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一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4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一章 作者 荆洚晓

第十一章


这是一张十六万的现金支票,由当时出暗花的那家公司签出的支票。彭力抽了些纸巾抹着头上的血,笑道:“怎么样?我们是拍档吧?你可以怪我,没有问你需不需钱,但你不能说我吞了这笔钱,我认为它全部是你的,只是你没和我要,我以为你不想沾铜臭……”


“我有病啊!有钱不要!我当时要不是命好,估计都饿死了,我他妈的是圣人啊!”白墨有点激动,可见当时他的情况并不太好,所以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实在太大了。不过彭力只是抹着自己头上的血,没有打算和他争吵。


过了半晌,白墨平静下来,把打开冰箱扔了一瓶矿泉水给彭力道:“说吧,你来找我干什么。”彭力打开水喝了大半瓶才笑道:“你得告诉我,九纹龙是怎么变成恶魔的,呵呵,并且你要在本市搞什么?”


“无可奉告。”白墨点起一根烟,平静地回答,毕竟现时的白墨,不是当年刚出校门的小伙子,尽管只是两三年,但他经历了许多人十辈子也没经历过的事情,有足够的理由,让他学会控制自己。


彭力不以然地道:“得了吧,我大约都猜出你在干什么了。你要对付陈老刀?对不对?我不意外,问题是你为什么要对付他?为了将要举行的珠宝展吗?我奉劝你不要打这批珠宝的主意,我身为警方的负责人,我不会坐视不理的。”


“你可以走了,因为,我没有和笨蛋做朋友的习惯。”白墨连推带扯地把彭力弄到门口道:“你不会坐视,你也就只能站视。如果我的身份被泄露,那么,也许我就可搞一场更大的事出来,这样有利于你的升职吧?如果你觉得你比我行的话,可以试试。”


“OK,我一定会保密,我一定会,但你要保证不能危害社会治安,不能……”没等彭力说完,白墨就冷冷地说:“我绝不保证任何东西。绝不。唯一可以对你说的就是,你带着这张过期的支票,如果有一天,你有困难,可以让人拿着它来找我,也许我方便的话,可以去瞧瞧给你订个花圈。”


彭力没有接过那张支票,他摇头说:“不,等等。我想你比我更合适收藏它。并且我现在就遇到困难了,我确认需要你的帮助,你为什么不现在就帮我这个忙呢?就,就是你要搞什么?你到底要搞什么?”


白墨停下关了一半的门,想了一会才道:“你确定?确定用它来换取一件和你无关的事情?好吧,滚进来吧傻瓜。”


“内地有不少小孩被拐卖,有不少毒品流入内地,当然,这不关我的事,这是你这种大英雄所要关心的,我白墨绝对是一个自私的人,我也乐于当一个自私的人。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受一位父亲的负托,他的儿子被人拐卖,而他的弟弟吸毒吸到把自己的女儿卖掉!通过道上的人得知,拐卖小孩和毒品流入,都是这个城市的黑势力的操纵的,但没有可以上法庭的证据,你能做些什么吗?如果你可以,我想我也许可以离开这个城市。”白墨淡然地说。


彭力苦着脸道:“小白,你给了我一个难题,我只能说,我们也知道,我们一直在跟进,但是,这些事情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根本就无法起诉,小白,你知道,我,我虽然是公安局长,但我也只是一个警察,我不是救世主。”


“我也不是。”白墨站了起来,他不打算再继续这次谈话了,他平静地说:“我只是一个骗子,一个好色的骗子。但是,起码我是一个诚实的骗子,这位父亲用他的所有,全部的所有,来委托我给他讨个公道。你做不了的事,就让我来做。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但是,请让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彭力心有不甘地道:“你的身手,你的身手绝对可以用武力搞定这个事,为什么,为什么要弄成现在这样子?我是说,现在这样,不是很麻烦吗?告诉我,我就走。”


白墨打开门,冷冷地说:“难道我见人就杀,然后和整个国家机器对抗?逆天也不是这么逆法吧?还是我去干掉某个家伙,然后开始逃亡,那个被我干掉的家伙,他的亲属,找一大堆杀手来杀我,我一天到晚就是忙着应付这些杀手,那怕他们很垃圾,比你还垃圾,但就是一群蚊子围着我,我也会烦。好了,就这样,滚蛋吧。对了,接着,我自己做的模型,近来没事在玩这个。”


————


“白大哥说,那个父亲,用他的所有委托了我们,到底是多少钱?”在大排档喝着酒的一个年轻人,这么向杨文焕问道。杨文焕摇了摇头,他从火锅里夹起一块雪牛,笑道:“黄毛强,我想你一定不会有兴趣知道是多少,大约,不会比这块肥牛更大。”


“纯金?”黄毛强不解地道:“就是纯金,一块肥牛这么大也值不了多少钱啊老杨!我知道了,是贵金属!比如那些弄核武器要的玩意一样对不对?一定是这样的,要不这么小的一块,就是铂金也没用啊,又不可能有片状的钻石。”


“我是说价值。”杨文焕摇了摇头,把杯里的啤酒喝光道:“那个委托人,见到我们头时,已经一文不名了。他想给自己的家人讨个公道,已花光了所有的东西,并且黑势力还把他毒打了一顿,头见到他的时候,这个人已快要死了,他和头说完了他的事情,头问他能出多少钱来委托我们时,他说,他的所有。然后他就死了。我们只在他身上找到一块七毛二。”


“想做就做?”黄毛强差点没把自己呛死。


杨文焕点了点头道:“没错!头说,真正的强者,绝对不是因为什么而去做某事,做一件事,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想做,做想就做,不想做就不做,就这么简单,好了黄毛强,快点吃吧,马上到我们干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