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56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十章 作者 荆洚晓

第十章


“那你们就看着他扬长而去?你们是死人啊!不会追啊!”陈老刀没好气地喝了一杯啤酒,无奈地道:“这小子是个人物,小芸和小三跟我翻脸了,唉,本来他们对我就有积怨,我今晚听了这边的事,本想作为一家人,过来看看的,谁知道……”


“父亲。”陈纬峰用力按了一下金丝眼镜,笑道:“当然想去追他,但是后面警察来了,来了七八辆警车,我们的兄弟就散了。不用担心的父亲,小芸和小三那边,我再去和他们聊聊,终归是一家人嘛。”


这时白墨已回到大学里的那个小区了。他停好车子,上了电梯。电梯门刚一打开,他就感觉不对劲。一股熟悉的味道。他抬起头,却见自己的门前站着一个人,微笑地望着自己。那人笑道:“你装,你装,你就装吧小白。”


白墨望着这个人,耸了耸肩道:“老兄,你的意思是,你认识我?并且跟我很熟?你是不是这个意思?听好了,现在用各种名目入室抢劫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不会让你进我的房子的,你省省吧,好吗?”


“那么,我提醒你一下,我叫彭力。”靠在白墨房门前的人换了一下姿势,他对白墨道:“不要这样,拍档,我们是拍档对不对?记不记得破获那单珠宝抢劫案?尽管后来你就名声鹊起了,白墨这个名字在道上的朋友耳中,和蝙蝠侠或是什么的没啥区别了,你就成了江湖的一个新的神话了。但你不能否认,我们拍档破获的那单珠宝劫案,是你开始接触的第一个大案子。”


“走开,我要开门,不然我就报警了。”白墨叼着烟,粗暴地把彭力推开,他的心情明显不算太好,也许就是因为彭力的出现吧,否则的话,白墨实在没有理由,突然的不快起来。彭力被他推开以后,并没有生气,只是笑嘻嘻地跟在白墨身后,完全没有一点警界铁汉的样子。


彭力笑着掏出证件道:“我就是警察,拍档,你不会忘记了吧?我就是警察,呵呵,现在我是这个城市的公安局长,所以别用报警吓唬我,我的拍档,啊哟!”白墨打开门,彭力跟在他的身后也想进去,谁知白墨闪身进去了以后,快速的一甩门,差点没有把彭力的脚夹断。


“你是谋杀!妈的,快让我进去,不然我告你袭警!”彭力用力的把门撑开一条缝,抽出腿来,大呼小叫,白墨在里面用力的把门关上,根本就无视彭力的嘶叫,他明显不想跟彭力打交道。


彭力却明显没有打算就这样算数了,他用力地拍打着门,按着门铃,大有把整幢楼的老鼠都吵出来的架势,白墨只好把门打开一道缝问他道:“你他妈的到底有什么鸟事?还是你是一个同性恋?我可以打电话去报社告你性骚扰!”


“听着小白,我可以搞砸你的事,尽管我不知道你想在这座城市搞什么,但你必须让我进去,我要确定你不会在这里搞出什么祸害!否则我可以搞砸你的事!尽管我不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九纹龙白墨,尽管你一只手就可以把我放倒,但我可以搞砸,绝对可以,相信我。”彭力扒在门上,和怨妇一样喋喋不休。


“轰!”今夜又一个人直直地和楼板接吻了,因为彭力唯恐白墨不开门,全身重量压在门上,白墨只一松手,他就整个人扑向楼板了。白墨拎着他的衣领把他拖了进来,随手关上门,还好,没有邻居因为吵嚷而出来骂人。


“我的脸!我的脸!操!小白你这个混蛋!”彭力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被白墨在地上拖动了一截,半边脸当了一回拖把,不过总算进了门,他也不计较太多的东西了,找了个椅子坐下,忿忿地道:“小白你丫不够朋友…”


“我没你这种朋友,不敢高攀,我见到你烦,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白墨自己倒了半杯矿泉水,不耐烦地道:“你最好说点有营养的话,不然一会很可能会被我扔出去,对了,我会把你剥光了扔出去的。不要怀疑我的话,我向来说到做到。”


彭力不客气地抢过水杯喝光了,才笑道:“你怎么对我有成见似的?我说了,我们是拍档啊,我们不是合作破获过珠宝抢劫案的嘛?嘿,你不要再装了行不行?小白,这没用,你装不认识我没有意义!”


白墨一把扯着彭力的衣领,把他扔到沙发上,然后把双手插到裤袋里,脸无表情地道:“听着,别离我太近,不然我怕我无法控制自己,会把你打残废了。我没有你这种拍档,在我的概念里,不,我可以说,在正常人的概念里,不可能所谓的拍档,是在我为那个案子付出了许多以后,身受重伤,身无分文,靠借钱来渡日时,你这王八蛋却因着这个案子升官,上了报纸头条,成了大英雄,这没什么,本来我就是一个不希望出名的人!但你还领走了本来应是我们一起平分的十六万暗花!你知道当时八万块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我当时刚刚毕业!我二百块、二百块地和人借钱过日子!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彭力一脸讨好的说:“小白不要这样子嘛,不要这样子啦,当时,当时你没有和我提起过钱的事啊,你打过电话给我,根本就没提过钱的事,当时我刚刚调过去,我,我实在弄不了啊,你没说钱的问题,我还问你要不要一起过来庆祝的,你记得不?”


“操,我不提你就当没发生对不对?这就叫拍档!”白墨说到火起,操起一张椅子狠狠地砸在彭力的背上,椅子应声而碎,彭力整个人被砸得滑下沙发,白墨扯了自己的领带,一把拎起彭力,往门外拖去,白墨边拖着他边冷冷地道:“我白某人,向来不怕别人要胁,你要有本事搞砸我的事,我就不叫白墨!”


“等等!”头脸流着血的彭力大叫着,从衣服口袋里掏出钱包,用刚被白墨砸得有点不太灵活的手,掏出一张纸,笑道:“小白,你看,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吗?气消了一点没有?没消你再砸一下好了。”


白墨一把从他手里抢过那张纸,看了一眼,他把彭力扔回沙发上,白墨把那张纸捏在手心,急急地踱来踱去,过了半晌才拉过椅子坐下,把那张纸平铺在茶几上。这是一张支票,一张几年前的支票,现金支票,已背书的现金支票,也就是说随时可以兑现的,当然,到现在来说,它已经过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