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九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7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九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九章


此时宗元市的公安局里,局长彭力的房间被叩响,彭力双眼发红地抬起头来道:“进来吧。”进来的是他一名得力的手下,和他一起调过来的手下。这名跟随他若干年的手下,抹了一把汗道:“彭局,这是我们的内线弄出来的网络密匙。”


他把一张SD卡递给彭力,彭力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在房门关上以后,彭力把SD卡插入面前的手提电脑里,通过一连串的操作,他很快就进入了白墨所在酒店的保安系统,而且连上了监控室的系统,白墨和老人的对峙,就展现在手提电脑的屏幕上。


这时彭力的房间门又被叩响,彭力抬起头,却是政委笑着站在门口。政委走了进来,见到彭力的手提电脑的屏幕,笑道:“我就知道你不甘心!怎么样,有什么进展没有?你啊,老彭,可真是倔强啊。”


彭力招呼政委坐下,然后并没有搭话,只是直直地望着电提电脑上的屏幕。政委陪他看了一会道:“这年轻人,你认为是白墨的年轻人说话了,可惜没有声音。”彭力摇了摇头,喝了一口茶,望了政委一眼。


然后彭力回头望着手提屏幕道:“他在说,难道不许客人离开,是宗元市一种传统的风俗吗?这是否可以理解为好客呢?”政委惊讶地望着彭力,他怎么可能知道白墨在说什么?够猜?还有另外有声音传递的工具。


“读唇。”彭力没有回头也可以明白政委的困惑,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家伙在扮世家子弟,毫无疑问,他在扮一个世家子弟……”


“那他很快就要惨了,我们要不要派警员过去?陈老刀不是心慈手善的主啊,这么多年,没见谁能在他眼前打过马虎眼啊!不行,老彭,马上派警力过去,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年轻人,不论他是不是你说的白墨,就这么被杀害!”政委激动起来,他的激动不是没有缘故,因为陈老刀曾把局里派出的几次卧底,全部弄得失踪至今,在宗元市,没有谁能蒙得过陈老刀那眼睛。


彭力一把按住要打电话的政委,苦笑道:“放心吧,他能蒙老刀,绝对能。别这么看着我,你想想有几个名演员是真的在现实中和戏里一样?他们演什么就象什么。如果一个特工,连一个演员都比不上,那各国就不用培养特工了,直接找演员好了。”


“问题你根本没证据,可以证明这个年轻人就是特工!你完全不能证明他就是白墨,只是你的推测!如果你错了呢?你到底是真的觉得他是白墨?或是你希望他就是白墨,以彰显你自己比同事们强很多?老彭你这么下去会犯错误的!”政委已经激动得在拍桌子了,因为这个被彭力认为是白墨的年轻人,进入本市的身份,是一位海外归来的学子,代表外资公司来考察,想在本市投资一个项目。要让他在本市给陈老刀干掉的话,影响不是一般的坏,这责任绝对没人可以背得起。


彭力笑了起来,他放下茶杯对政委道:“你担心陈老刀吧,他这次咬到一块钢了。唉,你们为什么就不相信我?白墨这个家伙,比一百个陈老刀加起来还可怕!得了,政委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他说完起身就离开了房间,留下政委一个人在房间里。政委根本就没空去管彭力了,立刻打电话让相关人员组织警员,尽快赶过去,因为电脑屏幕上,陈老刀和那个年轻人张弓拔弩的局面已几乎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了!尽管年轻人的脸上,仍是那种世家子弟的礼节性的微笑。


————


白墨在微笑着,他一点也没有动怒,陈芸这时已止住了自己的泪水,她站了起来,但裹着白墨西服的陈芸,此刻无论如何,找不到一丝在街头叱咤风云的感觉,她只是一个女孩,年轻的女孩,长得还算不错的年轻女孩。


她走向白墨和她父亲,那系带的高跟鞋叩在地板上,清脆的声音让人心醉,但在这一刻,陈老刀听着,却如同是女儿在给面前的年轻擂响的战鼓,这让他感觉到无奈,他第一次无法在一个年轻人面前,得到压倒性的心理优势。


“啊哟!”陈芸脚上那细细的鞋跟,踩进了陈小三刚才在木地板上戳出的那个坑里,她本身脚踝已扭伤,加上并不习惯于这种细高跟,这时再扭一下,眼见着整一个人就要后陈小三后尘,直直摔下去了。


但她没有摔下去,因为白墨在这里,白墨移动了半步,于是陈芸倒在他的怀里,他的手轻揽着她那结实而富有弹性的腰肢。白墨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在她的父亲、她的兄弟面前,揽着她,用食指轻抬着她的下巴,对她轻轻地道:“你总是这么不小心……”他接着在陈芸的耳细语,那话把陈芸羞得满脸通红,把头深埋在白墨的怀里。


因为白墨低声说的是:“要再这样的,我一定要,好好地打你屁股。”陈老刀突然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是一个不必要的存在。因为他根本就帮派体系不上他的女儿什么忙。而且他还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白墨随意的调情,更让他无奈的是他的女儿偏偏很吃这一套,因着白墨的举止而娇羞。


但陈老刀不是一个喜欢让步的人,尽管他知道,离开掩上房门,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但他的傲气,他纵横黑道多年的傲气,却让他无法这法就承认自己的现状,他无法忍受这种失落感,所以,他咳嗽了起来。


听到陈老刀的咳嗽声,不满的咳嗽声,白墨笑了起来,他对陈芸说:“也许,我真应该走了,你听。”他轻轻地把陈芸推开,让她站起来。然后他对陈老刀笑着侧了侧脑袋,这一回,陈老刀只好让开了,因为让白墨留下,只会使他自己更难堪。


陈芸就这么望着白墨离开,她的心在撕裂一样的发痛,她不知道为什么,只感觉随着白墨的脚步,自己的心已离得越来越远,似乎是随着白墨远去,她终于无法忍受这样的别离,她失声叫道:“白!你,你,我还能再找你吗?”


白墨笑着回过头,他用手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这让陈芸开心地点了点头。白墨笑着走进了电梯里。陈老刀觉得,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败得不能再败,他咬着交,他脸上的法令纹愈是和刀刻一样了。


“小芸,小芸!”陈老刀叫了陈芸两次,才把她叫醒,这时陈小三已找侍者弄了条毛巾递给他姐姐,毕竟这里是他们家开的酒店。陈芸擦了一把脸,也抹去了脸上精心打理的晚妆,还有所有的娇羞和幸福。


她用力的把高跟鞋在椅上叩击,两个细细的鞋跟应声而落,然后陈芸拉了一张椅子坐下,示意陈小三把烟拿过来,招手对门外的侍者道:“拿一打啤酒过来,他妈的快点!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陈老刀急急地问道:“小芸,你到底是怎么了?这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会开着你的法拉利?一个小白脸?还是啥?你怎么成这样了?你都压根不象你了!你倒是说话啊!”


陈芸并没有回答她父亲的话,她把一瓶啤酒仰头喝了大半瓶,,睁着眼睛望着她的父亲,过了半晌才说:“不要管我的事。听到没有?别再管我的事!他是谁完全不关你的事,他把他的车送给我,我为什么不能把我的车送给他?我的车用了你一分钱没有?”


“你!你怎么可以和我这么说话!”陈老刀气得混身发颤,怒道:“你瞧瞧你自己!你自己都成什么样了?小芸,你要知道,爸爸是为了你好,啥叫别管你的事?你是我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不管你的事?你就这么对你爸爸?为了那个小白脸?”


“啪!”陈芸红着眼,把手上的酒瓶扔到墙上摔了个粉碎,她望着陈老刀说:“你知道他不是小白脸,你在污辱他,也在污辱我。你就觉得你女儿,为了个小白脸,哭天抹泪的?我陈芸还找不到个靓仔?


“我怎么样了?什么叫我压根就不象自己了?是不是我生下来,就要在街上打架?你和大哥漂白了,街上的利益你们又不舍得放手,就我在拼死拼活的……你坐牢,我十岁出头就要在街上砍人养大弟弟;你出来,弟弟还小,我要在街上砍人给你争地盘;你漂白了,我还是要小三在街上砍人,以免得让利益流失!


“我天生就该这样么?我就不能去上大学,我就不能过个正常女孩的生活吗?操,你这种父亲,有和没有没啥区别,我告诉你,以后少他妈管我的事!你要敢去动他,你别怪我到时,翻脸不认老爹!”


“啪!”陈老刀一巴掌甩在陈芸脸,他气得快要发疯了。但陈芸却没有捂着那留下五指红肿指印的脸哭泣,这点疼痛,对于她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她冷冷地发笑,她望着陈老刀道:“很好,很好,我告诉你,我的地盘,从今往后,和你没关系!你不信试试派你的人来街上,瞧瞧兄弟们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的人的。”


说罢她站了起来,没有等陈芸走出房间,只听陈小三道:“姐,等等我!”陈芸回过头,却见陈小三对陈老刀说:“老头,听着,你的人以后到街上来,他妈的来一个老子砍一个!我没你这种老爹,我只知道大我六岁的姐是怎么养大我的!操,不服气你动手啊!我可没二姐那么好性子给你打了不还手!”


陈小三和陈老刀对瞪着,如同两只一触即发的斗鸡,毫不示弱。“叮”电梯的门打开了,陈芸叫了一声:“大哥。”陈纬峰点了点头,扶了一下金丝眼镜笑道:“不错,二妹,眼光很不错,品味很不错,要捉紧啊,那年轻人很优秀啊,你小心让别的女孩抢跑了。”


陈芸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却是被陈纬峰说中了心事,她咬着嘴唇点了点头,陈纬峰道:“呵呵,找空让他和大哥吃个饭好不?放心,大哥手无缚鸡之力,不会和小三一样和人家决斗的。带小三先回去吧,你瞧瞧,象什么样子?啊,去休息一下吧。”


陈芸点了点头,对陈小三说:“小三,死小三!你想死啊!我们走!”陈小三不情愿掉头跟着陈芸走出包厢,陈纬峰错肩而过时想拍拍陈小三的肩膀说些什么,不料陈小三一闪,陈纬峰拍了个空,陈小三冷冷地说:“大哥,别拍我,和你说过,练武之人,最忌这个了。”陈纬峰点点头,仍是一脸的笑。


电梯很快就关上门向下去了,陈纬峰坐在陈老刀的对面,倒了半杯啤酒道:“没留住那小子,他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他并没有坐着电梯到楼下或停车场,而是坐到二楼,走楼梯下到车场的,楼下的兄弟并不认识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