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十章 无命一战

suiya621 收藏 0 8
导读: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十章 无命一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7/


洛家主?我脑中出现了一个女人模糊的影子,请动冷月阁救我一命的怕是只有算我半个师傅的洛敏希了,她还真是厉害,尽能算出我有麻烦,还托冷月阁救我一命,看来她不止是一个宫廷预言师那么简单,还是一个很有背景的家族的当家的。

作为杀手组织的无夜楼,情报对于他们来说是相当重要的,尤其是搜集大陆名门豪族的有关信息,以避免在任务中发生冲突,因为他们中的有些人或者势力是无夜楼招惹不起的。洛家主这个称呼对身为“九无”的无命来说稍稍有些模糊,因为组织的特别情报对洛家主的纪录少的可怜,甚至只有不超过二十字的概述:铁雪洛门,家主敏希,宫廷预言。虽然对她本人只有这短短的几句话的概述,但她是无夜楼不能招惹的人物之一,还有她背后的势力——洛门。

无命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动手,虽说楼主已经嘱咐过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小子揽进无夜楼,如果不成只有杀掉,自己千方百计的设计了一个计谋,没想到冷月阁会出来插一脚,自己还杀了荡风城主西宫耀的儿子西宫放,把事情全部推到他的身上,想让这小子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自己投入无夜楼,可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真是在意料之外,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有先把这小子带回无夜楼了。

无命阴声一笑,说道:“阁下是想用洛门的名头来吓我不成?我无夜楼虽然给洛门的面子,但是你冷月阁怕是接受不起。”

“受得受不起与你无关,奶奶的!你到底让不让开?”冷颜真气外放,爆发出强大的气势,淡蓝色的光芒覆盖在他的身体表面,我清楚地感觉到以他为点向无命攻击的一波又一波的真气流。

“既然这样……我就给你,看你能否拿的起!”无命对冷颜的攻击没有任何反应,他身体的那股杀气在真气的推动下,越来越浓厚,甚至有凌驾于真气之上的气势,无形的真气如同脱笼的野兽狂奔向冷颜。

“轰隆”一声巨响,在两人站立的中间空地上,两人的真气发生撞击,我明显的感觉到脚下的大地也为之一颤,强大的冲击气流带动无数的飞沙走石,并从地面上强行掀起一块地皮,反弹回的真气流让冷颜身体向后倒退了三丈有余,我刚要出手扶他,他猛地稳住身形对我说道:“看准机会,就赶快逃!”

“你不是他的对手?”我小声问道。

“奶奶的,你刚才眼睛瞎了?”冷颜对我吼道,横眉倒竖,一想到他有时说话和表现出来的女人样,再配上这副表情,我忍不住地笑出声来。

“笑什么?奶奶的,老子不就是打不过他吗,再笑我就把你给送出去。”冷颜听到我的笑声,本来转过去的身子又转过来,向我伸着拳头狠声说道,等他又回过头的时候,摸了摸怀里,自语道:“为什么会这样?它从来没有过这样过,难道……”正在开小差的冷颜被一股阴冷的真气惊醒过来。

无命虽然为人阴险、毒辣,可是在武学上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尤其在战斗中他更是一个严谨的人,我的笑容在战斗中是一种讽刺,是一种对崇尚武学精神的一种很大的讽刺,我就像在嘲笑他,所以他怒了,无命的出手对我来说是一种威胁,因为他的境界要比冷颜高,我跟他根本就没得比,如果冷颜真的败了,那我只有死路一条,因为我不会加入这个杀手组织的。无命全身的杀气得到再一次的升华,他外放的真气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我甚至感觉到真气流中刺骨的阴冷,无命用的是剑,而且是一把好剑,他在攻击的时候人在半空,却把长剑托在地上滑行,锋利的兵刃配上强悍的真气,在土地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冷颜突然把我往开一推,双手交叠在一起,蓝光顿时放出,手掌辉映,虚影如幻,力量越来越来强,双掌交叠之间万手虚影齐出,在他面前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形,就像是一种由真气形成的六边形的牢笼。无命猛地提起手中长剑,幻化无穷,带动霹雳之声,无形的杀气笼罩着冷颜和我,他的剑子在我眼中以不再是剑,是一个野蛮的生命,剥夺他人生命而不会叹息的活物,好可怕的一剑,好惊人的一剑,青色的真气给剑又增加了一点魅力,那是死亡的魅力。

死亡对于我来说无关紧要,我在死亡的边缘已经走过几个来回了,对生命的消逝也看得不是那么重要,为人乐观是我活着的态度,不惧怕死亡是我活着的胆量,对生命的透析是我活着的信心,只要我认为自己该活着,我就不会死亡,面对无命那充满死亡杀气的剑,我在内心里完全接受了命运的轨迹,正如老头申仲元所说的一样,命运慢慢把我拉入正轨,我不知为什么会对死亡产生亲切,它的存在理所当然,也许世间万物只有存在相反的一面才会有生命,死亡对于我来说成为了一种启示,一种对生命透析的了解,而带动我一切这种思想的是我体内的那股力量,它是死亡的力量。

无命的剑青光闪烁,他口中轻吟一声:“幻灭一剑!”长剑夹杂着阴寒强大的真气劈向冷颜,在我眼中,他手里的剑由一变二,由二变三……满天的剑影相交织在一起,最后所有的剑影幻化为一,阴冷的真气集聚在长剑之上,刺向冷颜相互交叠的双掌中心。

冷颜那诡异的掌法,如影似风,虚拟不定,但威力一点也不输于无命的剑。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冷颜已然身在半空,速度飞快的迎向无命的攻来的剑,在空中划过时,身后还遗留着他那双手掌的残像,他再快也快不过无命的《追云疾风》,还有对方手中的剑。双掌在长剑中穿梭,每一个虚影巧妙的躲过每一剑的攻击,蓝色与青色真气的组合让这场战斗显得有些绚丽,每一声真气与空气摩擦所产生的轰鸣声,给战斗加入了一种语言。

《虚风锁荒手》的诡异让我再一次惊讶,无命的剑快的让人心惊,狠的让人胆寒,每一次都有惊无险的劈过或刺过冷颜的要害,可都被冷颜化解掉了,我看的出来冷颜的攻击是被动的,但他不会只守不攻,可是自己的攻击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无命突然回身,长剑转身刺出,直攻冷颜胸前要害,并且左手摆出一个手势,指尖上方慢慢出现一个黑色的气团,冷颜双掌清风带过,身体微侧,长剑平胸划过,剑上附带真气将他的衣衫划出一道长口,冷颜以一直在提防无命左手的黑色气团,就在他侧身的一瞬间,对方食指轻弹,口中说道:“我就不信破不了你的护体真气,‘魔炎玄珠’!”一个黑色如珠子般透明的气团便呼啸而来,冷颜闪身已经不及,只有出手阻挡,可没想到黑色气团尽然穿过防御,也就是直接穿越了《虚风锁荒手》的“锁荒阵”直飞向自己的面门,冷颜急忙双掌再出,“嗤”的一声响,黑色气团打中了他的左肩,鲜血顿时喷出,冷颜的身体被强大的力量撞击的向后飞去,直撞到马车上才停了下来,而马车的车厢被撞他的冲力撞的粉碎。

我连忙跑过去,蹲下身问道:“你没事吧?”并动手封住了他肩膀的血脉。

冷颜手捂着左肩看着我说道:“奶奶的,老子被人给阴了一招,你看我像有事吗!让你看准时机走,你为什么不走?奶奶的,你想害死老子不成?”其实在他和无命战斗时,他给我打了好多眼色,让我逃跑,可我就是迈不开步子,我可不想因为我的生命而牺牲了别人,也不愿他人受伤,冷颜得伤让我有些过意不去了。

看着一步步走来的无命,我想自己该出手了,可是冷颜突然抚着我慢慢站起身来,对我悄声说道:“等回只要我一喊‘跑’,你就赶快跑,否则我俩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你不用为我担心,他们不会伤害我的。”

冷颜看我还在犹豫,又出声说道:“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你忘记洛家主了?”我听到洛家主这个称呼,才抬头对他看了一眼,想到以无命的身手,早可以杀了他,可现在只是把他打伤,从中看得出来,无命还是不敢得罪与洛们有关的人。

无命扫了冷颜一眼,对我阴声一笑,说道:“小子,你呢?也来和我战一场,我今天就要看看你怎么用计赢我。”

我刚要说话,冷颜猛地出手,还在我耳边说道:“记住,逃跑!”无命对冷颜的再一次攻击,显得有些惊讶,面对着满天让人眼花缭乱的掌影,他脸上表情变的阴沉了许多,无命心中想到:只要对方死不了,也就不算得罪洛门,非要好好整整这个不要命的家伙!

冷颜双掌横扫无命的长剑,力道之大,让无命险些脱手,对方冷哼一声,单掌迎上冷颜的双掌,“嘭”的一声,真气相遇,两掌之间产生强大的力量撞击,地面掀起一块草皮,又是飞沙走石,反弹的真气流让二人均向后退去,冷颜突然大声对我喊道:“你还不快走!”我看了一眼无命,又看了一眼有些气血不平的冷颜,在心里的矛盾下,也在冷颜再一次催促下,飞身向远略去,而这时冷颜又在我身后喊道:“小子,出去后不要提起我的名字,也不要说你扶过我!”听到他的这些话,我差点从半空中落了下来,要不是及时稳住身形,我非跌成残疾人,这个男人的嘱咐太奇怪了,不要提起他的名字,这还能说的通,可是让我不要给人说我扶过你!这是什么和什么啊,真以为你是个黄花大闺女,在荡风城的时候,你不是也搀扶过我吗,我心里又骂了一句:人妖。

无命听到冷颜的喊声,脚下如踩平地,身体在空中一停一转,疾速向我逃跑的方向射去,冷颜几乎看不清他的身形,只能看到一道流光一闪而过,冷颜牙齿一咬,像是做出什么决定,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条金色锁链,身体往空中一跃,把锁链向无命飞跃的身影一甩一拉,无命的身形顿时停在半空,脚踝上缠绕着一条铁链,无命大感惊讶,使劲挣脱了几下,没有任何松脱的迹象,他猛地一提气,身体爆发出强大的真气,可是那条铁链随着真气的增加越变越紧,并放出不亚于他外放真气的力量,甚至更强,无命只好作罢。仔细朝锁住自己的铁链看去,只见那铁链通体成金色,锁住自己这头的尾端是一个张着翅膀的奇怪生物,虽说长得是人样,但身体极为怪异,肩宽体长,背部有一排瘠刺,除背部两边有一对大的翅膀之外,在肋部还长有一对小翼,而牢牢锁住自己的正是这两对翅膀,它们“紧抱”着无命的脚踝。

中间是一条长长的锁链,每隔一段距离都很有一根手掌长短的棍状物,而锁链的另一头被冷颜拿在手中,从那头到自己这边,足有十余丈远,无命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长的一条锁链,这条锁链还有一点让他感到奇怪,就是它虽然是金属物,质量重,在空中也会因为风吹而晃动,可它也却没有一点飘动的迹象,就好像和空中的风融合在一块了,无命使劲的思考,终于想到了一件和这条锁链有些相像的兵器,那就是冷月阁的主人冷清秋所使用的兵器——逐风。冷清秋的武器一直是一个谜,见到他的人一般都是死人,东大陆对她的兵器的评价和她本人一样神秘,人们只知道她的兵器是一条锁链,金色的锁链。

“你就是冷清秋?”无命从空中落下,深沉的问道。

“奶奶的,你是不是被我……老子的这一手吓傻了?如果我真的是冷阁主,你早就被我拿下了,真是个白痴!”冷颜抖了抖手中的“逐风”,向无命大声喊道。

要不是关于冷清秋的一些谣言,无命真以为他就是冷清秋假扮的,可是他为什么会有冷清秋的“逐风”呢?他是冷月阁的,自己完全可以肯定,东西大陆还没人能模仿的出《虚风锁荒手》,可是冷清秋不会把冷月阁的宝物,随便交给阁里的其他人,除非……是她的儿子,可是她没有儿子阿?只有一个女儿,难道……无命猛的抬头,双眼睛光四射的盯着冷颜,阴笑着说道:“原来是冷阁主的女儿,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冷颜是女扮男装,难怪有时说话和肢体上的动作有些女人的味道,如果让我知道的话,我对她的误会也许不会解除,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以为他是人妖,知道的情况下我就会认为她喜欢扮演男人的角色,是一个变态的女人。

冷颜冷笑一声,说道:“阁下是回去,还是继续去追?”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对方识破,也没办法再掩饰下去,连声音也变了过来,是一个纯粹的女人的声音,不过很好听,虽然不如凤凰,但也能和黄鹂有的一比。

无命看着冷颜,表情冷淡的说道:“你以为他能跑的了吗?”

冷颜的双手不觉颤抖一下,盯着无命问道:“你一定要杀了他?”

“不会啊,我已经给他两条路去选择了,可是……结果你也看到了。再说了,我无夜楼的一个人因他而死,这个仇也是要报的,就算今天我不杀他,也会有人去杀他。”无命抖动了一下脚踝上的“逐风”,说道。

冷颜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目光冷然地看着无命说道:“我很想杀了你!”

无命阴冷的笑声说道:“杀我?想想后果,不会做事的小姑娘。”

冷颜又扫了他一眼,举起“逐风”的另一头,说道:“后果?后果就是不杀你,我会后悔!”说着把手中的一个成锥形地尖状金属物,但不是和整体同成金色的物体向无命抛去。

无命使出全力挣脱“逐风”,但没有一点效果,反而好像越挣越紧,眼看那东西就要穿透自己身体的时候,他很清楚地看到远处一道蓝色流光疾速向自己这边飞来,几乎是与“逐风”同步得到达他的面前,不过好像比“逐风”快上一点,因为“逐风”被那流光击打中了,并偏移了本来射进无命身体的方向,再看那流光,分明是一根金钗。

冷颜看到掉在地上的金钗,心里暗叫糟糕,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她随手一招,“逐风”那头又回到她的手中,刚要收回“逐风”,两个人影从天而降,落在她的面前,其中一个是很漂亮的女人,美的让人窒息,尤其是那对眼睛,所透出的魅力光芒能吸引每一个男人的目光,精致的脸庞看不出一丝不称,就好像老天专门为她打磨的一副脸颊,让其她女人羡慕的脸蛋。那穿着水蓝色衣衫的身材极为匀称,丰满且凹凸有致的身体透出致命的杀伤力,尤其是那丰满的胸部似乎要破衣而出,而从她脚上那双黑色靴子,又给人一种野性的魅力。

冷颜低头对女人轻声叫道:“娘!”有转头对她娘旁边和自己现在易容出的样子相似的大汉说道:“古叔叔,我……”还没有说完,就叫她娘的话给打断了。

“还不把‘逐风’给我收回来!”无命直到听到这个声音才回过神来,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能见到冷月阁的冷清秋,而对方正如东大陆传的那样美丽,武学高深莫测。

“阁主,你就不要怪颜儿了,给我古三清一个面子。”被冷颜称作古叔叔的人笑声说道。

“古老,就您最宠她,小心把她宠坏了。”冷清秋叹了口气说道。

既然冷清秋都说话了,冷颜只好尊从娘亲的吩咐收回“逐风”,可是怎么也收不回来,她不禁大感惊讶,平时自己对“逐风”的使用可是得心应手,不知今天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冷清秋当然也看到了,她从冷颜手中接过“逐风”,试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她走到无命身前,微微一笑,说道:“还请阁下多多原谅小女的不是。”那笑容差点让无命窒息,要不是自己修炼的武学,恐怕已经沉迷在冷清秋的笑容当中。

“冷阁主既然说话了,无命怎好去怪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呢!”无命脸色一沉,看着冷颜说道,看样子是在故意刺激她,恨的冷颜直咬牙,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