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武田正南 三、成为武田家养子 三、成为武田家养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7/


我讲完这些故事,默默的望着翻译山口小姐。

“山口小姐,我知道作为日本人让您翻译这些话很难。但是我想您也是有同情心的人,这是我祖父给我讲述的故事,是那位武田正南先生终生铭记的教诲,我希望,您能凭借自己的良心、同情心,原原本本的翻译给宇田夫人。拜托您了。”

我站起身、深深的向着这个年轻的日本女孩鞠了一躬。

“金先生,请不要这样,我是日本人,但是我现在的身份是您的随行翻译。我必须履行我的职责,请您放心,我会将你的全部意思准确明白的传达给这位夫人,这是我的工作。”山口小姐严肃的面对我说,她有点高傲,似乎觉得我看清了他们日本人的责任心,日本人自大的这一面实在是很难改正。

宇田夫人懂一些中文,她虽然不是很明白我刚才讲述的这样多的话,但是一般的对话还是能听得清楚,她也向我慈爱的微笑着,似乎在说:你放心吧,这位翻译小姐很尽心的。

山口小姐的严肃认真反倒让我觉得自己有点小心眼,日本人的确是尽职的民族,他们对待工作一丝不苟,这点很值得我们学习。不过这种一丝不苟不屈不挠的精神,要是放在侵略上,那真是太可怕的民族了,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看到山口那不停说话的红色嘴唇,觉得象看到了吃人的魔鬼,一开一合的彷佛要把我吞下去。

天啊,我拼命叫自己摆脱这样的胡思乱想,那边山口小姐已经完全翻译完了,又恢复了微笑有礼的姿态。

“英杰,我能听懂一些中文,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母亲就告诉我其实我应该是中国人,她鼓励我学习中文,不过这么多年不接触中国人,很多话我需要好好的想才能记起来。”宇田夫人慢慢的用中国话说道,她说得有点生硬,但是我基本听得明白。


父亲和亲祖父先是乔装出了北京城,一路跑到大连,在大连亲戚的帮助下登上了去日本的商船,投奔祖父的好友福冈的武田男爵。

武田男爵有着华族的爵位,也是一位著名的医生,是我的亲祖父在东京帝国大学读书时候的同窗好友,我之所以称呼祖父为亲祖父,是因为正如您知道的,后来武田男爵成为我的祖父。

宇田夫人的回忆随着她端来的清茶热气,滟滟的随着我们的思绪一同在房间中扩散开去。


王成乾的父亲在和日本人的海战中独自逃出,打下一生都抹不去的耻辱烙印,每次想起日本人攻占花园口,大肆屠杀中国人,都是撕心裂肺的痛。他送儿子去日本读书,也是为了秉承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朝廷基本方针,本打算叫王成乾学炮兵,可是没想到王成乾全无将门虎子的气度,跑去学了医科。老爷子气的要吐血,随后没几年,大清国也寿终正寝,老爷子成天郁闷的在家大骂袁世凯,没把袁大头骂个好歹,自己却气得一口气上不来了。

佛经上的偈子说得好:一口气上不来,何处安身立命。王成乾学得医术却无法根治老父心病,只能坚持不为乱世从政的信念,安心开医馆,治病救人。北洋水师的那些宿将,被后人称为一龙一虎一狗的老人们,看到王家坐吃山空,也都劝说王成乾从政,王成乾坚信乱世自保只能是与世无争,没理会叔伯们的照拂。可是想不到,在这个乱世,管你是什么皇亲国戚,家财万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人家今天打进北京城就是老子天王,你再有多大的能耐,总抵不得人家的一个枪子,他王成乾要远走日本避祸。曾有亲戚提议他去寻父亲当年的故旧帮忙,可是想到现在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父亲的故旧都是当年的满清遗老,在军阀政府有点地位那也不过是人家给面子照顾,自己不能给人家添麻烦,要是给人家惹个帮衬满清余孽乱党的帽子出来,那简直是害人了,在这个乱世,也许只有离开才是保全的唯一办法。

唉,老父若在世一定又要骂我是逆子了。王成乾就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见到了老同学武田男爵,老同学非常热情,一见面紧紧握老友的手:“成乾啊,你还是回来了。”

“武田君,一言难尽啊,我是家国难归啊,还得投靠你。”

“咱们是好兄弟,怎可如此见外。这是正南侄儿吧,都这么大了?”

武田义雄一把抱起正南“孩子,坐船不习惯吧,哈哈,这小脸都是黄的。”


武田义雄非常喜欢王正南,因为他的夫人多年一直没有生育。武田夫人也是出身华族,没有子嗣,自省对不起武田家,多次请求丈夫将自己休去,或者再娶侧室,都被武田男爵拒绝了:“随露珠而凋零,随露珠而消逝,此即吾身,大坂的往事,宛如梦中梦。夫人啊,连丰臣这样的英雄都想的开,我们为什么不看开点呢。”

王正南的到来勾起了武田夫人的伤感,她对这个寄居在自己家的小孩子倾注了无限的母性情感,让王正南幼年失母的心灵得到很多的弥补。

三年后王成乾患上了严重的肝病,去世前他握住武田男爵的手说道:“武田君啊,当年我们一位老师说的好,我们医生治得了病,治不了命,我想不到今天自己居然葬身异国他乡,只是正南这孩子还小,就拜托您了。”

“放心吧,我一定视如己出的,你们中医说抑郁怒气伤害肝脏,成乾,你是太抑郁了啊。”武田想不到30多岁的老友居然有着如此脆弱的人生,哽咽的已经说不出话。

“正南,你要记得我在长城上和你说的话,记得。”

王成乾带着不能埋骨故乡的遗憾,带着对王正南的不放心,溘然长逝。

安葬完王成乾后,武田义雄还正考虑如何向夫人说自己的想法时,武田夫人拉着王正南向武田义雄恳切的请求道:“我嫁到武田家十多年,没有子嗣,是我无德的原因。既然您这样仁慈,不休弃我,那么请您准许我收这个孩子为我的儿子吧!”武田夫人深深的跪下去,叩头请求。

“夫人啊,真的谢谢你,谢谢你。”武田义雄一把拉起夫人,连同正南一同搂在怀里,感动的热泪盈眶。“从今天起你就是武田正南,是我武田家的长子,我们一家会幸福的,一定会的。”

就这样,王正南从此成为武田正南,成为了有威望的武田家的长子,为了避免他中国人身份的尴尬,对外一致宣称是武田男爵秘密的侧室所出的,因为嫡室夫人没有孩子,就收到嫡室夫人的门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