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9/


青山中。007小队的队员们分成,前,中,后3队。队伍相离100米向东南方向搜索前进。数天后的下午。“叭叭叭、、、、、、”“宋音,怎么回事,谁打的枪”。“队长,我前队无人开枪,枪声是从我前方约1000米的地方传来的”。“隐蔽,宋音代人去侦察”。“是”。十多分钟的等待“队长,已接触”。“注意安全”。“是”。“队长是3个,3个、、、、、、”“3个什么说清楚点”。“3个好象是穿着2、30年代服装打扮的人都有武器正在从山下向我部隐蔽处靠近”。“注意隐蔽,查明汇报”。“是”“队长,是不是在拍电影啊”刘江边上的杨明对刘江说。刘江摇摇头。在国防大学特种系学习时有学过各类枪械发射包括实弹,空包弹。这几声枪声,好陌生,但可以确定的那一定发射的是实弹,不是空包弹。拍电影是不可能用实弹啊。“队长,他们用的是实弹,有两颗打到隐蔽处的树杆上了,3人正快速接近,他们后面有约130多穿黄色衣服的人在追赶,手持长步枪,队长我能听见抓共匪的声音了”。真是在拍电影?拍电影怎么会用上实弹?“队长,离我们只有40米了”。“俘获那3人讯速代回,没有命令不可开枪”。“是”。“其它人员向后队靠拢”。很快除前队的6人外,9名007小队人员集中到了后队。“队长,人已俘获,但被黄衣人发现。正向我们追来”。“加快撤离”。“ 吴小军代后队接应,王强,贺爱中进行阻击,不可取命,只能伤下肢”。“是”。在这情况不明下,刘江也只能保守点,不取人命了。在吴小军的接应和王强,贺爱中击伤了14人的腿后,黄衣人的追赶明显慢了很多。宋音和5名前队战友扛着俘获的3人安全和刘江会合。刘江看了看被击晕的3人。宋音忙说“队长,没事的只是晕了”。刘江点点头,宋音手上拿着3把驳壳枪交给刘江“队长,这是这3人的武器”。刘江接过3把驳壳枪正想查看,“队长,黄衣人又追上来了”。刘江忙把驳壳枪放入背包中,命令到“吴小军代后队掩护,王强,贺爱中协助”。“是”“其它007小队人员原路后撤”。特种部队的素质体现出来了,短短40分钟就把黄衣人丢的没影了,007小队没人员受伤,俘获3人,伤29人,如果不是刘江下令不许伤人性命的话。战果可不会只这么点点了。

“部队原地休息,宋音、齐飞、李小虎、刘靼已警戒”。“是”。宋音走过来对刘江说,“队长,那3人醒了”。“恩”,刘江向绑在地上的3人走过去。3人眼中全是惊讶,首先在没有任何反应下被打晕,在别人的背上慢慢的醒来,感受到轮换背着上他们在飞奔,跑的比他们空手都要快的多,看着这群穿着花哩胡哨怪服装背着一个大包,头代个圆帽子上面黑洞洞的3个圆桶(数子成相,远红外线,单兵探测装制)耳朵上挂着一黑线伸到嘴边,手上全拿着短短的冲锋枪,好漂亮的冲锋枪,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枪。身上一块一块的(防弹衣)两大腿上都插着把小手枪,一双绑到小腿的黑鞋。他们是什么人?那个人怎么朝着嘴边的黑线说话?。这时刘江已到了3人身边。“撕开胶带”。“是”。很明显这个下命令的人是这群穿着花哩胡哨怪服装人的头。嘴上一疼,粘在嘴上的不知是什么东西被拿下来了。3人全看着刘江,心里想这小伙子好精神。“你们是什么人,那一些穿黄衣服的人为什么要追你们”?刘江问到。“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的红军战士”。刘江一呆,“什么”?“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的红军战士”得到确切回答后,刘江呆呆的站了有5分钟。那3个红军战士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位年青人,奇怪这位年青人听到自已的回答后就站在那发呆。这3名红军战士可不知道刘江现在的心里好象有一万辆坦克在奔驰一般。“怎么了,这是怎么了”“红军?怎么有红军”?刘江理了理脑海里乱如麻的心绪。“请问,现在是什么年份,这里是什么地方”?知道这3人是红军后,刘江问话时变的很客气了。这下换到3名红军战士呆了。“这人是怎么回事,怎么连年份都不知道啊”两名红军战士不自觉的看向一名年长点的红军,这也让刘江知道这3人中这位年长点的红军是他们的代头人。刘江竞直走到这名红军的面前,等待他的回答。可这名红军也好象定住了。没回答刘江的问题,刘江也没催就这么看着他。终于这名红军战士好象做了好多思想斗争后,回答到“现在是1932年10月7日,这里是永安”“永安”?“是福建的永安吗”?“是的”一切的疑问在这名红军说出时间和地点后就全解开了。“一定,是那该死的沙暴把我们代进了时光空洞被送到了1932年福建的永安了”刘江心里已得到了答案。“对不起,刚才误会了”。“快给他们松绑”。“是”。“现在,黄衣人还、、、、、、”“是国民党反动派”一名红军战士插了一句嘴,“对、对、是国民党反动派还在后面跟着,请3位随我们一起行动,枪一会就还给你们,现在请休息一下”。“吴小军,拿吃的给这3位”。

“情况,就是这样”,刘江简短把现在的现状介绍了下。刘江又招开了党代会。正开着“队长,黄衣人上来了”。大伙一下静了下来,都看着刘江。“检查弹药”。“队长,特种大队弹药满齐”。“阻击手,王强、贺爱中弹药满齐”。“谢华、黄继任弹药满齐”。

“宋音、李小虎,李准,王大民,王全军由宋音代队从左侧迂回,吴小军、杨光、杨明、齐飞、刘靼已由吴小军代队从右侧迂回,王强,贺爱中、谢华、黄继任、我从正面打击,每一组代上一名红军战士,注意掩护红军战士,出了问题,我处分你们,行动。宋音把枪还给他们”。命令完同时从包里拿出那3把驳壳枪递给了宋音。

特战队员们悄无声息的对那群还不知道危险的国民党军队围了过去,每组的红军跟随着特战队员们每前进一步,心中就吃惊一次。这群人行动讯速、隐蔽、分工明确。很快国民党军队步进了伏击圈,“王强、贺爱中打掉那几个拿手枪和压制机枪”。“是”。“打”随着刘江一声令下,特战队员们手中的枪口喷出的弹丸象切割机般将国民党军队一片片扫到在地,因为当官的和机枪从战斗一开始就被击毙,国民党军队100多人根本上没做任何抵抗,战斗用时7分钟,一个国民党军连队除投降34人,伤员29人外其它全歼。007小队无一人伤亡,3名红军战士也无伤亡。目瞪口呆,内心里对这支只有15人的队伍充满了敬重。7分钟时间国民党军一个连队就这样被全歼了,如果说让红军来打,只怕一个加强营都不可能在10分钟解决掉这100多人的国民党军。

年长点的红军经直来到刘江面前,敬了个军礼。“同志”,当年都这么叫的。“我是红4军侦察员杜大道”。“杜同志,你好”。刘江还了个军礼。刘江标准的军礼再次博得3名红军战士的好感,要知道象这么标准的军礼。可不是个个当兵的都能敬的这么好的。“我姓刘,单字江”。“刘江同志你好,我不知道你们是从那来的,但你们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你们是和红军一样打击国民党反动派的正意中国人”。“那里,和你们比,我们可是差的太远了,太远了”。刘江心里一下想到了2万5千里的长征。是啊。和这些革命老前辈怎么比的上啊。“刘江同志,我们第四军四纵队现在正在汀州,我想派个人回去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你想呢”?“好,我完全同意你的想法,我提议最好能代来大部队,也好打扫战场”。“好,小胡你马上赶回去向纵队司令胡少海,政治部主任谭震林汇报”。“是”。“队长”耳麦里传来杨明的声音。“怎么了”?“发现一个当官的装死呢”。“押送过来”。“老杜,那当官你去处理一下”。“好的”。刘江组织打扫着战场。老杜从远处满脸喜色的跑来。“刘队长”他也跟随007小队人员一样叫上了队长,“刘队长,那家伙交待了一重要线索”。“什么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