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九章 死活是非

suiya621 收藏 0 16
导读: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九章 死活是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7/


自我见到吴岛的第一面起,他就给我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不过很模糊,说明他把自己隐藏的很深,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总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难道他有那种爱好?看我长得帅吗?我现在是一个临死的人,本不该想这些无聊的事情,但是他的表情告诉我肯定会有后事发生,要不他也不会做出那些举动来,除非他脑子不正常。

眼看铺天盖地的箭支已经到了我的面前,我想躲开,但是四面八方的箭支让我不得已的紧闭着双眼,身体上刚才的箭伤也在隐隐作痛,而且血流不止,才买了一天不到的蓝色长衫染成了红色,看来我只有听天由命了,也许奇迹不会发生,我的生命可能会就此终结。

“这小子的命轮不到你们去取,都给老子我滚!”如巨雷般的声音猛然在场地空旷的上方响起,很突然,就像平静的湖面突然从天空中落下一颗巨大的石块,狠狠地砸在湖面上,没有任何征兆,我被那含有强大真气的暴喝震的气血翻腾,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可是我笑了,因为我活着,其实任何人都不想死,包括他或者她与它,只要有生命的物体,只有在死前那一瞬间才知道生命的可贵,命运?我再一次想起老头对我所说的命运,也许现在就是我的命运,而我也在试着接受它。

当我睁开双眼地时候,看到的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景象,铺天盖地的箭支全被用一股很强大的真气流锁定在半空,那股真气几乎压的我喘不过气来,身体的伤口更是由于外部的压力献血如泉水般涌出,我急忙封住全身大穴,才把血止住,要不没被箭射死,也血尽而亡了。当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那股真气流突然如爆炸般向四周炸开,所有的箭支都改变了方向反射回去,墙上、巷子口的弓箭手发出阵阵惨叫声,还不时从墙上掉下他们的尸体,可就是没有一支射在我的身上。西宫耀和吴岛也同时用手隔开射来的弓箭,直到箭支全部落地,西宫耀走到场地中间,对这半空大声喊道:“不知是哪位高人在此,能否出来相见,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让西宫耀过意不去阿!”

“你奶奶的,老子什么时候又成高人了,”又是刚才那个声音,虽然没有了震撼力,却还是像打雷一样,而且是传自我的身后,我急忙回转身子,却又听那人说道:“你这个老小子如果世相的话,最好给我快点滚,不然老子把你搓成肉团包饺子!”这一句喊的声音很大,我回头看时他就站在我身后不足一丈的地方,耳膜都给我震的嗡嗡作响,由于先听到他的声音,我以为他是个长相粗鲁野蛮的家伙,没有想到却恰恰相反。

对方的个头中等,白净的脸上长着八撇胡子,下巴还有很短的胡须,眼睛比较大,眉毛很粗,头上戴着一顶奇怪的帽子,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长袍,似乎很生气的看着西宫耀,不过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就是说不上来,我的第六感可是很准得!仔细大量眼前有些阴柔的男子,我怎么也不相信刚才的声音是他能发出来的,难道这里还有一位我们没有发现的人在场?

我在周围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人,可是……我又一次发现了吴岛奇怪的样子,不过这回不是看着我,而是我身后的这名救我的男子,吴岛看那个男人的目光很奇怪,有吃惊,也有不安,有时也像我一样不停的扫视着四周,看来也是在找人,不过他眼神中更多的好像是担心,担心?我没有看错,是担心!我以前干偷得时候,是最会看人脸色的,有时能看人的脸色就知道他身上带了多少钱,所以我绝对不会看错。我越来越有些糊涂了,根据吴岛刚才的表情及一些微而可见的动作,他是应该知道有人会来救我的,不过他为什么会露出担心的表情呢?难道是怕打不过西宫耀,向四周看是在找好逃跑的路线吗?可男子出现时所显露的那一手,武学境界明显比西宫耀高了一个层次不止,就算他打不过,不是还有你吴岛,至于这么担心吗?

“不知阁下是什么人,为何要管我西宫耀的私事?”西宫耀的口气还是有些生硬,根本不拿对方当回事,不知他的底气是什么?荡风城的军队还是其他什么的。

“这小子是老子我……看中的人……不对,是老子我们看中的人,管你私事公事的,所以你奶奶的最好给我滚!”我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是他们看中的人,他们又是谁?不过这个阴柔的男人说话时的表情好奇怪阿。

“不知阁下为何人效力?”在西宫耀说话的同时,以他为中心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真气,把周围的尸体和尘土尽数推开,形成了一个很规格的圆形图案,我也受到真气流的波及,身体向后飞去,眼看就要撞倒墙上,却被人接住了,我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因为我的背后只有那个阴柔的男人。由于我身负重伤,被他接住后全身上下疼痛的要命,无力的靠在他的身上,我有意无意的闻到一股香味,他真不会真有那种爱好吧?可是他却猛然把我扔在地上,我硬忍着没有叫出声来,对他说道:“老兄,你能不能轻点啊?”

“你……老子就想把你扔到地上,你有意见吗?”他刚一开口说话,我以为他是个人妖,说话又严重的女人味,他翻了我一个白眼后看着西宫耀说道:“你想知道我为何人效力啊?可是……你还不够资格!”说完后还“呵呵”的笑了两声,我在一旁暗声说了一句:人妖!

西宫耀冷笑一声,说道:“那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资格!”他出手很快,我几乎没有看清他的动作,他说话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就已经近身到阴柔男人的身前,整个拳头被火红色的真气包裹着,一拳力道十足的打向对方的前胸,我不由大叫出声:“小心!”因为西宫耀出拳太快,而他身后是墙壁,就算飞跃到半空已经来不及了,对方还是能打到他身体的某个部分,虽然我还不清楚这个人的底细和救我的目的,但出于良心上的问题他始终救过我的命,个人问题是如果他现在有个三长两短,就凭我现在的状态,只能是案板上的活鱼,任人宰割了。可是回头想想,就算我没有受伤,我能打的过这个西宫耀吗?以他的身手,起码在三元天以上的境界,好家伙!这个铁雪帝国真是卧龙藏虎,连一个城主都有这样的武学,我如果不勤奋练习武学,以后就没得混喽。

“就凭他想伤我,门都没有!”听到这样的回答,我知道自己白担心了,干脆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到地上,一边运转《春生决》为自己疗伤,一边注视着场中的打斗,我倒要看看他们两人的武学到底有多高。

阴柔男人面对西宫耀那火爆的拳头没有一点反常,只见他全身释放出一种淡蓝色的光晕,当西宫耀的拳头接近那由真气外放形成的光晕时,之间产生了一个透明的漩涡,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而拳头就在漩涡的中央,就好像是对方吸住了他的拳头一样,可是西宫耀并不这么想,因为它感觉的到,对方用自己护体真气牵制住了他的拳头,不能让他前进半分,真气形成的漩涡反而将他的拳头往外推,西宫耀不得已加强真气,可依然没有起色。突然,阴柔男子的双手同时拍向西宫耀的胸口和腹部,西宫耀脸色大变,急忙用左手挡住前胸一掌,右脚上踢男人的左手,并且抽回右手,由拳变掌,劈向对方的颈部,哪知道男人的左手如梦幻般的绕过他的右腿,右手也像虚影一样滑过他的面颊,我一直注视着他们的打斗,在我眼中西宫耀如同不存在一般,或者说阴柔男人的手能穿透他的身体,他的力量好像被对方禁锢一般,怎么攻击都没有效果,我不禁愣在那里,这到底是什么招式,如此的诡异!

虽然吴岛发出细微的惊讶声,但我听得很清楚,转头看去,只见他眼神惊讶的看着男人,嘴里不知嘀咕着什么,最后神色显得有些激动起来,脸上还有自嘲的表情,我来回打量着两人,真搞不懂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西宫耀看到对方使出这么诡异的招式,身体一下子爆发出强大的真气,看来他要使出全力了,面对着如同虚影状态存在的双手,他双手交叠放出通红的真气流,随着真气的增加,他猛的双拳齐出,口中叫道:“烈日劫!”攻向阴柔男人的在诡异的双手间渐渐形成的一股奇异的力量,阴柔男子听到他所喊的拳式,微微皱了皱眉头,也不见任何动作,两股力量的相交处,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强光,然后是“嘭……”的一声巨响,西宫耀被强大的力量反震回去,身体向后飞退了五六丈有余,重重的摔在地上,而对方只是向后推了几步。

“是《虚风锁荒手》!你是冷月阁的人,冷清秋是你什么人?”西宫耀站起身擦干净嘴角的血迹,双眼十分吃惊的看着阴柔男子,紧张的问道。

“城……奶奶的,真是好见识,连老子的‘虚风锁荒手’都认得出来,”阴柔男子如打雷的声音说道:“奶奶的,《九日烈阳拳》也是不同反响,我……老子今天就看在燧阳大公与冷月阁有些交情,放过你一回,不过你给老子听着,这个小子是我们冷月阁要的人,聪明的最好不要动他一根汗毛,否则别怪我……老子不客气!”我就想不通他一句一个“老子”,半句一个“奶奶的”,他也不嫌累啊。

西宫耀二话没说,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像是要把我生吞了一样,转身离开了。吴岛没有跟他回去,我当然知道他要干什么,他在察觉出四周没有外人后,走到阴柔男子面前,在他耳旁悄声说了几句话,从他们不时看着我的目光,我就知道他们肯定在说我。冷月阁在大陆上的名头不亚于其他的势力,我也常听人说起过,至于是好事坏,谁也不能做出准确地判断,大陆上的所有势力只能用:一篮子好鸡蛋中肯定会有坏鸡蛋,可是一篮子坏鸡蛋中肯定没有好鸡蛋!这句满有哲理的句子来形容。冷月阁建立的时间很长,至于有多少年,除其内部所知道得就无从说起了,冷清秋是一个女人,不但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而且是一个武学境界很高的女人,大陆谣言说她起码在一玄天以上,到达这种境界的人在东西大陆也不会超过三十个人,说不定关于她的武学境界也是个谣传,因为谁也没有证明过。关于冷月阁的内部消息,大陆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就算知道的也是什么小道消息,没有多大的价值,就连他们的势力内到底有多少人,都隐藏的极为隐秘。我听到他们是来自冷月阁的,把我也吓了一条,冷月阁的人和我没有过节,我也不认识冷月阁的人,他到底为什么要救我呢?

吴岛走到我的面前,蹲下身冷眼看着我问道:“你姓印?”我点了点头。

吴岛又说道:“你应该知道,自己得罪了无夜楼,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虽然我们不知道原因,但是只有我们能救你,你最好给我乖乖的跟他走,不要惹麻烦,否则的话……我直接把你送给无夜楼。”我只能点头了,吴岛这老小子够阴险的。

看着吴岛离开,阴柔男子走到我的面前,踢了我一下,说道:“奶奶的,你能走吗?老子可不想背你。”

我无辜的看了他一眼,慢慢站起身来,对他说道:“好了,谁稀罕你背啊!”对方生气的说道:“奶奶的,老子可是救了你啊!你怎么能对救命恩人这么说话?”他停了一下,又向招手说道:“走吧。”

“去哪?”我跟在他的身后问道。

“你走就走,问那么多干什么。”对方回答道。

“你不会把我给卖了吧?”我有些担心的说道,男人没有说话。

“现在有许多男人喜欢男人,你不会对我有那种感觉吧?或许你要把我……”我又接着说道,可是还没有说完,对方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我差点撞倒他的后背,只见他离我的脸很近乎地说道:“你要是再给我唠叨个不停,我就把你交给西宫耀!”

我愣了愣,赶紧低下头不说话,要是真把我交给西宫耀我绝对性的没有活路,他刚才说话很奇怪,好像没有加“老子”和“奶奶的”之类的词语阿!

出城时并没有官兵拦我们,看来这冷月阁的名头在东西大陆是相当有名头的,面子也是相当大的,西宫耀没有找他的麻烦,可是我是杀他儿子的嫌疑人,他会这么容易的放过我?城外的不远处停了一辆马车,向马车走的时候,我小声问道:“不知阁下能不能把名字告诉我?”

男人回首表情无奈的看着我,不过还是出声回答道:“冷颜。”

我向他“呵呵”一笑,自我介绍道:“我叫印丹伤。”

一路上冷颜和我没有说多少话,不知道是不是高手都这样,老头申忡元的武学也是很高的,甚至比他高了七八成不止,可是话比我的都多,我最想知道的是他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我可不想出了虎穴又上了贼船,但我怎么问他就是不说话,最后我干脆不问了,近近的坐在马车内的一角。

马车突然停了,就在一处很险要的峡谷下面停了,我知道事情又来了,本来不想出去的,但作为一个男人我还是出去了,我看到了,甚至说是感觉到了,好冷的一个人,全身上下被包裹在黑色的长衫中,周身散发出憾人的杀气,冷颜与他对立着,回头对我说了一声:“小子,小心啦!等会看机会自己先逃吧。”

男人发出怪异的笑声,阴冷的说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冷颜问道:“你是谁?”

男人冷声回答:“无夜楼‘九无’无命。”

我看着对面的无夜楼杀手无命,好像很难对付得样子,凭这气势估计也在一元天以上,无夜楼的办事效率挺快的,一天不到就找到我的位置,我向他微微一笑,说道:“阁下是来取我的命?”

无命扫了我一眼,沉声说道:“无心说你武学不高,心计却很高,无心本无心,却对你这小子很感兴趣,起了爱才之心。”

我脸色一正,说道:“阁下是想让我加入无夜楼?”

“我现在给你两条路选,一是加入无夜楼,二是我亲自送你去冥界的死神那里,你自己选吧。”无命声音有些阴沉的说道。

“没有第三种?”我叹声问道。

“哈哈……第三种?荡风城主西宫耀认为是你杀了他的儿子,他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他能看在冷清秋的面子上现在不杀你,可是你毕竟杀了人家的儿子啊,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他师傅燧阳大公不是好惹的人物!你可能还不知道,西宫放还是九涯刀场的场主杨漠孤沙的侄子,所以你的敌人是很多的!对了,还有你在轩龙山见到的那两位雇主,哈哈……他们更是你招惹不起的,你还是想清楚吧!”无命用阴冷的目光看着我,满脸的阴险看的我很不舒服,他在说话的同时不停的扫视着冷颜,看来这番话也是在对他说,如果冷月阁插手管了我的事,是会招来很多很大的麻烦的。

我发现冷颜双目狠狠的盯着我,我连忙向他摇手说道:“我也不想啊,是这些事找上我的。”我又回头对无命问道:“西宫放是你杀的?”

无命阴沉的一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我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是他干的,只有无夜楼的人才能干出这种事来,冷颜却在这时说道:“他是冷月阁要的人,你要先问问我会不会同意!”

无命诡异的一笑,说道:“冷月阁要他有什么用?难道你们清秋主子要招婿?或者是招夫不成?”

冷颜脸色一变,冷声说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让老子好好教训你一下。”

我连忙出声叫道:“我不会那么吃香吧!两位何必呢,不如我们找个茶馆坐下来谈谈,看看那放的待遇好,我就加入哪边!”

冷颜看这我冷声说道:“奶奶的,你以自己是谁啊?要不是因为洛家主,冷月阁才不管你的死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