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二篇 硝烟散去 第四章 并不平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C-400型客机降落在北京国际机场上的时候,鲁毅这才真正的感受到了祖国迎面扑来的气息。虽然在飞机进入中国领空的时候,乘务员就已经非常礼貌的提醒了他们这些海外游子,他们已经进入了中国。但是,只有在脚踏上了那养育了中华民族上万年的土地上时,这才算是真正的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

5年了,鲁毅变得比以前更为坚毅,同时脸上也多了几道皱纹。5年了,第一次回到祖国,鲁毅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不知道自己应该欢笑,还是哭泣!但是不管是欢笑还是哭泣,很明显的,那都将代表着他兴奋的心情。5年中,他没有回来过一次,即使有假期,他也是想办法将父母与妻子儿女接到阿根廷去。在他看来,阿根廷只是他人生长路中的一个中途岛,这是在登陆之前必须占领的一个岛!所以,鲁毅知道自己不会在这里停留多久,也就借着这个机会,干脆让家人都有机会来体会一下异国风情,也算是让父母长了见识吧!

5年的生活,他并不感到幸福,因为这5年中,95%的时间都是在舰队上度过的。中国新成立的大西洋舰队(之前是大西洋分舰队,完全不是同一个规模档次的)虽然是最年轻的,而且舰队规模也是中国此时四大舰队中最小的,甚至比印度洋舰队还要小。但是,从作战与值勤密度上来讲,大西洋舰队却是最繁忙的一支了。这多半与鲁毅有关,因为在几年前的那场战争中,他深刻的了解到,一支舰队的核心不是要有多么先进的战舰,而是要有一个绝对优秀的人员团体,只有人的素质上去了,舰队的灵魂才存在,作战能力也才能够发挥出来。如果一味的重视装备,而忽视了人在战争中的作用,那么这永远不是一支强大的舰队。正是基于这个思想,鲁毅不但经常指挥舰队出海,甚至还经常搞舰队一级的演习。当然,人员的素质是提升上去了-光是从大西洋舰队走出来的军官,就要比其他三支舰队任何哪一支都要多-同时,这也让国务院非常头痛,特别是关军费预算的官员,一直在抱怨大西洋舰队每年都超支的情况!

回国了,终于回来了!走下飞机,鲁毅才发现,自己不知道是想回来的心情多,还是不想回来的心情多。作为一名地道的中国人,他有着所有中国人都思乡的情节。但是,他知道,回来之后,就再也不能像在大西洋舰队那样,由着自己的性子干,在国内,他必须要随从大流,不然的话,等待一名军人的绝对不会是个好的结果。

还没有走出通道,就已经看到了前来迎接他的亲人,父母,妻子,还有两个孩子都来了。鲁毅感到很高兴,也许正是长久的分离,让他与妻子间的矛盾逐渐消减了下去。但是他不知道,回来之后,以前的久矛盾会不会再爆发呢?而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竟然还有两名海军部的上校参谋前来迎接他!

与亲人热情的慰问了几句之后,鲁毅打发走了两名更热情的海军部参谋,毕竟,这么万里迢迢的赶回来,还是先与家人团聚为好吧。当天晚上,一家人就在外交吃了顿饭,算是为鲁毅洗尘接风了,当然,他的弟弟,以及妹妹一家人都赶了过来。

饭桌上的气氛很友好,鲁毅是家里的老大,他知道,父亲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他与弟妹也只是同母异父的关系。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亲情关系。对于亲生父亲,鲁毅知道得很少,只是听母亲说过,他是一名海军军官,在一次战争中壮烈殉国了,当时,鲁毅才4岁,印象中的父亲,出了身材魁梧,经常带回很多舰艇小模型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了。而鲁毅不知道,是不是父亲也是海军人,所以最终也让他选择了海军这条道路!而后来,当他加入海军之后,才逐渐对父亲有了些了解,因为在海军中,有很多当年父亲的同事,他们都或多或少的跟鲁毅提起过父亲当年的事迹,这让鲁毅对父亲有了一个模糊的印象,一个高大的海军上校,作战勇猛,足智多谋,敢打敢拼,而且对下属很照顾,深得大家的欢迎。而这点,对鲁毅在海军中的提拔,产生了很大的作用!

晚宴上的气氛很好,鲁毅向大家介绍了阿根廷的情况,但是并不多,因为这5年中,他在岸上的时间并不多,而且多数时候都是在战区海军司令部,做一些必须由他来做的事情。而父母与弟妹都介绍了家里的情况,还好,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而侄子已经上高中了,成绩很不错,正打算考海军指挥学院。当鲁毅笑着问他是不是也想当一名海军将军的时候,侄子显得很腼腆,不知道在自己心目中的偶像面前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

吃完饭,一大家人都回了父母住的地方,虽然鲁毅夫妻也有一套由海军部分的小别墅,但是妻子并没有单独住,而是搬到了父母那去。直到很晚,一家人才聊完了事情,算是结束了这一天的家庭生活!

当天晚上,鲁毅没有与妻子多说什么,因为在他们夫妻之间的那道隔阂还没有消除。5年了,妻子一直不认为自己的丈夫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哪有丈夫丢下妻子儿女不管,一个人跑到几万里之外的地方,一呆就是几年而不回来一次的?而且,夫妻之间的矛盾早在鲁毅去阿根廷之前,就已经显露了出来。一段被冰冻了5年的矛盾,鲁毅并不想把它挖出来,只希望时间能够冲淡一切,让妻子体会到自己的难处。对一名海军人来说,他一生中注定将有两个爱人,一个是现睡在鲁毅身边的,而另外一个则将鲁毅拥入怀抱!

第二天一早,鲁毅因为生物钟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很早就醒了。看到妻子还在酣睡,也不好叫醒她,干脆起来去买些早点回来,也算是这么多年的一点点补偿吧。

北京的变化很大,5年时间,虽然高楼大厦的数量并没有增加,反而还减少了一些,但是洋溢在老百姓脸上的那种神色的变化是非常大的。鲁毅清楚的记得,5年前离开的时候,国内因为战争的原因,物价飞涨,这给老百姓的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影响是生活物价涨了,生活的质量降低了。当时,全国人民都在勒紧腰带过日子。而现在,那副买菜都要拣便宜的情景已经不在了,老百姓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这让鲁毅隐约的感觉到,当年黄龙飞所奉行的那套政策是没有错的,虽然海军是最大的受害者,但是看到这些百姓的新生活,即使让海军做更大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因为海军与别的军队一样,他们的职责就是为国家,为人民谋取利益!

回到家的时候,妻子与父母都起来了,儿女已经去上学了。在家里吃过早餐之后,鲁毅没有多耽搁时间,就打的去了海军部。这次,他虽然也带了秘书回来,但是在飞机上,鲁毅就将秘书支走了,说好第二天一早在海军部直接碰头。

果然,当鲁毅坐的车刚停在海军部门口的时候,就看到秘书早已经等在那里了,不像是刚到的,肯定来了很久了!

“吃过早饭了?”鲁毅对人一向很随和,即使是自己的秘书,他也不摆架子。

“吃过了!”秘书点点都,但是看上去那么的言不由衷,“我也才到,昨天与家人过得还好吧?”

“还算好,至少没吵架!”鲁毅笑了笑,看到海军部的人已经开始上班了,“走吧,我们也该进去了,大概樊将军已经在等我们了!”

海军部负责接待工作的是樊步滔少将,一名年轻的将军,当年就是从大西洋舰队走出来的。本来这人有跟大的前途,战略战术水平都不错,但是太用心于功名,于4年前,以上校身份回了海军部。但是这明显是一条错误的选择,当年与他一起在大西洋舰队共事的军官,现在基本上都准备提升了,而他还在少将这个位置上,不知道何时才能轮到他当中将!

“鲁司令,你来了就好了!”樊步滔先看到鲁毅,赶紧迎了上来,一脸的微笑,如同见到了老上级一样,“皮部长已经等你多时了,开始还来问了一次,说你到了没有。我们快去吧!”

鲁毅点了点头,跟着樊步滔的后面就朝海军部长的办公室走去。现在的海军部长是皮定均,在鲁毅去阿根廷之后不久,前海军部长齐骏上将就提前退役,同时让出了自己坐了7年多的位置来。而皮定均作为一号候选者,顺利的成为了海军部长。这中间还有一段插曲,本来皮定均只是一个过度型的部长,在林娜的计划中,5年之内,三军的部长都要更换成年轻一代,所有的老一代将领都应该退下来。但是,一来皮定均上任之后的“表现”非常好,密切配合中央政府的裁军行动,二来,海军暂时找不到在威望,能力方面具有接替皮定均的人。所以,皮定均继续留任,暂时获得了林娜的信任。

樊步滔将鲁毅送到皮定均的办公室之后,就知趣的退了出去,而鲁毅也让跟着进来的秘书退了出去,他知道,这么多年不见,皮定均肯定有些重要的话对自己说。

“小鲁,坐吧!”5年不见,皮定均也显出了老相,“看来你还挺准时,时差调整过来了吧?”

鲁毅尴尬的笑了笑,说已经调整好了。他虽然与皮定均没有共事过,但是当年在第三舰队担任参谋长的时候,就与皮定均指挥的第四舰队合作过,也算是有缘分吧。

“那就好,还怕你一时适应不了,耽误了工作!”皮定均说着,已经帮鲁毅泡了一杯茶。当然,这都是开玩笑的话,对海军人来讲,时差是首先要克服的东西,因为在大海上,没有人会管你这些的,必须人来适应环境,才能够生存下来。

“不知道,这次招我回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鲁毅显得很客气与礼貌。虽然他与皮定均都是上将,但是含金量是不一样的。按照军衔分级,上将分了三级,而鲁毅只是三级上将,而皮定均已经是二级上将了,而且极有可能在这一两年成为一级上将,也就是现在解放军内最高的军衔。当然,从两人的资历上来看,鲁毅也完全比不上皮定均,自然说话就软了很多。

“恩,你先看看这个!”皮定均说着,已经把一份文件丢到了鲁毅的面前,上面明显的标着4个A,应该属于军队内部的重要文件,“这是我们的情报部门才搞到手的东西,现在日本那边又不平静了!”

鲁毅的眉头皱了起来,战争结束才几年?这小日本又开始不老实了,当初,还真应该一举把小日本给全部铲除掉,一个不留,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了。当然,这只是鲁毅的气话,任谁,都不可能无视3亿人的性命,而做出屠杀的行动来吧!

“上面准备怎么处理?”鲁毅抬起了头来,看来这事还必须要海军出面。

“现在主席的态度很含糊!”皮定均点上了根烟,把鲁毅拉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这事看起来不大,但是影响却很大,如果日本人的那种复仇心理不消除的话,我们的麻烦将会很大。而且,那个由堂本父子搞出来的天皇家族现在还有一点的威望,所以我们在日本的行动将会很棘手!”

鲁毅点了点头,他知道,现在的日本天皇其实是个假的。早在第一次中日战争(即中国统一战争中,与日本的那场战争)中,中国的特种部队就已经把日本天皇家族连根拔除了。随后,日本有十多年是废除了天皇的,后来,在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之前,日本堂本家又为了国家统治的需要,扶植起了一个冒命的天皇。而现在,这个天皇不管是假的,还是真的,在日本人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威信,如果他也出来闹事的话,那么日本的局势还真不好控制。

“对了,现在天皇那一家人不是在我们这里吗?”鲁毅突然想了起来,战后,天皇一家人已经被软禁在了中国。

“确实是在我们这里,但是谁能保证他们没有与外界联系过?”皮定均坐直了身体,“现在上面的意见分成了几种,而主要的一方认为应该肢解日本,然后分别吞并,以此彻底解决日本问题。只是,现在主席还没有拿定主意,没有确定好行动计划!”

鲁毅点了点头,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然后接着疑惑的问到:“那么,找我回来是为了什么?”这事虽然重要,可能还需要海军出面解决,但是他一个小小的大西洋舰队司令能够起到什么作用?而且国内的海军将领应该不多,即使需要行动的指挥官,也考虑不到自己的头上来吧!

“当然需要你了!”皮定均又点上了一根烟,心情显然不是很好,“张大鹏你知道吧?”看到鲁毅点了点头之后,皮定均继续说到:“本来,西太平洋舰队司令官是张大鹏,去年领的上将军衔,但是这次的事件,他并不好参加,所以将你调了回来,由你暂时指挥西太平洋舰队!”

“我?”鲁毅一愣,顿时明白张大鹏肯定犯了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不然不会将他领事调离西太平洋舰队,而西太平洋舰队的驻地就在日本横滨,而西太平洋舰队司令还兼任日本驻军司令,算是日本的太上皇了。但是,鲁毅是绝对不好在这里询问张大鹏到底犯了什么错误的,只是自己一下被委派以这么重要的任务,他一时还适应不了。

“怎么,有困难吗?”皮定均看着鲁毅,似乎要看穿他在想什么一样。

“不,没什么困难!”鲁毅顿了下,吞了下口水,“只是,为什么现在把张大鹏调回来,这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这点你就不用多问了,这是上面的安排!”皮定均说着走到了书桌旁,拿起了一份海军人事部的文件,“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明天你就可以去横滨接任了。这里是你的任命书,现在你已经是西太平洋舰队代司令员了!”

鲁毅尴尬的接过了文件,感到手上的压力很大。

“还有,这次在日本的行动是严格保密的,所以你暂时不能够告诉任何人!”皮定均上下打量了一下鲁毅,“虽然中央还没有决定什么时候行动,以及怎么行动,但是你到了西太平洋舰队之后,必须调动起所有力量,做好各方面的准备,到时候,只要行动指令下达,就必须立即展开,不能有丝毫的耽搁!”

鲁毅苦笑着告别了海军司令。这不是一份轻易能够胜任的工作。虽然大的方向明确了,但是具体怎么办,并不掌握在他这名海军上将的手里,而是在中央政府的手里。所以,他要做的工作很多,而要照顾全面,几乎不可能。其实,皮定均已经给他出了一个难题,即选择最有可能的方案,做好准备工作。而海军司令的任务交代也就限于这么多了,另外的工作,还必须由鲁毅自己去处理。

回家把又要离开的消息告诉了父母妻子之后,鲁毅多少有些不忍,想在家里多呆一个晚上,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他浪费了。当天晚上,鲁毅就回到了海军部,开始制订计划,最需要确定的就是舰队的参谋人选。因为时间紧张,鲁毅并不打算全面换掉张大鹏的参谋班子,而只准备从大西洋舰队调几个自己熟悉的参谋过来协助工作,而主要的参谋人员,仍然使用西太平洋舰队的!

第二天一早,一架海军的运输机就带着鲁毅与他的秘书飞去了东京。虽然在战争期间,东京已经遭到了彻底的破坏,但是在建设了6年多之后,东京的面貌恢复了很多。特别是在这个冬天时节,东京看上去漂亮了很多,一片银白,难得在日本看到这么纯洁的东西!

前来接鲁毅的只是一名西太平洋舰队的上校参谋,张大鹏没有来。按照海军条令,张大鹏在鲁毅到达之后,就应该回国。

“你们张司令呢?”一上车,鲁毅就问了出来。几年不见张大鹏了,他不知道这个往日的老战友,到底变成了什么样。谁都说东京是一个容易让人堕落的地方,难道这还影响到了一名中国海军上将?

“张司令两个小时前才飞走!”上校参谋显然不想多说这件事情,“坐的是民航班机!”

鲁毅点了点头,就不再说话了。不知道张大平年感这些年发生了些什么变化,但是在走之前,他与张大鹏的矛盾就已经出现了。两人虽然同学多年,而且还共事了很长一段时间,合作也很愉快。但是,现在张大鹏明显不想见到鲁毅,不知道张大碰将鲁毅当做了侵略者,还是当做了别的什么。反正,他们两人之间的共同语言已经很少了。

西太平洋舰队并没有鲁毅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在中国海军的四大舰队中,西太平洋舰队是规模最大的一支,负责战区是北起千到群岛,南至北马里亚纳群岛,西起琉球群岛,东至威克岛的这一大片海域,而主要的驻扎基地都在日本,同时,主要的对手是美国部署在中途岛与夏威夷的第5舰队,并且担有监视日本的重任。

由此可以看出来,西太平洋舰队的作战任务是很重的,所以配置也是最强大的。全舰队拥有5艘航母,5艘战列舰,并且在关岛部署了远程反潜巡逻机,以及5个海军陆战队旅(10个兵力投送单位,只是海军陆战队因为作战行动的特殊性,并没有完全照搬陆军的改制方案)。全舰队拥有12万人,其中舰队官兵有5万多人,其余的都是基地的管理以及保卫人员。另外,舰队官兵的家属多半是随军行动,现在军队已经完全实行志愿兵役制,也就是说,一名军人已经能够养活一家人了。而他们的家属一般都在日本,分布在东京,横滨,大阪,长崎以及其他几个日本城市。

从作战能力上来看,西太平洋舰队却并不是最强大的,因为西太平洋舰队缺少新的战舰,几乎所有的战舰,都参加过对日战争,是战争初期就已经在服役的了。这主要是西太平洋舰队的编制规模大,换装的成本高。同时,西太平洋舰队作战巡逻任务也很重,如果要换装的话,必然会降低舰队的出航率,这自然就降低了舰队的作战能力,影响了舰队的行动。

不管怎么样,在鲁毅到达舰队司令部,也是驻日占领军的总部时,他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驻日占领军分为了陆军,海军与空军三部分,但是一直由海军司令官担任占领军的总指挥,所以,鲁毅不但是西太平洋舰队的指挥官,现在也是驻日占领军的总司令了!

关于日本国内暴动的事情,舰队与占领军都已经知道了很多,而且已经在鲁毅到来之前展开了行动,当然,这只是普通的镇压行动,并没有涉及到太多的军事方面的行动,而动用的也基本上是负责治安任务的武装警察,而并非正规军队。此时暴动的规模并不大,但是分布范围很大,几乎每座城市都有暴动,武装警察已经疲于奔命了。占领军内部也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氛,因为这些参加过第三次对日战争的军人心里都清楚,如果问题解决不好的话,后果将非常严重,甚至会再爆发一场针对平民的战争!

鲁毅的到来,多多少少稳定了军心,因为谁都知道,大西洋舰队就是在这名上将的带领下,为中国在大西洋上杀出了一条血路来。5年中,大西洋舰队由一支默默无闻的小舰队,成长为了一支能够在大西洋上与欧美舰队分庭抗礼的强大舰队。此时,中国大西洋舰队的脚步已经迈出了南大西洋那个狭小的海域,开始向南美洲北部挺进,而且已经准备在委内瑞拉建立海军基地,也就是已经把中国的海军势力伸入了加勒比海,到了美国的后门边上!当然,这少不了舰队司令的指挥与才干,而这也是大家信任鲁毅的根本原因。

鲁毅没有花多少时间整改领导班子,而是立即开始着手于实际的工作。在他看来,计划永远是跟不上变化的,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要用行动来解决,而并非通过讨论就能解决问题。当然,行动还必须控制在他这个占领军司令的职权范围之内,不能做出越权的行为来。

鲁毅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日本各城市宵禁的时间提前到了晚上8点,同时,宵禁人群也由18岁降低到了16岁。也就是,在晚上8点之后,任何成年日本人都不能出门活动。为此,他从占领军中抽掉出了15万兵力,加强到了武装警察部队中,并且对几个暴乱严重的城市进行了重点整治!为此,他还从关岛调来了4个陆战队旅,以加强占领军的兵力!

接下来,就是彻底的调查暴乱的根本原因。这步行动必须要快,而占领部队的调查人员并没有让鲁毅失望,只花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已经把暴乱的原因搞了出来。而让鲁毅吃惊的是,暴乱的根本原因并不是日本天皇要准备复国,而是日本人的生活得不到保障,被逼走上了暴乱这条道路!

鲁毅非常清楚,日本人与中国人有着一个共同的相似点,即忍耐力特别好。对战后的日本人来讲,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国家,关心的就只是一个吃饭的问题,只要给他们一口饱饭,能够保证最低的生活要求,他们就不会冒着生命的危险,与拿着武器的占领军对着干。而这一点立即引起了鲁毅的高度重视,因为日本已经发生了暴乱,这就证明,大部分日本人已经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连饭都吃不饱了!

在寻找解决办法的时候,鲁毅才发现自己手里的权力有多么的渺小了。虽然名义上他是占领军司令,但是出了军事行动之外,任何的行政管理,都需要经过中央政府的一个特别部门-对外军管部批准,如果得不到批准的话,他连一粒米都调动不了!而正是这个原因,让鲁毅感到非常的棘手!

问题已经出现,那就必须要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鲁毅不是知难而退的人,所以也立即开始着手解决问题。首先,鲁毅在将自己权限范围内的50万吨粮食先后分发到了几个饥荒严重的城市,暂时稳住了这几个大城市的市民,制止了暴乱的继续发生。但是,对于2亿多日本人来讲,50万吨粮食还不够他们2天!而且,出了粮食之外,日本人还缺乏药品,取暖用的燃料,以及避寒的衣物,住宅等等!而这,已经不是鲁毅手中的权力就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接着,鲁毅一方面部署军队,以防止暴乱扩大,同时向国内提交了自己得出的结论,希望国内能够调拨一批粮食与药品,以及日本难民过冬必须的一些物资过来,以缓解日本存在的严重生活物资匮乏现象。当然,在他的这份报告中,还加上了自己对叛乱原因的分析。虽然,这已经超过了鲁毅应该负责的范围,但是这份报告是直接送交给国家元首的,他希望林主席在看到这份报告的时候,能够对其有所帮助!

可以说,鲁毅此时才知道了西太平洋舰队存在的巨大压力,而他也隐约明白了张大鹏犯的是什么错误!

在日本,生活物资的匮乏,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而一但物资匮乏,那么就将存在巨大的商业机会,因为将缺乏的物资倒运进日本,就肯定能够赚取大笔的利益,即使日元已经比废纸好不了多少,但是在很多日本人的手里,是有着大量的黄金白银,甚至珠宝钻石的,这些比人民币都要值钱!

而就在鲁毅上任的前2个月,就至少有数十批人来找他,希望能够从他这个管着日本经济的占领军司令官这里买到通行证,好让他们在日本倒卖自己的货物。当然,这些都是走私的,而且多数都还是别的国家淘汰下来的东西,但是到了日本,却成了比珠宝还要珍贵的资源。如果鲁毅有心的话,他完全可以凭着自己的身份,在日本赚个体满钵满的回去,因为在日本,他就是天皇的老子,没人管得了他。

当然,鲁毅不会这么做,那点钱,他看不上眼,而且他对钱也没有兴趣。军队一年给他的俸禄足够让他一家人过上比很多中国人都要好的生活,而且对一名军人来讲,现在的地位是用自己的鲜血与汗水,用战友的生命换来的,这也绝对不是任何一种价值能够衡量的!最后,鲁毅实在是受不了那些上门的商人,干脆将家搬到了司令部,同时在门边放了两个持枪的宪兵,这才让如同苍蝇般的投机商再也不敢上门了!

当时日本就是这个样子,比起新中国成立之后的3年自然灾害时好不到哪去,而且还是一个无政府,无组织,无秩序的混乱社会。占领军只负责税收,保护驻地,军人家属,以及扶植的日本政府的重要人员的安全,并不直接插手社会治安,当然,暴乱就应该另当别论了。所以,占领军不知道日本人生活在什么状态下,也没有人愿意知道。而占领军也不想扶植起一个强硬的日本政府,所以日本政府也不可能完全控制住国内的局势,就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正一天天的没落,到了不堪收拾的地步!

在等待国内消息的时候,鲁毅仍然尽自己一切的努力在稳定着日本国内的局势,而他甚至开放了驻军医院,开始接收一些重病的日本人。这一举动引来了很多人的反对,特别是陆军司令的反对,因为在对日战争中,陆军对仇恨的直接体会最深重,同时对日本的仇恨也最大,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还要帮助那些该死的日本人!

不管怎么样,在鲁毅的坚持下,他的办法逐步被推广了,同时日本内部的情况也逐渐稳定了下来。暴乱的次数在减少,同时规模也大大缩小了。很多以前被蒙蔽的日本人都放弃了武装反抗的途径,他们知道,以前那么强大的日本军队都战胜不了中国,他们就更加不可能了!但是,最终的结果,却大大的超出了鲁毅的想象。

在他提交报告2个月之后,国内的回复到了,回复的内容,根本就没在鲁毅的考虑之中。中央政府将不向日本提供任何援助,同时勒令占领军不得为日本平民服务,同时加紧对暴乱的镇压,对任何反抗者,以恐怖罪论处!

暴风骤雨即将来到,这是鲁毅看了这份回复之后的第一感觉,他的所有努力都失败了,不是败在敌人的手里,而是败在了政客们的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