓的有自己的办法对付僵尸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重装备,散弹枪,火箭炮,还有军用的火焰枪,手榴弹,手雷。每一样都是爆炸性的东西。火箭炮都是那种最新研制的轻型武器,可以一个人单独背在身上的,虽然射程没有以前那种旧型号的远,但是绝对适合近距离作战。

任天行留下了三个士兵在弹药库照顾受伤的兄弟,给慕辰作帮手,然后叫黄风带一队人,护着贺老,老刘等人去寺庙。

大石头带着另一队去凤凰县里,叮嘱众人要在入夜之前全部回房,开始禁宵。

任天行自己带着一队人马,以最快的速度搜索军区,看看是否有生还者,他这一对人,一共十二个人。

他还给古晶挂了个电话,但是电话那头却没有人接。

他当然不知道,古晶现在也是麻烦的事情一堆堆,自己都脱不开身,更不用说照顾任天行。

一声令下之后,众人分头行动,各自道别保重之后,丝毫不敢拖延时间。

“悦月小姐,你不是对道术挺感兴趣的吗?”慕辰这时候才几个人在这里照看伤者,这地方易守难攻,只要做好防卫工作,就算天黑之后自己还没搞定那些僵尸,也能确保她的安全。

这心思又怎么能瞒得住悦月呢,任天行的话刚刚说完她就知道他下一句要说什么,微笑着轻拂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甩了帅辫子,假装听不见,扛着散弹枪就出门了。

别看她身子薄弱,身上背的都是子弹,手雷,脚步一点也不落下,任天行无奈的笑了笑,敢情这丫头是练过。

军区很大,主要是整个湖南地区的军用物资基地,仓库也相对要比其他的军区大很多。十二个人,加上悦月,一起十三个人,分成六个组对整个军区进行搜索。

僵尸怕阳光,凡是能透光的地方都不会有僵尸,所以六个小组尽可能的往阴凉的地方搜索。

任天行跟着悦月,两人作为一组,负责在东北面的仓库搜索。东北面都是放置运输工具的多,两人一言不发,一左一右的相互照应。

平日里来来往往的车辆,就数这里最繁忙,如今安静的能听到微风拂面的时候跟皮肤的摩擦声。

一路上过来,东一个西一个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在那里静静的躺着,任天行每经过一个尸体,见到死不瞑目的,一一给他们闭上眼睛。

地上到处都是殷红的血,看的任天行额头青筋怒起,两眼泛红。悦月瞟了他一眼,心里暗叹,要是完颜长风能在这里,那该多好。

想起了完颜长发,悦月不禁多看了任天行一眼,不自觉的把两人拿起来作比较。

在悦月想起完颜长风的时候,任天行此刻也不由得想起了他来,腰间的那把枪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

“那边!那边,还有那边!”任天行一次指着一个个仓库,说:“小心!”

悦月惊异的看了一下任天行,欲言又止,她不明白任天行是根据什么来找到地方。就连任天行也不知道,腰间的那股冰凉的感觉传到自己身上之后,自己的听觉,嗅觉无形中增加了许多。

但是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再去考虑,拿起对讲机跟众人提示了一下之后,任天行把火焰枪的枪口对着前面。

这仓库似乎是装汽车配件的,旁边几辆汽车正在装载着车轮胎,仓库的大门虚掩着。

两人来到大门口的时候,任天行一个踹门,火焰枪一把扫了进去之后,人随枪走,也跟着进去,靠着火焰的亮度,看到了一具穿得破破烂烂的尸体在仓库内侧的几个集装箱里面。

本来一动不动的尸体,给火光这么一照之后,两只空洞洞的眼睛居然发出红光,轰然的站了起来,两手直愣愣的摆在身前,凌空跳跃了起来。

任天行,见到僵尸扑了过来,惊了一下,不自主的退后了一步,火焰枪扳机一扣,以最大的火速喷了过去。这火焰枪里面的油是特制易燃高温的液体,遇到了僵尸之后就附在它身上,不到三秒种,一股焦味浓浓的冒了出来。

僵尸身上冒着大火,仰天嗥叫了一声之后,带着火扑向任天行。

任天行虽然愕然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火人已经迎面而来,但是他没有躲避,反而叫了一声小心,把身旁的悦月推向一边。

悦月来到凤凰县,见到任天行之前还没见到僵尸,对僵尸这东西极为感兴趣,但是此刻,真正见到僵尸的时候,自己也给吓了一跳。

任天行推开她的时候,她脑子一片空白,浑浑噩噩的把散弹枪的扳机给扣上,“嘭!”的一声枪响,扑来的僵尸应声分为上下两半,往前面扑了几步之后应身而断,上半身跟下半身分开。枪响之后,她才醒悟过来。

僵尸的上半身正好掉在悦月的脚边,两手落地的时候正巧抓在悦月的秀足上,徐徐的冒着青烟。悦月感觉胃部一阵翻滚,差点吐了出来。

这僵尸就像是被烤焦了的狗肉一样,散发出一股焦味。

任天行见火焰枪凑效,多了几分信心,强忍着呛人的焦味闭气,警惕着仓库里面,希望不会有第二只僵尸。

警惕的看了四周之后,终于放下心,但是居然感觉浑身无力,有一种晕阙的感觉,心里一惊,脱口说:有毒!

任天行望向悦月的时候,悦月已经脸色青白,眼睛低垂。这只不过眨眼的功夫,就能让人的意志消沉,这毒气也太厉害了。

任天行知道这毒气厉害,不由分说,挽着悦月就出了大门退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喘气,但是脑袋已经是晕晕沉沉,任天行咬了咬舌尖,强制性的刺激自己的脑子,然后把这仓库的大门也带上。

任天行见悦月已经迷糊,嘴里呓语不断,把她靠墙放着,自己也挨着她坐了下去。但是毒气扩散的太厉害,任天行闭气之后目光扫过四周的时间,也就十秒钟不到,而且还是闭气了的,如今居然被这毒气在身体里扩散。

盘着腿,任天行解下身上的火焰枪,打坐的姿势坐下之后,再次咬破舌尖,想激起自己的最大毅力。

抬起牙齿的时候,眼睛已经给一种无形的压力给闭上了,舌尖用力的往两牙之间推的时候,居然丝毫无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把舌尖给伸到两牙之间,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力气控制牙齿去咬下去了。

他终于体验到真正的身不由己,不只是身不由己,连眼睛也由不得自己。

以前怎么就不多眨眨眼睛,这毒气不知道有什么成分,散播的这么快,而且它的效果比金庸武侠小说里的“十香软筋散”还厉害百倍,身子不由自主了之后,担心悦月的安危,转眼看一下悦月,自己的眼睛就再也转不正了。

悦月低垂着眼睛,脸色白里泛着青色,嘴角一抹白色泡沫流了出来。这是中毒过深的现象。

任天行此时只能瞪眼干着急,他知道,如果不及时解毒,悦月一定会出事。如果能用自己的性命换悦月的命,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去换。如今,别说换,自己都自身难保。

尘世中,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仪的人在自己的面前死去,而自己毫无能力去挽救,就算是闭上眼睛不忍去看的能力都没有。

这种事情,还是发生在一个堂堂的男子汉身上,这个男子汉,还是军警两界传奇人物任天行。

逐渐的,眼皮微微的掉了下来,他知道,自己体内的毒也发作,看来,自己的人世旅程也到此了。

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禁笑了起来,想不到自己死的时候,是在悦月的身边,也算是圆了自己的梦。早在认识悦月之后,心里就有一种冲动。他美美的回忆着悦月的容貌,回忆着悦月的谈吐,嘴角那浅浅的酒窝,如丝的长发,还有那长长的眉睫。

什么时候有这种感觉,什么时候会如此注意悦月,任天行从来没有任何概念,但是他知道,他喜欢的绝对不只是一个容貌这么简单,而是她的博学多识,风度,气质,甚至是举手投足都觉得是那么的完美。

任天行沉醉在这种意念中,一种声音从心底里呼唤着他,干扰着他的思路,这种声音,居然对他很有吸引里。

他不得不放下一切,听着这声音在说什么。

任天行嘴角也流着白沫,但是,嘴巴却突然间能微微张开,挤出了几个字:“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替我破!”

破字一出,任天行腰间一凉,一股力量穿透全身,把他全身衣裤子在霎那之间化成灰烬,一阵爆裂的声音从身上想起。

身上藏着的糯米被这股力量抛在他们两人的头上,从头到脚,被糯米包围着。

“天行,跟我念:嗡嘛呢叭咪吽!”

“嗡嘛呢叭咪吽!”

“风雷地动令,灭!”

“风雷地动令,灭!”任天行跟着那声音念起!

咒语刚完,身边的糯米化成烟雾,聚成两条长管,分别从任天行和悦月的鼻孔中徐徐灌入。

他不由想起了慕辰说过的话,糯米是治尸气的,看来我们中的是尸毒。

果然,不到一分钟时间,两人都睁开了眼睛,而且恢复了活力,悦月醒来的时候,吐了一口苦水,眼睛徐徐的睁开,映入她眼睛的是任天行期切的目光。

微微一笑,对任天行报以答谢,之后惊叫了一声,两颊通红,转头相向。

任天行愕然一愣,不知道悦月为何醒来先喜后羞,只听悦月娇嗔的骂道:“死流氓!走远点,要秀去给僵尸秀!”

汗,现在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光光,任天行尴尬的笑说:“想不到我任天行今天居然对悦月坦诚相见,实属难得,嘿嘿,实属难得!”

用一句坦诚相见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自己跑到一个尸体面前把那尸体的衣服和裤子扒了下来。

“你怎么也会道术?”

“不是我!”任天行解释,但是悦月丝毫不相信,要是自己不会,又怎么能解这尸毒,他皱眉想了一下,说:“刚刚我心里我个声音,叫我跟他念这几句咒语,我就念了!”

“嗯?”

任天行回想着:“这声音,这声音,好熟悉!”

“对,是长风,一定是长风!”终于想出来这声音是谁了,任天行惊喜的手舞足蹈。

“长风?!”悦月两眼一亮,急忙问:“他在哪里?”

“不知道,给我的感觉,好像在很遥远的地方,总之不会在这里。”任天行沉思了一下。

“很遥远的地方??”悦月琢磨着,嘴里喃喃说:“居然能心灵感应,难不成是千里传音!”

悦月抬起头,肯定道:“没错,是千里传音的功夫,想不到真的有功夫!看来,这次收获不小。”

任天行无奈的耸肩,这悦月不管到哪里,三句不离本行,果然不愧是SUPPER组织的人,这个有一百年研究人类灵异功能的组织。

这一具尸体就这么要人命了,还剩下的二十四具岂不是更加麻烦,幸好有长风暗中相助。

任天行拿着对讲机,吩咐众兄弟要小心,也幸好及时通知,大石头和黄风那两组人在后面死伤不至于这么惨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