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三集拾遗集 98.1暗渡

zyzhy678 收藏 2 5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三集拾遗集 98.1暗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克鲁。

比沙镇西北方向60公里。

一支轻装甲部队正埋伏在城市30公里外一个裂谷的小树林里面,这正是美国人四处寻找的的华军37师那已经消失了30个小时的两个团。

按照比勒将军的命令,第37师将坦克团和299装甲步兵团分出来临时组建第371机动旅,交由副师长袁京上校统一指挥,前天晚上就在向导的带领下秘密移动到克鲁的这个小树林里,为了不泄露行踪,这两天把白天路过三批行人都给扣押在这里,也为了不落人把柄,还看在向导的份上包他们的吃喝。

也够倒霉的了,4000多人的部队全都躲在树林里面吃罐头饼干喝瓶装水,白天只能睡觉,晚上。。。还是只能睡觉。两天下来,面对44度的高温每人每天半公斤的定量水供应一点都不够,嗓子都象要冒烟一样的,还算好,勉强依靠树林下面挖出来的几个坑收集一点水来用,让士兵们稍微可以用这水来洗下脸。

凌晨1点就开始全面戒备,士兵们都被动员起来收拾东西,启动武器装备。说是说,笑是笑,别看平时有牢骚,真到了临战士兵们还是知道自己的任务的,都趴在地上。袁京上校坐在指挥车上默默地看着地图,他在盘算,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士兵和装备的损失。

“旅长~~,你在想什么呢?”,第173坦克团团长,临时担任旅参谋长的王标问自己的上司。

“我在想,我们如何才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冲过这40公里的火网。。。”

战斗一发起,敌人反应过来以后就肯定将以各种武器来对付自己,这也是一直都在困扰袁京的问题,40多公里的开阔地要是就这么直接冲上去,肯定伤亡不小。

想起临行前师党委的叮嘱,哎。。。

“旅长,我们不是还顶着。。。意大利第12装甲旅的名义吗?”

“哼~~”,出了一口长气,那到也是。。。“可现在的问题是,当战斗真正发起后,难道加拿大人还会继续当傻瓜吗?

“旅长,这两天我一直都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分成两部分,也就是以两个营的装甲步兵为前导,战斗一打响立即以最大速度向前发动冲击,等加拿大人一开炮,就让假装坚持不住。。。转向西北方向溃败,同时,让我们的欧盟联络官以意大利语向比勒少将呼救,要求我们的师主力向我们这个意大利第12装甲旅靠近,当然,我们不是要他们真的来救。反正师主力也要从我们的北面顺着凯干河在这里。。。转向东南朝阿科达特进攻,我们就用剩下这两个营的装甲步兵从河床上出击吸引加拿大人的注意力,再把坦克团和左边的这两个装甲步兵营猛插上去。。。好好地給他个出奇不意!”,王标给了旅长一个比较新颖的建议,还是很兴奋的。

“从战术上说,这是可行的,但是右翼这两个营的压力就有点大了”,他们没有坦克,全是步兵战车和装甲输送车,火力偏弱一点,损失肯定有点大,“好的,也只能这样了,命令,221团2营、3营由李团长亲自指挥,配属8门突击炮立即转移到河床上埋伏好,等我的命令就立即从东北方向冒充旅主力向比沙镇攻击前进,告诉李团长,一定打得狠,拖住加拿大人的注意力,要打得真象个主力才行,但是还是需要注意保存自己”,接到命令以后,第221团两个步兵营在团长的带领下悄悄向北前进,稍后又向东进入凯干河床上,等待战斗发起。

凌晨3点,意大利师从涩卜德拉特向阿依科塔发动进攻,与此同时,华军第371旅两个装甲步兵营2000人从埋伏地出发,故意闹轰轰异常张扬地向比沙攻击前进,一路上都以意大利师第12装甲旅为自己的翻号。反正在目前的情况下也不能保持秘密,临时联络官~意大利人海普兰少校也就按照袁京上校的要求不断地以意大利语向师部报告自己的位置,虚张声势地说全旅正在快速向比沙推进。

“什么前面没有阻挡?这些可笑的意大利人,难道自以为派了个什么第12装甲旅出来,躲在树林后面就可以从北面攻击我们伟大的加拿大军队吗?”,加拿大陆军第3步兵师少将师长内格默特耻笑着意大利人,“科马上校,命令北翼炮群的所有大炮立即启动,全面攻击这些不知死活的意大利人,一定要给我狠狠地打!要让这些罗马人都知道什么是皇家军队的优秀战士!”

自丛英国人宣布国王退位以后,整个英联邦在形式上也于2040年宣布解散了,不过,多年来的传统让加拿大人觉得自己很不爽,虽然也把总督改成总统由议会来选,但还是有不少人顽固地坚持对英王的恋眷,特别是部分高级军官,或多或少地都还在以“皇家军队”来称呼自己。

还是需要感谢美国人的提醒,加拿大师的北翼炮群一直都没有在前期的炮战中露面,到现在也没有受到什么战斗损耗,一个重炮群(155毫米的重榴炮6门),一个步兵支援炮营(12门105毫米榴弹炮)对准正在逼近的“意大利第12装甲旅”进行集中轰炸。本队的M3B1坦克也前出列阵进行拦阻射击,6辆“贝杰卡”主战坦克轰鸣着从既设阵地上窜出,张扬着144毫米电磁炮自动计算以后将大约50公斤重的炮弹砸向意大利人。

“轰~~隆”,几发炮弹准确地在西北面20公里处的装甲群中炸响,一辆华军的32式步兵战车和一辆27式装甲输送车被掀翻无奈地倒在地上,十多个士兵从损坏的车上跳了下来,狼狈不堪地抛弃自己的步枪向后面跑去,而附近的战车还在无力地使用机关炮对远处进行漫无边际的射击。旋即加拿大人的第二波炮弹呼啸而至,火光四射中,又有两辆装甲车被击中,立刻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意大利人”似乎对这个局面没有预期,慌乱地掉转车头杂乱无章地向后撤退,临走时还“忙乱”地使用无线电用很简单的密码向后方呼叫,“。。。第37师,我的中国盟友们,我们是意大利第12装甲旅,我们遭到了位于比沙镇的敌人的攻击,敌人的火力很猛,我们需要支援,需要支援。。。”

“哈哈,这些没有用的意大利人,逃跑可真比进攻的时候要快得多”,内格默特少将独自狂笑着,要是他们的进攻速度也有这么快的话,现在就应该在5公里内进行装甲近战了,“好了,通知小伙子们可以停止射击了,我们的任务是坚持守备这里而不是为了歼灭这些可笑的意大利人”

5分钟不到,东北方向30公里处突然出现一支快速突破而来的部队,收集到的电磁信号显示这是已经埋伏了一段时间的装甲部队,加拿大人的心猛烈跳动着,“立即发动攻击,不要管他们是谁,马上发动攻击!”

加拿大人急忙调转炮口,但还没有发炮就遭到了打击,装甲输送车上临时加装的8门150毫米强击炮开始怒吼,第221装甲步兵团团长李树森上校亲率两个营从干涸的河床上对已经暴露出来的加拿大人炮群发动突袭,虽然不是弹道弯曲的榴弹,64公斤的ZF-3电热化学炮还是被善于最大限度利用装备特性的华军士兵放在前舱口上略微抬高射角,再辅助以NP-2040C车载火控系统弹道计算机的帮助也把152毫米的自行火炮模仿得惟妙惟肖。

攻击的突然性,装备的欺骗性,凶猛而又快速的火力,都让加拿大人以为这是一支真正的华军主力装甲部队,两个营2300人,80辆战车和装甲车伴随着故意发送模拟电子信号的小卡车,整个比沙镇北面沙尘飞扬,信号不断,大口径炮弹也在不断地轰击着加拿大人的神经中枢。

华军第一波炮弹就把北翼炮群中的两门105毫米轻榴炮炸翻,第二波炮弹也还在不断袭来,炮群指挥官加富尔中校急忙命令重炮群反击,轻榴炮营停止射击向东转移阵位(估计他已经测算出对方的炮弹口径在145毫米以上,这是重装甲部队的装备,而105毫米的轻榴弹可没有一点把握把他们击毁)。

加拿大人的6门重榴炮采取偏转炮口在阵位上来回移动的方式和和华军的“自行”火炮进行对射。

毕竟是轻装甲伪装而成的,华军输送车上单薄的装甲肯定不能抵挡对方的轰击,即便没有被直接击中也是一样,美国人生产的155毫米的M2023“圣骑士”重榴炮的火力异常凶猛,采用第4代车载火力控制系统的履带自行方式,而72磅炮弹的装药量只能用变态来形容,要是点射成功的话一枚就可以击穿所有现役的主战坦克,爆炸后将产生900多枚弹片可有效地击穿50平方米内的轻装甲目标。

第一轮的对射下来就有三辆华军输送车被击伤,幸好还没有被直接命中,但前进速度和攻击效率也明显降低下来,剩下的5门电热化学炮立即修正射击诸元,利用射速比对方快一倍的优势对敌炮阵进行反压制。

这一轮的炮击就很有效果,华军苦练出来的射击技能充分发挥十分的优势出来,两辆“圣骑士”重榴炮被近炸击穿,履带从引导轮上掉下来但还是在坚持进行反击,不过已经完全丧失行动能力的重炮将只能是华军的美餐而已。受伤的电热化学炮立即击中火力对两辆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圣骑士”进行重点照顾,一分钟时间,12发炮弹就把它们全部彻底送上天,但是三辆输送车也有一辆被直接击中发生了响彻云霄的爆炸。

双方重炮的力量对比就发生了显著的变化,7比4的差距明显不是加拿大人可以支持下来的,何况还有比加拿大人几乎快上一倍的射速。同样,加拿大人可不愿意把自己花了1600万美元买来的M3B1“贝杰卡”坦克和中国人的自行火炮进行“无聊而没有任何意义的对射”。

加拿大人立即开始漫无边际的呼叫支援,“呼叫~我们需要支援,我们遭到了不明军籍装甲部队的突然袭击,再说一遍,呼叫第一军普林斯中将,我是加拿大陆军第3步兵师内格默特师长,我们遭到来自东北方向的突然袭击,估计敌人是中国人的37步兵师~~,他们的火力很猛,我们需要空中支援!我们需要空中支援!”

“内格默特少将,我是普林斯中将,目前正在进行空中的争夺战,现在还没有可以支援你们的空中力量,请坚持一下,请使用直升机进行反击,或者你们还可以暂时把位于左翼的坦克团调动一下阻挡中国人。。。”

“碰~~”,再也不愿意听一个字下去的内格默特少将直接就把电话给摔了,简直都是屁话,该死的傲慢美国人,本师配属的唯一一个空骑中队只有不过6架AH93“攻击虎”直升机,这也还只能是在战斗机已经获得空中优势的情况下才能派出去,不然,难道让我们宝贵的直升机去送死吗?

让我们昂贵的主战坦克和中国人的重炮去拼命吗?

即便最后能够获得二比一的战果,也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输。。。怎么算,都绝对是一个吃亏的买卖。

但时至今日,内格默特少将还能够说什么呢?

“哼。。。命令第34坦克营立即出击,把中国人给我挡住,击败他们~~”,既在黑暗中,又无法得到美国人的空中支援,还要去和武装到牙齿的一个强大中国装甲师强行碰撞,这不是自己找死嘛~~

6辆M3B1的加入很快就扭转了加拿大人的劣势局面,几乎和化学炮同样射击速度的144毫米电磁炮同样利用美国人的车载火力控制系统向对面正在高速移动的装甲目标进行攻击,加上本来的重炮营,加拿大人的火力已经充分占据了优势,而华军的“自行”火炮毕竟还是伪装的,70毫米厚的装甲根本就无法有效抵抗电磁炮的轰击,三分钟下来华军就损失了3辆“自行”火炮。

第221装甲步兵团团长李树森上校命令将士兵手中的保留下来的缴获自以色列人的9门AY-15B反坦克炮也抬高射角继续冒充重型坦克。由于美国人的AY-15B的最大射程是23公里,部队也被要求停下来,14门大口径炮就在这个距离上利用自身的快速优势进行齐射,和加拿大人一样用来回移动的方式不断变换自己的射击位置。

虽然AY-15B不能有效地和自己的车载系统连接,华军士兵也只能凭借自己的判断和经验来操作,这就导致实际作战效果还是很差的,但是9门144毫米大炮进行齐射还是很壮观的,特别是当发现这个第37师先头部队还有这么多大炮的,加拿大人有点心虚了。

已经知道澳大利亚旅和巴西旅正在和第37师的主力部队进行激烈的接触战,但面前的这个第37师是不是就是那剩下的半个师呢?

这是目前严重困扰第一军和加拿大师的问题,还有西北方向这个所谓的意大利第12装甲旅,虽然在半个小时以前他们就已经被打退了,不过他们现在还在西北40公里主炮射程外收集部队,似乎是想乘加拿大师全力对付中国人的时候再杀过来,这样的话很烦。

“还是先支援北面吧,留下第35重装甲营监视这些意大利人,其余的炮弹全部给我射击,目标就是中国人的第37师,不要让他们冲过来了”,这已经是内格默特少将没有办法的选择了,意大利人的战斗能力应该不是很强的,愿上帝保佑我们。

“全都是胡说八道,中国人的37师会有多少部队?意大利师又有多少门重炮?”,普林斯中将却不可能相信这样的鬼话,既然澳大利亚旅和巴西旅正在和中国人的第37师交火,加拿大师又怎么会和第37师进行激烈“炮战”?而加拿大人已经击溃了意大利第12装甲旅,第2机械化步兵师又怎么会遭到意大利师的猛烈炮击呢?

“这里面总有一个消息是假的,可这该死的夜战,让我们无法有效判断出到底哪里才是敌人的主要进攻方向”,军参谋长罗布德斯.沃尔准将的头已经大了,哪里才是敌人的真正进攻方向呢?

“还是在北面!我始终坚持认为,中国人的这三个主力师肯定是在等我们西出支援加拿大人的时候。。。他们就会扑上来的”,转了转眼睛,用教鞭敲了敲图上的至今都还没有动静的三个华军师的位置。

就算正在和加拿大人展开对攻的是已经消失了的那半个37师,那末正在与澳大利亚旅和巴西旅战斗的就只能是半个并非重装甲的37师,想到这里,普林斯中将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命令澳大利亚旅和巴西旅立即全面压上去,把这半个37师给我打垮然后去增援加拿大人,对!立即~~马上!参谋长,请你告诉他们,要是他们两个旅的兵力连没有重装甲的半个37师都击溃不了~~就不用再回来了!”

“好的,先生”,暂时放下这个令自己头疼的事情,罗布德斯.沃尔准将准备下达军长的命令。

“报告将军,澳大利亚旅达尔准将的情况报告!”,外间的参谋高声打断了两位长官对话。

两个人几乎同时打开自己面前的电脑,达尔准将和巴西人的联合报告说两旅长亲率参谋团上阵督战,两旅官兵在战无不胜的美利坚自由民主精神的引导下个个奋勇当先(以下省略3000字),。。。经过激烈战斗顺利冲破了当面华军第37师两个装甲步兵团的阻挡,击毁敌人3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辆,歼敌500余人,现在距离比沙镇不到50公里了。。。

是真的吗?

普林斯中将有点怀疑,顺利击溃敌人还突破了阻击?

沃尔准将则是在怀疑报告的水分,击毁敌人3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辆,歼敌500余人?这是连美国主力装甲部队都需要耗费很大精神才能获得的战果,两个杂牌旅就可以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做到吗?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不管是击溃了中国人也好,是中国人主动撤退也好,反正他们的确已经到达了距离比沙镇不到50公里的地方,这是没有人敢乱说的事情。

“把这个消息立即发给全军,告诉他们,战斗结束以后我将亲自为他们签署陆军优异服务勋章的申请书,以表彰澳大利亚旅和巴西旅的英勇表现。还有,命令他们继续向西推进迅速向加拿大人靠拢”,先给他们一个甜枣吧,至于是不是真的歼灭了这么多的中国人现在已经不是军长先生的考虑范围了,至少用来鼓舞一下士气还是不错的。

“不过。。。先生”,参谋长意犹未尽。

“说吧,参谋长先生”

“如果,这个情况是真的,我是说当面的中国人被击溃这个事,那末。。。他们已经消失30多个小时的两个团就在这里呢?”,考虑了半天的沃尔准将指着克鲁方向,“先生,有没有可能是这里呢?”

“这个不大可能吧,这是战斗发起以后才从第37师分离出来的,应该。。。哦,你是说,他们从来就没有失踪过,而是一直都是在一起,现在可能是故意示弱以吸引我们的援军上当,好一举歼灭澳大利亚人和巴西旅?”

如果是这样,应该怎么做呢?

要是澳大利亚旅和巴西旅再向前攻击前进真的陷入了包围的话,我们就只能用第7装甲师去解救他们,这对于北面战场将是致命的。可要是不去救加拿大人的话,这个突然出现的两个中国团要是截断了加拿大人退路的话。。。

“不!我不认为中国人会这么做,毕竟,我们这里就已经有了三个师级部队,而且都是相对快速的机械化步兵师(旅),中国人在这里也不过才两个轻装甲步兵团的兵力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截断他们的道路。而且即便是这样,他们(加拿大人和澳大利亚人)也完全可以立即向南和我们的第2师靠拢以获得保护”,还是让他们去帮助加拿大人吧,要是被国内知道自己不去救助加拿大师,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得到命令的澳大利亚旅和巴西旅加快速度拼命地向比沙镇靠近,前面不过50多公里的距离,全速开进最多就是四五十分钟而已。。。如果能够在中国人的嘴巴里面把友军抢救出来,天啦,我都要成为全国的英雄人物了。

达尔准将兴奋地在自己的指挥车上面意淫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