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战神 第二卷 第二卷:叱吒风云卷 (下卷) 第一百五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一九四三年六月七日大雨

黑漆漆的天空上洒下瓢泼大雨,一身湿透了的的李晨悌躲在下着小雨的观察哨里密切的注视着日军的动向。

小日本疯了,在这样大雨泥泞的天气下,对方居然没停下攻击。

连续三天的大雨也没使得人得到喘息。

举着望远镜的李团长嘴角微微的翘动了一下,只见他习惯性的用舌头添了添拇指,然后在嘴边擦了撒。脸颊上两天前被弹片“亲”出来的伤口早已经化脓,而绷带包不住脸。

六百米开外,几十个沾满泥浆的灰色物体在轻微的蠕动着,往往好几分钟才前进一米或是半米。这是小日本惯用的战术,在攻击前将队伍潜伏到阵地前沿,然后发起突击一鼓而下。

不过,六百米这个距离委实太远了,李晨悌知道自己手下为数不多的神枪手,射击的极限距离是四百米,并且这个尺度在这样的一个大雨天里还要打上一个折扣。尤其是现在,这个原本属于一营一连的阵地上前后不过只有三十七条能动的好汉,根本就没有一个神枪手还健在。

将手中的望远镜交给自己的警卫班长,命令他用投弹筒火力覆盖后,就倒在哨所的角落里准备在投弹筒那特有的“咻……咻……”声伴奏下睡去的时候,团副王云生却带着一个不速之客突然冲了进来。

“冠生……醒醒……”王云生也没多讲什么,拉起刚刚缓下神经的李晨悌道:“快……跟我走……”

刚闭上已经就被眼屎爬满眼的李晨悌也是一个激灵,他以为是王云生防守的南线阵地出了什么问题,立马跳上起身就当先冲了出去,可没走上几步,却发现身后跟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转身一看,却赫然是被炸断了腿的杜雪峰,他单手拄着拐杖跟在后面:“雪峰,你怎么……”

看着坑道里前后无人,王云生转身把杜雪峰让了上来,可杜雪峰却奇怪的往坑道边泥泞的墙壁上一靠,向抬李晨悌起了断腿。

“你这是?”看看王杜两人的怪异表情,李晨悌有点摸不着头脑。

“冠生,你打开雪峰的裤管看看……”王团副不动声色的说道:“看了你就知道。”

带着万分的好奇,李晨悌挽去了杜雪峰裤管,可出现在他面前的赫然却是一只愈合的光滑无痕的——断腿。

李晨悌傻眼了,杜雪峰的腿是被日军的炮弹齐小腿中段炸掉的,并且这还是两天前的事。可为什么现在他的腿却像是几年前被炸掉的,现在完全是已经愈合好了以后的样子。

“这不可能……”李晨悌抱着杜雪峰那光滑圆瘤的断腿摸了又摸,始终不相信这是真的,可事实却摆在眼前。就在就要陷入歇斯底里的时候,王云生适时的一掌猛击在他的肩头把他打醒了过来,沉声道:“跟我来……”

三人不一会来到了位于西线阵地后方大约七、八公里的一处日军仓库。日军原先在这次仓库里面安排了一个守备小队还有一队装备精良的宪兵小队,112团于五月二十八日以二营两个连的兵力奋战一夜时间,将守备日军全歼这才攻下。也正是因为这个仓库,李晨悌才不惜抗命,死守西通。

此时,整个仓库却变成了一个热闹的市集似的,近百名伤兵和战友勾肩搭背的聚集在仓库门口。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从远处赶到的王云生首先发现了事态的严重,有几个伤兵居然正拿着枪抵着他安排在仓库门口戒备的警卫。

还没等李晨悌反应过来,突然一个战士连滚带爬的窜了出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号哭道:“长官,我哥就要死了……您就让我哥进去吧……求您了……”

“弟兄们,这是……这是怎么了?”还没从杜雪峰的断腿中回过神来的李晨悌猛然发现身前的战士们黑压压的矮了一截——全跪下了,一个个哀嚎着要他放他们进去,

“这到底是怎么了,谁给我说说……”就在李晨悌茫然的时候,人群中却有人喊道:“仓库里面有活神仙……”

王云生一打眼色,杜雪峰适时的站出来,向人群吼道:“妈了个巴子的,你们反了什么不是,二营的……给老子滚过来。”

趁着杜雪峰收拢部队的同时,王云生一把就将人堆里面的李晨悌拉进了仓库里。还没等他问出口来,就被眼前一阵绚丽的光芒给迷惑了双眼。

在这座T字形仓库的正中央位置上,摆放着一个怪异的全金属箱子,说是箱子,其实它的棱角全是圆的,体积大约是四辆日军的小坦克二加二叠在一起的样子。当初攻下仓库的时候曾经从一个小日本的科技人员的嘴巴里挖出了少许关于这个东西的资料,说是从天上掉下来叫什么不明飞行物的奇怪东西,但李晨悌却认为这是德国的某种秘密武器,毕竟他曾经留学国外,见过那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德国造氢气飞艇,觉得这样一个东西如果是造出德国人的武器应该才是让人信服的说法。

可这个东西却出奇的重,原本112团担任的就是破袭任务,可这么一个大家伙足足需要十来辆军车的拖拽才能移动,权衡得失,李晨悌这才决定死守西通待援。从这几天日军的疯狂攻势也能看出,这一宝算是压对了。现在,112团基本上属于完全残废了,全团满编一千五百余人的部队,尚能作战的不足六百,除壮烈的百来号弟兄外,其余的全伤残待毙。虽然日军物资仓库内药品丰富,可部队却未带军医,就凭战士们那点应急医疗技术根本不足以为用。

说实话,几个小时前,李晨悌都还在琢磨着为了这个秘密武器而陪掉一个团到底值不值。可现在,事实却告诉他,眼前这个怪异的金属箱子根本就不是那么简单。

“冠生……冠生……你怎么了……”王云生看见团长突然两眼发直手呈鸡抓,急忙猛拍其脸颊,却听见已现羊角风症状的团长“嘶嘶”的倒吸一口冷气,发直的双眼转过来猛盯着他的手。回头看,王云生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在拍打他的时候把他脸上的一大块脓痂给扯了下来。

李晨悌下意识的往自己脸上摸去,可摸在手里的却是和普通的脸肉无异,直把他吓了一跳。再仔细摸摸,却发现脸上那原本已经烂起脓疮的伤口现在已经消失不见,那伤口原处居然长出了嫩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天……”摸着自己的脸,李晨悌终于想起仓库外面的弟兄们为什么会说这里有活神仙了。这才再一次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个“秘密武器”,却发现至俩人进来开始,箱子顶部就透出一种说不出名字的绚丽光芒。这种光芒多彩,有一点类似他在美国留学时曾经在画报里看到过的那种所谓的“极光”,只是经过简单的思索,李晨悌就明白过来,他脸上的伤口之所以能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快速愈合,恐怕就是拜此光所赐。

王云生直到看着团长从一开始的迷惑转变为现在的顿悟,这才开口道:“冠生,你看现在该怎么样办?”。

“你说该怎么办?”俩人虽然各有所思,各自说出心中所想后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笑。

几个小时前,王云生先是接到报告说仓库里突然亮起了神秘光线,于是他在没有告知李晨悌的情况下孤身进入查看,可谁知道竟在不知不觉中。他身上的几处擦伤居然全部自己愈合长好,在莫名其妙之下,正巧碰上把断腿结扎完毕的杜雪峰来找他,于是二话不说就把杜雪峰抬到了仓库里来做实验。果然,在被这种怪光照射的过程中,杜雪峰的断腿居然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合并长出新肉,消息更是就不禁而走引来了弟兄们的骚动。

当李王二人在仓库里商量着对策的时候,仓库外面的骚乱又起。先前杜雪峰的气势确实把人群压了一阵,可是后来当伤兵们得知杜营长的腿就是被仓库里的神仙治好的之后,引来了更大的骚动。仓库里的俩人见势不对,私下一合计当即推开了库门,对外高呼:关帝爷显圣,救死救伤,显灵显圣的给大家治病疗伤,要大家好了以后能多杀小鬼子。

库外的弟兄们闻言,不顾大雨滂沱的就地膜拜,并把重伤员抬进库内。那金属箱子所发出的光芒果然能救死扶伤,凡是被光照到的弟兄身上之伤口无不以急快的速度愈合。甚至一些被弹片所伤的伤口虽不能自行把弹片取出,却都能止血生肌,大面积的愈合各种伤口。

一些轻伤战士更是照上几照立马就恢复了生龙活虎的劲头来。

看着这一切,李晨悌、王云生和杜雪峰三人虽然无法解释,却知道这是上天在眷顾他们,要知道这怪机器早不发光晚不发光,偏偏在这个时候降下了救苦救难的祥瑞圣光。当下三人也没闲着,一面疏导战士将各个阵地上的伤病员全部抬来这照光,一面大势宣传这是战神关云长关帝爷显圣来救苦救难降下的祥瑞,是让大家能治好了伤狠狠打鬼子的。

一九四三年六月十四日113团顺利迂回加迈,救援达到。

在两团胜利会师之前,那神秘的光芒却适时的消失了。

孙立人和部下们矗立在这个神秘武器之下沉默良久。

他也不能解释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他曾经细细的检查过几名已经痊愈的战士,包括杜雪峰断腿,可无一不表现出一种自然,那些创口和正常治愈后所表现出来的一模一样。

虽然迷雾重重,未曾眼见为实的孙立人将军也不得不承认这里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件异事,但他更愿意对外宣布如此战绩全因所战士兵乃是出自他手下的“铁军”,其后,因战略调整113团不得不抓住战机进行机动。逐命:112团全体下达缄口令,另令112团团副王云生寻隙将此物藏匿,事关中华民族之兴亡,切之。

经过近二十日的艰苦奋战112团终于挺过了日军的疯狂反扑,从加迈方向杀到的113团与112团的北面守军一道将北面之日军前后夹击包了饺子,南面日军见势不妙也只得退守孟拱。此役共击毙日军两千七百余人,开创世界战争史上攻防战损比率之先河。后国民党所公布的战损比率为一比十五,并且所歼灭部队乃日军拥有重炮和战车的精锐联队,引起世界各国侧目,可是谁没有没有在历史中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能证明当时的112团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确实,在当时,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在这样的攻防阵地战中以这样悬殊的实力,打出三百对两千七的战损比率。

****

“我说老妈,你说了半天,是不是想告诉我,那个所谓的、神秘的‘箱子’其实就是外星人的飞船,而那个团副可能就是我们家的外公或者表舅公?”王龙终于耐着性子听完了这个到从自己那不擅长说故事的老妈嘴里说出来的“神话故事”。

王龙妈笑道:“你小子聪明勒……王云生就是你的表舅公,属于我们王家在独山那边外戚的一支。”

“那我晓得了,所谓的宝藏就是个外星人的飞船,可是为什么因为这个外星人飞船我就必须娶小雨当老婆呢?还是唯一的老婆?”王龙并不知道那段历史,恐怕目前这社会上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虽然对于这支借助了外星人力量打出一比十五的军队感到牛逼,但老王现在更多的是要关心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

“那你晓得小雨为什么这么矮小不?”老妈掉起了胃口。

“不晓得。”

“我告诉你嘛,这个事情呢还得从你表舅公奉命把这个东西藏起来的时候讲起,那个时候…………”老妈张嘴又准备想当年,直吓得王龙忙喊:“打住打住,前面的你都跟我讲了两个小时了,这个就简单点,短点、简短点讲好了。”

老妈气的伸手对着王龙脑袋打了两下,可是再想想确实前面的故事可真是讲了老长时间,恐怕现在房间外面都已经等了老大一票人了,不过今天这个事情是必须要今天解决的,于是只听她道:“你小雨表妹之所以看起来矮小,那是因为她是练缩骨功的。”

“嗯……缩骨功?练那个来做什么?”王龙一听之下反倒没什么惊奇,只是有点奇怪。

老妈眨眨眼,瘪着嘴道:“这个就得追述到当年,你不是不想听?”

“讲嘛,但……还是简短点好……”王龙用手指比了个比较短的手势。

老妈两眼一翻道:“好,简短点,那就是当年你表舅公挖了个洞把那个东西埋了,然后把洞子炸了,最后就只有你练过缩骨功的表姨婆能钻进钻出,后来她们这几十年都在看着那个洞子,够简短吧。”

王龙一听,马上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哦……原来搞半天是玩喀斯特地貌,钻山洞确实要个子小的。然后呢?”

“然后就是几天前,就是那个印度尼西亚闹天使打架的时候,那个东西又亮了。”

王龙惊奇道:“又亮了?现在还在亮?”。这玩意可就亮得凑巧了,难道暗藏天意?

“现在,我问问……”老妈拿出手机,如若无人似的打起了电话,说的还全是苗话,不一会只见她举过电话道:“嗯,现在还在亮,来……跟你表姨问个好,以后她就是你老岳母了……”。

“姨妈……”被迫无奈,王龙只得和这个神秘的姨妈打起了招呼,可电话里的表姨妈却很急迫:“是小龙吧,你以后要好好对我们家小雨,好了先讲到这,我挂了。”

挂断了电话,王龙他妈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拍拍手接着道:“好了,关于你和小雨早就定了娃娃亲的问题我们就不谈了。我知道现在的形势对于那两个姑娘来讲你也是舍不得放脱手的,但是,我这里要求你必须第一个娶小雨。名正言顺的娶,要办结婚证的。如果那两个姑娘也爱你老火的话,可以排在后面,这些我就不管了。你觉得呢?”

看着老妈那架势,王龙把原先设计好的方案闷在了肚子里,本来他是想顶一句“我去信伊斯兰教行没行?”的,但是看着木着脸的老妈还是打住了。

“你当老娘是在跟你开玩笑是没是?”看着王龙眼咕噜一转,就知道他独自里藏了鬼。伸手又送他两个爆栗之后续道:“看样子今天得给你上一课,让你了解一下我们家到底是什么家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