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三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24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三章 作者 荆洚晓

第十三章


白墨没有时间和他吹牛,他马上就要赶回学校里的房子了,因为他刚刚收到一条短信,他有客人,他在等着的大鱼,上钩了。但他在大学里下了的士,刚刚一接近在学校里租的那套房子,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我们到了。在停车。”


白墨苦笑起来,事情总不可能百分之一百按照计划来进行,他急速地冲进消防梯,因为他不能等电梯,等电梯的话,和他的目标可能会碰到一起,所以白墨只好冲向消防梯里,奋力的爬了上去,他还必须快,必须在目标停好车进电梯之前,就先冲自己所在的楼层。还好,白墨的速度很快。当他进了房间掩上门时,才听到电梯“叮”的一声在他所在的楼层响起。


门铃响了许久,白墨才穿着睡衣来开门,门外是三个人,那天和杨文焕来的那个中年人,一个脸色苍白得和吸血鬼一样的家伙,还有黄毛强。那个中年人笑道:“白博士。”白墨没好气地把门甩上。一下子把他们关在门外了。


门铃再次被按响,白墨打开了门,中年人赔着笑,张着眉毛道:“白博士,我知道你的研究到了收尾了,但是……”没有等他说完,白墨的脸色就显得铁青,急急的开了门,示意他们快点进去。


如果彭力在现在进到这个屋子,他一定不会认出这就是他刚才来的那个房间,因为里面杂乱而又有秩地堆着各种数学工具书、参考资料、文献,还有各种计算的草稿纸扔着满地都是,四五台电脑在夸张地运算着一些什么。


这完全是一个学者,一个工作狂的房间,当然,在外行人眼里,起码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是一个数学研究者的话,他会觉得房间的主人,不过是在故弄玄虚。的确,白墨就是在故弄玄虚。如果不故弄玄虚,又如何能蒙住外行人?要知道说服内行人而得到认同,和让外行人相信是两回事。


白墨活脱脱一副秘密被别人知道的样子,铁青着脸道:“你们,怎么知道的!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剽窃别人的学术成果!我告诉你们,我这是报过的项目,我在国外为了,就是为了立项搞这个项目,你们别想……”


“白博士,你别急,”那个白得和吸血鬼一样的家伙,用一种阴阳人似的口吻道:“我知道你需要钱,你到底需要多少钱?你给个数吧,如果我出得起,我们再谈下去吧,你没时间浪费,我也没有。”


白墨冷冷地望着这个家伙,这无疑是一个变态,他把指甲染成紫红色,而他白得如同白化病人一样的皮肤,更衬得异样的怪异,尤其是在夜晚里,倒真的很有几分吸血鬼的意思。白墨强忍着心中的笑意,维持着冷冷的口吻道:“那个不要你管,你们快走吧。”


“老大,我们走吧,别管这个酸丁了。”黄毛强在边上怂恿着那个吸血鬼。但后者摇了摇头,正是白墨的态度,让他觉得可信——往往一个人是不是象学者,别人对他的辨断,不是按他的学术水平,而是按他的外表和举止。


“白博士,三十万,够不够?”那个苍白得好象吸血鬼的家伙,缓缓地道:“但你的课题一旦得奖以后,你得给我六十万。我们必须签合同,要声明你的论文发表以后,我必须作为第二署名人,然后你领到的奖金分我一半,也就是六十万。我龚某人很有诚意,我合同都签好了,就等着你签了,钱也准备好了,”


他示意黄毛强,让黄毛强拿出一份早已弄好的合同。白墨黑着脸拿起合同,从头到尾看了一下,把合同扔下说:“龚自强是吧,明天我会让我的律师看这份合同,如果没问题,我再通知你签合同吧,没有公证,没有律师,你以为放高利贷啊?就这样了,我还要接着弄课题,请便吧。”


姓龚的这位老兄,脸上堆着笑没有任何的不快,白墨愈是不通人情世故,他愈是高兴,这就愈发证明了白墨是个书呆子。尽管白墨提到要找律师,但龚自强在心里暗笑着白墨横竖仍是个书呆子,他这份合同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怎么说也是放高利贷起家的人,合同怎么弄才没有问题,他还是很有把握的。


龚自强走出小区的时候,他的得意要从内至外的,发自内心的,所谓发财立品,赚了钱,就得想法子给自己弄个好名声。而无疑,投资白墨这个课题,是绝好的选择,不单单可以得到钱,而且可以让自己成为世界上七大数学难题之一的解决者的伙伴。


这是足以光宗耀祖的事情啊!龚自强真的很想放声大笑,如果不是黄毛强和他的另一个手下在身边的话。发动了车子,龚自强对那中年人笑道:“老吴啊,不错,这一单搞成了,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黄毛强在边上道:“老大,我想你是不是小心一点?这玩意真有那么好吗?”


“开你的车吧,黄毛强啊,你跟了我这大半年,论冲论杀,你是勇将,论脑子,你还没到级别。”龚自强笑道:“你要知道,黎曼猜想,世界七大数学难题之一啊,我亲自上网查过的! 美国麻州的克雷数学研究所于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二千年在巴黎法兰西学院宣布的,这期间只有一个难题,我记得名字的,叫庞加莱猜想被中国人证明了!这个白博士在搞的,黎曼猜想,已经到了结尾了!


“我动用了关系,查到他报的项目,好家伙,保密的,只能查到项目的确按进度是到了结尾了,懂不懂,他现在就差资金了,书呆子,不会融资,要不是老吴消息灵通,我们还捉不住这机会呢!人过留名啊,这一单只要哄他签了,那怕三十万借给他,到时还三十万,我亏了利息也干啊!再说,除了这个数学的菲什么奖,他可能还会领到国内发的奖金呢!当然,签合同之前,我会去找一些搞数学的专家来分析一下。”


这时龚自强的电话响了起来,却是白墨打来的,白墨在电话那头,刚一接通,叫不耐烦地叫道:“你有毛病啊?你的合同是怎么写的?三十万人民币顶个屁用啊!神经病,你以为一百万奖金是人民币啊?那是美元!你三十万人民币,自己慢慢留着花吧!”


“三十万美金?奖金也是美金?”龚自强吓了一大跳,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对白墨道:“行,美金就美金,那就这么定了,白博士,没关系,就是英磅也可以,我关键是没弄清吧,钱不是问题。”


收了线以后,黄毛强摇头道:“老大,你最好找个和姓白的没关系的,因为他们圈子里的,说不定合伙哄你呢,你得找个和姓白的没关系的人,懂数学的,问问这事到底靠不靠谱,要不,我瞧很玄,一下三十万,美金啊!那可不是开玩笑啊。”


龚自强听了点了点头道:“黄毛强,瞧不出,你很有脑子啊,对,不能找他们圈子里的人,没错,这样我们要是合伙哄我,老实说,咱们怎么可能知道是不是真的!老吴,妈的瞧瞧我们有没有认识什么人,是搞数学的。”


“老大,我们放高利贷,也算搞数学吧?不行啊?那就没有了。”老吴无奈的说。的确他一个放高得贷的,哪去认识研究数学的人?物以类聚这句话,倒也不是开玩笑。老吴接触到龚自强那恶毒的眼光,一缩脖子想了会道:“有、有!有了大哥,记不记得那个调酒的小女孩,汪丽!这丫头似乎就是搞数学的!她父亲欠我们二十万块,大哥你不是说下周还不起钱,就要让她去陪客吗?”


龚自强大喜道:“老吴,好样的,马上打电话给汪丽,让她明天去我们公司,客气一点,客气一点,二十万,给她再宽限一个月好了,嗯,这样比较放心,这丫头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唬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