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战神 第二卷 第二卷:叱吒风云卷 (下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下战神将军 收藏 1 23
导读:末日战神 第二卷 第二卷:叱吒风云卷 (下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一九四三年六月五日下午,西通。

密集的重炮炮弹犹如雨点一般的掉落在112团北面的防御阵地上,而藏在防炮洞里的国军士兵此时顶着头上不断落下的沙土咒骂着缺德的小日本鬼子,却没忘记啃着手上小日本的精致口粮摆弄着的日制小钢炮、投弹筒、斜把子机枪,计算着小日本火力覆盖之后会在多少时间内冲到阵地前沿,让他们当靶子打。

不久,鬼子的重炮终于停下了嘶哑的号叫,防炮洞里的国军士兵们跟在长官屁股后面流水价的将先前转移到攻势里面的弹药、武器搬将出来。等手脚快当的老兵才架好机枪,就看见上百个小鬼子在几辆坦克的掩护下向阵地摸了上来。大约还有个四百来米的时候,阵地里面的小钢炮和投弹筒响了起来。这些都是冲缴获的鬼子仓库里搬出来的好东西,上面的长官也不吝啬,给每一个班都发了下来。虽然国军里面其实并没有多少人接受过使用这两种武器的专业训练,不过对于武器官兵们可都是自来熟,一个白天乘百上千发炮弹打将下来,就算是个二傻子也练出了一手好炮。班里的老兵看着天上一发发的小钢炮(步兵用迫击炮俗称吊钢炮或者小钢炮)“咻咻”的掉落小日本的坦克堆里,而三四个小兵崽子着一手拿着炮弹一手塞着耳朵等着过炮瘾。老兵可没心思过炮瘾,他又仔细的检查了摆在手边的六把崭新的小鬼子斜把子机枪,边上还搁着六箱子弹和两箱手榴弹。早上来巡视的长官说了,子弹管够,要多少就来搬多少。后来排里的长官又说,每次小日本冲锋,每个打机枪的最少都得打掉四箱子弹,打不够得还得受罚。

所以老兵添巴添嘴巴,眼睛瞄着已经靠前到三百来米的小日本鬼子,就等着开打。

在小钢炮的狂轰乱炸之下,又有两辆运气不好的坦克被炮弹直接丢到了顶盖上。虽然小日本的乌龟壳确实够硬,但跟在坦克后面的小鬼子却遭了殃。炮弹爆炸后的弹片犹如仙女散花一样美丽,同样美丽的还有那些小鬼子身上开出的血花。

二百五十米,有几处突前的机枪阵地已经被鬼子的坦克炮干掉了,老兵有点紧张的擦了擦汗湿的手心。他知道长官肯定是要鬼子进入到两百米以后才开打,这样在机枪三百来米的火力范围内,那一百米的距离足够把小鬼子们都送上西天。

两百米……

本田小队长全身都是汗,大队长派来协助进攻的坦克联队已经在这条不到五百米的路上损失的二分之一,眼看离中国军队的阵地不足两百米了,蜷缩在一辆运气十分好的功臣坦克后的本田小队长小心翼翼的抽出了指挥刀,就等着再前进五十米就跳出来喊“杀咯咯”。可就在这时,进攻部队左面的一处爬满了上一次进攻倒下的帝国将士遗体的阵地上,在死人堆的深处,一道灼热的火焰突然喷涌了出来。大群隐藏在坦克后面的士兵像稻田里的稻子一样一排排的被扫倒,可等被打蒙了的士兵们回过神来作出反映的时候,正前方的敌人却开火了。

成片的火舌在下午的阳光下并不显得强烈,但本田这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猛烈的火力。他凭直觉判定对方的阵地上最少有一百挺以上、或者更多的机枪。

成排的投弹筒响了起来,剩下了几辆坦克虽然都做出了漂亮的规避动作,可无奈是对方的投弹筒实在太多。好几辆坦克就因为连续被击中而使得驾驶人员被震昏迷,把坦克直直的开进了自己人的队伍里,用坚硬的履带犁出了一条血路。而抓着指挥刀的本田在乱枪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倒下的时候,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仗会打成这样。

他曾经参加过在支那本土占领上海的战役。

二十分钟后,小鬼子丢下了八辆被击毁的坦克和六十多具死尸再一次被打退。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国军战士们没有时间欢呼,他们一面派出人去将小鬼子的尸体拖到阵地前当成加固阵地的沙包,一面又派出一些腿脚健全的人到后线去搬运弹药,剩下的人则忙着用空掉的弹药箱子装填沙土来加固防炮洞,丝毫不觉得夕阳已经来到,一天又过去了。

自从五月二十六日凌晨,112团采用强行武装泅渡的方式突然攻下西通,并在二十八日肃清西通之残敌、放弃原先的突击策略转为阵地防御之后,到现在已经已经坚守了十个日夜。虽然112团的基层官兵对上峰突然转变一惯的作战策略感到疑惑,不过却很好的把任务给执行了下来。

而且这十天,可以算得上是112团打得最为愉快的一场阵地防御战。由于西通本身正是小日本的后勤补给基地,自然食品弹药并不缺乏。为了尽可能的抵挡住南北两面亡命反扑的小日本鬼子,团部将所有仓库里面的物资全部倒腾了出来,官兵们现在可是日本的小酒喝着,口粮吃着,人手一门小钢炮玩着,斜把子机枪扛着对着小日本往死里整,用一个四川老兵的话说,这是:“将就鬼子的骨头榨鬼子的油。”

李晨悌,字冠生,黄埔八期毕业,现任112团团长。曾留学美国学习陆军,算得上是现任总指挥孙立人将军的学弟。

此刻,112团的团部里面压抑着一种让人窒息的寂静。军务繁忙的机要处被安排到了西通日军指挥部这座英式建筑的前部,此刻偌大的指挥室里只有团长李晨悌独自一个人拿着一张电报纸注视着墙上的日军地图。

良久,一阵“咯咯”的军靴落地声惊动了他,他头也没回的问道:“云生,师座有回信吗?”

“操,妈了个巴子的,卢耀武来私电说是史迪威那洋杂毛死活不让师座来,说是战事凶险,另外波特纳那狗日的还要求我们解释为什么要违抗军令不按计划南进,困守西通。要我们立即撤回,否则……”团副王云生一脸郁闷的将军帽很很砸在了桌子上,抄起一杯茶水猛灌,似乎想用这样的方式浇灭心中的怒火。

“否则什么?军法处置?”李晨悌却还是出神的看着地图,手上紧捏着那张师座,也就是师长孙立人先早发来的回电,喃喃道:“佛曰不可说啊……不可说……”

“团长……团长……”就在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一阵喧哗却打断了两人的思绪。李王两人听得出外面叫喊的应该是二营的营长杜雪峰。

抢先出来的王云生一眼就看见了担架上的杜雪峰,殷红的鲜血染红了白单,很明显的看得出来他的左腿已经……

“团长……团长……你给咱二营留点种子吧……”看着王团副身后走出来的李晨悌,杜营长猛的一下从担架上扑了下来,用断腿在地上拖出了一条血路,死死的抱住了李晨悌的大腿哀嚎。

杜雪峰的二营是112团的主力营,几天来一直担任着攻坚的任务,可现在二营基本上已经打没了。

“雪峰……”眼睛里早已布满血丝的李晨悌不忍自己老部下的哀嚎,可现在却已经到了必须“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地步,只见他先是轻轻的拍了拍杜雪峰的肩膀,然后在他促急不防下将他打晕了过去,接着指挥士兵把他抬进了指挥部后面的战地医院。

“冠生……你这是……”王云生看着搭手将二营长抬回指挥部后重新走出来的李晨悌,只见他抗着一把斜把子机枪,胸前挂满了手榴弹。

“老王,你别劝我。”李晨悌上前要拍王云生的肩膀,但给让开了,看着王云生疑惑的眼神,他只能摇摇头:“给前指发报吧。”

“发什么?”王云生条件反射式的问道。

“捷报!”李晨悌面色凝重的看着天边的夕阳,郑重道。

以此同时,身在总指挥部的孙立人将军也很感困惑的看着手上的电报纸。

这是三份分别是两日前和一日前以及六个小时前112团发来的战报,在一大串的缴获物资和伤、毙敌清单最后只有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希望他能亲临西通以壮军威。

虽然112团的这次突击是一次比较成功的,但由于日军不甘心补给被夺,已经集结了三个属于优势兵力的18师团之114联队从加迈方向,第2师团之第4联对和53师团151联队从孟拱方向,对112团展开疯狂夹击。

而112团就大反常态,先是违反本次突击作战的既定策略,在攻下西通后没有按照计划摧毁日军粮弹仓库反到死守西通,再而在这个情况下,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他亲临西通。

由于上报给前指的战报都要程送给史迪威观阅,这三份电报从字面上都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可寻,不过熟悉自己部下的孙立人知道,112团的李冠生并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并且在以往的战斗中也没有出现过下级部将要求上级主管亲临前线“以壮军威”的事。

以孙立人的见识,虽然能品位出其中的端倪。

此时的他,正思考着是否要去说服史迪威让自己亲临西通,就在这时参谋长卢耀武却急匆匆的奔进了孙立人所在的私人里间,扬着一张电报纸面露疑惑的对孙立人道:“师座,西通大捷,粉碎日军六次反扑,击毁十八辆坦克……”

“哦……”孙立人同样吃了一惊,虽然对于拿下了日军后勤仓库必然会遭到日军的疯狂反扑有所思想准备,但是他还是吃惊于日军的顽强,居然在短短的六个小时内发动了六次反扑。

接过电报纸,孙立人细细的研读起来,想要从字里行间发现一些东西。不过这份电报还是和前几次那样只有简单的战报,以及末尾那句希望他亲临西通、以壮军威的请求。

“亭亨,你怎么看?”丢下手中的四封电报,孙立人自己也有点筹措,从112团的守势和日军的攻势,他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李冠生必然是在西通发现了什么。

卢耀武从桌子上一一接过四封电报,若有所思道:“师座,我觉得事出有因,怕是有地放矢……”

权衡利弊,112团突击西通原本只是这盘棋中的一个小劫,而现在的局势却运动到了不论是中美联军还是日军都不乐见的绝杀局面,现在不论是在西通把这三个日军精锐联队全部吃掉,又或者让112团被日军吃掉,对目前的战事无多大的益处。

可如果再三权衡,对于身陷重围的112团真的见死不救的话,这样恐怕就会极大的影响整个战局。

但这四封电报和112团多做出的怪异举动,却还是实实在在的牵动了孙立人的心弦。思索良久之后孙立人猛然起身,逐向身旁的参谋长道:“命113团即时开拨,袭加迈而援西通。通知史迪威将军,我将随113团部巡视前线。”

“师座,这恐怕有所不妥,您是不是……”卢耀武看着孙立人坚决的样子,知道他心意已决。可还是有些担心,毕竟现在日军的三个联队已经对西通形成了合围之势,不论113团如何赶,都不可能在三日内驰援,尤其是前路还有驻守加迈的日军精锐师团。

孙立人用眼神直视着自己的参谋长,知道他是好意但还是坚决道:“亭亨,我意已决不必劝我,史迪威将军那里就全靠你了……”

***

特别注意:若干年后,国共两党甚至日本和美国方面的军史战史学家都对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可是由于知情着的三缄其口和战役参与者的日见稀少,这场战斗的历史真相渐渐的沉入了太平洋底。

这场对整个孟拱河谷战役其到巨大影响的战斗从一开始就背离了设计者的指挥,军事学家们对此提出了种种的疑论。首先,112团在团长陈鸣人率领下奉孙立人的命令背负4天的干粮和1个基数的弹药插向卡盟背后的日军补给基地西通。112团冒着大雨,不分昼夜,绕过瓦兰,偷渡棠吉河,横跨丹邦卡到拉芒卡道的敌后驭马路,利用各种地形地物,和猿啼,鸟鸣,水流,雨响各种声音的掩护,偷过敌人的重重封锁,有时竟在敌人阵地左右一二百码以外的地方走过,而始终没有被敌人发觉过。26日上午11点,这支奇袭部队如期赶到加迈以南的南高江东岸,侦探渡河点和一切渡河的准备,仅在两小时以内完成,南高江原来水流甚缓,但连日大雨后江面宽度竟达千米且水流湍急,112团毫不畏惧,顺利涉水过江,采用的渡河工具极其特别,不是木排竹筏,更不是汽艇,而是每个人随身装备的胶布,钢盔,水壶和干粮袋。这种新颖的渡河方法,新38师的士兵,每个人至少有过20次以上的训练。由此可见部队并没有配备有重型火力和操作这些火力的士兵。

其次在突击中,112团连续遭遇日军第12辎重联队、炮兵第21大队1中队、警备队共两个中队,且击毙日军九百余人,理应自身有一定的战损。

然,112团在后来的肃清过程中,攻占日军近二十余座弹药仓库,并又继击毙日军二百余人,按照一般建筑争夺战斗的战损比例和日军的勇顽程度推算,此时112团的战损应在四比一甚至更高的一个系数。按照原计划,112团在成功肃清西通之残敌之后就应该逐步将日军辎重弹药物资悉数破坏,并在日军反扑之前向南面加迈迂回,与后进113团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可112团占领西通之后却擅自改变战略部署,强行坚守。以一团之力,死战不退、力抗日军三个配备有重炮战车的精锐联队近二十日,且战后共计击毙日军两千七百余人,其日军的战损比率居然远超112团兵员总数。

后根据国军战史公布,此次战役共112团只伤亡连长以下三百多人,阵亡人数和敌人成一比十五。期间六月一日,敌军曾以一大队以上的兵力,集中各种火炮,向周有良连猛冲十四次,连所在一排被三千多发炮弹把阵地完全打垮,排长周浩和全排弟兄没有一个人后退,全排壮烈牺牲,但敌人却也在一排阵地前留下三百二十具的死尸。

这就是抗战时期有名的西通截路战役。

并且,在随后的会战中,112团更是担负了切断加迈日军18师后路的协同作战。

而日本战史专家也对日军为何对112团如此反应激烈,又为何在大优势兵力和武器装备的情况,败得如此之惨感到迷惑不解。

难道112团是一支真正意义上的铁军,士兵都刀枪不入吗?

到底,在当时在西通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日军如此疯狂的反扑,又是怎样的客观原因让112团能在这样的一种状况下达到如此巨大的战果?

历史就是历史,早已经成为史海沉钩的真相恐怕永远无法出现在世人面前。

因此关于本书中对这段历史的描述纯属虚构或另一种可能,切务对号入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