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五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十五章


凌晨六点,李纬峰也没有睡,他的父亲陈老刀也更加没有睡,因为很简单,娃娃失踪了,当道上、警方所有人的目光都注示着娃娃时,在她最不可能失踪时,她偏偏就这么消失了,陈老刀此时已然方寸大乱,他再也没有一丝之前的稳定和镇静。


他叼着烟斗,苦恼地说:“这怎么可能?你说警方也失去她的影踪?这太荒谬了,她进入商场以后,就没有出来过?给我找商场的录像!对了,商场什么地方没有摄影头?洗手间,洗手间没有摄影头,但洗手间外是有的,调洗手间外的录像过来!快点!”


但是他的灵光一现,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因为连陈老刀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娃娃是从洗手间溜之大吉的话,那娃娃无疑是个天才。因为在娃娃进入洗手间前后,有三个大肚婆和四五个女人进出,而其中两个大肚婆因为临盆将近,就是快要生小孩了,怕风,用围巾包着脸面。


而那其他几个女人,也有两三个戴着大黑框的眼镜,不论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戴上这种沉重的黑框眼镜,再配上一个扫帚式头发,基本上,十分美丽也只有不到二成了,本来耀眼的娃娃,只要也戴上这么一个眼镜,弄一下头发,的确外面的人很难一下子反应过来。


而更麻烦的是,有几个少女戴着棒球帽,而少女的腰身大多相差不大,加上一件宽大的篮球衫和短裤,要分辨出来那个娃娃,也是让人头大的事,而最让李老刀抓狂的是:无论大肚婆婆也好,戴黑框眼镜的也好,戴棒球帽的也好,进去多少个,走出来多少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所以他只能仰天长叹:“消失了,她居然就这么消失了!”陈续峰也想不到什么好的法子,两父子只能坐在那里,相望而叹。其实,是人就不会消失,娃娃也不是动画片里的透明人,所以,娃娃进来了,就必定没有消失。


可是她怎么可以就这样来无踪去无影呢?其实说穿了也不过狗屁不值,只因娃娃进的不是女洗手间,而是男洗手间,而她从前在商场购物,疯狂购物时,早就买好了一身合适的男装,只要粘上小胡子,把头发扎个马尾,一般便不会有人在意她了。


而在这时,陈纬峰接到一个电话,他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他转身对陈老刀说:“陈芸和小三都失踪了,不过在他们常去的酒吧,吧台确认,他们离开之前见那姓白的家伙。然后姓白的先走了,而小三和老二离开以后,就没有再出现过。”


“找到那姓白的!”陈老刀把心爱的烟斗用力地掷在地上,愤怒地说:“我不管你是不是过江龙,他妈的,到了我的地盘,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趴着,要想向老子动手,拉下领带我也一样是流氓!阿峰,马上派人下去,接管街上的地盘!”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陈纬峰接通了电话,只说了一句,就把电话递给了陈老刀,因为电话那头的人道:“我是恶魔,听说你们找我?”陈纬峰知道父亲喜欢他,就是因为喜欢他没有野心,所以,一般可以不管的事,他尽可能的不去管。


陈老刀接过电话,电话那头低沉的声音道:“干什么,多少钱?不要废话。”


陈老刀明显很不习惯于这种的对答,他是一个有强烈控制欲望的人,他希望每一个环节都可以被自己所控制,他讨厌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但对方不是一般配人,对方是恶魔。这不是说谁用个电话都可以充恶魔,而是恶魔的来电,会在你的座机上显示,三个六的电话号码。


这对于白墨来说,只要和目标离得够近,用一些在市面上可以购得的硬件,植入他自己弄的程式施放干扰,很轻松就可以做到了。这并不是一个太难的东西。但做这件事的成本不会太小,这一点倒可以确定的。


不过也许白墨真的需要这个噱头,因为陈老刀在查看了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是三个六时,还是很快的控制了自己心中的不快,他控制了自己,在恶魔面前,他终于停止了自己的控制欲,而去控制自己。


陈老刀取下嘴上的烟斗,尽量的平息自己的呼吸道:“马上本市就要召开一个珠宝展览会,我要里面标价最高的三件珠宝,不论你用什么方法,按道上的规矩,我给二成的价格,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给我一个联系你的方式,为此我可以给你整个珠宝展的保安图。”


电话那头传来了低沉的笑声,然后对方说:“保安图?我不需要那玩意,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并且我要三成,最少三成,不还价。否则的话,你还是找人去抢劫算了。”恶魔的口吻十分坚定,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陈老刀和陈纬峰对望了一眼,向他儿子伸出三个指头,示意对方要这么多。陈纬峰快速地在计算器上计算着,然后把计算器递给陈老刀,陈老头点了点头,对电话那头道:“不好意思,我只能二成七……”


没有等他说完,恶魔就挂了电话。陈老刀愤怒地把电话砸烂,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从来没有,他对受到这种近乎污辱的对待感到极度的不快。但没有等他咆哮起来,他的一个手下慌里慌张地冲了进来。


陈纬峰对那名手下冷冷地道:“稳着点,急什么?说吧。”那名手下拼命地喘气,把电话高高地举在手中,陈老刀一把接过电话,只听他派下去街上接管陈芸和陈小三地盘的人说:“老大,根本就没有听我们的,陈小三离开时给他们指定了首领,还说如果我们有人声称要给他们当头,就会砍死我们!我们再能打,也不可能和百十条街的混混开战啊!”


陈老刀怒道:“你他妈的是死人啊?你想法子搞定这个事,要不你就不要回来了!什么?操!你们马上去给我找俄罗斯人!钱不是问题,对,找他们,尽快赶过来!”陈纬峰不解地望着自己的父亲,是什么让他怒成这样,要去找“阿尔法”退下来的人?


陈老刀所说俄罗斯人,是俄罗斯著名的“阿尔法”特种部队退下来的士兵组成的杀手组织。阿尔法比俄罗斯安全局特种兵中心的历史还要久远得多,它在俄罗斯安全局特种兵中心成立周年时,已经有了二十六年的历史,是从前苏联时代就存在的一支国际知的部队。


这个杀手组织,名字就叫A局,这个名字是极有渊源的,因为在俄罗斯最强的两支特种部队,也就是陈尔法与信号旗合并成为俄罗斯安全局特种兵中心之前,阿尔法就叫A局。这个国际杀手组织,多数都是不满于在阿尔法里的薪水和待遇问题,而退出来的精英,但他们又留恋于阿尔法,所以给自己的杀手组织起了这个名字:A局。


找A局干活,价格绝对是高昂了,这些人就是为了钱才离开军队当杀手,所以不是很难的活,一般是不会去他们的,如果一个混混操把土制火铳可以搞定的事,何必花上最少十万美金去找A局?


并且行动中如果武器装备损坏,人员伤亡等等,A局会把这一切都给雇主加上。至于如果雇主不给钱的话怎么办?那么A局绝对有足够的能力拿走他们应得的钱。重要的是,在世界顶尖杀手组织中,他们失手的情况很少,几乎没有。


到了要找俄罗斯人的地步,就是事态紧急到了边缘。陈纬峰不知是什么让他父亲做到这样的决定,所以他一脸惊愕地望着他的父亲,陈老刀摇了摇头,咬牙切齿地道:“要出血了,不出血不行了,陈芸那婊子和她妈一操性!贱!小三也一样,两只养不熟的狗!”一个父亲这么恶毒地咒自己的子女,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呢?


“他们给街上的混混留话,说如果有什么变故,就去找白大哥!说姓白的是他们的老大,小三说的,小三说的时候陈芸就在边,没有丝毫异议!”陈老刀咆哮如雷地大吼着,他实在难以遏制自己的愤怒!


要知道街上每一寸地盘都是经过鲜血的争夺的,而现在就这么拱手送人了,他实在心有不甘啊,并且这还好说,这是感情上的东西,关键是这个城市地下毒品走私基本是由陈老刀垄断的,如果这几十条街、大半个城市的混混都不听他的话,那他怎么在迪厅一类的公共场所去销货?


如果没有那些小混混的掩蔽,警方一下子就会把他销毒的骨干一网打尽的!尽管陈芸和陈小三不赞成他搞冰毒摇头丸,也让手下的混混不要吸,但始终还是眼不见为净,这一下子地盘成了姓白的,根本就不让陈老刀的人去卖这些毒品,陈老刀就断了财路了。


所以他决定要做掉白墨,一定要做掉白墨,他觉得子女对他的背叛,是白墨煽风点火造成的,只要把白墨干掉,一切就会回到原状!所以他决定出血,出血本去找俄罗斯人来掂死白墨,这是一颗眼中钉。


陈纬峰向上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唉了一口气道:“父亲,我们根本不用街上的势力,也可以赚钱,我们可以少养一大班人,我们根本就可以籍这个机会,把我们的负面脱开,为什么要走金三角的线呢?我们不做毒品就是赚少一点嘛……”


“你懂个屁!”陈老刀毫不客气责骂道:“今天这边少一块,那边又少块,不用三天,我们就入不敷出了!做正当生意赚钱能赚多少?和这次的保安生意一样,能赚多少?只要恶魔再和我们联系,我们就答应他,三成!我转手就能卖个五成了,我早就联系好卖家了,这中间赚的二成,你做正当生意做一年才能赚到!什么叫富贵险中求?”


陈纬峰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劝不动父亲,之前他也曾劝过陈老刀几次,只不过以前的话陈老刀没有这么失态,纵然听了不爽也是和颜悦色地转移话头,没有今天这么直接,这么赤裸裸,所以陈纬峰一直就没死心,觉得自己可以劝父亲走正当生意。但今天的交锋,他终于明白了,没有用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