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五卷 第一节 深造?!

反手一刀 收藏 6 43
导读:血祭山河 第五卷 第一节 深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4.html


第一节 深造?!

(铁血服务器升级三天,哥们也三天没码字,呵呵...对不起大伙啦,欠上三章,找机会还)

“什么?!”

“恍铛!”矮几上的东西被王副团长给全部扫到地上,他整个人也从病床上一下子弹坐起来,用手指着叶团长就破口大骂。

“老叶,你傻了不是!就算吴德不能当营连长之类的主官,留在团部当个参谋也好啊!他立了怎么样的功你应该知道,断后阻敌,偷袭飞机场,这可都是九生一生换来的大功,有勇有谋,放着这么好的一个人才不用!你还想着把他给弄走?老子好不容易弄来个人才,老子才住院几天就想把他给弄走,妈的!今天我就跟你讲,谁他妈的敢把老子的兵赶走,老子就跟他没完!”

“老王,别动气,别动气,这不是再跟你商量吗,赶紧躺下,赶紧躺下,有话我们可以慢慢讲。”

叶团长看到老王这么激动,生怕撕裂了他身上的伤口,连忙走到他的身边,挽扶着要把他给扶躺到病床上。

“老王,小心扯破了伤口,赶紧躺下,团里还得靠你来打硬仗恶仗呢,早点把伤养好,躺下,躺下,小鬼子还等着你去打呢。”

“哼!”王副团长来来回回推挡挣脱了好几下,听到这叶团长这话后安静了下来,只是在躺下之前重重的哼了一声,用眼睛狠狠的瞪着叶团长,摆出一幅不给个交待就没完的架势。

“老王啦。”叶团长扯过旁边的凳子,坐到王副团长的身边,拍了拍王副团长的手,然后说道:“你认识我这么久,在一起共事也这么多年,你看我像是个不讲道理,不识人才,不认军功的人吗?”

“吴德这次的确立了大功,如果他是个老红军战士,我们肯定二话不说的提拔重用,谁也不可能有话说,就凭吴德的能力与功劳,当个团长都能胜任,二营长的空(二营长牺牲于团部与小犬联队的遭遇战)我们不是没有考虑过让吴德挑起这个担子,但你也应该知道,他的身份上有一些不太明朗的地方。”

“怎么不明朗了,吴德这小子不就是北平那个啥大学校长的孙子吗,能有什么问题?顶多就算是个知识分子家庭出身。”

“老王,问题是,前几年他跟着父母在敌占区,虽然听说他的父母是死在小日本手里面,但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根本就不清楚,更何况,听说他还是去年年底才回北平的,并且据传还失忆了,那你说,他那失踪的几年到底去哪里了,干什么去了,这谁也不知道啊!”

“狗屁!听你这么说,那小子还能被小鬼子给整去当个汉奸特务,然后打入我们内部做乱不成?”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

“**!老叶!你他妈的眼睛真的是瞎了,你没看到吴德是怎么对待小鬼子的?他那个心底的恨,心底的狠,有哪个汉奸特务会像他这样吗?你摸摸自己的良心问问,这可能吗,你以为小鬼子傻啊。妈了个B累,如果真是这样,老子还真的希望小鬼子能多送几个这样的‘汉奸特务’过来,现在这小子身上的有近二三百条鬼子的性命,小鬼子真能有这么大方?你小子怎么就……”

“老王。”叶团长打断了王副团长的话,“问题是那上面要求的,必须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叶团长用手指了指天,颇有无奈的说道:“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吴德这次的动静太大,震惊了上面,连蒋光头都通报嘉奖,现在我们上面在嘉奖的同时,还同时派了人下来,说是要进行一次例行的审查。以前吴德只是个小兵也就罢了,这次功劳肯定要给吴德一个职务,但吴德不是党员,加入我们的队伍时间又短,这,这就是难办的地方。”

“操!万一又来个像以前一样的事儿怎么办,那吴德不就在我们这里呆不下去了?就他那性格,那群人相当有可能会激怒他的,万一出点什么状况那就是大事啊!”

王副团长重重的躺倒在病床上,感觉浑身乏力,伤口似乎也开始疼了起来。唉,不会又是这群人来来调查吧?想当年多少战友没倒在敌人的枪口下,却倒在自己人的枪口下,连自己都是一波三折,好不容易才走到现在,AB团哪AB团。难道吴德必须经历这样的“考验”吗?难道这个时候还不能从急处理吗?王副团长脸上青一阵紫一阵,心里一阵阵的发颤,以前战友的身影仿佛又出现在眼前。

“老王,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想党中央、毛主席是不会让这种错误再出现的,再说了,就吴德现在还不太可能受到他们的重视的。”

“嗯。”

“老王,打起精神来吗,你看,我们这也就是为了预防万一,经过我们一致研究决定,争取在那群人来之前,把吴德给送到抗大学习去,到了中央的眼皮底下,我想这群人应该不会乱来,也闹不起什么东西。”

“可,这一去就是好几年啊,再说了这小子能在后方呆的住吗,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习惯了硝烟的人,在后方是呆不住的。要是能行,他在115师的时候就可以去延安,好不容易把他要过来,没想到又得送到后面去,唉,真是浪费了一块好材料啊。”

“你放心好了,在去之前,我们考虑过这个问题。我们先给他一个连职参谋的职务,在前线有了职务,那送抗大就不是为了学习而是为了‘深造’或是‘培训’。现在前线局势紧张,‘深造’吗,就短期培训个一年半载的不就行了吗,到时候一纸电报,前方缺人,我们不就随时可以把他要回来,这不就得了。过了这段时间,我想也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去延安随便磨磨他的性子也好,这小子有点激进与冒险,希望他回来后能够稳重一点。”

“呵呵……老叶,有一手啊,他妈的不愧是个当团长的人,哈哈,我看前线局势紧张,学习个二三个月意思意思就行了,妈的,就当给吴德这小子放个长假好了。”

“哈哈……”

“行了,两个人不要笑的这么难听,像两公鸭叫一样。看情况你们是已经商量好了,那就这么定了?”团政委谢富Z在门外转悠了半天后,听到屋里的事差不多成了,就走了进来,打断了两个人的奸笑。

“定了的话,那在这之间,我感觉应该给这个小子来个‘火线入党’,以后也能减少点麻烦。你们看怎么样,如果行的话,那我这个做政委的就当吴德的介绍人好了。”

“滚蛋吧你,老谢,你小子当个破政委就臭美了啊,吴德是老子带过来的兵,那肯定是老子当他的介绍人了,你一边玩去。”

“哈哈……你小子!还是个护犊子的铁公鸡啊,奶奶的,什么你的我的,不都是我们团里的吗。”

“老谢,你到现在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人啊,其实我们几个人里面最臭屁最小气的就是他啦!”

“哈哈哈……”

欢快的笑声在团卫生所的院子里回荡着。听到王副团长那中气十足的笑声后,院子里的医生护士伤病员们都笑了,看来王副团长马上又可以上战场了。

“他们在里面乐什么呢?这么开心?”

院子的一角,芥末小心翼翼的摄掉吴德身上最后一块纱布,仔细检查完吴德全身,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才放心的抬头,嘘了口气,听到笑声后,瞟了瞟王副团长的病房,然后随口问着吴德。

吴德从石凳子上跳了起来,舒展舒展了身体,来了一套广播体操,凌空翻了几圈,感觉身体完全恢复没什么问题。然后才冲着王副团长的病房撇了撇了嘴,说道。

“几个大男人凑一块能聊些啥?如果不是工作,那肯定就是聊女人罗,呵呵……他们也都老大不小了吗!”

吴德顿了顿,眼睛的余光看到芥末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吴德黑眼珠子一转。

“嘿嘿……芥末,说不定他们就在说你咯,像你这么温柔善良,漂亮纯洁,小家碧玉,号称772团军营之花,军中女神的你,他们议论你也是正常的。”

“乱讲!”

芥末刷的一下就脸红了,头死死的垂了下去,两只手不停的拉扯着纱布,嘴里小声的说道。

“什么乱讲,你说整个团里面,哪个爷们不喜欢你,哪个不想把你给娶回家啊,呵呵……你没看到,这些个人有事没事就来卫生院转悠,你看看,诺!那一群,还有那一群,这些人不都是来看你的吗,你看看他们的眼神……”

吴德随手指了指几个躲在角落里往这边偷看的伤员非伤员,声音很大,把他们全都吓的缩回了脑袋,半天不敢吱声。

“哈哈……”

“那你呢?!”

看到战友们出糗的样子,吴德一阵的发笑,没有深虑,没理解到芥末话里的意思,开玩笑似的随口应道。

“那还用说啊,像芥末这种人见人爱,不可多的,可遇不可求的女孩子,哥们儿当然想要啊,哥们是日思夜想,茶不思饭不香的琢磨着要怎么样才能把你给弄回家养着咧。嘿嘿……”

“你,你坏死了……”

芥末刚听完吴德这句话,就抢过药盘回头转身就跑,一路撞翻不少医生护士,让他(她)们大惑平常文静的芥末怎么会如此失态。

“我好象也没有说什么啊?”

吴德没有意识到这句话在这个时代有多重的份量,更没有意识到这会对芥末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吴德使劲扯了扯头发,自言自语道:“貌似以前在部队跟那一群小女兵说的话,都比这入骨多了,也没见有谁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啊?难道说芥末自己有什么问题?!”(作者:汗,妈的,你也不想想看,能把部队里小女兵,自个儿的战友当成女人吗?)

芥末一阵风消失在院角,来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心脏还在“卟嗵,卟嗵!”的狂跳。芥末用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发烫的脸蛋,嘴里大口大口的吸着气。

“我这是怎么啦?我这是怎么啦?”

好一会儿,芥末才稳过气来,心里还慢慢的平静下来。

“他可真是个坏家伙!”

芥末抬头看着天空,蓝天白云,风和日丽,芥末的脸笑的像朵盛开的水仙花,纯洁的脸上夹杂着丝丝的红晕。

吴德眼瞅着芥末像被狗追了一样跑走。心里面有点儿想不通为了些什么,只能是搔了搔头皮,甩了甩头,扬起一阵雪花,继续活动身体。唉,没有洗发水就是郁闷,看来也得学学光头老兄了,整个飘秃,那多省事儿,最起码不用为洗脑袋苦恼不是。

吴德心里面正想着光头的当儿,曹操就到了,大老远就看见光头用个布兜拎了袋东西。吴德眯上眼睛仔细的瞅了一遍又一遍,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光头从山上打来的野味,甚至还可能有酒,吴德舔了舔舌头,迎了上前。

“光头,上哪去!来来来,我来帮你拎,这边,这边,来看我们兄弟也不用这么客气吗,带啥东西啊,搞的哥们都不好意思,来,来,这边……”

吴德拦住了光头的去路,二话不说扯过光头就往自己的病房走,临时连队的伤员都在那个院子里。整个夜袭阳明堡的敢死队员们,三排全体阵亡,一排连吴德只剩下五个人,二排运气好点,还剩十三个人,人人带伤,加上阻敌战的五个伤员,吴德这二十来号人就占了个小院子,没事吹吹牛打打屁,到也不是很寂寞。

“喂,你干啥,吴德,呵,这可都是给团长的,好不容易才弄来的,老子花了老大功夫弄来的东西可不是给你的。”

“说那么多废话干啥,啥团长战士的,都是兄弟,过来看咱们,咱们也得积极主动点不是,拷!这是小鹿还是啥獐子是不?烤的不赖,蛮香的吗,吖,还有三瓶老酒,好啊,好啊。”

吴德拧开瓶子就灌了好几口,好酒!奶奶的,好久没喝过酒了。

“吴德,吴德,你妈的,老子要跟你单挑!”

“挑就挑,谁怕谁啊!同志们,放心好了,会给咱团长留点,多少咱吃肉他也得喝点汤不是。哈哈……”

“同志们啦,都出来,都出来,列队,鼓掌,欢迎。咱们光头代表人民代表党,带着好酒好菜来看望我们啦!”

“好喂……”

“光头多谢啊!”

“好酒,好菜……”

“天,这都是什么事啊,哥几个悠着点,别都给吃完了哈,得给团长留点。喂,吴德,妈的,说的就是你小子,酒也给老子留一口……”

“哈哈……”

“喝,喝……”

热闹一片,欢笑声中,同志们推杯换盅着,大块吃着肉,大声说着笑,大声打着屁。人群中笑的如花一样的吴德根本就不知道,他马上就要留开这群心爱的战友了,这群团结的集体,这群战斗的伙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