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三卷 安达曼海 第二十九章:香港“沉没”(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朦胧的月光皎洁的撒在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南部群山之上,中亚地区1月的夜晚,寒冷的让木塔卡联想起自己岳母的脸。

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木塔卡曾在美国硅谷有份不错的工作,不过象所有的印度软件工程师一样,美国硅谷在他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新手训练营”,在美国工作了4年之后,他选择了回到印度,他期待着一份待遇更高的首席技术官的工作。但等待他的却是军方无情的征用。

印度海量的软件工程师中少数同时通晓英语和俄语的另类,木塔卡现在为印度空军工作,主要的工作是为大量俄罗斯“原版”的战机和巡航导弹进行“洗脑”—将导弹电脑系统的操作页面由晦涩难懂的俄语转化为印度军队中大多数人都能读懂的英语。

在印度国土为近期大量采购的俄制战机进行了操作页面的转化工作之后,木塔卡被秘密的派到了塔吉克斯坦南部的法克尔空军基地。这绝对是一次糟糕的“旅行”。由于无法通过传统仇敌巴基斯坦的领空,木塔卡等印度军方工程师乘坐的运输机,不得不取道中东,绕了很大一个圈子、耗日两天才抵达距离印度并不遥远的塔吉克斯坦。而一下飞机,等待他们的就是空前繁琐的海量工作—4架图-160战略轰炸机和300枚以上的Kh55巡航导弹。

在携带Kh55巡航导弹的图-160战略轰炸机起飞前,必须将记录在磁带上的目标地理坐标数据输入战机主计算机,战机起飞后,通过互联机构使每枚导弹的惯性平台自动与战机惯导系统对准,当载机飞抵距离敌国± 370 公里的发射阵地后,由战机计算机确定最佳发射点。

而作为前苏联在20世纪70年代为对抗美国有战场“恶棍”之称的“战斧”巡航导弹,而重点研发的空对地远程亚音速空射核战略武器。Kh55巡航导弹与“战斧”的初级型号一样,也只能打击固定目标,并且发射前需要先把情报数据输入到导弹电脑,发射高度由几十米至12公里,发射速度500~1000公里。发射后由雷达高度表控制高度,作地形跟踪巡航飞行,在预定修正点靠地形匹配系统修正航向误差,直至命中目标。

而与同在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境内、俄印联合使用的阿尼空军基地不同。虽然法克尔也是前苏联空军的一个重要军事基地,但是在1985年之后便已经停用了,又在塔吉克斯坦持续8年的内战中严重受损。虽然经印度斥重资翻修,加长了跑道,以便起降较大型飞机。

但毕竟只是个小型机场。一下子挤进了俄印两国为数众多的飞行员和地勤,加上原先驻扎在这里的印度空军和海外情报机构的特工人员,一时间人满为患。木塔卡等工程师不得不将机场附近的一家军用医院改建成车间,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这家早已废弃的军用医院建立于2002年2月,目的是支持以美国为首发起的“反恐”战争,向在阿富汗内战中受伤的北方联盟士兵提供医疗服务而设立的。反塔利班的阿富汗北方联盟著名领导人马苏德遇刺后就是被送到这个医院急救无效而逝世的。

不过木塔卡等人早已不暇凭吊这位传奇的“潘杰希尔雄狮”,恶劣的工作环境鞭策着他们全力以赴的工作着,在短时间内已将各自的工作大致完成。

月光下,一架体积庞大的图-160战略轰炸机刚刚完成飞行训练,正缓慢的飞向法克尔夜晚灯火通明的机场跑道。全长55.70米的可变后掠机翼此刻手动选择到65°,宛如一只巨大的银白色天鹅在夜幕下逐渐清晰。

尽管尾部的锥形整流罩内装有一个减速伞,但是图-160战略轰炸机的降落滑跑距离还是需要3050米,停机坪上的其余3架图-160战略轰炸机需要等上2个多小时才能再次在经过全面整修的机场跑道上起飞。

早已对这样的场面司空见惯的木塔卡早已没有了初见时的惊讶和好奇,他百无聊赖的坐在塔台前的椅子上,只希望自己那些不成器的同胞今天能少一些操作界面上的问题。

但就在此刻木塔卡突然发现在正缓慢减速的图-160战略轰炸机的侧后有两个细小的黑点正快速的逼近着。木塔卡用力揉了揉眼睛,以确认那并不是自己过度劳累之后产生的幻觉。没错,那是两架飞机,不过与庞大的图-160战略轰炸机相比,这两架轻型战机的机型实在太小巧了。宛如跟随在白天鹅身后的蜻蜓,那般毫不起眼。

“不,那是什么?攻击……妈的,是敌人!”从那2架轻型战机的两侧机翼根处射出的23毫米机炮火力,在黑夜中就象传说中魔鬼的长鞭,重重的抽打在图-160战略轰炸机机翼两侧下方那四台硕大的NK-321涡扇发动机上。

图-160战略轰炸机应该后悔取消了图-22M中型战略轰炸机尾炮塔内那雷达瞄准的30毫米机炮。在这样的距离里,图-160战略轰炸机此刻没有任何足以自卫的武器。

猛烈的23毫米机炮火力迅速打着了图-160战略轰炸机的所有发动机,体型庞大的战略轰炸机拖着长长的火焰和浓烟重重的坠落在跑道的起点,虽然战机的飞行员打开了起落架,但是小车式的主起落架根本无法承受巨大的冲击力,顷刻间被折得粉碎。

战机的机腹重重的撞击在混凝土的跑道上,摩擦出耀眼的火花。借助着反作用战机再度弹起,即便是向来以坚固和耐用著称的俄罗斯战机也难以抵御这令人恐惧的强大冲击,图-160战略轰炸机修长的双翼首先折断。战机的机身在跑道上连续弹跳了两次,最终折断为三截。在跑道上剧烈的爆炸和熊熊的燃烧起来。

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震惊了的印度官兵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这2架轻型战机已经从低空突入法克尔机场的上空。在士兵寻找着各种武器进行反击的同时,木塔卡则躲在长椅后,小心的观察着这突然降临的杀手。这是2架没有任何识别标识的战机,使用着老式的螺旋桨发动机,样子酷似二战时横扫东线的苏联红军的图-2中型轰炸机的缩小版。

而超低空俯冲而下的这2架轻型战机的机翼下挂载的4具90毫米火箭弹吊舱,猛烈的射出灼热的火箭弹雨。这些夜空中飞舞的火之精灵,密集的击中露天停放在机场跑道两侧停放着剩余的3架图-160战略轰炸机。为了对付“皮粗肉厚”的俄制战略轰炸机,袭击者专门选用了破甲/燃烧战斗部。轻易的击穿了图-160战略轰炸机的机身装甲,引爆了机身油舱内的航空燃油。

巨大的爆炸声中,法克尔机场停机坪上包括3架图-160战略轰炸机以及10架米-17和米-35武装直升机在内的所有飞机均在熊熊烈火中化作了一堆堆的飞溅着滚烫碎片的废铁。

而漫天的烈焰中,灵巧的刺客已经消失在无比的夜幕之中。而就在印度的士兵们四处奔走呼号,寻找着这样浩劫中的幸存者之时,又有2架同型号的轻型战机从另一方向突入机场,作为第2攻击波的这2架轻型战机各挂载着2枚重250千克炸弹。

低空投落的航空炸弹,顷刻间作为巡航导弹改装车间的军用医院夷为了平地,仍然存放在车间内的近百枚巡航导弹在爆炸声中化为了废铁。

刚刚从打击中清醒过来的印度士兵用高射机枪捍卫着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但是在装甲座舱的保护下,高射机枪微弱的火力根本无法击穿袭击者的装甲。不过从阿尼空军基地起飞的4架俄罗斯空军的卡-52武装直升机出现在了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法克尔机场的上空,顺着惊魂未定的印度士兵手指的方向,展开了报复的追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