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葬花吟之芙蓉(下)



9

时令刚进七月,屋外已经热得透不过气来。几只早出的知了,在拼命地叫着,仿佛被囚禁了四年而刚刚获释的囚徒一般,要将那久积心中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

我坐在办公桌前,呆呆无语。虽然屋内的温度很高,但我还是觉得心底发冷。我一次又一次地环视着屋内的一切,这些都是我几年来朝夕相处的伙伴,每一块墙皮,每一束花草,都有一段美好的记忆。但现在,我将不得不将这些记忆从脑海中抹掉,去开始一种新的生活。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必再放在心上。”我这样对自己说。

过了良久,我懒懒地拉开抽屉,准备收拾一下文件。突然一张照片掉在了桌上,我用眼光一扫,心头忽地一震,象是饥饿的人见到了面包,一把抓了过来。

“雨情。”我低低地喊着这个名字。照片上的雨情,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长长的秀发披肩而下,随风而舞。背后是一片正在花开的芙蓉树林。

“斯人已逝,空余情恨。”我把雨情的照片紧紧地捂在胸前,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当当当,有人在敲门。

我开了门,看到来人一愣,随即认出那是雪儿的父亲林子华。但眼前的林子华已非往日的模样:头发花白,神情沮丧,倒象是一个落魄的知识分子。

“我可以和你谈谈么?”林子华的语气很平静。

我没有拒绝,我不是一个很善于记仇的人。我他向旁边让了让,做了个请的姿式。

林子华慢慢地走到房中,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不是来向你道歉的。我只是想与你谈谈,也可以说是谈判。”

“那你想怎样谈判?”我给他倒了一杯水。

“事情的真相你大概都知道了,但有些细节你可能还不是很了解,我想在今天告诉你所有的一些,只要是你想知道的,或是你不知道而我知道的。”

“既然你说是谈判,我想你一定有条件的,你先说说你的条件是什么,我看我能不能做到。”

“我的条件很简单,你也一定能做到,而且还很轻松。”

“那是什么?”

“我只希望你不要再追究小周的责任,接受他的当面道歉。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你要追究过错,就找我吧,与小周无关。”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了,你的条件我答应了。你说说,你能给我提供什么?”

林子华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我现在才知道雪儿为什么对你死心塌地:心胸宽广、不拘小节,这才是大丈夫。”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他会自己说的。

“相比之下,我可是卑鄙得多了。不过我敢说,我这一生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我以前在生意上,从来没有用卑鄙的手段对付过我的对手们,我做生意一直主张以诚信为本,放长线钓大鱼。”

“这我知道,我对你还是一直很佩服的。”我淡淡地说。

“谢谢你的夸奖。”林子华说道:“不过这一次我做得的确不太光彩。在雪儿向我表明了对你的感觉后,我也有些利令智昏,一时间竟想出了那么绝情的主意。”

看看我没有什么大的反应,林子华接着讲下去:“我先是找到了你报社的几个大的客户,鼓动他们与你分道扬镳,当然,他们的损失我会给予补偿的:这就是我的第一步计划。我的目的就是迫使雨情在你破产之后离你而去,雪儿再趁机进入你的视线。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你们二人竟然可以顺利地渡过难关,而且感情更深更厚。”

听着林子华的话,我心中暗息吃惊,没有想到我的每一步都在别人的计算之内,而且竟然那么准确。如果不是雨情的急中生智,我们也许真的要进入他们的圈套。

林子华续道:“第一步不成功后,我不得已动用了第二步,用重金收买了你的会计小周,让他携带巨款远走他乡。我知道你的经济实力,这一步计划一旦成功,你将会立刻破产。小周也很明智,立刻表示与我合作。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也不想再多说了。”

林子华讲着过去的事情,完全象是在讲故事,没有一点语气上的变化。也许他这一生经过的大风大浪太多了,这一点小事根本没有进入他的眼中。但他不知道,他的这一步棋,逼得我的雨情最终离我而去,而且几乎逼得我自杀。想想当初的惊魂动魄,我现在犹觉心寒。

“你还想说什么?”我现在已经不想再听这些了,几乎是用一种生硬的口气说道。

“我还要告诉你有关雨情的事情。”

“雨情?”我微微一愣,脑海中又闪现出那芙蓉花下的倩影:“有关雨情的什么事情?”

林子华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望着窗外,说道:“感情这事说不清的,你没有选择雪儿,不能说明雪儿不优秀,只能说是你俩无缘。年轻人,既然你没有选择雪儿,那你就应该珍惜眼前所拥有的,我想告诉你,雨情是个好姑娘,她从来没有负过你,而且她为你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是么?”我冷冷一笑。

“雨情的确是个好姑娘,”林子华回过头来望着我,眼中放出一股异样的光彩。我不明白雨情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让这个老人那么看重。

“你知道吗?当时你濒临破产的时候,雨情来找过我,求我放你一马,她愿以退出这场三人爱情角逐为代价。”林子华已完全沉浸在了往事之中。

我一愣,这事我从没有听说过,不禁问道:“那你同意了么?”问出来后随即失笑,结局我是知道的。

“我当然没有同意。”林子华丝毫没有取笑的意思:“不过从那时起,我便对她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试想一下,一个少女能够以自己的爱情作为代价,去和别人谈判,这本身便不正常。而且我要看看这个外表柔弱的农村来的少女,到底是用什么击败雪儿的。所以以后的事我了如指掌。”

“不对,你等一下。”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你的意思是说,雨情知道这一切都是你们干的,是不是?她是怎么知道的?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关于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因为我也没有与她面对面地交流过。不过我能猜得出来,这其中有一个关键人物。”

“是谁?”

“李加强。就是你现在的合作人。”

“他与雨情也有关系?”

“那当做。李加强曾到雨情的学校做过报告,对雨情可以说是一见倾心。这几年来,他一直在追求着雨情。而他还是我生意场上的重要伙伴,我估计我的所作所为瞒不过他,也就瞒不过雨情了。”

我点了点头:“雨情对我说过,但我没有想到会是他。”

突然间,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在我的头脑中闪现出来,让我感到有些吃惊,我不由得问道:“那李加强给我的投资,是不是与雨情有关?”

“你说得没错,是与雨情有关。而且关系重大。”

“到底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

“事情是这样的,雨情找我没有成功,便找到了李加强,开门见山地告诉他,只要李加强能够无息借你一百万元,她便同意嫁给他。”

“你说什么?这是真的。”我眼前一阵目眩,我只知道李加强是欣赏自己才给我投资的,但没有想到竟是雨情用自己的终身幸福换来的。

“李加强一直在追雨情,但由于你的缘故,雨情对他一直很冷漠。这一次雨情竟然主动地同意嫁给他,他虽有些吃醋,但他知道雨情的性格,只要是答应的事,一定不会反悔,何况李加强家财过亿,区区一百万对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所以他便很慷慨地答应了。”

“天呢。”我仰面长叹,又不禁深深地自责:当雨情为了我而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的时候,我却在因为她的离去而误解着她;当雨情用自己的一生换来的、给我的救命资金来到我手里的时候,我却在沾沾自喜,丝毫没有考虑一下天上掉馅饼怎么会掉到我的嘴里。

“如果仅仅是这样,我并不十分感动。”林子华又说道:“因为这事看起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你的公司越来越大,又和雪儿订了亲,从此后可以大展鸿图。李加强得到了她想要的人,只有雨情有些委屈,但她嫁入李家,从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李加强对她又很好。但我没有想到的是,雨情竟然在你与雪儿成亲的那天,从三楼上跳了下来。”

“啊!”我心中一阵剧痛,我没想到雨情跳楼竟与自己有这么大的关系。但我可以想象得出,当初雨情做出这个决定时,心中会是怎样的难过,又是怎样地坚决。我明白她的性格,她要承担起所有的重担,以便让自己深爱着的人过得更好一点,同时她还要努力坚守着当初爱的誓言,不允许二人的爱情之间有一点污点。正如她最喜欢的《红楼梦》中《葬花吟》中说的那样:“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我一把抓住林子华的手,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林子华微笑着,仿佛看到了一种幸福,说道:“当我与雪儿说起这事的时候,她哭了,哭得很伤心,第二天便作出了决定,要去美国留学。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现在想马上见到雨情,告诉她我想与她结婚。你能告诉我她在哪里么?”

林子华道:“她在哪里我现在还不知道,我可以帮你找。不过你可要想好了,她从楼上跳下来,虽然没有摔死,但现在已成废人一个,你只要找到她,便再也不能摆脱她了。”

我看着林子华的眼睛,坚定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10

天已过午,初秋的太阳仍然热得人透不气来,远处只有几个闲散的人在树下乘凉。而在这芙蓉林中,却只有一个静立的我。

芙蓉花已落了大半,树上所剩不多的芙蓉花夹杂在绿色泛黄的树叶之中,早已失去了满树花朵如火似霞的光彩,地上则是成片的残花败蕊,微风一吹,便荡荡悠悠地落进了不远处的小水沟之中。

我无语地站在一棵高大的被称为“芙蓉树王”的树下,想象着以前与雨情在这里一起度过的每一点欢乐的时光,心中却似林黛玉葬花时一样地悲哀。

这一个多月以来,我一直奔走于这个大都市的角角落落,寻找着雨情。我只希望上天能怜悯于我的无助,感动于我的执着,让我在无意之中突然遇上雨情。但一次次的幻想,一次次的失望。我不禁一次次地自责:雨情当初走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去寻找?雨情这样为我奉献着自己的青春乃至生命,而我为什么只在打理报社和与雪儿的谈情说爱中消磨对她的记忆。

我几乎要崩溃了。

我望着树王:“芙蓉树王,你被称为王,一定法力无边,你让雨情来见我一面好不好?只要她再见我一面,我愿意立刻死去,埋在你的根下,充当你的肥料。”

“雨情,你到底在哪里?”我喃喃地说道。

“我在这里。”一个低低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声音虽低,对我却无异于轰天巨雷,我猛地回过头来,立刻呆住了,几乎忘记了天地的存在:面前的正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的雨情。

此时的雨情,依旧是一头随风而舞的长发,一身洁白如斯的连衣裙,所不同的是她不是站立着,而是坐在轮椅上。

我不知用什么样的速度窜到她的面身边,蹲下身去,也她四目相对,两颗晶莹的泪珠,正自她的眼中滚落。

“雨情。”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雨情没有看我,只是直直地望着那凌空飞舞的芙蓉花瓣,吟诵着《葬花吟》中的名句。

一阵风吹过,吹动了雨情的长发,天上乌云聚集着,仿佛要下雨。

“要下雨了,雨情,咱们回家吧。”我站起来,抓住了轮椅的扶手。

“回家?”雨情恨恨地说道:“家在哪里?我怎么会有家?”

“你当然有家,我的家就是你的家。”我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咱们回到故乡那个小山村去,结婚生子,终老一生,虽然物质生活比不上这里,却更适合我们。”

“小山村?”雨情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但一闪而过:“回到小山村去我还能干什么?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这连日常生活也需要人照顾。金风,你要记住,有了这个轮椅,现在的雨情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雨情了。”

“不,你还是过去的雨情。”我的声音猛地高了起来:“在我的心中,你永远都是过去那个温柔善良、坚强美丽的雨情,永远都是那个虽然被迫退学在家、却仍然要背诵《葬花吟》的女孩。”

“不,金风,你现实一点吧。造化弄人,物是人非了。”

刹那间,我血液上涌、心潮激荡,经过这几个月以来的感情的煎熬,我最终明白了我自己的心:我这一生所苦苦追求的,正是雨情的这份爱,我和雨情的缘分,是前世早就定下来、半点也更改不了的,如果我今天错过了,我将后悔一辈子。我猛地跪在了雨情的面前,抓住了她的手,象欧洲中世纪的骑士一样,放到嘴边,轻轻地吻着:“雨情,我现在正式向你求婚,求你嫁给我,我愿意接受一切考验。”

雨情的双眼中忽然现出一种异样的光彩,她的声音也有些发抖:“你说的是真的?你不后悔?”

“我不后悔。如果我后悔,让我――”我向四周看了看:“让我变成芙蓉花瓣,从树上掉下来,不摔死也让你踩死。”

“呸,贫嘴。”雨情脸上现出两朵红晕。

“你答应了?”我依旧跪着。

雨情没有说话,从脖子上解下一块纱巾,递给我:“你去从地上捡一些落花,包在这纱巾中,刨个坑埋起来,上面堆一个土丘。”

我有些狐疑,但还是照办了。

“这个芙蓉花冢,便是我们爱的见证,得到了你的爱,又得到了你的人,我比林黛玉可幸福多了。”雨情随即一声叹气:“但从今后,我却不能象林黛玉一样借花抒情、扫花成冢了。”

“不,你还可以的。”我说道:“从今后,我便是你的手,你的脚,每到花开花落的时候,我便带你象以前一样,赏花野餐、葬花吟诗。”

雨情听了我的话,直直地盯着我,足有十秒钟的时间,随即微微一笑,道:“金风,你抱我起来。”

又一次抱着雨情柔软的身躯,我禁不住有些心猿意马,但也有些微微的遗憾。

雨情两只胳膊猛然间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双唇压到我的嘴上,疯狂地吻着。

刹那间,我也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只是迅速而猛烈地回应着她的热情与勇敢,发泄着自己几个月来凝聚在心中的情感。

一滴泪流进了我们的口中,咸咸的,略带着点苦味。

突然间,我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却说不上来为什么。我推开雨情,往她身上看去,却发现她站立在地上。

“你还能站住?”我又惊又喜。

“为什么不能?我的腿又没有毛病。”雨情有些诡秘。

“那你为什么要坐轮椅?”我一指旁边的轮椅。

“是谁规定的坐轮椅就一定要腿脚有问题?”雨情一脸的调皮模样:“范伟还坐轮椅呢,他腿脚有毛病么?”

我已听不清她的诡辩了,我只是心中惊喜,真象周星弛所说的那样:“幸福来得太快了,简直太刺激了。”

“其实这不是我的主意,都是他们要我这样做的。”也许看到我有些发愣,雨情心中不忍,便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他们说要用这个来考验你的真心。”

“他们?”我有些不解:“他们是谁?”

“就是雪儿、林子华,还有李加强呀。”雨情说道:“他们说,如果在我坐着轮椅来找你,你还是对我一如既往的话,我就可以考虑向你托付终身了。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但对你来说,是有些太残酷了,真对不起。”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抓住雨情的手,替她擦去了腮边末干的一抹泪痕:“自从与我相识以来,你真是受苦了,是我连累了你。”

“不要说了。”雨情伸手捂住了我的嘴:“是我自愿跟着你受苦的,我不在乎。”

“上天对我真是太好了。”我心中感动着,不自禁地又想亲她。

“不要,有人呢。”雨情笑着止住了我:“咱们坐下欣赏芙蓉花,好不好?树上的花都快落光了,也许明天就没有了,我想再看一眼它们。”

“好,我陪你。”我从轮椅上拿下一个坐垫放在地上,扶雨情坐下,说道:“雨情,咱们就这样看着,直到芙蓉花落尽,好不好?”

“好。”雨情望着树上的芙蓉花,眼光却逐渐迷茫起来,我知道她又想起了往事。

“我从小就爱芙蓉花,有一段时间曾想改名为芙蓉,可我爸妈不同意,说我的名字有特殊的纪念意义。”雨情忽地转过脸来对着我:“风哥,你知道我名字的特殊意义么?”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

“我告诉你,我的名字是为了纪念我爸妈的相识,那是一个下着暴雨的傍晚,我妈妈从山上往下走时,掉到沟里扭伤了脚,恰巧我爸爸经过那里,把她背回了家。”雨情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我:“我出生后,我爸说因为下了那场雨才有了我爸妈的感情,才有了我,而我家恰好又姓夏,所以就给我起名叫夏雨情。”

“真是一段浪漫的故事。”我赞叹道:“那以后我们如果有一个女儿,就给她取名叫芙蓉,一来纪念我们俩的相识,二来满足你自小的愿望,好不好?”

“不好。”雨情低下头去,一脸的娇羞。

一阵风吹过,树上的芙蓉花又落了不少。没有了花的映衬,高大的芙蓉树显得光秃秃的,更让人增添了一份秋的悲凉。但在我的眼中,那高大直立的芙蓉树干,那透过芙蓉树叶而露出的点点的青天,再加上那漫天飞舞的芙蓉花瓣,却构成了人世间最美的一幅图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