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九十五章慌不择路

ddtt 收藏 0 16
导读: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九十五章慌不择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从狙击阵地跑出来,骑着摩托正在逃跑的杰克仔细回忆着刚才,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因为自己是军人出身,研究的都是战地狙击,在城市内和平环境下,做杀手的活儿,自己并不擅长,三角洲里也没讲过如何在城市里暗杀人,似乎很少有地方有这门功课,但不用怀疑的是KGB、CIA有这个课程,自己可没学过。

他的逃跑和伪装、以及暗杀和隐藏都是不及格的,自己完全没啥经验,因为自己不是此项行动的专业人员,他刚才后悔自己少打一枪,把那轿车打坏,把车里的人击毙,然后从容离开,因为没有枪声,自己的枪是带消音器的,停车场周围没人,打死他们以后自己跑也可以,然后警察绝对不会这么快,现在肯定是刚才上车的那个小子叫人支援,现在听警笛声不止一个,是一片,他们出动如此迅速肯定是用无线电召唤楼内的值班人员支援,自己这下弄了马蜂窝,真后悔。

可后悔没啥用,还是跑吧,跑的越快越好,先离开这里,他使劲踩油门把摩托车的档换到高速档,车一下就开的几乎飞了起来。


小区院内的行人不多,因为没到中午十二点,都是些老头老太太买菜归来,还有放学比较早的小学生,行人虽然不多,但是也容易出危险,几个下了学的小孩子不好好走路,正在路中间打着玩,杰克已经看到几个小孩子,可车太快,自己不能刹车,否则就跑不掉,他用眼睛余光看看两边的草坪,这也不能走,车一打滑不摔死自己么?绝对不行,还是走直线吧,管他呢,撞死谁和自己又有啥关系?本来就是两国之间的一次冲突,死几个平民很正常,狙击手要不冷血,要心理素质不好,能当狙击手么?

杰克这小子够黑的,连喇叭都不按,因为他感觉耽误时间,他把油门拧到最大,摩托车的马达怒吼车,车像疯了一样的开的飞快,几个小孩子躲闪不及,其中一个被他的车挂倒,然后飞出去十几米,摔倒在地上,然后当场就不动。


摩托车扬长而去,车上也没牌子,想认就认吧。这就是中国办事的好处,每个城市都有二手车时常,不带手续的没牌子的或者假牌子的二手车多了去了,警察也不管,反正大街上的没牌车多的是,上那找去?杰克想如果在美国办事,自己买个没牌子的黑车都开不到自己住的地方就让警察给抓了,中国警察都是懒猫,根本就是摆设,没牌子的车每天照走,他们高兴了想起来了就管一辆,没心情就看它过去。

你不服是不?有本事你管,你又不是警察,你先花钱买个警察当再说吧,没钱少操那个心,人家公安就是不管气死你,你能怎么样,还不是交税养人家公安当大爷?人家就不办事,你别看不惯,中国就这样,告诉你,谁当官都没法治理,别想这么多了上街小心点,可别让没牌子车撞飞,撞伤了你可找不到地方要钱去,撞死了也没机会要钱,警察看你可怜帮你把贼抓住,贼要是个穷棒子,你家人就哭吧,撞死白撞,没钱就是没钱,能怎么地,就不陪你的损失,白撞死你,你都找不到地方说去,说也没钱,人家就租小凉房住,也没钱,法院执行个鸟去?


摩托车跑了,其他小孩吓的面无血色,这下明白了吧在路中间打着玩那就是寻死,没事离机动车远点,就说你呢,看到了告诉你家孩子被他妈的瞎跑,让没牌车撞死找不到人打官司,要让个穷鬼撞死没地方要赔偿去,听见没,自个也小心点,马路就是刑场,说死人就死人。

被撞的小学生被摩托挂住后飞了出去,倒没碰出内伤外伤心理创伤来,只是被挂住以后飞了起来,摩托车速度大,把动能传递到小孩身上,小孩飞了起来,然后在动能重力地球引力的多种力的作用下,当场就摔在地上,脑袋碰的是头破血流,擦伤到不严重,倒地上一动不动当场没了呼吸。

杀手那管这个,先跑路,就住把亲爹撞死也要先躲开警察,杰克骑着他买的一辆旧的公路赛摩托车(小名外号叫趴子,不是白菜,不过我一个朋友到是骑白菜撞飞过人)一下就冲到小区的大门口。

大门是很宽敞,但为了管理方便物业公司把门关住一大半,留一个小门出入自行车行人,大门出入机动车,大门正好是一辆汽车那么宽,卡车可进不去,别开卡车到那试去,告诉你进不去就是进不去。


田再标一路驾驶飞车到了小区正门,这里距离安全局办公大楼也就两里地,该小区靠近安全局的那个墙距离安全局大楼也就不到八百米。

他开警车来到大门口,就想冲进去,看看谁惊慌失措的跑,那人就是狙击手,他相信那个狙击手肯定不会藏着不跑,小区里好搜查,你往那躲?藏楼顶上能行,藏别人家、停车场、院子里?都不行,藏不住人,所以他必须跑,跑才有生的希望。

警车就堵在小区门口,发动机没灭火,田再标就降下左车门的玻璃问值班保安,“刚才有一个人出去么?他背个包?”田再标估计狙击步枪很贵,狙击手不舍得丢弃,肯定背着走,但是绝对不可能明带出去,肯定拆开放包里,所以他就这么问。

“这个点都是往回走,很少往出走。”保安还没说完,一辆摩托车怒吼的冲到正门前,摩托车一抬前轮就立起来往前开了几米,顺着警车的发动机盖就上了轿车的顶,后轮把前挡风压得粉碎,然后摩托车把警车顶上的警灯压的粉碎,之后就准备逃跑。


反应敏捷的田再标右手一摸腰上的枪套,瞬间就把六四手枪拽出来,一侧身把身体从警车驾驶座旁边的车门窗户里钻出来,左手扶着车窗框右手举枪对着背包的骑摩托车的人就连续开枪,他估计此人就是狙击手,他心里没鬼为什么跑?他为什么跑呢,这里肯定有事,他还碰坏了警车,警车可是国家财产,公然毁坏安全机关的办案工具本身就是一种严重的犯罪,也是对反间谍部门的公然挑战。

许睿虽然带着伤,但是左胳膊没事,他迅速从警车后排座右侧的车窗把左胳膊伸出去,半个身子也探出去,对着骑摩托车的匪徒连续开枪,他以前当雇佣兵的时候能打双手枪,只是左手不常用,现在右肩膀受伤带的整个右胳膊疼,所以被逼的没办法才拿左手开枪,他把手枪里的全部子弹都打空了才停手。


再说楼内值班警察在电台里听到自己人呼叫支援以后,雷雨田还没等无线电里的话说完,他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帽子都忘了带,抬腿就往外边跑,他是第一个冲到停车场的,他打开自己的车门就开自己的福特维多利亚皇冠轿车冲了出去,因为这车的排量几乎比越野车小不到那去,车的马力非常大,速度也差不多是全停车场里车速最快的车,他开车紧跟着田再标的车,自己也打开警灯。

车是自己的私家车,单位给了一个警报灯,以后抓人的时候用的上(油钱他没找单位报销,他不缺这几个钱),现在把警灯一开,警笛一响正好走在路上很显眼,行人自然避让,然后也顺利的开到住宅小区门口,他车还没停稳,就听见摩托车的发动机发出的巨大吼声,听声音就知道这个家伙要拼命逃跑。雷雨田推车门下了车,拽出手枪就把子弹顶上膛,他看摩托车从警车上飞了过去,就知道大事不好,就听田队长和许睿的枪一起响,他马上也参加到追杀的行列中来,三支六四枪一起开火,子弹四处横飞,骑摩托车的人开飞车一落地,就趴在车上,尽量减少被弹面,一下就开车跑的没了影子。


雷雨田给手枪换上子弹,把枪重新装回枪套里边,跑到许睿身边问,“你怎么样了,伤那了?”

许睿从车上下来,把枪收起来,指了指自己的肩膀,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子弹擦破,伤口的血也是慢慢的往出流,“擦过去的,没钻进去,钻进去就废了。”他说着还拿出一枚粘在防弹衣上的子弹,子弹头已经严重变形,一看就知道是达姆弹,他们俩人可没少玩这东西,用这种很缺德的子弹杀了不少人,今天他们也见到这种子弹,当然心里很怕。

“我送你去医院包扎一下吧,我怕子弹上带东西(化学药剂)。”雷雨田坐到车上。

“你快去吧,我组织人在这里清理现场。”田再标催促许睿尽快处理伤口。

许睿上了车,雷雨田把车从这里开出去,迅速奔就近的医院去了。


医院急诊室里,几个穿白衣服的医生护士围着一张病床正给许睿处理伤口,医生拿着镊子夹着酒精棉花来回的擦伤口消毒。

“别擦了子弹不在里边。”许睿疼的直叫唤。

“知道不在里边,我们消毒呢。”女护士看着他受罪的样子,一点都不同情,还有点藐视的意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