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武田正南 二、祖父讲述的往事 二、祖父讲述的往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7/


第一次听到武田正南的名字还是我读高三的时候,祖父当时希望我去读历史系,可是我考虑历史系就业不是很理想,读了的话就只能一直读下去,在故纸堆做老学究,不如去学法律或者医学。

“你知道什么,你懂什么?”祖父当时很生气了,指着我大声的呵斥。

“历史怎么不好?啊?很多人,很多事情,还需要历史学家们去好好的研究,什么时候也不能忘记历史!”

“玛法,您不要生气,我只是觉得这个专业就业不理想。”

“就业,我把那剩下的古董都给你,你去卖掉当生活费,你给我去好好研究历史。”

当时我真觉得祖父简直是不可理喻,我父母对我的选择还没说什么,祖父却反应的这样强烈。

我也急了,我说“研究历史的人已经够多了,不用我再学习。”

“研究的人多吗?那我怎看不到关于武田正南的一点记述呢?”祖父大声的质问我。

“什么武田正南,干我什么事!”我也急了,觉得这个老人真的是不对劲。

最后的结果是我们大吵起来,以祖父摔了一只精致的盖碗,我被母亲拉出祖父的书房为结局。

但是冷静下来后,我突然强烈的想知道武田正南到底是谁,我的话能激怒经历坎坷、涵养甚好的祖父,武田正南一定是位了不起的人。

可是我查找了各种资料,还是找不到关于武田正南的任何记载,他到底是谁呢?

等到某日祖父忘记了争吵,我试探的问:“玛法,我想知道关于武田正南的事情,您能讲讲吗?”

祖父望了我一眼,然后将目光投向窗外,静静的想了一会:“英杰,你记住,他是个真正的中国人,虽然他是日本人的养子,但是他和川岛芳子不一样,他是有良心的中国人。当初很多人都误解了他,包括我。”

祖父的故事从武田正南第一次离开中国开始。


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还是军阀混战的时代,八达岭长城因为年久失修,已渐渐少了昔日的辉煌,城墙上丛生的杂草在秋风中不停的晃动,它们已经失去了葱绿的生机,满眼的枯黄,和苦难深重的中国有着同样的萧条色彩。

从长城那头望过去,红色的枫叶如火一般染红了王正南的眼睛。

“正南,好好的看这长城,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父亲拉着儿子的手,眺望四周。“阿玛,我们再不回来了吗?”小正南悄悄的问父亲,他舍不得一起玩的小伙伴,舍不得自己养的小花狗。虽然不知道日本在哪里,但是父亲告诉他,日本在大海的另一边,很远、很远,他担心这样一走再也不会来,他想四合院,想小胡同,想胡同口的糖炒栗子、吹糖人。

“正南,我也没有办法啊。”王成乾痛苦的望着家乡的大好河山,北京城现在已经成为乱城,今天这个大帅打来,明天那个大帅攻来,只要有枪有炮有人,就是天王老子土皇帝。前几天一个大帅的副官听说王家是清朝时期内务府的,一定有钱,带着人就来了,非要见百两黄金,否则就烧了这满清遗老的宅子,革革这些余孽的命。

好说歹说,用100多大洋打发了,没想到那副官吃到了甜头,又来说王成乾是北京城的名医,要他进队伍做军医,摆明是要么拿钱,要么拿人的架势。

“哎哟,我说王先生,您是高人那,可不能和咱低人计较不是,您说吧,要么去做军医,要么给咱部队添上点俸禄不是?兄弟们帮你们守北京城也不易啊。”

“长官,这手头实在是没钱啊,您放心我把庄子地卖了也得给你这份孝敬。您给宽限几天,成不?”王成乾点头哈腰给人家作揖求情。

“得来,到底是大户出身的,干事漂亮,就您这话啊,行、哥们大后天来,拿您的打赏。”猴子副官带着大兵扬长而去,把话撂下了。

王成乾仔细想想,这帮强盗这样欺负,觉得这北京城是待不下了,还是去日本投靠过去的同学吧。索性拿出钱来打发了身边的老家人们,把宅子一关,委托给同宗的兄弟代为照看“兄弟啊,我这一走也许就不能回来了,家里的老宅子咱也舍不得卖,你代哥哥看着,能租出去租出去给你添补点零头,逢年过节想着帮哥哥给老祖宗多上支香,我在异国他乡也记着兄弟的大恩了。”

“唉,三哥,你这是什么话,现在这世道,乱着呢,那狗腿子副官是盯上您了,别的不说,这宅子弟弟我给您看好了,到了小日本那,让咱侄儿记得自己是中国人,以后不要做对不起中国人的事,那就是咱的血性了。”这位被王成乾托付照看宅子的人,就是我的舅爷爷,也就是我奶奶的哥哥,后来的很多故事就是这位舅爷爷讲述的了。

为了叫儿子永远的记得自己的祖国,已经准备好偷偷去日本的王成乾在离开北京前特意带着王正南来到了长城,他要让儿子永远铭记自己是中国人。

那年王正南只有9岁,和父亲站在长城上的他,牢牢的记住父亲眼底的悲哀和无奈。

“正南,你知道长城是干什么的吗?”王成乾突然问儿子。

“哦,先生说是为了防止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

“知道匈奴人吗?还是在战国的时候,匈奴人经常侵犯中原,中原的燕国赵国为了防御就修建了长城,秦始皇的时候也修建了长城。后来的突厥人、蒙古人、还有我们满洲人,都是从长城攻进来的,这长城修了打,打了修。”

王成乾停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大清国的时候,圣祖爷说不要修这长城了,我们满州人能攻进长城,说明这长城没用啊。”

“是啊,长城是真的没用。后来洋鬼子打进来了,从海上来的。你太爷,你三太爷,那时候还是十多岁的少年,跟着僧王和他们打啊,你三太爷被洋人的炮弹打中了,肠子飞到了龙旗上,粘在那上面,尸首都没留下全霍的。噩耗到家,你三太奶当时就昏了过去,醒来趁人不注意吞了金子。”王成乾的泪水涌了出来,他哽咽着继续说:“甲午年,你太爷爷老了,打不动了,你爷爷那时候跟朝廷自请报名去打仗,可是当年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啊。你爷爷从死人堆里爬回来,跌跌撞撞到家了,你太爷爷一个嘴巴子打过去说大家都死了,你怎么有脸活着回来。”

“阿玛,阿玛,您别说了。”看着泪流满面的父亲,王正南哭着不要父亲再说起这些伤心的往事。

“我要你记住,长城不是砖砌的,是中国人的心砌的。只要中国人心不倒,长城才能不倒,不管你是啥族,首先你是中国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阿玛我记住了,记住了。”王正南在那一瞬间明白了,长城内外的霜叶,是中国人这些年的鲜血染红的,那巍峨而又萧条的长城,长城内外的如血霜叶,一直环绕在他梦中,成为家国的最初记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