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二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十二章


白墨坐在房子里,他在等着鱼儿上钩。妞,不是要去泡的,整天琢磨着怎么泡妞的,一定多数泡不到什么妞,妞是要等她自己扑上来献身的。这不是一个荒谬的调侃,这是一个选择和被选择的问题。


去泡妞,是去被妞选择;而等妞扑上来,则是你在选择妞。


这个逻辑,不单对于泡妞有效,对于骗人也一样的有效,是去骗人,还是去等人过来被骗?无疑后者会轻松和快乐很多,前提是:得有让妞扑上来献身的水平;也得有让人主动过来被骗的智商。


而无疑问的是:白墨的确有。


电话响了起来了,白墨并没有急着接,他等电话响了七八下以后,才接起电话,尽管他穿戴整齐随时可以出门,但他仍用一种睡眼惺忪的语吻说:“你好?请问是哪一位啊?”其实,他在电话第一声响起时,已知道大约是谁了,因为,这本来是陈芸的电话。


电话那头说:“白老兄,我是陈小三,操,别叫三爷了,你损我啊,出来喝一杯吧?怎么样?没啥事,觉得你这朋友值得交,找你喝个酒,来不来?不来算了。”白墨微微地笑了起来,很好,一切都按他的方案进行着,包括打电话来的人。


白墨打了个哈欠,停顿了一会才道:“好吧,希望,不要太远,你说哪个酒吧?OK,我认识,不过我得洗个脸,可能不会太快,没问题吧?嗯,好的,一会见。”白墨放下电话,静静地盯着墙上挂钟的指针,过了十几分钟以后,他才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没错,本来白墨就估计,陈小三会打电话来,因为陈芸和自己交换了电话的事情,并不可能把它告诉每一个人,陈芸一定告诉了其他人新的号码,然后用一个合理的籍口,来让其他人不要打这个电话。


是的,白墨有信心,陈芸一定会照顾到他的感觉,如果白墨连这都做不到,那么之前所做的事,就完全没有意义了。很显然,白墨做到了,而且如他所料的一样:陈芸不好意思打过来,因为怕被他拒绝,所以让陈小三来约他。


当白墨来到酒吧时,他第一眼就见到了陈芸,不出所料,不出所料,他转身就走,而陈小三,就拦在他的面前。陈小三笑道:“白老兄,来了就喝一杯再走吧?再说,我们姐弟为了你,都和老头子翻了脸了,你怎么着,也得给点面子吧?”


白墨耸了耸肩,他坐到吧台边上,要了一杯威士忌,陈芸在他身边如同一个害羞的小女孩。白墨坐了好一会,陈芸才犹豫着道:“你,你在想什么?”白墨望了她一眼,举了举手中的杯子,冲她笑了笑,这几乎是文不对题的回答,却也已经,让陈芸心情好上许多。


陈小三摇了摇头,他冲白墨招了招手,白墨也不拒绝,笑着走到陈小三的桌子边,举杯道:“有事?”陈小三拍拍身边两个女孩的屁股,示意她们走开,然后摇头道:“我姐是迷上你了,她是没救了。”


“公平的说,不是我的错,对不对?”白墨浅笑着喝了酒,示意酒保再来一杯,他笑着问陈小三:“你有什么打算?介意透露点给我听吗?”陈小三望着白墨,他很想看清这个打败他的人,但白墨就这么坐在他面前,他就是感觉看不透这个人。


陈小三不是一个自找烦恼的人,看不透他就不看了,他举开手中的啤酒瓶,对白墨道:“有什么打算?就是街上混着,收点保护费,谁过我的地盘就砍谁,还能怎么样?不然你说有什么路子吧。”


白墨点了根烟,笑道:“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玩?当然,和我一起玩有个条件,那就是服从,你必须绝对的服从我。而且,你必须放弃现在的一切。你能做到吗?望着你姐干什么?你这么大一个人了,还没断奶啊?”


“你到底是什么人?”陈芸走了过来,她皱着眉头,因为她也发现,她自以为了解白墨,但其实,她一点也不了解这个人。因为刚刚和现在,白墨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在体育场,白墨仿佛是一个田径运动员,在飚车时,他的姿势也专业的可以去参加锦标赛,在高尚的酒店,白墨如一个世家子弟一般有礼,而在酒吧里,白墨又比任何一个混混更加痞气。


白墨笑了起来,他对陈芸道:“你说我是什么人?我不就一普通人嘛,陈芸,我和小三说点事,就是我觉得他这人不错,我想他跟我一块工作,不、不,你不要问我是什么工作,如果你信任我的话。并且,我还有一个要求,关于你的。”


陈芸一听就来了兴趣,她羞红着脸道:“人家不知道为什么,一和你在一起,就总感觉很害羞。你想我怎么样你就说吧,但是,但是你不是说,你妈不会同意咱俩在一起吗?”白墨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急。


白墨正了正脸色道:“我们,是朋友。”他凝望着陈芸,他的眼光里只有真诚,不夹杂着那怕一丁点的色欲或杂念,很纯粹的友情流露。但这无疑让陈芸失望,让她感觉到失望,因为她要的,其实不止是这个。


白墨摇了摇头道:“只是冲动,你相信我,你对我的感觉,只是冲动。只是你渴望一份友谊而引起的错觉。这也是我对你要提出一个要求的原因,我希望,你去上学,你起码要读完大学,读完大学,你就会知道,你其实只需要我作为你的朋友,而不是情人。相信我。”


陈小三没有说什么,他一直希望他二姐能去读读书,因为他自己读完了大学,那怕是三流大学,受教育的程度也许改变不了人的个性,改变不了人的智商,改变不了人水平,但起码有一点可以改变的,那就是学会换一种角度去看事物。


但陈芸明显不是一个轻易可以劝得动的人,所以陈小三一直也劝她不动。但陈小三劝不动,不等于白墨劝不动。陈芸犹豫了一下,说:“我,我十岁就没读书,我,我读不了的,你知道,我和小三,都不是我们大哥的妈的生的,是的,是我们老头和外面的女人,我们只能这样叫我们的妈,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她们是谁,所以,从小也没人叫我去读书,我想我没法子……”


“不,你可以的。”白墨紧紧捉着她的手道:“只要想要,你一定就可以。”白墨之所以敢这么说,一个十岁的女孩,可以独力养大自己和弟弟,可以说,只要不是出卖身体,不论她用什么方法,绝对已是很聪明的人了,所以白墨相信只要给陈芸一个机会,她一定可以做到的。


陈芸点了点头,她想了想说:“那我,我等,我等有合适的机会,有合适的机会,我就去读……”白墨轻轻地摇了摇头,对她道:“现在就去。你明白吗?小三,你带你姐去这个学校报名,但是要考入学试,还有一个月,你给陈芸找家教也好,怎么弄也好,你得让她过了入学试,然后你联系我,我会给你跟我会合的地点的。”


陈小三应了一声,突然醒觉说:“我好象还没有答应跟你混吧?我考,你这么就把我给套上了?你也太疯了吧?”白墨笑了起来,他对陈小三说:“不,不是混,是一起工作。并且,你一早就答应了,自己好好想想。”说着白墨拍了拍自己腿,他的意思是说,从陈小三输给他时,就已经等于承诺跟着他混了。


当白墨离开酒吧时,陈小三在他身后叫住了他:“啥,白老兄,那我姐要是搞不定入学试呢?”白墨笑着摇了摇头,他转身道:“那么,你还是回街上,继续做混混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好了,因为如果这点事都搞不掂,你也只能合适这份工作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