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有一辆车在不到下班的时候回到了单位,八成是出去办差了还是干什么呢,杰克想不出来他们是干什么去的,就拿单筒望远镜继续看,他看到车门打开了,下来两个人,都没穿制服,其中一个是三十多岁的,戴着太阳镜,另一个大概二十来岁,这人下了车以后,警惕的原地转了一圈,环视四周,这个动作好熟悉下,几乎有点像职业保镖在搜寻杀手。

当这个人转到自己所在的这座大楼的时候,杰克闪电般的躲在窗帘后边,收起来他的望远镜,因为他已经看清楚这个人是谁,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终于出现了,自己真有点意外,自己这是刚租的房子,踩盘子、寻找出租房屋的启事都没少花时间,刚搬进来时间不长就碰到他,自己太幸运,一枪打死他就能回美国休息,太好了,这个机会绝对不容错过。

从躲闪到思考,他几乎用了不到一秒就完成,他一步走到墙角,从那里拿起自己刚组装好的狙击步枪,迅速拉枪栓把子弹送上膛然后端起来,把推拉窗户拉开一条缝隙,完成这一步也就一两秒的时间,他端枪瞄准停车场,此时目标正背对自己。


刚回到绥州许睿就被接到单位,他真想回家好好睡一会,老婆在的时候总要照顾她,自己起早贪黑的真辛苦,现在没有她在,自己自由了可以想睡几点睡几天,可以不想起的时候就不起,自己也不用整天做饭,饿了就出去吃要么去单位食堂凑合一顿,还是一个人自由,不过一个人呆着回去住那么大的房子很孤独的,哎就当是放假,没她怎么行呢,时间长了自己还不闷死?

照顾她又累没她又不行,看来想活的很舒服是很难的,每周能和他呆两天,也是不错的生活,平时可以各忙各的不耽误各自的事情,估计她的父母也希望如此。

脑子里想着自己的私人事情,可他的眼睛还保持着职业习惯,从跟着大哥当赏金猎人那一时刻他就养成了一种职业习惯,那就是下车以后东张西望寻找周围是否有安全隐患,后来当职业保镖更是强化了这种习惯,再后来当雇佣兵指挥官,不论是从吉普车上下来还是从装甲车上下来都是这习惯,先看看周围有没有危险。


他转身一看周围,就发现远处就有一个房间,窗帘拉着一大半,里边仿佛有个人,他就留心观察,就在他观察的时候,杰克已经端起枪来,五倍光学瞄准镜里出现了一张许睿的脸,杰克看到一张很有特色的脸,这张脸没有杀手般的冷俊,看上去十分像个威胁美国安全的人,但是他所在的这个单位,也是对美国的一种威胁,上边居然让自己暗杀一个反间谍部门的警察,有点大材小用。

小子,你今天就在这吧,杰克心里说完,把十字线瞄准到比较好打的胸口上,他心想我一发达姆弹就能把你打死,即使没打准也能伤到他的胳膊腿,他也是伤残了,就打胸口吧。

杰克想到这里知道不能在犹豫,开枪吧,想着自己在陆军狙击排受的训练,想着自己进入绿色贝雷帽部队接受的训练,在想想自己在三角洲这些年,自己一直是最好的狙击手,应该不会打不准的,绝对不用打第二枪。

他瞄准之后抠动扳机,“啪”的一声轻响,枪重重的往后退了一下,枪托撞击着自己的肩膀,一发子弹打出去,杰克没先看结果,习惯性的把子弹壳退出来。


许睿看到一个可疑的窗户,里边似乎有人活动,他就意识到肯定那里边有问题,快中午了还拉窗帘这不是有毛病么?

他仔细观察的时候发现一个轻微的反光,这反光不是很强烈,只是一瞬间的,是蓝色的光,他很熟悉的那种光,如果不是望远镜反射的就是狙击枪的瞄准镜发射出的,对于一个爱枪如命的人来说,是不会陌生的,他心里第一句话就是‘有狙击手’,他一转身指着远处说,“田队,那边有人监视我们。”

田再标知道他从不开玩笑,顿时就是一机灵,扭头就看他所指的方向,他也看到那窗户,不但看到窗户还看到拉开的窗帘缝内有东西,肯定是个人,至于枪管他没看太清楚。


就在这时候一发达姆弹挂着丝丝的风声就飞了过来,但是因为许睿的转身,没直接命中胸口,子弹擦着他的右肩膀就过去了,一点都没钻进皮肉里,可是这是子弹呀,高速旋转飞行的子弹,像一把锋利的刀一样把自己的肩膀切开一个口子,这是钻心的疼,他身上穿着防弹背心可是子弹擦上的地方正巧是防弹背心护肩的部位,他疼的一下就倒在地上。

“啊,有狙击手。”许睿躺在地上说出这么一句,“快开车去那个小区的正门堵截。”他疼的龇牙咧嘴的还不忘追杀凶手。

杰克一看击中目标,继续用瞄准镜观察,看看是打伤还是打死,他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拿左手捂着右肩膀,就知道坏了,自己被打死他,看来这小子不好对付,现在自己位置也暴露了,怎么办?还是跑吧,要是他带伤追击,自己再用拖刀计把他弄死,算了走吧。

心里准备走的时候他还没动地方,还保持射击姿势,心想先别走,补一枪在说吧,他继续瞄准躺在地上的目标又补了一枪,反正也耽误不了几秒的时间,他又击发一次,一发子弹飞出枪管,最后准确的击中许睿的肚皮,他虽然有防弹背心保护,可打上去也不好受,现在他穿的防弹背心是美军最新型的,穿上背心还可以加一个衬层,也就是一个合成材料的小板儿,可以抽出来也能插进去,要嫌重可以拿出来,所以达姆弹穿过防弹背心第一层就变形然后撞到这个衬层上,他感觉是一块石头飞快的击中自己,也跟疼,也把防弹背心打坏了,人到是没事。


田再标是何等精明的人,他飞快的拉开车门,插入钥匙,把轿车发动起来,他打算按照许睿的思路开车去附近住宅小区的正门进行拦截,一定要把狙击手抓住,这肯定很危险,他刚发动起车,许睿强忍伤痛从地上起来,拉开开车门钻进车后排,他还没关住后排左侧的车门就喊:“开车,一定要把他抓住。”


警车发动起来,风一样的开出停车场,田再标全神贯注的开车,猛踩油门把车开的向飞起来一样,两只手一手把住方向盘,一手板着档杆,已经没时间开警灯响警笛,更没时间打电话或者开车载电台叫自己人支援。

许睿坐在车上,先打开警灯和警笛,然后迅速打开电台向局里的值班员喊话:“我们遇到袭击,需要增援,后院停车场北边的居民小区内有一名狙击手,我们正在开车去堵截,一名警察受伤。”他熟练的使用无线电把情况报告上去,局里的值班员听着就傻了,居然有人向在安全局里的警察开枪,那要有多大的胆量?值班员马上同志其他待命的值勤警察,大楼内跑出十几号警察,都奔向各自的警车。

安全局后院顿时忙成一片,警笛声传出去很远,十几辆车先后开出去,奔临近的住宅小区的正门就去。


开了第二枪的杰克确信子弹打到他身上以后,熟练的把狙击步枪简单分解装进盒子里然后把盒子塞进背包里,他背上背包提起装有单兵自卫武器的提包就离开刚租的房子,他现在知道跑比一切都重要。

必须在警察包围这里前跳出圈外,然后找机会再跑,可不能死守,自己在厉害也不能一个打一千人,必须快速的机动,摆脱追击才能安全离开。他戴上自己的东西,戴上风镜就从顶楼的房间内跑了出来。

六层的住宅楼内没有电梯只有楼梯,他顺着楼梯飞快的往六下跑,正好遇到一个买完菜准备上楼的老太太,老太太家住的有点高,正扶着栏杆慢慢往楼上走,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就见一个后生背着包提着东西飞跑下来,老太太还没等躲,就被结实的撞到在地,当时从半节楼梯上摔下来,脑袋碰到墙上当时装撞出血来。

杰克现在是逃生,那管别人死活,速度就是生命,自己能不能活过中午就取决于自己现在的速度,他撞到老太太以后一步从摔到的老太太身上迈过去,一口气跑到楼下。


还没时间喘气,他就听到远处有警笛声,知道警察要行动,真后悔自己刚才没把另一个给打死,那样等警察反应过来自己早从容撤离,真后悔怎么没开第三枪,他妈的,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还是快跑吧。

杰克冲出楼道,一下就抬腿上了自己的摩托车,把钥匙往里一放就把摩托车发动起来,他脚一蹬地使劲一拧油门挂上档,车飞一样开出去,马达发出巨大的噪音,摩托车顺着小区里边的路就向大门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