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五章 狭路 狭路(三)

royf22 收藏 31 276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五章 狭路 狭路(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冈村宁次正背着手看着自己办公室墙上的地图沉思,突然听见门口传来脚步声。

冈村宁次回头,就见一个参谋捧着一堆公文袋走了进来,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参谋回答道:“这是前任多田骏司令官阁下未能处理完的卷宗。”

冈村宁次微皱眉头,说:“为什么现在才给我?”

参谋顿时有些紧张地说:“阁下到任之后,立即对八路军展开扫荡,卑职未能及时送上……”

冈村宁次摆了摆手,说:“这也不怪你,放下吧!”

参谋放下卷宗,轻手轻脚地退出了冈村宁次的办公室。

看着这一堆卷宗,冈村宁次忍不住摇头轻叹道:“多田君,你这一走倒真是轻松!”

说完,略想了想后,干脆坐下,开始阅读卷宗。

看到一半,一份表面上毫不起眼的卷宗突然引起了冈村宁次的注意。

卷宗里,是一份题为《有关虎头山地区治安情况的说明》的报告,提交这份报告的,是山东一个叫涞阳的县城的步兵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近卫文。

还没看报告的内容,冈村宁次就觉得有些奇怪,一个小小的县城竟然驻扎着帝国的一个独立混成旅团?

冈村宁次带着疑惑翻开卷宗,一页页看过去,渐渐的,竟然觉得有些心惊!

原来,就在这个名叫虎头山的地区,从今年年初开始,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竟然损失了超过一千的帝国士兵!

在冈村宁次的记忆中,可从来没有一个叫做“虎头山”的地方!怎么莫名其妙就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损失了这么多帝国士兵?继续看下去,冈村宁次才知道,这大半年以来,虎头山周围的皇军竟没有一天的安生日子过!除了一次大规模的“扫荡”作战外,其他时候几乎每天都和八路军发生小规模战斗!每个据点都是守不到一个月就被八路军给拔了。以至于连涞阳和附近的另一个县城太丰的防守兵力都有些捉襟见肘!

而所有的这些战斗,无一例外,都和一个叫做周卫国的八路军军官有关!根据报告,这个叫周卫国的似乎就是那个叫虎头山的地方八路军的指挥官!可是,报告中也指出,据可靠消息,虎头山八路军原有的一个团部队均已离开虎头山,那么,虎头山剩下的部队就不可能太多,而就是这不太多的八路军,竟然在这个周卫国的指挥下,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内,就蚂蚁啃象般的吃掉皇军一千多人的部队!

报告的最后,是让冈村宁次感到啼笑皆非的话:“最后,卑职认为,目前虎头山地区治安情况尚属稳定,但卑职希望您能向涞阳增加兵力!”

一个县城驻扎了一个旅团的皇军,这本就是不正常的!而连这样雄厚的兵力,都需要增兵,就更是不正常了!但这位旅团长阁下竟然还认为目前他所处的地区“治安情况尚属稳定”!就连冈村宁次都不得不承认,能说出这样话的人,不是天才就是白痴!在冈村宁次的心中,已经开始考虑更换那个混成旅团的旅团长了!

同时,冈村宁次又对那个名叫周卫国的八路军军官产生了兴趣。这个周卫国究竟是个什么人物,竟然能把一个旅团长逼到这种境地?

冈村宁次本没有想到会从卷宗里得到答案,因为他知道,帝国情报部门对支那军官的情报搜集,最低级别也仅到师级!可是,令他感到惊讶的是,卷宗的最后竟然有一张明显是新加上去的卷宗纸,纸上写着:“姓名:周卫国。年龄:28岁。出身背景:具体不详,但出身书香门第可能性大。教育背景:1932年至1935年,中国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步兵科(此前很有可能接受过高等教育);1935年至1937年,德国柏林军事学院装甲兵系。作战经历:淞沪会战,南京战役。最高军衔:上校(1937年)。个人才能:语言能力出众,精通日语、英语、德语;思维敏捷,思路开阔,对新事物具有超凡的领悟能力;剑道修为至少为六段!”

这张纸最后签着整理这份情报的军官的名字和日期:“竹下俊 昭和十六年(1941)十月二十四日”。

竹下俊?

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冈村宁次正在沉思,就见手下爱将高桥次郎少将走了进来。

冈村宁次微笑着向高桥次郎招了招手,随后将那份卷宗递给他,说:“高桥君,这个你先看看!”

等高桥次郎看完后,冈村宁次问道:“高桥君,你知道我们参谋部有个叫竹下俊的军官吗?”

高桥次郎点头说:“我记得前几天刚从国内来了一个帝国陆军大学毕业的年轻军官就叫竹下俊!”

冈村宁次笑道:“一个新来的陆大学员你也能记住?”

高桥次郎笑道:“司令官阁下,这个竹下俊可不是个普通人物,他是现任的‘北辰一刀流’流主!”

冈村宁次顿时来了兴趣,说:“哦?军部难道就是看中了他的这个身份,所以才让他读陆大?又送他来我们华北方面军参谋部?”

高桥次郎微笑摇头,说:“阁下,我不得不提醒您错了!”

冈村宁次说道:“哦?我哪里错了?”

高桥次郎说道:“我开始和您想的一样,可看过他的履历后,我就知道我错得有多厉害!”

冈村宁次笑道:“他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吗?”

高桥次郎脸色一正,缓缓说道:“竹下俊,大正五年(1916)出生于京都竹下家族。”

冈村宁次喃喃道:“京都竹下家族,好大的来头啊!”

高桥次郎一笑,继续说道:“昭和7年(1932)至昭和10年(1935),就读于帝国陆军士官学校……”

冈村宁次突然打断了高桥次郎的话,说:“等等,你刚刚说他是大正五年出生?”

高桥次郎点头说:“是的!”

冈村宁次有些吃惊地说:“大正五年出生,昭和七年……那他岂不是16岁就进了帝国陆士?”

高桥次郎微笑道:“正是!”

冈村宁次颔首说:“不简单!”

随即对高桥次郎挥挥手,说:“请继续!”

高桥次郎继续说道:“昭和10年7月至昭和12年(1937)7月,留学于德国柏林军事学院,所学专业为装甲兵!”

冈村宁次再次打断了高桥次郎的话,说:“柏林军事学院?装甲兵专业?”

高桥次郎说:“是的!”

冈村宁次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随后问道:“他在德国军校的成绩怎样?”

高桥次郎微笑道:“全优!”

冈村宁次微微颔首,没有再说话。

高桥次郎继续说道:“昭和12年7月,奉调入帝国陆军第10师团,任战车中队大尉中队长。昭和13年3月率部参加徐州会战,隶属于濑谷支队。6月,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接任关东军参谋长,11月,竹下俊被推荐入帝国陆军大学。昭和14年7月,赴关东军第1坦克师团第3战车联队暑期见习,适逢诺门坎之战,于东线攻击作战中,临时接替所在战车中队阵亡之中队长,率先击破苏军战车部队!并在之后的撤退作战中,主动掩护整个第3战车联队!……”

说到这里,高桥次郎脸上神色不由有些黯然。

诺门坎之战,关东军光高级军官就损失了第23师团参谋长大内孜;步兵第64联队联队长山县武光;步兵第71联队联队长冈本德三,森田彻;步兵第72联队联队长酒井美喜雄;第1坦克师团第3战车联队联队长吉凡清武;关东军第2飞行集团第15飞行战队队长安部克己!战役还没结束,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陆军大将、参谋长矶谷廉介陆军中将即被撤换!战后一个月,参谋本部次长中岛铁藏陆军中将、作战部长桥本群陆军中将及参谋本部作战部长与关东军司令部作战部长和所有作战参谋都被免职!

可以说,诺门坎之战,对关东军乃至整个日本陆军都是莫大的震动!

冈村宁次也叹道:“诺门坎!诺门坎!”

高桥次郎略微平静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昭和16年,竹下俊以全优成绩从帝国陆军大学毕业!毕业论文题目《论小股突击部队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

冈村宁次立刻两眼发亮,说:“这样一个青年俊彦,我很想见见!”


竹下俊手中拿着笔,呆坐了半天,却没有在桌上放着的空白纸上写出一个字!

又过了许久,竹下俊才怅然地放下手中笔,低声说道:“卫国君!终于又得到你的消息了!”

这时,一个传令兵走了进来,说道:“竹下少佐,司令官阁下请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竹下俊一愣,说:“司令官阁下的办公室?”

传令兵点了点头,说:“请快一点,司令官阁下正等着你!”


虽然门开着,但竹下俊走到冈村宁次办公室门口,还是停了下来,随后双腿一并,立正后大声说道:“作战参谋竹下俊晋见司令官阁下!”

冈村宁次和高桥次郎回头看向门外,冈村宁次招手说道:“竹下君请进!”

竹下俊大步走了进去,在冈村宁次和高桥次郎面前停了下来,向两人敬了个军礼。

冈村宁次微笑道:“竹下君不必拘束!我是帝国陆士第16期,你是第49期;帝国陆大我是第25期,你是第53期,怎么算你都是我的学弟!”

竹下俊微一躬身,说:“这是卑职的荣幸!”

冈村宁次指了指茶几边上的座椅,说:“请坐下说话!”

竹下俊说:“卑职不敢!”

冈村宁次缓缓说道:“这是命令!”

竹下俊立刻双腿一并,敬了个军礼,转身走到座椅边坐下。

冈村宁次和高桥次郎相视微笑,随后跟着走到茶几边上坐下。

冈村宁次直接就说道:“竹下君对那个名叫周卫国的八路军军官的情报搜集很细啊!”

竹下俊缓缓说道:“因为他是我在柏林军事学院的同学!”

冈村宁次说:“哦!”

其实从知道竹下俊也在德国柏林军事学院留过学后他就猜到了两人必定认识!

坐在一边的高桥次郎忍不住问道:“在你对周卫国的评价中,你特别指出了他的语言能力出众,是这样的吗?”

竹下俊说道:“是的!我刚认识他时,他就精通英语和德语,后来他又跟我学习了两年时间的日语!到我们分别时,他的日语甚至比地道的京都人说得都要好!”

高桥次郎皱眉道:“他的日语是你教授的?”

竹下俊说:“是的!因为那时我和他是好朋友!我不但教他日语,还教他剑道!”

高桥次郎眉头皱得更紧,说:“据我所知,你是‘北辰一刀流’的现任流主,你教他剑道……”

竹下俊平静地说:“他是个好学生,我也不是个差老师!所以在我们分别时,他的剑道修为至少在六段!”

高桥次郎还想再说,冈村宁次却微笑着制止了,随后说道:“对新事物具有超凡的领悟能力!看来你对周卫国的评价很高!”

竹下俊肃然说道:“他是我见过的中国军官中,最优秀的一个!他对装甲兵作战的认识,就连德国的古德里安将军都大为欣赏!”

冈村宁次和高桥次郎都大为动容,古德里安的大名他们可是如雷贯耳!这个德国将军率部从奥地利打到波兰,又从波兰打到法国,再从法国一路杀到苏联,几乎是所向披靡!连这样一位将军都表示欣赏,看来这个周卫国的确有过人之处!

竹下俊说:“周卫国回国之后,率装甲部队参加了淞沪会战,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了步兵营长!再后来,甚至成为了步兵上校团长!只是,在南京战役之后,我就再没有他的消息了!没想到时隔将近四年,他竟然在山东又出现了!”

高桥次郎皱眉说:“照你刚刚所说,你能确定这个周卫国就是你以前的同学周卫国吗?”

竹下俊淡淡地说:“我能确定!”

高桥次郎说:“你凭什么确定?”

竹下俊说:“我的直觉!”

高桥次郎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直觉?你竟然只凭直觉就……”

竹下俊神色自若,全然没有在意高桥次郎嘲笑的口吻。

冈村宁次微笑着看着竹下俊,突然说道:“竹下君对华北治安如何看待?”

竹下俊说:“卑职部分同意司令官阁下的观点!”

冈村宁次顿时来了兴趣,说:“哦?你指的是我的什么观点?为什么又只是部分同意?”

竹下俊说:“本月二十日,司令官阁下在北平电台的广播中曾说过,‘共匪像老鼠,皇军犹如狮子,狮子力量虽大,但不能捕鼠’!卑职非常同意您的这个观点!可您又说,‘要找猫来才行,这猫即是民众’,卑职不同意您的这个观点!”

冈村宁次哈哈笑道:“这个民众我当然不是指华北的老百姓了!要知道这些支那人十有八九都和八路军有关系!其实我指的是投降的支那军队和效忠我们的支那人!我本人一直认为,对付支那人,‘以华制华’是最好的选择!”

竹下俊说:“所以我不赞同您的观点!”

冈村宁次讶道:“为什么?”

竹下俊淡淡地说道:“投降的支那军队和效忠我们的支那人,他们只是狗,并不是猫!如何能让狗去抓老鼠?”

冈村宁次微笑道:“那你认为什么人才能胜任‘猫’这一重任?”

竹下俊没有直接回答冈村宁次的这个问题,而是说道:“八路军的战术,是典型的游击战术,他们很少把部队死板地集结在一起和皇军展开正面交锋,而是分散成一支支小股部队,四处出击,寻找皇军的薄弱点,一旦被他们找到薄弱点,他们又会迅速集结起足够的力量对我们的薄弱点进行毁灭性打击!我们每次的损失虽然算不上很大,但累加起来,就达到一个惊人的程度!就比如涞阳步兵独立混成旅团的损失!同时,这种战术也容易影响我军的士气,因为八路军的这种灵活的小股部队很难被我们的正规大部队捕捉住,即使捕捉住,对八路军造成的损失也很小!所以我认为,很有必要在正规部队之外,单独成立小股精锐部队,以分散对分散,专门对付八路军的这种小股部队!而这些小股精锐部队,就是我们的‘猫’!”

冈村宁次笑道:“听说你在帝国陆大的毕业论文题目就是《论小股突击部队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

竹下俊说道:“是的,我论文的灵感其实来自去年6月英国新建的Commando部队!”

冈村宁次一愣,说:“什么?”

竹下俊解释说:“这是英国人创造的词,意思是‘突击队’!源自1899至1902年在非洲爆发的‘布尔战争’。那次战争,英国共出动25万军队进攻布尔人,布尔人的军队只有5万,但是布尔人却将军队组织成许多小部队,充分利用夜间和山谷、森林等地形或气候不佳的时候,对英军发起突然袭击!这些小部队在英国人眼中来无影去无踪,简直就是魔鬼的化身!最后,英国虽然勉强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却付出了近10万的伤亡!当时英国军方就把这些专门从事游击袭扰活动的布尔人小股部队称为‘Commando’!1940年6月,英国远征军从欧洲大陆败退,之后不久,他们就组建了一支特别部队,对挪威西海岸和法国海岸的德军阵地进行偷袭,以期牵制德军。也许是英国人对他们四十年前在非洲大陆遭遇到的布尔人小股部队记忆犹新,他们新组建的这支特别部队就叫做‘Commando’!”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