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火之歌

作者:凯隆琳·库克 李希薇 译

第一章

--------------------------------------------------------------------------------

“你瞧!”格瑞大叫,指向前方。“十几个恶棍在攻击商人和他的随从!”他在马鞍上转身,向他的人喊道。“我们让这些该死的法国混蛋瞧瞧英格兰人的厉害!”他话还没有说完即策马往前奔驰,利落地拔出闪亮的剑。“魔鬼”飞奔过山坡,冲向小山谷,镶嵌着银片的马鞍在耀眼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莫格瑞来也!”格瑞大叫。他放下头盔的护颊,高举锋利的长剑。两个骑士和十二个全副武装的战士紧跟在他的身后,他们呼叫声回应着他的。格瑞冷静地观察,发现这群土匪选择了绝佳的地点。当“魔鬼”冲撞一匹马,将马背上的骑士抛向半空,格瑞发现遭受攻击的男人不是商人。这个男人穿着华丽的酒红色天鹅绒制服装,骑着一匹红棕色种马。他显然受过骑士的训练,因为他的剑快如闪电地应付包围他的六个土匪。但是,纵使他英勇过人,仍然寡不敌众。

格瑞再次大叫:“莫格瑞来也!”半数的强盗急忙逃进森林,而其他的六个继续猛烈地围攻孤军奋战的男人。

他打得很好,格瑞心里想着,下一秒钟他冲进混战中,脸上露出冷酷的笑容,一剑划破强盗的喉咙。鲜血喷出,飞溅在格瑞的铠甲上,但是他不理会,骑着“魔鬼”冲向另一个强盗的马。“魔鬼”以后腿站立,用前腿猛踢马脖子。在这同时,格瑞的剑划过男人的胸膛,将他击落地面,惊讶地惨叫声从他的喉咙扯开。格瑞靠近奋战不懈的男人保护他的侧面。当剩下的土匪恐惧得尖叫,负伤逃进森林,格瑞仰头大笑。

战斗只持续了五分钟。除了受伤者的呻吟,四周再度平静下来。格瑞冷静地将沾染鲜血的剑交给随从之一,然后下马,转身向柏盖伊骑士。

“只有修林受伤,大人,”盖伊说,略微喘息。“而且不严重,那群强盗是胆小鬼。”

格瑞点点头,走近衣着华丽的男人。“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不过若不是你及时伸出援手,我已经完了。谢谢。”他脱掉头盔。“我叫雷摩斯,来自布列特尼。”他对格瑞微笑,眼睛闪闪发亮。

格瑞看见他略微灰白的头发和眼角深刻的线条,心里想着他打斗时像个年轻的小伙子。他看起来仍然英姿焕发,不像上了年纪的战士。他身上没有一丝赘肉,肩膀和手臂的肌肉相当结实。“你在喘息,先生,”格瑞说。“来,休息一会儿,告诉我那群恶棍为什么会攻击你。”

摩斯点点头,下马,发现自己呼吸急促、心跳剧烈。

“你受伤了。”

摩斯愚蠢地看向天鹅绒外套的血渍,轻声诅咒。凯茜得花一番工夫修补外套的破洞了。“一点小伤,不要紧。”他说。

“盖伊,”格瑞叫道。“派人去拿水和布来。”

他对摩斯微笑。“我是莫格瑞,渥佛顿伯爵,英格兰人,刚从圣地回来。我正要开始相信置身在伊甸园中,”他环视平缓的山坡。“旅程变得乏味无聊。我要谢谢你给我舒展筋骨的机会。”

“幸好我及时赶到救了我一命,”摩斯说,心疼地看着格瑞的随从撕毁天鹅绒外套,清洗包扎他手臂上的伤口。“你说你刚从圣地回来?”他问,注视高大的英格兰战士。格瑞点点头,他用哀伤的声音继续说:“我听说了路易国王的事。可怜的国王死在那块被上帝遗弃的土地上。贵国英勇的爱德华王子,他活下来了吗?”

“是的,等你体力恢复再说话吧,先生。”

摩斯发现自己感激地靠着格瑞宽阔的胸膛。格瑞扶他到一棵橡树下,然后起身杳看那群歹徒造成的损害。“盖伊,”他叫道,指向一个躺在地上身受重伤痛苦呻吟的男人。“送这个土匪下地狱。”

奇怪,格瑞想道,这几辆马车都没有被碰过。他回想刚才的打斗,有六个人攻击雷摩斯。如果他们的目的不是抢劫,那么……他摇摇头,继续查看。雷摩斯的随从三死两伤。他给手下进一步指示之后,走回摩斯身旁。

摩斯打量这个全身散发着力量的男人。不管他是不是英格兰人,他是个骁勇善战的家伙。而且,摩斯想道,他年轻而健康,他的胸膛结实坚定得像橡树粗壮的树干。他是个习惯下令的男人,一个可以信任的男人,他看见格瑞紧蹙的眉头,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先生,因为我的想法和你一样。这个世界有很多土匪强盗,但是这群攻击我的恶棍不太寻常。亚奎田是个治安良好的地方,那群人为了三车酒而攻击我,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你有敌人。”格瑞说。

“看来是的,”摩斯耸耸肩,注视格瑞的眼睛。“谁没有敌人呢?”

“你的敌人胆小得不敢亲自做这件事。”

“看来是的。”他深思片刻。“我没有证据,”他终于说。“但是只有一个会这么处心积虑地要除掉我。”

战斗的兴奋消退,格瑞感到疲乏,不是因为舞刀弄剑,而是因为几星期来的旅行劳顿。他揉一揉脖子僵硬的肌肉。

“我忘了,”摩斯说。“你们的爱德华王子现在是国王了。他很快就会来登基为王吗?”

“不,他喜欢旅行。而且没有必要,英格兰目前非常和平,况且他的叔父康瓦耳公爵,会保护属于他的一切。”

“可是你,莫格瑞,我在你的声音中听见回家的渴望。”

“是的。在圣地与异教徒作战是件充满血腥、疾病与挫折的任务。爱德华和回教徒签订的条约将保障基督教徒一段日子的安全。”

摩斯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个英格兰战士。“这里离我的家只有三天的路程,格瑞伯爵,”他说:“你愿意陪我回布列登吗?”

“这是我的荣幸。”格瑞说。

“好极了,”摩斯说,他的思绪转向凯茜。他有三天的时间决定这个英格兰人否配得上他唯一的女儿。“你有家人期盼着你回家吧?”他问。没有看着格瑞的眼睛。

“没有,只有我的城堡,渥沸顿城堡恐怕已经倾颓了。一年的时间并不短。”

“啊,”摩斯说,身体向后靠着树干,闭起眼睛。

凯茜脱下貂皮风衣,小心地折好,放在马鞍上。这件风衣美得让人舍不得穿,她微笑地想着,想到父亲送她这件生日礼物时顽皮而神秘的表情。她开玩笑地说这是适合公主的礼物,而不适合一个住在布列特尼荒野的普通女孩。她的奶妈爱达担心主人会宠坏她的宝贝,而摩斯只是愉快地笑着。

凯茜仰起头面对灿烂的太阳。这是一个美丽的日子,柔软蓬松的白云飘浮在湛蓝的天空,而空气是这么的纯将温暖。她坐在马鞍上略微转身,回头看向布列登堡。四座高耸入云的圆塔像侍卫般守护着周围的居民,刻划着岁月痕迹的灰色厚实石墙连接巨大的圆塔,形成宽阔的方形广场。布列登堡不仅是她的家,也是控制墨勒河的要塞。任何企图从海路进攻的敌人,都得先通过布列登堡这一关。任何人都逃不过城堡垒的监视,因为它控制着这个地区最高的山丘。凯茜凝望繁荣的墨勒城外的海洋,回想父亲告诉她的布列登堡奋勇抗敌的故事。再坚固的炮车也伤害不了布列登堡。每年当收成的农作物安全地贮藏起来,父亲就会提醒他们围城是他们唯一的忧虑。身为管家的凯茜总会确定仓库里存放了充足的粮食。

汤恩,她父亲的随从之一,骑马到她的身旁,打断她的深思。“小姐,”他说,指向东边。“有一群人接近。我们应该回布列登堡。”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