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四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17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四章 作者 荆洚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十四章


白墨在房间里,房间里的手稿和电脑已被收拾好了。他微笑着对坐在他对面的杨文焕道:“老杨,你这事弄得很不错。这家伙上钩了。”白博士的确报了一个项目,并且是有保密级别的项目,大约是类似是美军纳米防弹衣上的魔术贴之类的东西,但的确是一个高新的科项研目,并且的确是接近了尾声。


杨文焕笑道:“我都没想到他这么容易上钩啊,贩卖小孩,放高得贷,这姓龚的也知道自己实在太过不堪,想弄点留名的玩意啊。接下来,汪丽,头,你该出马了。”


这是一个骗局:


首先白墨在找一个搞数学,而又可被他聘用加入骗子团队的人材,而汪丽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其次,汪丽欠下龚自强的高利贷;


最后,有苦主,也就是儿子被拐走,弟弟吸毒弄到卖女儿,最后自己花了变卖家产的钱还讨不回公道,反而被黑帮打着奄奄一息,临终委托白墨的那位父亲,他委托白墨搞垮龚自强,讨个公道。


并且关键是龚自强这家伙拐带贩卖小孩,因此白墨再不骗这家伙,真的是对不起天地良心了。


白墨以前给国安系统帮忙做过几桩惊天动地的大事,虽然因为不能公开的,但情报系统对于白墨,绝对当他是英雄,也绝对愿意给他帮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忙,比如说,给他弄一个保密级别的,防弹衣上魔术贴的项目,子虚乌有的项目。


于是白墨让娃娃萧筱湘先去吸引警方的注意,然后杨文焕先去散布消息给龚自强的亲信姓吴的中年人,一切都如白墨的计划中一样有序的展开。而白墨开始就显得不顺人情把杨文焕赶走,这更让那姓吴的中年人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


杨文焕喝了一口热茶道:“对了头,你让黄毛强几个月前就到姓龚的手下混着,那是为了什么?就为了让他提议找人瞧瞧,然后让汪丽去骗那姓龚的,以让他加入我们?”白墨摇了摇头,显然,他并不这样安排的。


白墨笑道:“骗,是一门艺术,老杨,你得明白这一点。艺术就不是行外人所能弄的,所以,并不需要汪丽去骗那姓龚的,慢慢的,你就明白了,至于黄毛强,他的作用也不止于此,你动动脑子吧,不过什么事都要我说到骨子里好不好?动动脑子,不然会生锈的!哈哈,我出去了。”


白墨出门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当他到达汪丽上班的那个高级私人会所,已经快三点了,等到汪丽下班,又已近四点。但身为高级私人会所的调酒师,汪丽今天算是很早就下了班,这种高级私人会所,原则上只要还有一个会员,就得做下去。否则的话,会员没理由交那么巨额的会费,当然,事实上,如果只有一个会员,大概也不太可能会继续玩下去。


汪丽骑着自行车,独自在清晨四点,黎明前最为黑暗的时间里,在这冷清的街头,她白天跟导师做完课目,晚上又去当调酒师,这个时候是她最为倦怠的时刻了。白墨跃上她的自行车后座好久,她才发现多了一个人,失声尖叫起来,如果不是白墨身手够快,把她从单车上抱了下来,两人就将在这马路上演一出滚地葫芦的好戏。


当她认出白墨以后,她就笑了起来,毕竟,白墨这样的赌客,用半送半赌的方式一下子给了一万二美金的,而又不占她半点便宜的赌客,是绝无仅有的,所以,这已经足够可以让她记得白墨。


白墨笑着刮了一下她那可爱的鼻子,无端的便让两人在嬉笑中,拉近了许多距离。白墨见她平静下来,就在街边卖油条的档口,买了两根油条,用报纸包着递给她,白墨知道,要怎么去让女孩子对他失去戒心。


所谓银弹攻势本身是一个很蠢的行为,起码白墨是这么认为,比如现在,一块钱两大根油条,他和汪丽的距离,从心理上已经很近了,如果邻里的朋友一样。反而如果他真的开着法拉利,载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过来接汪丽下班,十成十,好人家的女孩,心里便是再想着你是她的白马王子,必也不会跟着你走的。


白墨啃完油条,从汪丽手里抢过单车把手,把提着的豆浆递给她道:“坐后面去,我带你吧,总不能我一个大男人让你带我吧?”汪丽有点地望着白墨,她没想到可以一下送她一万二美金,和开玩笑一样的男人,居然来和她一起骑单车。


“得了吧,别这么盯着我,谁没穷过不是?我还能不会骑单车啊?上车上车。”白墨笑着跨上单车,催促着汪丽上来,三两块钱的早餐,就这么,让守身如玉的汪丽把头靠在他的后背。这就是白墨了。


“记得我说过,你是我的拍档,不要笑,听我说完好不好?今天,或者明天,龚自强会去找你帮忙,如果他不太蠢的话,大约会对你很客气,你要记住,你只要遵从一条原则就可以,那就是当作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话,我当然也没有输给你筹码。你可以告诉他,我其他的所有事,比如我去会所赌钱等等。”


说着白墨下了车,对她道:“你快到了,记住这一点没有?相信我,你是我的拍档,我不会让你有事的,龚自强找你帮手,你尽管按对他有利的方面,老老实实的和他合作就可以了,明白吗?我知道你父亲和他只借了八万块,都还了十几万了,现在利滚利你还差他二十多万,所以,我要帮你解决这个事。我不会让我的拍档有事的。”


汪丽扶着单车,便又忧愁起来,她眨着长长的睫毛,,埋怨道:“先生,我说了,你不要来管这事,他的势力,真的很大,你怎么,怎么就不相信我呢!唉,龚自强这人,真的最好连他一面也不要见,你……”


“你想我们俩都没事吧?”白墨微笑道:“起码,你总不希望我或者你出事吧?这就对了,那么,你只要当作,我们没有说过话,就可以了,就可以了,并不要你做其他的事情,明白吗?放心,不会有事的。”


汪丽本来想再说些什么,但白墨脸上那自信的神色,却让她莫名地心中感觉到恬静,她用力地点了点头,骑上单车赶回家,她比任何一刻都要轻松,尽管她还不知道,白墨到底是什么人,白墨到底是干什么的,就这么简单,正如警察查牌,很少有人去质疑警察到底是不是真的一样。尽管白墨并没有给什么实质性的东西给汪丽,但她信得过这个男人,这是一位信得过的人。


白墨笑着拦了一辆计程车,他要快点回去捉紧时间睡上一觉,因为他还有一连串的计划,等着实施,这些东西,一旦启动了,就不可能中途停下来,否则的话,就意味着要放弃整个计划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