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 第一章 他和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69/


他的大脑正在极速的运转着,同时眼睛紧紧地锁定着决斗的敌人。她也俯低着身躯,从嘴里露出雪白锋利的牙齿在低吼着。两个生物此刻是如此地关注着对方,时间在一米秒秒地流逝着,但两个生物的位置却一点也没有改变,慢慢地雪覆盖了他们的身躯,从外面看去像极了孩子们对其的雪人。

他知道自己这次恐怕回不去了,因为它发现在这只母狼是如此地有耐性,竟然可以站在那里十分钟一动不动,要知道僵持时间多一秒,那么自己的生命就少了一分存活的希望,难道人可以和野兽在严寒中的比耐久力么?何况对方是一只狼,一只有无比耐性失去幼仔的母狼,这样下去没有人会怀疑先倒下的是他。但他毕竟是一个长期生活在野蛮世界的人类,既然是人类就一定拥有人类的思维能力,他比正常的人缺少的只是一些社会的经历而已。他转了转自己的眼珠,忽然看到了就在脚边的幼狼,计上心来。

她想:他在僵持了十分钟后终于动了,那么就让我来宣布一切该结束了。她突然把自己的前身俯地更低了,半身的肌肉紧紧地蹦着,等待着最后的那个时刻给他以致命的打击。而他确实动了,在一片雪花飞舞中他突然动了。她根本没有想到会有漫天的雪花,白茫茫的一片让她几乎看不到一切,但她心里默默地想着:人类,别垂死挣扎了,那没用的,因为凭着多年的猎杀感觉,就是闭着眼睛同样可以在击米内咬住猎物的脖子。她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向她快速地飞来,她笑了,笑地很开心,但表达出来的却不是那看似美丽的笑容,而是面目狰狞、张着大嘴、露出尖利的牙齿。这一刻她真的笑了,因为她确信自己咬到了自己的猎物,虽然没有咬在最致命的脖子处,但这已经足够了。

但突然她呆了一下,如果这时有人看到她的面部表情,那么一定会吓呆的,难道一只狼也可以表到出那么丰富的表情么?怎么看怎么像一只拥有人类表情的狼,你一定会在那一刻感到毛骨悚然,很诡异很恐怖的。她突然发现出现在自己嗅觉器官上的不适对方那看似鲜美的肥肉,而是自己熟悉的气味。她知道自己也许完了,因为她知道他不会给她再一次机会的。果然在她惊讶和不甘的眼神下一片褐色的影子和她的脖子接触了。轻轻的一声‘噗’就决定了一切,决定了谁才是大自然的宠儿,这一刻天空突然刮起了大风,乌云密布,好低好低,仿佛就在人头顶一样,而原本的风更大了,那“呜呜'声吹动着轻飘飘地雪花,转眼间覆盖了曾经发生的一切。

一切结束了么?没有,在自然界里除了把对方变成集资肚子里的营养前那么什么都还没有结束,因为从他们出生的那一刻起母亲就会告诉他们自然界的一条真理“赶尽杀绝”。

在那片看似宁静的大雪下,此刻就发生着最后的猎杀行动。他从背后紧紧地抱着她,双腿绷紧地捆在了她的腰上,双手死死地抓住那个露出惊恐眼神的脸。而终结她的反抗的是生物界最原始但最有效的手段——锋利的牙齿。他像抱着一个亲密的恋人一样抱着她,同时深深地“吻”着她的脖子,她的反抗只会遭来他更野蛮的“侵略”,而不是她希望出现的怜香惜玉。终于她不再反抗了,静静地躺着,躺在他的怀里。

而他现在有在做着什么呢?很奇怪的是他也慢慢地安静下来了,静静地抱着她,只是依旧“吻”着她的脖子。在雪地下他和她就这样睡着了,风越刮越大,云越来越低,雪越来越厚,天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闪电,使那样地突然,事后村民向别人确信他们这里的一座山上确实打了一道闪电,但邻村没有人相信。只是有些阿婆、阿公认为那是天神在杀山中的妖怪,倒是深信不疑。

那道闪电的目的地就是那座山,而再缩小范围就是狼窝山头,再缩小就是……

在1993年十二月25日,“轰隆”,没有惊天动地的雷鸣声,没有一代又一代老人流传下来的关于打妖时的地动山摇,有的只是轻轻的沉闷声,小得只要是隔着十里外就没有任何的感觉。

在那一片雪覆盖着的地上,此刻正发生着足以让世界震惊的奇怪事件,那道闪电在进入山头时化成了一团火球,不过很正常,在其他的地方也是经常听说发生这样的事情的。但令人不可理解的就是那团幽蓝色的火球没有把一切化为灰烬,而是在进入那片躺着他和她的雪地后在他们身旁急速地绕转着,然后再五秒钟后突然打在了他的身上。沉睡中的他原本已经快停止跳动的心脏再次强劲有力地跳动了起来,周围的雪快速地融化了,转眼间就成了细细的一条水迹,在纯白的雪地上缓缓地流淌着。

她消失了,在那团火球进入他身体的时候消失的,但在人类看不见的空气里她化成了一串奇怪的编码进入了他的大脑,终于和他融为了一体。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在雪地上有一只被撕咬开身体的幼狼用他绚丽血的颜色画成了一幅绝美的生命图案。夜来临了,黑暗是黑夜中的精灵,它让一切都变得遥远,让一切都在秘密中进行着。

他静静地躺着,只是怀里的她不见了。而他身体内最神秘的代表生命密码的基因在剧烈地变化着,被打乱了又被组合着,直道那团火球的能量在慢慢地化为了空虚后才安静下来。但真的一切安静下来了么?

终于令人绝望的该死的冬天快过去了,自从十二月25号后天气突然好了,仿佛上天看到了人们的祈祷后对人类的怜悯。那个山头风依旧在吹着,只是雪早已不见了,留在地上的只有一堆雪白的骨头和一个在岩石上睡着的小男孩。真难想象他竟然可以在寒冷的冬天在野外任风吹着而睡着,而且从外表上看一点事业没有,难道你没有看到他红润光滑的皮肤么?

1994年的春天来得还是那么早,鸟儿展开了自己几乎三个月没有活动的翅膀尽情地在飞翔着,作为天空的精灵,自由自在地飞翔就是他们的存在的理由。地上永远最先行动的是小小的不起眼的昆虫,谁叫它们天生劳动的命呢?

而躺在那个荒凉岩石上的人儿依然在睡着,像个沉睡中的“美人”一样安闲的躺着,只是不知道什么才可以唤醒他。

春风吹过的大地总是令人惊奇的,原本没有生命的世界一下子就欣欣向荣了,小草羞答答地露出了它的尖尖嫩嫩的芽尖,在风中仿佛弱不禁风地需要人的安抚。那个男孩的身边长满了翠绿葱葱的小草,一圈又一圈地把他紧紧地包围了起来。

这一切让人看起来是那么地神秘和不可思议。在整整沉睡了一个月后他终于醒来了,他眼里的世界是那么地美好,曾经几乎置他于死地的暴风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他喜欢的生命的颜色——绿色。他睁开闭了一个月的眼睛尽情地欣赏着着美妙的世界,却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改变,也许当局者迷吧。

他原本很多伤疤的皮肤不见了,变成了光滑的了。同时他竟然在一个月内就长高了近5厘米,只是看到外面世界的激动让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但对于为什么自己昏迷在这里醒来时没有暴风雪,取而代之的春天的来临,他想想后还是没法理解这个很唐突的变化,不过原本就不会为什么烦恼的他马上就为自己的失误而发愁了,因为他感到自己好饿了。

他静静地站在了山头上,久久地站着,犹如一尊雕塑。他回到了那个让他感到温暖的窝,只有在这里他才会感到安全,身心才能真正地放松开来。现在早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了,正是阳春三月。已经从那个可怕的遭遇战中恢复过来的他真正地成为了这个森林里的霸主,可是他却没发现每次在黑暗的夜里,这个漆黑的岩洞里总能看到一双幽绿的小“灯泡”,看起来是那么地让人毛骨悚然,因为那让人无论怎么想都会想到了鬼怪方面去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