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 第一部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二十四章 愤怒的士兵

红色海盗 收藏 3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2/



背后的枪声逐渐远去,李礼成和赵喜来在黑暗的小巷中穿行,他们已经分辨不出方向,因为激烈的战斗已经扎毁了太多的建筑,到处是废墟。他们只是向着枪声最激烈的地方前进。因为油毡都的地方,就有自己人。

渐渐的,李礼成发现不太对头了:尸体和废墟太多了,而且虽然是黑暗中,他也发现现在出现的尸体有点不太一样。

前面出现一栋燃烧着的房屋。还有隐隐的声音传来。他们悄悄的靠近,隐藏在黑影中。

从已经倒塌的墙壁间的缺口处向火光照亮的地方看去,眼前的景象让他们两眼发红。

火光下,四、五个日本鬼子正大声的嬉笑着,地上躺着几个白花花的赤裸的肉体。还有几个鬼子伏在上面蠕动着。

一个鬼子站了起来,大声的叫着什么,另几个鬼子立即笑着围了上去,把地上的人用东西捆起来,几个鬼子一起发喊,抬起人扔进了正在燃烧的火堆中。一阵让人惊悸的女人的惨叫,火堆中的人激烈的扭动挣扎着。

几个鬼子大笑着,围着火堆用棍子捅着火里的女人,不让她从火里滚出来。

李礼成和赵喜来怒火上冲,猛的从墙后站起,手中的冲锋枪喷吐着愤怒的火舌,拖着弋光的子弹呼啸着飞过短短的距离,钻入鬼子的身体。

站着的几个鬼子扭曲着倒在地上,还在女人身上的几个鬼子也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的大叫起来,急急忙忙的想爬起来。但是却被身下的女人紧紧的抱住起不来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已经被他们虐待的快死的这些中国女人那来的力气还可以抱住他们?他们拼命挣扎着,翻滚着想爬起来,却怎么也起不来。

李礼成和赵喜来抽出匕首,上前抓住两个鬼子的脑袋,把匕首捅进了他们的后心。另一个鬼子看着两个中国军人抽出的血淋淋的匕首,竟然嚎叫着用力殴打着身下的女人想从她的怀抱中挣脱。但是没等到李礼成和赵喜来他们扑上来,那个女的嚎叫着搂着鬼子滚进了火堆。

李礼成看着在火堆中挣扎的人,不忍心的抬起手中的冲锋枪搂动了扳机。

就在枪声响起的时候,他们的身后响起了两声闷响。猛的回过头,那两个女人已经在墙壁上撞破头颅自尽。

无言的收集了鬼子留下的武器,枪支丢进火堆,手榴弹带在了身上。两个人带着怒火和悲伤再次的走进了黑暗。

路边的一个歪倒的路牌让李礼成知道了他们现在的位置,经过半夜的转折,他们竟然来到了中华门附近,这里是鬼子最先攻进的地方,也是鬼子兵力最多的地方。怪不得鬼子敢几个人就跑出来做恶。

知道自己的位置后,李礼成和赵喜来知道自己马上就要面对的是成群的鬼子的围剿,因为刚刚的战斗一定已经惊动了周围的敌人。

分辨了下方向,李礼成和赵喜来再次的进入了黑暗的小巷。

但是这次他们不是逃避,而是寻猎。因为在这里的鬼子一定认为非常安全,会有很多的鬼子小队出没在还没有逃走的中国人的家里去做恶。而作为一个军人,保护自己的国民是天职。虽然这样回遇见许许多多的惨事。

他们的估计果然没有错。

也许是因为鬼子做恶的事情太多了,刚刚的战斗竟然没有引起鬼子巡逻队的注意。使得李礼成和赵喜来顺利的跟上了几个打着火把的鬼子兵。

本来赵喜来准备一梭子干掉他们,但是李礼成却拦了下来:“到个偏僻的地方再动手。”

几个鬼子也许真的认为南京已经是他们的天下了,毫无警觉的在废墟间穿行着。看来他们是有明确的目标的。

前面有一栋黑忽忽的建筑,但是意外的是,它的大门前竟然有灯光,照着一面英国国旗和一面红十字旗。

李礼成认出这是一个天主教堂。现在是一个“国际安全区”。

几个鬼子并没有从大门进去,而是顺着围墙绕到了旁边,那里的围墙上有个一人来宽的缺口,几个个鬼子小声的嘀咕了会,留下了两个在外面,其他的三个爬上墙钻进了院子。

不一会,里面传出女人的惊叫和一个外国男人的呵斥声。但随着一声枪响,里面安静了。

李礼成知道,这些该死的东西是找女人来了。

两个人抽出匕首,静悄悄的摸到了两个正往院里看的鬼子背后,熟练的捂嘴,割喉。两个鬼子嘴里发出微弱的“呜呜”声,连反抗都没有就倒下了。他们的颈动脉和气管全被割开了。

把尸体拉到一边,从他们的腰间抽出长长的日式刺刀:这个东西长长的,捅人正好用。而匕首就短了点。

不大会儿,里面传出一阵的脚步声,一个鬼子低声的叫了声,把一个手脚捆的结结实实的女人递了出来。

李礼成和赵喜来一声不吭的把人接了出来,那个小子见人递了出了,也毫不防备的从墙上翻了下来。

他刚刚落地,赵喜来就一把捂住嘴,匕首已经划过了气管和颈动脉。

但是还没等把他放到地上,缺口处又放下一个女人,跟着两个鬼子气喘吁吁的跳了下来。

来不及动用匕首了,赵喜来一挥手,长长的刺刀捅了过去。几乎是同时,李礼成的刺刀也捅进了鬼子的身体。

黑暗中不能分辨清楚的问题出现了,出于首先攻击最有威胁的目标的本能,他们俩刺杀的是同一个人。鬼子的惨叫声在夜空中分外响亮,另一个鬼子受惊后竟然没有逃跑,反而大声的呼喊着,并从腰间抽出刺刀试图反抗。

发现了错误的李礼成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手中的匕首在黑暗中闪出一道寒光,扎进了鬼子的咽喉。而同时鬼子的刺刀也把他的左臂刺穿。

李礼成一声闷哼,匕首用力一绞在鬼子的气管上开了个洞。一脚踹在鬼子的裆部借势急速后退。鬼子丢掉了刺刀,口里发出闷哑的声音,俩手用力的去堵正疯狂向外冒的鲜血,顺着墙壁滑坐到地上,全身抽搐着挣扎。

这时赵喜来已经把刺刀从还在抽搐的鬼子身体上抽了出去。回身一挥手,锋利的长刺刀从正无力的用手堵着自己气管的鬼子脖子上划过。在古怪的哼声中,鬼子的脑袋怪异的扭曲着歪挂在只剩下一半的脖子上。

把沾着鲜血的刺刀随手丢弃,赵喜来用匕首划断绑着地上躺着的三个女人的绳子:“快走,这里不安全!”

没等惊魂未定的她们从惊吓中反应过来,李礼成已经和赵喜来一人一个把他们重新托上墙头:“跳过去,鬼子快来了!”

没等她们跳,两个人一发力,另一个早吓的发软的女人也被托了上去。三个人一挤,在尖叫中全掉到墙里面去了。

没想到里面还有人,也许是有人想看看看情况的。在低声的惊呼后,有人从缺口处探头看看就又飞快的缩了回去。

一阵急促的脚步伴着低声的哭泣远去,消失在院子的深处。

迅速的从几个死鬼子身上收集到几颗手榴弹,再把尸体拖到远处一个还在冒烟的废墟中:他们担心天亮后鬼子会因为这个借口去祸害这个“国际安全区”。

这时,一阵疲惫和倦意在他们身上浮现,毕竟不停的奔跑和战斗了十多个小时了,饥渴早就在侵蚀着他们的肉体。

李礼成和赵喜来知道这里并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重新打起精神两人再次进入了弯曲的小巷。并沿途布置了几个手榴弹陷阱,然后在一个没人注意的小院落中停了下来。

再次的布置好几个陷阱,两个人在房屋中寻觅到两床被子裹在身上,相互拉开距离各自找个避风的角落半座半躺的迷糊起来。手中的冲锋枪有意无意的对准了两人间的空间:只要有人进入他们俩中间的空间,就会遭到两人的同时攻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