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夜幕下万籁寂静的东非大地。

欧洲军团,还包括俄罗斯人都正在待命,法国人选择在今天开战也是为给国庆贺礼(看来欧洲人也同样未能脱俗)。

特涩内的法国人居中,古卢伊的俄罗斯人从右翼迂回,意大利人和苏丹人担任左翼的预备队,目标就是阿伊科塔至巴伦图地区的美、加、墨三国军队。

法军主力第10机械化步兵师号称“法兰西之花”,力量颇为强大,不仅有两个坦克团和三个装甲步兵团,还有一个105毫米支援炮团,以及一个欧盟统帅部驻埃及指挥部特别给他们加强的155毫米重炮营和配属武装直升机大队,拥有36辆“圣罗克2”坦克和24辆“圣女贞德”式步兵战车,300辆装甲车及部分输送车,12架“柏林3”直升机,加上直属部队,总兵力32000人。这是2022年才组建出来的欧洲常备军中绝对头等的A级重装师团,前身就是二战中在勒克莱尔将军指挥下率先光复巴黎的第2装甲师。在第10师中,一级军士以上都必须完成欧洲统一士官级别的考试才能担任,而整个第10师从少将师长到普通士兵都比二等师要高15%的薪水,是法国陆军部队中人人梦寐以求的最佳选择,就连比勒将军也在11年前担任过该师师长。

月亮高高挂起来,静默中,乌黑的炮口,整齐的士兵,3万法国人都在默默等待出击命令,毕竟还是光荣的A等师,全然没有意大利人的虚浮,整个出发阵地上没有任何杂音,唯有电讯信号还在不断地传递。

为位于古卢伊的俄第23装甲师(含临时配属的第31师半个团)也按照比勒将军的命令整装待发,34000名俄罗斯人同样在默默等待攻击时间的到来,这是目前整个东非战场上唯一的俄罗斯建制师了(还有两个俄罗斯步兵师正在埃及修整和补充兵力,需要等到5到7天后才能加入战场)。俄罗斯人的陆军装备比法国人还要强一些,两个坦克团48辆145毫米T44主战坦克,三个装甲步兵团80辆“库尔干”步兵战车,310辆装甲输送车。为了独立作战,每个俄罗斯A等师还单独配属了两个重炮营和一个支援炮团(熊的陆军装备实在太骇人听闻了),这么强大的武力就是号称装备世界第一的美国人也有一比。

涩补德拉特市的意大利师也正在忙着,由于需要在战事发起一个小时以后才跟进攻击,所以他们到现在才开始集结部队。毫无疑问,看起来,29000名天生浪漫的罗马人绝对不是陆地战场上的勇士,相比俄法军人的严肃和整齐,完全没有将凯撒精神遗传下来的亚平宁男人目前都还乱成一团,到处都是正在发动的坦克和装甲车,士兵们也在紧急集合,整个涩补德拉特忙乱不堪。

担任联系人的意大利少校嘴上还在对联络军官们振振有词,“我们~~不是一个小时以后才开始发动进攻吗?”,这让意大利师的法俄华三名联络官都只能相对苦笑不已。

7月14日凌晨2点。

随着比勒中将的一声令下,中右翼的法俄军大炮开始怒吼,各种口径的炮弹呼啸着砸向西北面40公里外的阿伊科塔市的预定目标,整个大地都开始颤抖,“硿~~通”声不绝于耳。

首先进行袭击的是从卡萨拉后方基地射出的36枚“竖琴Ⅵ”短程战术导弹,尖利的叫声,嘶哑的发动机震啸,毫不吝啬地把将近1吨重的常规弹头送给美国人品尝,它们将率先破坏美军的前进机场和装甲阵地。

紧接着就是重炮轰击,俄军远程大炮充分显示出“战争之神”的威力来,122毫米和152毫米两口径火炮都安装上了电磁装置,射击速度快,火力凶猛,加上使用的火箭增程弹,俄军师属能够达到40公里射程的火炮竟然就有230门之多,比欧洲人足足多了30%以上,就这样,“俄式陆军的变态装备”再次得到了欧华军方联络员的确认。

与联军期望的想法相反,北美人其实并不习惯于早早睡觉,实在是因为东非大地上太热了,白天44度的高温把岩石大地炙烤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全部需要晚上来发散热量。一般情况下美国士兵就是23点后也睡不着,一直到凌晨二三点才能在东南面海风的吹拂下小栖一下,所以,美加军人都能够在袭击来到的时候反应出来。

美国人在第一波炮弹袭击到来后迅速地自动整理,开启防空力量,呼叫空军支援,大批刚刚睡下的美军士兵从营地里跑出来钻进坦克里面准备发动反击。还使用自己的计算机对弹道进行计算,1分钟内,美军也开始对敌方火力进行压制射击,试图减缓敌人的攻击力量。

可惜,欧洲人毫无退让的意图,反而来了精神,立即和美国人拼命对射,再次对美军进行全面反压制,不惜使用自己的常规力量上的强大优势和敌人拼消耗。

当披头盖脸的袭击违反常规地继续向美军炮阵上轰击的时候,美国人愣住了,虽然不能理解欧洲人的行为但这也是不能承受的事情,加拿大人和墨西哥人也只能跟着选择暂时后退,立即移动自己的炮位防止被敌人击穿。

苦难也就来到了,短暂时间就简直象地狱一样难受,墨西哥人最先开始逃散,开动着自己的坦克向后跑试图躲避正在肆虐的炮弹,直到3分钟后美军战斗机发射的远程导弹有效压制欧洲人的炮轰才停了下来。

第三波袭击属于空军莫属,俄欧两个战斗机团远远地依靠远程火力给地面部队以支援,武装直升机不断地在战斗机的掩护下准备推进,相比之下,由于欧洲人目前并没有装备专门的歼击轰炸机,这方面任务也就由战斗机来行使,这样也会出现不少问题。凡是“通用”的东西都没有专业的好,欧洲人要么就派遣大量的战斗机来掩护,要么就把弹药混合装配,没有第三选择,实际上都头来都是得不偿失的。这也是欧洲不断吹嘘“空军装备模块化”的绝对弊端,执行战场遮断任务的攻击机绝对不能由战斗机来担任(简直是大材小用,性价比太高),而要执行对地攻击任务就必须把战斗机速度降低到一马赫左右(再高就没有任何用处),而欧洲先进战斗机Dol-3“虎头鲨”和SU-51都不适合担任这个任务,高昂的战斗机携带着并不低廉的弹药装备不能减少低空遭到地面袭击的危险,而为了减轻负担和加快速度两种同源战斗机都在实际上取消机关炮,这就只能依靠吊装的武器仓使用价格不菲的激光制导炸弹和空地导弹来攻击地面目标。可惜,这样即便做能够加强“点摧毁”的能力却不能加大攻击的目标范围,这样的教训让欧洲人吃亏颇大。幸好,在此战中名声大噪的华军JH12轻型战斗轰炸机迅速弥补了联军的不足,成飞公司得以开动马力为联军生产了700架出来,也给自己带来400亿欧元的收入。

半个小时的短促攻击很有效果,当面敌军遭到了突击,毫无反抗能力的墨西哥人蒙受到了巨大损失,3个临时小机场(只能是武装直升机的临时停机坪)和5个装甲阵地遭到攻击,促不及防之下墨军损失了31%的坦克装甲力量,美加军虽然反应灵敏,但也丢掉了32辆坦克装甲车。

空战开始了。

从肯尼亚基地出发的美军战斗机试图压制俄法阵地,60架F/A-29“先进联合支援战斗机”在F39和F44的帮助下采取远程打击方式对俄法炮击阵地进行轰炸。已经有了准备的联军则针锋相对地派遣出1个半战斗机团和对方纠缠,以最大限度地减少陆军炮位上遭到的损失。

与法俄军对阵的是由美加墨各一个师组成的美第1军左翼集团,由第2机械化步兵师师长林登.伯格坎普少将统一指挥。临近1点,美国人就已经得到部分警报,发现对面法俄军阵地上出现了异常的调动情况,由于最近一段时间里长期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加特林少将也就要求多增加一个团来加强警戒,等最后的报告出来确认情况再说。

位于克伦的第1军指挥部和阿斯马拉的东非司令部在第一时间各有反应,第一军军长罗克斯.普林斯中将不断地接到西集团的请求,伯格坎普少将在2点20分紧急报告说自己正在遭到欧洲人的强力打击,要求军部提供必要的空中和地面部队支援,在他的叙述中说,“自己这个方向上绝对有不少于5个师以上的敌人在发动全面进攻,而且还有逐步加强的迹象”

和东非司令部司令优里卡.莫兰上将的感觉一样,普林斯中将很怀疑第一军报告的真实性,因为到目前为止西集团面对的进攻仅仅是俄法各一师而已,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北面最危险的敌人华军的四个师还没有任何的动作,“伯格坎普少将,请你一定要保持镇静,第2机械化步兵师在空中力量的帮助下完全应该抵抗住俄罗斯人的进攻,至于法国人,加拿大师也可以在墨西哥人的帮助下完成防御,我已经命令空军给你提供不间断的支援”

特别需要注意的就是华军了,为了抵抗来自北面4个师的巨大压力,作为东非司令部实际上的陆军指挥官,普林斯中将竟然把自己手下可以支配的2个美军机械化师和三个仆从国师全部放在东集团,只留下澳大利亚旅居中作为总预备队,全军9个师就有6个师(旅)为了警戒北面的3个半华夏师,真不知道这是高看一眼华军的战斗力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第一军参谋长罗布德斯.沃尔准将则小心翼翼地在对下属们部署对北面的监控,还在千万叮嘱道,“小伙子们,你们一定要注意观察,发现有什么问题立即报告,特别是瓦吉埃的中国人,一旦他们出动就立即通知我。我们一定要把他们击溃回去”

2点35分,欧洲军团第一次火力准备结束,短短35分钟内欧洲人向对面投放了不少于2000吨TNT当量的炸弹和炮弹出来,整个西集团被打得七零八乱,战斗序列上已经少了700多名士兵和80多辆装甲战车。

随着炮火的停寂,伯格坎普少将急切命令本方火炮立即开始反击。12秒不到,美国人和加拿大人就使用自己的大口径火炮对侦察的目标进行射击,270门各口径炮和后方提供的远程支援都对准法俄军正在启动的攻击阵地进行打击。

2点39分,比勒将军按照计划命令部队发动进攻。

俄军以两个坦克团48辆T44主战坦克及部分“强击火炮”为前导,72辆“库尔干”步兵战车和240辆装甲输送车随后跟进,从右翼的古卢伊镇出击全面杀向东北方向的阿伊科塔市。与此同时,法军也从特涩内出发越过加什河向正东面的阿伊科塔市美第2机械化步兵师突击前进。

阿罗马.特里克尔少校是俄第210强击炮兵营的指挥官,作为军属支援力量,他和手下8门2037式152毫米“强击火炮”(俄对自行大口径支援火炮的称呼)15天前被直接配属给第23装甲师,师长谢罗夫少将特别关照一定要和装甲步兵合作,给坦克扫除一切敢于顽抗的敌人。自己的重型强击炮在反坦克导弹和203毫米舰炮的面前实在不值一提,但是和美国人的M3B2“贝杰卡”主战坦克比较一下还是可以自称大哥的。

熊皮糙肉厚的,一倍半装量的新型“凯芙拉复合装甲”就是挨上两枚美制144毫米电磁炮也不一定就丧失战斗能力,“全体攻击前进,注意与友临部队的配合,密切关注与电子战飞机和卫星数据的联系,都注意了,小心点”

“孔~~通”,从东北方向砸过来的是美军反击出来的大口径炮弹,准确地落在前面1000多米的坦克群中,榴弹没有直接命中的就砸在地上炸出一个个巨大的深坑,泥巴和石块抛在空中四处飞溅,腾起一团团的黑烟。少数被155毫米炮弹从顶部惯穿的俄坦克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3辆俄罗斯人引以为骄傲的T44瞬间就被打趴下,爆炸产生的碎片甚至打到了强击群中。

从卫星接收的数据来看至少有70多发敌人的炮弹,特里克尔少校大叫着,“注意,不要管它,启动弹道自动计算,立即反击”

8门2037式152毫米自行大口径支援火炮启动弹道计算机按照卫星数据进行反击,45千克重的增程榴弹顶着敌人的炮击开始怒吼,黝黑的炮口喷射出一发发愤怒的火焰,在黑暗中划破天际狠狠砸向美军炮阵。45公里射程已经足够覆盖当面的美军师属火炮了,左翼的重炮营和支援炮团也开始对美加军队进行反击。

美第2师遭到了突然打击,伯格坎普少将面对快速突击的法俄军有点措手不及,自己的师遭到了敌人的重点照顾,至少就不少于6个师的大口径火炮在袭击自己,而实力较差的加墨军除了火力准备时的无差别覆盖射击外,敌人现在都已经停了下来。

空中战斗已经暂时不能指望了,地面上的威胁也就异常地凸显出来,“第209团(坦克团)马上反击,空骑大队开始反击,师属炮群立刻給我压制他们的射击。。。命令,加墨师的炮弹反击,給我反击!!”

但是你来我往的重炮轰击并没有给美军带来好运,在欧式计算机引导下的联军毫无畏惧地与美军展开对射与压制,联军常规力量上的优势充分显示出来,30分钟的火力对抗下来,美加墨三师明显处于劣势,偏好重口径大炮的俄罗斯人出尽风头,一发45千克炮弹下去,往往就是血肉横飞的场景,不到10分钟,本来就是被强令开火的墨西哥人在俄罗斯人的压迫下被迫选择退让,将剩下的70多门大炮停射以转移炮位。俄军立即调转炮口,猛烈轰击西北方向的美第2师,促不及防的美国人在哭叫的同时只好不断地咒骂“可恶的墨西哥胆小鬼”

空中,俄欧战斗机在艰难地和美军争夺战场遮断,并进行了明确的分工,俄罗斯人进行空战,欧洲人袭击美方的攻击机和武装直升机,这个策略一开始很有效,但随着美方战斗机的大量增援俄罗斯人逐渐顶不住压力了。

“呼叫指挥部,呼叫柴司令,我们遭到了美国人的强力阻截,我们需要支援,我请求北集团提前发动进攻”,比勒将军向柴凯旋提出要求,两个小时以后北集团的华军才能发动全面攻击,但是看起来美国人的反击能力很强,特别是在空中支援方面。

意大利参谋官在这个时刻就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疑问,“比勒将军,您手上还有一个中国师,为什么不用上他们呢?让他们从瓦吉埃发动侧击难道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吗?”

奇怪地,非常奇怪地看了看自己面前异常可爱的意大利人,“据我所知,华军的这个第37师(欠一个坦克团和一个装甲步兵团)是按照华1朝1缅1的比率组建起来的3团制B等师,全师14000人,由一个坦克团16辆坦克和一个装甲步兵团(60辆运输车)以及一个摩化步兵团组成的,属我们的盟友~~东方同盟轻装甲陆军部队中的二级师,不过即便如此,他们在整个华军的22个二级师中也是属于A级的部队,历次训练和演习都属于前三甲”,即便只是华军主力部队中的2等师,就是一个二级预备队也远比你们和苏丹人要有效得多,可我宁愿在最危急的时刻去使用他们,也比你们这些意大利人要好得多,“何况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其实是空中力量的支援而不是地面部队,而且就把中国人放在那里不动都要牵制东面至少一个美军团的注意力,还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再使用他们吧”

比勒将军没有理会意大利人的意见,而继续呼叫柴凯旋提供空中支援。

面对随后从北面加入战场的华军战斗机,美国人还是不敢把全部空中力量拿出来支援西集团。这就导战场上的形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美空军被迫暂时放弃和三方空军决战。天知道,北面的中国人是不是想玩个声东击西的把戏出来呢?北面3个半华军师没有动静导致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普林斯中将拿不定主意是否派遣地面部队去支援西集团。

以不变应万变是普林斯中将心目中最好的选择吗?

很显然,不是。

“中将阁下,第7装甲师请求立即出击,以支援第2师,伯格坎普少将这已经是第3次请求军部增援了”,第7装甲师指挥官加特林少将站起来对普林斯中将报告,试图说服军长同意自己去支援老朋友。

“你是说。。。想去支援伯格坎普少将?”,思索了半天,普林斯中将最后还是拒绝了对方的要求,“你们第7装甲师是我们东集团中最主要的地面部队,加特林将军,请不要忘记,在我们的北面还有3个半的中国师在不断地窥视我们的动静,而这里哪怕就是一个团的坦克出击都是异常危险的事情。。。哎,不对,你~~先等等。沃尔参谋长,我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在我们的北面是四个华军师番号,那末,他们还有半个师上哪里去了?”

参谋长沃尔准将苦笑了一下拿起报告,“报告将军,昨天我们就已经给您上报过了,瓦吉埃地区本来是中国第37机械化步兵师担任防守的地方,但是两三天前有大约一个坦克团20辆坦克和一个装甲步兵团约4000人从防守阵地消失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过”

“哦,这些个该死的中国人!我当时。。。肯定是觉得他们属于正常调防了”,普林斯中将快步走到桌子边上一把刨开参谋处的一个少校,自己趴在地图上仔细地观察,几个高阶军官也围了上来都在紧张地关注这个情况。

要是在平时也就还罢了,可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刻,谁敢掉以轻心?

中国人消失的这个两个团在哪里呢?

阿伊科塔,比沙,阿科达特,克伦,这是铁路线上的四个要点,最西面的阿伊科塔是第2师,东北的比沙是加拿大师,南面的巴轮图是墨西哥师,北面的威胁基本上可以排除,那就只能是西北的克鲁方向或者。。。

中国人要么就是想从克鲁出发攻击加拿大人截断铁路,对阿伊科塔的第2师进行包围;要么就想逼迫美加军转道东南顺着公路向墨西哥师靠近,以获得退回阿科达特的地面道路,(他们)从而可以轻松地占领整个巴轮图地区以避免与克伦的美军重兵集团决战就可以威胁首都阿斯马拉,还可以绕道南面直接出兵攻击厄南部地区(正如美国人没有选择一样,联军也不会直接向南通过埃塞俄比亚进攻肯尼亚的美军基地,不仅是因为他属于中立国,而且埃塞俄比亚是1000多米的高原地区,多河多谷,非常不适合大规模装甲部队的运动)。

真要是这样的话,第一军在克伦的存在将丧失全部的意义,阿斯马拉没有大规模的地面部队,法俄华三个师只要留下一个师遏住巴轮图要地,那末,整个厄利特里亚南部的沙漠平原地区都将无险可守,可以想象,那些老爷兵如何是两个精锐师的敌手。等空海基地全部被占领,第一军就只能在马萨瓦港上船撤回索马里,何况,多礁的红海口还不知道要损失多少。

还没等第一军正式做出反应,凌晨3点,涩卜德拉特的意大利师就正式开始发动进攻,从西北方向对美第2师所在的阿伊科塔包围过来,同时,瓦吉埃地区的华军第37师(欠一个坦克团和一个装甲步兵团)顺凯干河直接向南突击,目标就是位于比沙的加拿大师,现在正是旱季,没有水的河床正是装甲部队的最爱。。。

还有半个师的中国人在哪里?

这是整个东非司令部最关心的事情,在命令澳大利亚旅和巴西旅立即顺伴铁路的公路向西支援加拿大师的同时,优里卡.莫兰上将还急令战斗机全面出击,试图先击败联军空中力量再帮助地面部队拦截四面八方出现的联军。